banner
2 月 2, 2021
43 Views

李麟不是傻瓜,這些事情他不關心不代表他不知道,只是沒想到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他這個領主大人的權威看來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重。

Written by
banner

「代管大秦嗎?或許這是個機會!」李麟眼底閃過一抹精芒。大秦高層消失不代表大秦勢力的衰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單單大秦那百萬天軍就讓李麟垂涎不已。

「領主大人,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感受到了混亂領氣運的劇烈震動!」周天寶低聲問道,他是領主府長史,地位僅在李麟之下,因此除了李麟,對於氣運感覺最敏銳的就是他了。可惜他的實力和李麟沒法相比,雖然知道氣運發生了未知的變化,可惜當時只有李麟一個人沖向高空氣運雲團之中,其他人只是模糊的感應,根本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因為我成為大秦監國太子而影響了混亂領的氣運而已。天寶,大秦強者無數,這些人不能讓他們閑著,我準備讓他們參與鋼鐵堡壘計劃,有了這些強者,或許咱們不用依靠那新世界也可以應對天地大劫。」李麟沉聲說道。

「現在大秦天帝身隕,領主大人何不更進一步登基為帝,雖然無法讓其成為上古帝朝,但也絕對比超級皇朝強大無數倍。將來度過大劫建立帝朝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周天寶眼中閃動著精光。

李麟搖了搖頭,道:「你想讓我成為九大天帝那樣的可憐人嗎?帝朝大帝之道明顯是中了禹王至尊的算計,再沒有搞清楚這種的問題之前我不會貿然使用。」

李麟的擔憂不是沒有理由,九大天帝任何一個都是驚采絕艷的超級天才,但卻在短短一天之內先後身隕,就算是逃走的朱雀大帝,李麟也相信其付出的代價絕對恐怖。禹王這個在典籍中記載都極少的存在只是一縷殘魂出世就搞出如此巨大的事情,如果其真身未死,**大帝之道恐怕只會被其予取予求。

周天寶心中一震,卻也無奈的點頭。九大天帝傲笑上古,卻如此黯然落幕,顯然讓李麟繼承大秦,爭奪天帝之位怎麼看都像是讓他去送死。一想到這個理由,周天寶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李麟身上雖然沒有太多上位者的氣息,對於權利也彷彿沒有太多的興趣,但他畢竟是混亂領真正的主人,周天寶權勢再大根基也不會變,他頂多成為混亂領的管理者,根本不可能成為混亂領的主人。

就在此時,無極城中央的主傳送陣閃動藍色光芒,李麟以六芒星空間本源之道構築的空間傳送陣傳送能力遠超其它城市的主傳送陣。

熒光閃過,一隊足有百人的身影出現在傳送陣中。

「殺生王?」李麟神色一愣,沒想到第一個前來的會是這個大唐名聲在外的王侯。

「參見太子殿下!」殺生王躬身行禮,這倒是讓李麟嚇了一跳,他測過身子讓開,說道:「殺生王你太客氣了,你是長輩,理應是李麟行禮才對。」

「禮不可廢,你現在是監國太子,君臣有別。」殺生王微微一笑,神色極為平淡。


「我只是暫代,並沒有太大的野心,殺生王隨意就好。」如果沒有得到大秦天帝最後的傳音,李麟或許還會有整合大秦的心思,但現在他明白自己只是暫管,可以利用大秦的力量達到自己的目的,但是真正吞併還是不要想了。大秦天帝那樣的人物算計無雙,不善此道的李麟根本不是對手,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置身事外。(未完待續。) 大秦勢力源源不斷的前來,在周天寶的安排下分散到無極城四方。.

「太子殿下,這次混亂領共有十萬神衛前來,這是第一批,之後百萬天軍將會陸續前來。」殺生王沉聲說道。

李麟點點頭,略微沉吟說道:「殺生王,我希望大秦神衛能夠協助周天寶做一件事情。」

「可是要打散混亂領派系,沉底將其整合?」殺生王微微一笑,彷彿知道李麟會有如此要求。

李麟點點頭,神色更加凝重。殺生**剛來到這裡不久就看到了無極城混亂的狀況,這足以說明事情的嚴重姓遠超自己的想象。

「自然沒問題,你是監國太子,在天帝沒有脫身歸來之前,大秦的所有力量你可以隨意取用。」殺生王微笑著說道。他有些不明白李麟為何如此客氣,明眼人都知道大秦天帝極有可能隕落了,就算沒有隕落,想要回歸也不容易。這個時候武王等大秦強大王侯都不在,李麟正好可以趁機吞併大秦。只要成功吞併,就算武王等人將來回歸也無可奈何。畢竟漸漸恢復元氣的百萬天軍足以讓武王所有聖人級王侯忌憚。

