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77 Views

徐林喃喃自語著,低頭看著腳下,這一刻他彷彿看到有無數的力量因子在瘋狂地朝著遠處而去,全部進入了那聖約翰大教堂內,然後直衝天上,從聖約翰大教堂開始,化作一個圓形將整個星球包裹起來,將這顆星球隔離在世界之外,免受一切塵世的喧囂和災難。

Written by
banner

或許這就是聖約翰自己想象中的伊甸園吧?

徐林看著手掌心中的那枚聖靈十字架,它是打開聖約翰大教堂那座魔法陣的鑰匙之一,另外一把應該是在伯納爾多大主教的手中,有了這兩把鑰匙,應該就可以進入那隱藏在大教堂地下的魔法陣中,得到聖約翰留下的寶物。

雖然沒有人知道這寶物是什麼,徐林也不知道為何這把寶貴的鑰匙會被莫格里斯得到,他只是隱隱感受到了大地之下有力量在通過這把鑰匙召喚著自己,有某種渴望在他的心底不斷響起。

「看來有必要下次要去那座聞名星空的聖約翰大教堂中做禮拜了!」


徐林搖了搖頭,放回聖靈十字架,引出几絲星光將手中的那封信燒掉后,這才拿出了之前剛剛從青女胸口偷來的黑色死神塔羅牌,嘴角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這似乎不僅僅只是某張普通的塔羅牌,還有一些別的寓意……」

徐林感受著那塔羅牌製作的材質,已經經受過幾個星期梅勒希斯鍊金術知識的熏陶,對於魔法金屬也好,還是其他很多魔法材料也罷,他都有了比較清晰的概念,所以很快就判斷出了手中這張塔羅牌的材質。

「黑色龍晶?」


徐林面色有些古怪,這張塔羅牌的價值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因為在家族的藏書中有寫到關於塔羅牌的故事,每過十年神聖教廷便會舉行一場獻祭,從消失的諸神中獲得啟示,然後便會發布那一年獨版的塔羅牌。

這些塔羅牌和其他普通的塔羅牌不同,往往都是由極為稀有的材料製成,甚至是極為古怪的材料,例如徐林交給哈利法老師暫時保管的世界塔羅牌,便是一種極為神秘的材料,以至於他懷疑還有沒有其他這樣的塔羅牌,而現在他手中的這種用龍晶製作的黑色死神塔羅牌,便是用於紀念那德拉根龍騎協議誕生后發布的。

「奇怪,那套黑色龍晶製作的塔羅牌不是被收藏在奧古斯丁家族么?怎麼會有這麼一張流出來?」

徐林摸摸自己的下巴,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位夜皇帝,這個同樣和奧古斯丁陛下身居宮中的黑色影子,雖然早已退出了帝國的地下世界,但是卻升起一個更加龐大如同幽靈的裁決所在帝國的星域上空。

「或許吧。」

收好這張有可能繼續引誘塞西莉亞過來的塔羅牌,徐林確認了周圍沒有人後,走到一處小碼頭邊上,然後以極為精確的腳步朝東走了三百一十四步。

「3.14……我喜歡這個數字。」徐林笑了笑,伸手朝草地上一點,銀色的光芒閃過他的戒指,空中自然便有因子湧來進入了這片地下,其中還夾雜著獨屬於他的精神波動。

「咔哧!」

一聲沉悶的聲音從大地下傳過,無數的機括在短短几秒鐘全部打開,出現在徐林面前的是一個黑黢黢的地下洞口,看到這個地方安然無恙,徐林心中鬆了一口氣,緩步走下去。

這是一個隱藏在唐頓莊園湖泊下方的地下室,裡面放滿了當初徐林從紫曜星帶來的禁忌書籍,其中大部分都有師兄愛爾蘭的註解和筆記,算是他心中極為重要的東西,後來唐頓莊園遭襲的時候,他著實擔心了一把,但是現在看到這裡並沒有事,也就放心了。

「關於鍊金術的知識,還有關於古魔法的相關書籍……」

徐林將一本本書看過去,不斷搜尋著他所需要的書籍,鍊金術的書籍可以讓他更好地學習聖查爾斯的第二本書,而古魔法的書籍,一方面普瑞森基地中的長城工程即將開始,需要部分知識,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從中找尋一些關於病原體的信息。

