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2, 2021
52 Views

他站起身來,想要壓抑住這種感覺。

Written by
banner

因爲他知道在黑暗的前方突然產生這種感覺,是極爲危險的。

但他越想壓抑那種感覺就越強烈,到最後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前挪動了兩步。

他強自按下想要立即奔向前方的慾望,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慢慢前行。

仍然是黑暗,仍然是死寂。

在這黑暗之中,只有那種被吸引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即使以葉鋒的意志之強,到最後竟然也按捺不住小跑起來。

他在黑暗蜿蜒的洞中跑過一個時辰,跑過兩個時辰……跑過許多個時辰。

他清晰地知道在那種感覺的吸引下,自己不知疲倦地奔跑,這樣一直跑下去結果只能是死。但卻無法停下腳步。

那種感覺是如此強烈,幾乎已經控制了他的心志。

……

突然——

“火老怪……”

一個像是從地獄深處散發出來的蒼老沙啞的聲音傳來,讓葉鋒的腳步戛然而止。

那火老頭說過,另一個丹師已經被他殺了,爲何這裏會有另一個聲音出現?

他凝神靜聽時,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就在此時——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向前方的黑暗之中移去。

他並沒有移動腳步,身子卻被某種東西攝着凌空飛向前面無盡的黑暗。雖然是在黑暗之中,他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速度在瞬間不由自主地提升了至少十倍以上。


許久……

他的身子終於停了下來,那種控制他身子的力量似乎突然消失,他從空中跌落下來。

“你不是火老怪!”

那個蒼老沙啞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微微帶着驚訝。

葉鋒站起身,對着前方的黑暗說道:“前輩說的火老怪可是龍頭那裏一身紅衣紅髮紅須的前輩?”

寂靜。

對方並沒有回答。

他的面前仍是無盡的黑暗。

“前輩,我……”

葉鋒剛說到這裏時,突然,他感受到黑暗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向自己襲來。

他一驚之下,忙要閃避。

可還未啓動,脖子便被那一雙冰冷的手掐住,讓他喘不過氣來。

但這只是一瞬間,那雙冰冷的手猛然抽了回去。

“噝——”

那蒼老沙啞的聲音怪叫着。

就像是一隻受到出其不意的致命打擊的野獸一般。

他又驚又怒:“木之靈火?!”

葉鋒已經大致猜測出這位黑暗中的一定便是另一位丹師了。

他暗自琢磨,要怎樣解釋才能讓這位黑暗中的丹師相信自己。

可就在此時,他的身體再次飄飛起來,速度極快地飛行着。

這次的飛行速度更快,甚至比火老頭帶自己奔行那半日的速度還要快許多。

也就過了不到半日光景,葉鋒的眼前竟然漸漸亮起來。

他能看到一掠而過的火紅色岩石,看來自己竟然是在向龍頭的方向飛去。

藉着兩壁上火紅色岩石微弱的光芒,他能看到一個黑影如抓小雞一般提着自己向前飛奔。

他想要看一看這人的面貌,但那人縱使在光芒之中,身上也籠罩着一團黑暗,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唯一能看清的,是那隻抓着葉鋒的乾瘦有力的如鷹爪一般的手。

又奔行了半日,眼前越來越亮,火紅色的石塊越來越多。

到最後,當那黑影停下來時,竟然已經到了火老頭洞口。

葉鋒心中不免有些沮喪。

自己走了不知幾天才走到黑暗的龍尾處。人家一日之間就奔了回來,這就是差距啊。

此時,那黑影直接將葉鋒扔到一邊,一伸手,一團黑暗的氣息直奔火老頭的洞門而去。

黑暗悄無聲息地進入洞中,便聽得洞中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有如殺豬,接着一股狂暴的火焰狂噴而出。

一個火紅的身影跟着跳了出來,連蹦帶跳地叫罵着:“黑老怪,你也太黑了吧,竟然想用黑噬靈直接吞掉老子的靈魂。多虧老子警覺,否則這一下直接就被你吞了。”

說着右手一揮,先前洞口噴出來的火焰竟然化爲一把火焰形成的巨刀,徑直向黑影砍下來。

黑影突然一陣幻化,化出三個同樣大小的黑影來,辯不清哪個真哪個假。

火老頭隨即三根手指一顫,那把火焰巨刀竟然也化爲三把,直接向着三個黑影砍將下去。

三個黑影無一例外被火焰巨刀砍中。

“噝……”