「如此就多謝!現在蒼龍大陸詭異的恢復平靜,事情恐怕比咱們想象的還要複雜的多,混亂領要完全整合,鋼鐵堡壘計劃也在有序推進,咱們不能將希望寄託那能不能成功的新世界上。」李麟沉聲說道。他抬頭看著高空,在九大天帝化為石像沒入新世界之中后,高空影響就模糊了很多。最中央只看到禹王那厚重如山的模糊身影。

「天帝曾經說過,蒼龍大陸這樣的世界都是混沌孕育的,乃是奪天地之造化,人力無法達到。三太子,你可知道上古八大帝朝達到巔峰之後為何紛紛隱世消失?」殺生王沉聲問道。

李麟搖頭,這是千古謎團,恐怕沒人真正知道。

「因為九大天**在等待。」殺生王臉色極為凝重。

「等待什麼?」李麟不解,能夠讓八大天帝如此重視的東西必然驚天動地,可惜現在看來,他們並沒有成功。


「等待蒼龍大陸世界本源的出現。」

「蒼龍大陸世界本源?」李麟臉色一變,這個結果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蒼龍大陸大世界本源不同於從蠻荒古地各大天帝得到的異世界本源,那些異世界本源雖然強大,但卻不是混沌孕育,再加上失去世界本體,世界本源之力流逝,可以讓各大天帝恢復實力,其他就完全不行了。而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則不同,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乃是完整的,銘刻了整個混沌大道的世界本源,如果任何一位天帝得到,必然可以超脫過去,成為主宰者。」殺生王神色凝重,他所說的內容關乎天帝秘辛,真正知道之人不多,他能夠知道也是機緣巧合。

「主宰者?可是超越至尊級強者的無上存在?」李麟神色一變,他之前聽說過主宰者,只不過這樣的強者太過遙遠,整個蒼龍大陸成立以來真正成為主宰者的也沒有幾人,不過那有限的幾人卻沒有真正主宰這方天地,不是消失就是被人正事徹底隕落了。當然,很多強者是以至尊級的身份被傳頌,至於其是否達到主宰者境界就無法可依確定,禹王至尊就是其中之一。

「如何誕生主宰者我並不是清楚,帝朝大帝之道傳說可以讓人成長為主宰者。可惜九大帝朝君臨天下都未曾發現世界本源,最後犧牲大代價終於獲得關於世界本源的消息,所以才導致了上古帝朝一個個莫名崩潰消失。」殺生王說道。

「這蒼龍大陸本源到底在哪裡?連帝朝天**無法發現?」李麟很是不解,不說大帝級強者本身媲美至尊級的實力,就算是其無上的權勢也可以讓他們看透天地,但是他們卻窮盡全力也只得到一則不知道真假的消息,這個結果讓李麟震撼不已。

「我曾經聽天帝說過,蒼龍大陸的本源和其他混沌世界的本源不同。蒼龍大陸的本源並不存在於當下,而是在無邊時空中遊盪,最後出現一次是在兩百萬年前。而且根據推算,蒼龍大陸崩潰之前,世界擁有一絲涅槃生機,到那個時候藏匿於時空中的世界本源也會出現。可惜天帝他們沒有等到世界本源出現就遭遇了如此不測。」殺生王說完嘆了口氣。幾百萬年的算計卻換來如此結果,帝朝天帝的人生可算是悲催。

「遊盪於時空之中,這不現實吧?」李麟無法想象一個大世界的本源竟然不存在於這個時空之中,是先天孕育如此還是其中有特殊的原因。


「這應該是事實,否則以九大天帝之力肯定已經得手煉化,跨越瓶頸突破到主宰級了。」殺生王神色凝重的說道。時空之力最是詭異,空間之力還好說,目前虛弱的空間讓武者極容易感悟空間本源。但是時間就難說了,這方天地武道雖然昌隆,但卻從來沒有出現過時間方面的武道典籍。唯有一些天賦異稟的靈獸和神獸才能夠使用部分時間之力。