克萊因瓶魔法陣解開后如同贈給了他一個移動力量庫,只要你能夠施展攻擊,便不需要擔心力量的不足,還有一條連接到普瑞森基地的後路,所以徐林很期待病原體解開後會得到什麼。

「希望古魔法語中的病原體能夠給我一些啟發……」

徐林將這些書收入自己的空間戒中,那裡曾經延伸出去的空間已經深入到了他所不知道地方,通過四維空間和普瑞森基地相連,只需要一個念頭,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他便可以隨時回去。

將這裡的書籍收拾了一下,徐林看著這處地下室,隨後帶上自己需要的書籍離開。

機括聲再次響起,以及不多時之後那輛消失在這裡的馬車,唐頓莊園又恢復了原來那片安靜的樣子,唯有湖水輕輕蕩漾,倒映著那片有些蔚藍的天空。

……

在遙遠的沙漠星系之中,沒有人跡的博庫拉無人區,普瑞森基地之中,一群戰隊正圍著某個粉色的身影攻擊著,但是這些衝上去的人速度還不如那些被直接擊飛出來的人,「砰砰砰」只聽到一陣陣被擊打入肉的聲音不斷傳來,還有倒地的慘叫聲。

在旁邊觀看的除了艾斯,還有那個冰山美人愛麗絲,前者一邊聽著後者有關沼澤工程的彙報,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被虐的死去活來的魔法戰隊。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了……艾斯先生,這樣打真的沒有問題嗎? 權謀有道 。」愛麗絲優雅地雙腿合攏站在那裡,看向戰隊的目光卻露出几絲無奈之色,但這些不忍僅僅只是對於醫療隊資源的浪費,而完全不是對那些隊員。

要知道,因為這顆星球上的毒氣原因,沼澤工程很多時候都具有極大危險,所以需要醫療隊更多。

「唔,看來等林回來,就該和他談談擴大人手的事了……不過阿卡沙小公主想要發泄自己的怨氣,我們可沒有辦法,哪怕把整個醫療隊拉過來也只能任由她去了。」艾斯攤攤手無奈地說道。

愛麗絲低聲驚呼,捂住嘴道:「難道說林少爺離開的消息走漏了?」

「早就知道了,只是今天才發飆而已……」艾斯有些頭疼地揉揉眉心道,「因為我們的哈利法先生說了一句,林去見那個聖女貞德利亞了……哦,少女的心啊真是搞不懂!」

愛麗絲的眼睛眨巴了一下,腦海中似乎想起了這座基地的主人,那個總是一臉平靜卻給人以莫名安全感的林少爺。

一邊停在桿上的桃花隼小血也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大概是猜到他們在聊自己的主人,這個小傢伙張開自己鋒利的鷹喙像是在無聲地笑著,一抹驚心動魄的血紅出現在那它的眼眸深處。 蕭四爺等人只聽那官員喊道:“放箭!”

百餘隻火箭便射進院內,頃刻之間大院內立刻燃起熊熊大火,夜晚風勢甚猛,火苗轉眼間就蔓延到了正堂。

衆人紛紛說道:“四爺,咱們衝出去吧!否則在這裏遲早會被燒死的!”

蕭四爺搖搖頭道“衝到外面不但要躲避熊熊大火,還要躲避院外那百餘個神箭手,咱們還是退到後屋去吧。”

於是衆人迅速退到後屋,這時那火摺子已經熄滅,黑暗之中蕭四爺只覺地上有一塊磚石微微發亮,說道:“難道機關在這裏?”

衆人看到不禁大喜,蕭四爺踩在上面,卻毫無動靜,大家大失所望,此時那大火已經燒過正堂,衆人只覺熱浪撲面而來,不禁勃然變色,尤一笑跑到屋前,揮掌連連,掌風狂出,那大火被掌風逼住,暫時前進不得。

葉風道:“我看需要用力去踩,也許能有效果。”

蕭四爺腳上注入內力重重的踩在那石磚上,衆人都用期待之極的眼神看着那塊石磚,可等了半晌也不見那石磚有任何動靜,衆人大失所望,皆想:難道我等今日要死在這火海中麼?

夜風颳的更勝了,吹的那大火愈加兇猛,尤一笑掌勁雖然雄厚,掌風更猛,但是以他一人之力,又怎能擋住了這洶涌大火?

