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1 Views

這還是第一次,有一個人如此真心實意的對她告白。

Written by
banner

就算是之前的龍子祺,也不曾對她如此告白過。


「嗚嗚……,好感人吶,太子殿下實在是太深情了……」

這時,藏身在窗戶下的劍十三感動得掩面哭泣。

一旁的龍子語看看窗戶里的東方晨二人,又看看一言不發的龍子祺,面色變了變,帶著一絲氣憤說:「這個蘇靜兮也變得太快了吧。之前還黏著你,這一轉眼,又投進東方晨的懷抱了!」

龍子祺看著房間里一臉驚詫和感動的蘇靜兮,心中有些許失落,可隨即,又釋然了。

「她現在的選擇是正確的,東方晨才是她最好的歸宿。」

「啊!!!」

龍子語低呼一聲,難以置信的看著面露欣慰之色的龍子祺,心一沉,立刻將他拉到一邊。

「子祺,難道你真的因為我放棄了蘇靜兮?」

龍子祺搖搖頭,神情有些落寞地仰頭望向天空深處。

「我和她,已經結束了,但並不是因為你。」

他前世放棄的愛人,不但沒有怨恨於他,還苦苦等待兩世,只為見他一面。

等待兩世的願望,怎可輕易辜負。

他將用畢生的思念來回報她兩世的深情。

「難道……,你已經另有所愛?」

龍子語驚問。

龍子祺沒有回答她,淡然一笑后,轉身大步離去。

「喂……,你等等,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龍子語焦急的追了上去,她好不容易才改變主意同意他和蘇靜兮在一起,怎麼突然之間,他和蘇靜兮就結束了,蘇靜兮還那麼快跟東方晨好上了,這也太奇怪了?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劍十三見龍子祺二人離去,愣了一愣,他也奇怪著他們三人的關係變化,不過,不管如何,現在的變化更讓人欣喜,他家太子終於結束了單相思,想到此處,他趕緊把目光投向房間里。

「好了,放開我吧,你的傷勢會加重的。」

蘇靜兮將東方晨推開,扶著他躺下。這時,東方晨緊握了她的手,神情從未有過的嚴肅。

「如果,我的生命還沒有到盡頭,你是否願意跟我在一起,做我唯一的太子妃?」

蘇靜兮一愣,隨即臉一紅。

這個傢伙,這才剛剛表白完,就求婚了么?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這……」

蘇靜兮有些猶豫。

見蘇靜兮猶豫,東方晨面露痛苦之色:「我的生命還剩下最後半刻鐘了,難道,靜兮你希望我帶著遺憾走?」

聽東方晨這麼一說,蘇靜兮臉色瞬間暗沉下來。

剛剛進門的時候,太醫已經告訴她,他的生命只剩下最後十五分鐘,現在她進門已經有些時間了……

一想到此處,她心中一痛,隨即眼神變得兇狠。

「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死!想我答應嫁給你,你還得追個三五年。」

「是么……,可是生死卻也由不得我……,不過,能在臨死前聽到你這番話,我也安心了……」

說到此處,東方晨緊握著蘇靜兮的手無力地捶了下去,眼裡的光芒也逐漸暗淡。

「喂,喂……東方晨……」

見東方晨緩緩地閉上眼睛,蘇靜兮大急,急忙握住他漸漸冰冷的手大喊了幾聲,可是東方晨卻再也沒有回應他。

她越發焦急,心如撕裂般疼痛。

「喂,你……你快起來啊,不準死……」

她使勁地搖晃他的胳膊,他卻再無反應,她在他鼻尖一探,竟然已經沒有呼吸。

她的心,突然慌亂了。

東方晨……真的走了?

這一瞬,心彷彿落入了一個萬年冰窖,蝕骨的寒意從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側臉望向窗外的陽光,瞬間覺得那一縷縷金色的陽光已經變得暗淡無光。

東方晨……走了……

他在臨終前唯一的願望,是希望她答應他,做他的太子妃,可是,她卻沒有答應,讓他帶著遺憾離世!

他為她擋箭,為假蘇靜兮所傷致死,說到底,他是為她而死的。

他為她而死,可是,她卻連他最後的心愿也不肯答應,真是過分。

「東方晨,你快醒來,醒來,我答應你了……快醒來啊!」

她使勁地搖晃他的胳膊,滾燙的眼淚一滴滴打落在東方晨蒼白的臉頰上。沒想到,東方晨眼睫毛微微一顫,竟緩緩地睜開眼睛,眸子裡布滿喜悅的淚光。

「靜兮……,你真的願意?不會反悔么?」

蘇靜兮見他醒來,驚了一驚,隨即一喜,立刻點頭:「是的!」

「太好了!」

東方晨激動得起身剛要去抱蘇靜兮,卻不料,緊閉的房門突然「砰!」地一聲被大力的推開,藏身在房門外偷窺的劍十三,太醫以及一眾侍衛婢女興奮地沖了進來。

「恭喜太子,恭喜太子!五小姐終於答應了呀!」

一眾人激動萬分。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看著破壞氣氛的眾人,東方晨翻了個白眼,尷尬的將伸出去的手放回去。