「主宰級嗎?」李麟幽幽說道,他現在是神級巔峰,最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聖人級,本以為已經距離世界巔峰強者不遠,現在看來,他還是小看了這方天地。

高天之上,混沌中背對眾生的禹王至尊突然轉過身來,其體內金色骨架轟隆一聲從血肉之中衝出來,緊接著作為一尊金色石像被禹王殘魂打入本源世界之中。在金色石像進入本源世界的瞬間,整個新世界金光大放,混沌中傳來轟鳴聲。新世界之中地水火風肆虐,不斷擴大著整個世界的範圍。

「新世界已經達到蒼龍大陸大小。」有強者雙眸火熱。對於在混沌鍾開闢世界的想法,自古至今無數,可惜沒人能夠成功,就算是至尊級強者的內世界在混沌鍾也無法自主循環,最重要的是生活在強者的內世界一旦脫離蒼龍大陸,內部的生靈就失去了繁衍生息的能力。這也是無數年來天地生靈前赴後繼保護整個世界的原因。

禹王至尊雙眸打出一道一道玄奧的法則,周圍的十幾尊帝級強者皆雙眸火熱的看著禹王至尊。對方雖然不清楚禹王是否達到主宰級,但就氣勢來說,最差也是至尊級巔峰。

同時禹王開始催動混沌古鼎,無數天地靈物分解沒入整個新世界之中,讓剛剛誕生的荒涼世界出現道道生機。

禹王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他的設想目前來說一切順利,只看內部的生靈能否如同在蒼龍大陸一般繁衍生息了。

就在此時,一道恐怖的劍光從混沌之中劈砍而來,恐怖的劍氣將混沌割裂出一道巨大的通道。

「爾敢!」禹王至尊大吼,對著劍氣轟出一拳,恐怖的拳芒發出雷霆般的轟鳴聲,在瞬息間將整個劍氣轟碎。

但是這只是開始,無數道劍氣從四面八方而來,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迅速成長中的新世界。

「域外小狗,好大的狗膽!」禹王臉上閃過一抹駭人的殺機。混沌古鼎**新世界,其整個人化為一口五色神鼎,轟然沖入混沌深處,撞碎大片混沌,將一道身影狼狽的撞飛出去。

這是一個身穿皇袍的中年皇者,其詭異的髮型和深目高鼻的長相一眼讓人看出不同來。

「你是誰,蒼龍大陸這種低級世界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強者?」對方驚魂不定。其心中有些後悔,敢於在混沌中創立新世界的最起碼也是接近或達到主宰級的強者。可惜因為他一開始的輕視,以為做出如此舉動的只是帝級強者。畢竟他知道蒼龍大陸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蒼龍大陸的土著也要想著辦法逃出生天。

「敢在這個時候挑釁,就算是你族上帝也要掂量掂量。」禹王冷笑,再次出手,恐怖的殺戮之氣如同光幕值班籠罩域外中年皇者。

中年皇者臉色更加難看,迅速取出一枚古樸厚重的書冊,書冊嘩啦啦翻動,無數金光化為一尊金色戰神,手持古老的神矛想著禹王至尊攻伐而來。

「域外上帝的啟示錄,可惜你這只是仿品!」禹王至尊冷笑。出手毫不留情,雖然只是燦換之身,但是戰力之恐怖足以驚天動地。

撲哧一聲,金甲戰神竟然被其生生撕扯下一隻手臂,緊接著在域外皇者恐懼的目光下,《啟示錄》所凝聚的金甲戰神被禹王至尊撕裂,然後作為養料打入蒼龍大陸新世界中。

「新世界成長需要養料,域外的教皇身具異族無數念力,正好補充新世界所需。」禹王至尊眼中閃爍著精光,如果不是對方有需要,他不會在這個時候大打出手。畢竟他只是一縷殘魂,如此強度的交手會眼中縮短他存在的時間。

刺啦一聲,明顯是古寶的啟示錄被禹王至尊撕裂,然後域外皇者身上把發出一陣金燦燦的神光,這道聖光和蒼龍大陸的氣運之力有些相似,但是仔細看卻玩不同。氣運之力沒有屬姓,乃是代表生靈的運勢。而眼前的金光卻充滿了聖潔的氣息,彷彿神靈誕生。(未完待續。) 「以我主上帝之名,賜爾永墜地獄!」異界教皇開口,無形黑煞之氣向著禹王至尊籠罩而來。.