眼見那大火向他們合攏而來,蕭四爺趕到尤一笑身邊,也出掌不斷,兩人勁貫雙掌,掌風“呼呼”作響,大火又立刻被他們逼住。

衆人也都趕上前來紛紛出掌逼住大火,老天似偏偏要與他們作對一般,風吹的更猛了!火勢更加洶涌,大家雖然暫時逼住火勢,但是終於力竭之時,他們縱然逼的住一刻,又怎麼能挺到大火熄滅之時?

這時只聽“咔咔…..咔咔”兩聲,那石磚竟慢慢的沉了下去!又聽一陣“嗡——”的聲音,那石磚周圍裂開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洞口,洞口裏面火把通明,樓梯蜿蜒,衆人不由大喜。

蕭四爺喜道:“快進去!”

離那洞口最近的毒夫子一馬當先跳了進去,龍十三和陸逍也隨後跳了進去,然後劉洪濤,葉風也跳了進去,蕭四爺和尤一笑兀自揮掌逼住大火。

此時大火已經完全將他二人包圍在內,蕭四爺和尤一笑掌法只要稍有怠懈,便立刻有被大火吞滅之危。

衆人站在洞內焦急大喊:“四爺,一笑,快過來!”

蕭四爺道:“一笑,你先走!我爲你逼住火勢。”

尤一笑哈哈大笑道:“四爺先走!”

“你先走!”

“四爺先走!”

危難之時,兩人竟都不肯先走,這纔是朋友!纔是兄弟!

此時火勢更猛,蕭四爺和尤一笑的鬚髮都已開始微微發焦了。

大火越來越猛,甚至已經蓋住那洞口!

蕭四爺微微嘆氣道:“咱們一起!”

尤一笑道:“正有此意!”

兩人背對背,揮掌連連,向洞口慢慢移去,此時一陣狂風襲來,大火如大浪一般拍來,這一次火浪洶洶,蕭四爺和尤一笑竟也抵擋不住,掌上加力,慌忙後退,忽然蕭四爺右腳一空,竟以到了那洞口,蕭四爺用盡全力猛的揮出雙掌,大火竟硬生生被掌風逼退五寸!

蕭四爺喊道:“一笑,跳!”

兩人趁着大火被逼退的擋,跳下洞中,大火瞬間淹沒了整個屋子,兩人才跳進洞口,那洞口便迅速合攏一起,衆人不禁說道:“好險好險。”若蕭四爺和尤一笑再晚一點跳下來,那洞口封閉,恐怕他二人便要死在這火海中了。

衆人休息了半盞茶的功夫,便順着那地道走了下去,那地道彎彎曲曲,似乎永遠沒有盡頭,這幾人在地道中不知道走了多久,忽聽地道上面有一陣腳步聲,人數約爲二十幾人,“蹬蹬”的聲音不斷,衆人聽得真切,從腳步聲聽來,上面那些人均是內力深厚之輩。衆人又驚又氣,不知自己到了哪裏。

衆人又走了幾十步,便又看到一個蜿蜒的樓梯,衆人順着樓梯走到頂,那上方正是一塊木板。

尤一笑正要推開木板,卻見蕭四爺止住尤一笑低聲道:“不知外面是哪裏,不要輕舉妄動。”

葉風也低聲道:“對,咱們再靜等一會。”

這幾人在木板下均是屏氣凝神,過了不多時,只聽見木板上傳來一聲開門聲,然後聽到一個甚是好聽的聲音道:“你們退下吧,我便在這裏等錢總管回來。”

蕭四爺在那木板下不禁心神大震,那聲音分明是小紅的聲音!難道他們回到了天下第一樓?

又聽有人道:“公主,這是太監呆的地方,咱們還是先回寢宮,等錢公公回來再讓他去見您吧。”

蕭四爺等人驚異萬分,這祕道最後通往的竟然是皇宮!

衆人彼此駭然相顧,沒想到才躲過那些官兵的追撲,又來到了皇宮,真是自投羅網,最令他們驚異的是,小紅竟然是當朝公主!

蕭四爺低聲道:“那夥人定與宮內有着極大的聯繫。”

葉風也點頭低聲道:“說不定有一個便是那公主口中的錢公公。”

蕭四爺小聲道:“這小紅哪是什麼丫鬟,竟然是公主,她究竟爲何隱瞞身份?”