「你們……這是……」

蘇靜兮看著激動歡喜的人群,又看看精神頭十足的東方晨,有些迷糊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咳咳,五小姐,太子殿下恢復得很好,並沒有生命危險。」一個太醫解釋說。

蘇靜兮聽他這麼一說,心中一喜,可隨即,又想到了什麼。

「這麼說,剛剛的一切都是你們在演戲?」

她怒了,這群人,居然把她耍了。

「五小姐,您千萬別誤會,其實啊,是屬下看太子殿下明明很喜歡您,卻又不知道如何表達,於是,就跟太醫們合計,演了這齣戲。」劍十三解釋說。

「也就是說,你沒有被蘇靈犀傷到?」

蘇靜兮回頭看著東方晨,這才注意到,其實東方晨身上只有一處傷,傷口處只是簡單的包紮了一下,顯然只是那日救她時留下的傷。

「其實,之前我第一眼看見蘇靈犀的時候,就知道,她不是你!」東方晨目光堅定的說。

「居然能一眼看出來?」

蘇靜兮微蹙了眉,沒想到東方晨的眼神如此犀利。

之前蘇靈犀假扮她去欺騙龍子祺,龍子祺也是接觸了一兩天才發覺她是假冒的。

「靜兮,你獨有的一切已經深深印記在我的腦海里,所以,見到蘇靈犀時,我心裡的只覺告訴我,她並不是你。於是我就將計就計,一舉將她擒獲。」

當時,蘇靈犀拿出匕首,原以為能將東方晨置於死地,可不想,最後,她匕首最後卻刺進了她自己的手臂。

「我自認為我的易容術已經到了真假難辨的地步,為什麼你會一眼就認出來?」

被捕獲的蘇靈犀氣急敗壞的問。

東方晨冷冷地凝視著她,神色嚴肅的說:「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她的一言一行,甚至只是一個眼神,在你的眼裡都會變得格外特別,這樣的特別,是她獨有的,是誰也偽裝不來的。就算你的偽裝得再像,或許在別人面前會被迷惑,但在我眼裡,你跟她還是有著很大的差別。」

蘇靈犀聞言,極度奔潰。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真愛么?」

「對!這樣的感覺只有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才會理解。」東方晨沉聲說。


「是么?原來蘇靜兮是這樣的幸運,能如此深入你心!」


隨即,蘇靈犀面露怨恨之色。

「蘇靜兮那個女人太可惡,實在可恨,遲早有一天,她會得到她應有的報應的。」

「只要有我在,她以後會生活得很幸福。至於你,與東方烈狼狽為奸,壞事做盡,不可饒恕,你的後半生,將在黑暗的牢獄中度過。」

……

「既然你已經無生命危險,那麼剛剛的求婚也不算數。」

蘇靜兮兇巴巴的話語打斷了東方晨的回憶,這個傢伙,居然夥同劍十三一伙人把她耍了,真是過分。

「怎能不算,你剛剛可說過,不反悔的哦!」

雖然用這種方式讓蘇靜兮答應婚事有些不厚道,可是,這場演戲也不失為試探蘇靜兮內心的最好辦法。百度快速搜索:本名+

… 剛剛蘇靜兮的眼淚,以及她真誠的話語,已經足夠表示,他已經走進了她的心扉,她跟龍子祺真的結束了。{}

既然如此,他也就將計就計向她求婚,現在她風頭正盛,有無數男人正對她虎視眈眈,他得趕緊將她娶回家才行。

至於她想反悔,想都別想,他這輩子就賴定她了。


看著東方晨笑吟吟的面孔,蘇靜兮冷哼一聲,正要反駁,卻見一個婢女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稟報說:「太子殿下,龍將軍和他長姐離開了。」

「龍將軍離開了?」

眾人一驚,蘇靜兮與東方晨對視一眼,急忙站起來,問:「他和他長姐都受著傷,為什麼如此著急離開?他有沒有說過要去哪裡?」

「龍將軍說,他和他長姐要去南詔國。」那婢女回答說。

「去南詔國?」

蘇靜兮有些驚訝,龍子祺居然要前往南詔國!


南詔國在北雲國的西南邊界,路途遙遠而且多山林猛獸,他和龍子語都帶著傷,如此上路恐怕不妥。

「十年來,龍將軍為北雲國立下赫赫戰功,北雲國實在虧欠他太多。這次他前往南詔國,我北雲國必助他一臂之力,幫他奪回屬於他的一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