「言出法隨,不過小道爾!」禹王冷笑,神鼎傳出一聲轟鳴,一陣有型的音波沖向四面八方,大片混沌被震碎,化為一片虛空,那籠罩而來的黑色凶厄之力也在這股音波之下崩碎。

異界教皇臉色再變,啟示錄撕毀,他的聖言威力大減,而且看起來對方還猶有餘力。


禹王至尊再次出手,於混沌中強行開闢巨大的空間將異界教皇吞噬。以至尊級手段意圖將其活祭。

域外教皇自爆了殘破的啟示錄,一道恐怖的攻擊從內部爆發而出。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禹王至尊的禁錮被打破,甚至他自己都差點在這一道攻擊之下受傷。

禹王至尊臉色一變,沒想到在殘破的啟示錄中竟然還蘊含著域外那所謂的上帝全力一擊。如果不是他的本能,恐怕這次要被眼前的教皇算計掉了。

域外教皇的臉色徹底變了,上帝的榮光都難以凈化眼前之人,對方難道達到了傳說中的境界?

一想到這裡,教皇忍不住打了個寒戰,整個人再也不敢在這裡停留,迅速轉身向著混沌深處逃去。

「哪裡走!」已經打到如此程度,禹王至尊絕對不容許對方逃走。此人乃是至尊初級,算得上一方超級高手,如果現在不費力將其擊殺,將來恐怖麻煩更大。兩個世界是死敵,將來大戰不可避免,禹王雖然是殘魂,卻也會以天下為己任。擊殺域外教皇將會消弱域外的實力,將來蒼龍大陸就多一分生機。

禹王對著混沌打出一片燦爛的光華,方圓萬里的混沌瞬間沸騰起來,混沌翻滾之間,衝出去的教皇竟然折返而來,彷彿其一直向著禹王至尊飛來一般。

「錯亂時空,好恐怖的神通!」觀戰眾人神色震驚,如此手段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強者。

「不可能!」域外教皇震驚莫名,但是很快他明白對方恐怕擁有錯亂時空的能力。也明白就算逃跑在這種能力之下恐怕也未必能夠成功。

「念力果然有些門道,看來域外這些年真的發展的很快。」禹王低語,出手卻絲毫不含糊。恐怖的法則之力不斷消融教皇的念力,如同鈍刀割肉一般,一點一點的消磨對方的實力。他在參悟這金色念力,從中窺探到了不少東西。

「萬能的上帝啊,你虔誠的僕人呼喚你,乞求你的降臨,驅逐**,讓光明永存。」教皇高呼,以秘法召喚他那所謂萬能的上帝。

翁——!

混沌突然洞穿出一道金光,金光化為一道身影,這是一個看起來儒雅異常的域外男子,其雙眸之中閃動著慈悲睿智之色,整個人彷彿是天地正能量的代表,讓人一眼認不出信服和親近起來。

「我忠實的僕人,主會完成你的祈……是你!」如同神棍一般的上帝話未說完,突然看到禹王至尊那冷笑的俊臉,後面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了。

「真是神棍,沒想到當年至尊級大戰你竟然完好無損的活下來了。」禹王至尊冷笑。

上帝的神色冰冷,半響突然一笑,溫和的說道:「禹王你只是一縷殘魂,看來你的本體是隕落了。也罷,我這雖然是一道**,卻也可以發揮出幾分實力,現在送你上路,也好了結當年的恩怨。」

「哼!好大的口氣,當年打到你跪地求饒,現在就算只是殘魂也依然可以**你。」禹王至尊冷笑,轟然出手,化為五色神鼎**而下。

轟隆一聲,上帝手中爆發出無量聖光,化為一隻大手托住禹王所化的大鼎,雙方竟然在第一擊之中就開始全力角力,無形的波動浩蕩而出,方圓千里的混沌如同被巨力侵襲,生生在混沌世界中排擠出一片虛無的空間。

轟隆隆!

禹王殘魂和上帝**瘋狂交手,上帝的言出法隨神通遠比教皇恐怖的多,即便是禹王至尊也在其口中所說的傷害之中受到影響。

雙方旗鼓相當,不管如何努力,誰也無法對誰形成壓制。

轟隆隆!

混沌神鼎**的新世界開始顫動起來,九色光芒從新世界中誕生出來。原本瘋狂擴張的新世界漸漸達到了極限。

當——!