尤一笑低聲道:“也許她是怕她這公主的名頭,不便與我們交爲朋友。”

蕭四爺一笑不置對否。

衆人又聽曼月公主道:“你先出去吧,我就在這裏等。”

“那奴婢告退。”

待那丫鬟告退後,屋中只剩曼月公主一人,只聽公主悠悠的嘆了口氣,盡顯惆悵。又聽曼月公主自言自語道:“四哥,你現在究竟身在何處,希望你能逢凶化吉纔好,不,你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唉”

洞中,衆人聽到曼月公主如此一說,都用異樣的眼神看着蕭四爺,蕭四爺不禁老臉一紅.

尤一笑輕輕怪笑,然後推開那木板,跳了出來道:“你四哥在這裏!”

曼月公主正自哀嘆,忽然聽到有人說話,驚異之下回頭看去,只見尤一笑正站在那牀上,還沒來得及驚呼,便又看到牀裏走出一個人,玉樹臨風的站在那裏,一臉怪怪的笑容不知是喜是憂,不正是蕭四爺!

葉風等人也從那牀中走了出來。

曼月公主“啊”了一聲,竟然激動的暈了過去。

蕭四爺急忙跑上前去抱住曼月公主,在她後背上推拿片刻,曼月公主悠悠醒來,見蕭四爺正看着自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抱緊蕭四爺道:“我以爲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尤一笑等人紛紛含笑轉過頭去迴避。蕭四爺輕輕的拍着曼月公主道:“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麼,不要哭了。”

曼月公主擦乾眼淚發現自己還倒在蕭四爺的懷裏,不由大羞掙開蕭四爺,然後小心翼翼的說道:“四哥,其實我不是什麼小紅,我就是曼月公主,你不要怪我隱瞞了你好麼?”

蕭四爺輕輕一笑點了點頭。曼月公主立刻笑臉如煙,女人的臉,三月的天,當真變幻迅速。

蕭四爺微笑問道:“這裏是皇宮?你怎麼從第一樓回來了?”


曼月公主忽然大急道:“四哥,第一樓被封了,蘇姐姐他們都被抓進了天牢裏,咱們快點想辦法救他們出來吧!”

“什麼!”衆人大驚,“原來那王子亭說的是真的!”

蕭四爺雖然又驚又急,但片刻之後他便冷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不能慌,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曼月公主道:“今晚蘇姐姐按照你留下的吩咐,讓鬼臉哥把第一樓內的侍應化妝成尤大哥他們,然後我們便在大廳內把酒言歡,誰知道沒過多久第一樓外便被那東廠總管錢公公帶着兩百個錦衣衛給圍了起來,要我們出來,如果我們不出來,他們便放火燒了第一樓,於是我們就隨蘇姐出去了,蘇姐問錢公公爲什麼要抓大家。錢公公說第一樓殺害了那天在第一樓購買消息的所有武林人士,其中有一人大難不死,說他是被尤大哥說傷,他還說是盜術天下第一的卓二孃偷去了玉璽,所以第一樓要殺他們滅口,皇兄聽後便命他前來捉拿大家。我當時挺身拿出金牌,要他將人馬退下,錢公公見是我,吃驚之餘答應我馬上退兵,誰知道我們剛回到大廳,我便看到蘇姐倒在地上,然後其餘的人也都暈倒在地上,最後我也失去了知覺,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皇宮,聽說蘇姐姐他們已經被抓進了天牢,又聽說還有另一夥人去抓你和十三了,我去找皇兄說此事絕對與你們無關,求他放了大家,皇兄卻不肯聽信於我,我知道這事兒皇兄已經交給錢公公處理,便想來這裏想求錢公公手下留情,不要傷害了大家。四哥,還好你們沒事,可是蘇姐姐他們還在天牢中受罪,咱們去劫天牢救他們出來吧。”

劉洪濤急道:“對,咱們去劫天牢!”

毒夫子道:“那天牢守衛森嚴,如果救人不成,反而自己深陷牢獄之中如何是好?”

尤一笑道:“區區那些小卒能耐我何?”

龍十三也附和道:“我挑幾匹千里良駒,救他們出來後咱們便騎馬上人,量他們追不上。”

葉風反對道:“以我們的武功,就算有數百人亦擋不住我們的腳步,但是千軍萬馬圍過來呢?明刀明搶尚且還能對付,若是有神箭手在我們專心殺敵的時候偷襲,我們還能躲過麼?”

尤一笑急道:“那你說怎麼辦,難道讓我們坐以待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