隨着一聲怪叫,三個黑影有兩個消失。最左面那個黑影外面的黑暗褪去,顯露出一個人來。

這是一個一身黑衣,黑髮黑鬚的老者。

他的一身黑與火老頭一身紅形成強烈的反差。

他雙眼裏沒有瞳仁,有一種說不出的死人一般的恐懼從那雙眼裏散發出來,直攝人心。

那黑鬼一出現,並不說一句話,右手一伸,手掌上竟然跳動着一團黑色火焰。

葉鋒大爲驚奇。從未聽說過有火焰是黑色的。

黑鬼右手中的黑色火焰向洞頂甩去,幻化爲千百點黑色的火雨向紅老頭飛去。

火老頭忙幻化出一片火盾擋在身前。那千百點黑色火雨盡被擋在外面。

火老頭得意洋洋,就像一個得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翹着鬍子說道:“怎麼樣黑老怪?如今的火老可不是原來的火老了。經過我十年苦修,烈火盾已經完全可以抵擋你的黑焰雨,這次沒轍了吧,哈哈哈哈……”

可是他話還未說完,背後卻突然燃燒起黑色的火焰來。

黑色火焰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他吞沒。

原來在他未留意到時,黑鬼操控着幾顆黑焰已經飛到了他背後。

葉鋒看着這難得一見的精彩的火斗,不禁有些癡了。

操控火焰需要擁有強悍的靈魂之力的丹師才行。

能將火焰操控得如此純熟,千變萬化,這兩個老頭的靈魂之力絕對不是一般的強悍。

“我何時才能真正操控火焰啊……”葉鋒不知不覺中發出這樣一句感慨。

此時紅老頭被一團黑色火焰籠罩,慘叫連連,嘴裏大喊着:“停手,快停手,黑老怪快停手,你真想燒死我啊……”

那黑色火焰卻絲毫沒有消失的跡象,仍在熊熊燃燒着。

黑鬼面無表情,沒有瞳仁的雙眼像是死人眼睛一般,散發着恐懼和死亡的氣息。

“黑老怪,快住手……龍涎池給你……老子不要了,給你還不行麼,快停手。”


紅老頭的慘叫讓捱了刀子的豬都自愧不如。

黑鬼此時纔將右手一收,紅老怪身上的那團黑色火焰當即被收回掌心,漸而消失。

而紅老頭身上看起來竟然毫髮無損,紅色衣服,紅色鬚髮,全都和之前一模一樣。

葉鋒不禁大奇。

這黑色火焰當真是詭異,能讓人痛苦得像殺豬一樣,卻看不到任何傷痕。

“龍涎池在哪?”

黑鬼聲音冰冷,就像是從地獄中爬回的鬼魂一般。那雙沒有瞳仁的眼睛更加可怕。

紅老頭此時才漸漸恢復過來,雙眼瞪得如鍾一般,叫罵道:“黑老怪,老子和你鬥了沒有二百也有一百五十年了吧,你竟然毫不憐惜你這個唯一的對手的生命,一來就下死手,狼心狗肺,一點兒沒變啊。”

“龍涎池在哪?”

黑鬼仍是面無表情,眼睛如死人一般。

葉鋒一直覺得家族裏幾位長老的臉像是死人臉,此時與黑鬼一比,才發現幾位長老已經活得不能再活了。

紅老頭將眼睛斜斜地瞄了葉鋒一眼,嘿嘿笑着對黑鬼說道:“龍涎池嘛,嘿嘿……”

葉鋒暗叫不好。

龍涎池正是被自己毀掉的。看這黑鬼剛纔爲了龍涎池對紅老頭的架勢,這要是知道是自己毀了的,那還不把自己生吞了啊。 紅鬼那雙沒有瞳仁的眼睛如死人一般盯着火老頭:“龍涎池在哪?”

火老頭粗大的嗓門哈哈地笑了起來,似乎要將整個山洞震塌。

隨即又擺出一副神祕的樣子,對黑鬼道:“嘿嘿,你……猜。”

黑鬼聞聽此言,那雙死人眼睛裏瞬間升騰起兩團黑色火焰,整個人身上散發着一種死亡與腐朽的氣息,似乎要將火老頭即刻吞噬一般。

火老頭做出誇張的害怕狀,叫道:“我說我說,怕了你了。你不是要龍涎池嗎?就在那裏。”說着指着葉鋒。

黑鬼見此,沒有瞳仁的眼睛裏那兩團黑色火焰更盛。

蒼老而沙啞的聲音乾澀難聽:“他?!”

火老頭見了黑鬼那略帶驚訝的表情,頓覺心頭大暢,哈哈的笑聲更加肆無忌憚地在山洞中迴盪。

“黑鬼,沒想到吧,你我爭這二寶爭了一百多年,最終卻被一個連丹師都沒達到的小子給搶了去,哈哈哈哈哈……”


黑鬼倏而轉頭看着葉鋒,那雙死人一般的眼睛裏散發着的是無盡的黑暗與死亡氣息。

葉鋒眼裏清冷的光芒一閃而逝,連忙解釋道:“前輩,我不是故意的,我從上面掉下來時正好落在龍涎池中,一不小心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