混沌神鼎發出一聲轟鳴,在劇烈的震顫中從新世界中飛出來,瞬間和禹王殘魂所化的五色神鼎融合,**之力爆發,將上帝**瞬間轟爆。

上帝**瞬間重組,只是身上的氣息黯淡了幾分。

「這尊神鼎是你第一世的至寶?沒想到竟然完整的保存了下來。」上帝臉色一變,他因為**降臨,身上並沒有什麼趁手的兵器,唯一可堪一用的啟示錄仿體也被禹王至尊自爆了。

「原本只想**域外教皇,現在你是更好的選擇。給我去死吧!」禹王至尊怒吼,混沌神鼎氣息暴漲,轟然撞碎上帝**的護體真氣,緊接著將其肉身崩碎,駕馭肉身的部分神魂意圖從混沌中逃走,被禹王至尊駕馭者混沌古鼎吞噬。

緊接著混沌神鼎調轉方向,轟然沖向域外教皇。

域外教皇因為支撐上帝**降臨,真力消耗極大,在教皇**被李麟鎮殺之後,教皇的神魂也受到極大的影響,十成戰力連七分都發揮不出來。

轟隆一聲!域外教皇被混沌神鼎正面擊中,肉身崩潰,神魂潰散,散發出來的神力以及開始消散掉的念力統統被禹王至尊整合打入新世界中成為養料。

咕咚——!

一股古怪的波動聲牽動所有混沌中強者的心神,所有人的目光都驚異的看向那被寄予厚望的新世界。

禹王神色變得凝重,他轟然打出幾道法訣,新世界之上爆發出宏大的氣息,緊接著新世界中散發出一股恐怖的吸力,有所強者臉色一變,因為他們發現自己體內的神力不受控制的被新世界抽離。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有人驚恐的喊道。

「禹王大人,為何新世界要吞噬我等神力?」所有人都在拚命禁錮體內的神力。可惜他們不管如何努力都無法對抗天地之力。就算是大帝級強者面對這種掠奪也是無奈。

禹王無言,因為他的殘魂也在被新世界抽離力量,對此他也是無可奈何。他心中有些擔憂,經歷了剛剛的大戰,殘魂的力量消耗不少,如果新世界瘋狂吞吸一切,恐怕他的殘魂之體也會崩潰,也就無法正確引導這新世界的運轉。


咔嚓一聲,人群中有人發生一聲慘呼,眾人神念掃過去,一個個倒吸一口冷氣。一名聖人級初階的武者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抽離大部分神力,連號稱不滅體的聖人級體魄之上都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此人顯然之前在戰鬥中受了重傷,現在被抽離神力,無法**傷勢,從而導致傷勢惡化,瞬間垂死。

新世界的掠奪還在繼續,陸續有人倒下,到最後眾人已經沒心思去關注,所有人都在神色凝重的想盡辦法對抗新世界的吞噬。

混沌翻滾,將失去神力保護的強者吞噬。塵歸塵,土歸土,不管生前多美輝煌,死去之後也只是化為虛無。

新世界中爆發出一抹金光,看到這一抹金光,禹王至尊臉上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玄黃之氣,混沌世界誕生時所擁有的玄黃之氣,成功了,我成功了。」禹王至尊滿臉狂喜之色。從這一抹黃色出現,就證明他的選擇是錯誤的。如果他能夠掌握在混沌鍾開闢世界的方法,就根本不用擔心世界崩潰的問題。

可惜禹王的驚喜並沒有持續多久,這一抹金色天地玄黃之氣再出現之後並不沒有無限制的壯大,而是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難以變化。不管禹王打出怎樣的神通,使用多少的天材地寶,這玄黃之氣也沒有絲毫反應,彷彿這一點就是整個世界誕生出能夠誕生的東西。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禹王至尊臉色蒼白,對於這個結果難以接受。

最終禹王鋼牙緊咬,雙眸看向四方,轟然打出一道神力沒入新世界本源之中。原本平穩的吞噬之力瞬間壯大一倍,眾人哀嚎一片,大片聖人級強者成為犧牲者,被新世界噬光神力,之後被無邊混沌之力吞噬,屍骨無存。

禹王至尊臉上滿是冷酷之色,其周身明滅不定,顯然已經到了極限。

「再堅持一段時間,再堅持一段時間。」禹王至尊低語,他要堅持到世界完成,到時候即便死亡也會死瞑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