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8 Views

解決掉這幾個人之後,林常也離開了此地,留在這裏的,只有幾具等待警察處理的屍體而已。

Written by
banner

當林常回到家裏的時候,陳煜已經坐在那裏,等着他了。

“回來了?比我想象的要快。”陳煜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開口評價了林常一句。

一聽陳煜的話,林常竟然有點不好意思,因爲解決那幾條鹹魚實在是太簡單,別說是他林常,就是來個普通人,只要手上有傢伙,或許都能把他們解決。

“陳哥,這孫家還是有點勢力的,你竟然直接把他們族長的兒子殺了,你不怕他們會報復你麼?”林常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聽着林常的問題,陳煜微微笑着搖了搖頭,淡淡的開口說道:“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林常,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提升你的實力,黃階,太弱了,以後咱們的敵人,比孫玉寧還要強,如果你依然止步不前的話,那就會死。” 聞聽陳煜的話,林常很是震驚,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這陳哥也太嚇人了吧,今天面對的孫玉寧就已經這麼恐怖了,陳哥竟然說以後面對的敵人比孫玉寧還要強。

一想到這,林常就有點害怕,可是當他聽陳煜說要讓他提升實力的時候,林常的內心又是無比的激動。

林常和孫玉寧並不同,孫玉寧的資質很好,修煉的速度也是飛快,但是林常的資質只是一般,或者說比較差,所以修煉了多年,依然止步於黃階,憑他自己的實力,說不定要修煉到什麼時候才能晉升到玄階。

聽到半天沒人回答自己,陳煜疑惑的看了林常一眼,發現他竟然愣住了,陳煜以爲林常是被自己說的話嚇住了,微微搖了搖頭,再次開口說道:“林常,你怎麼想的?是提升實力,還是從我身邊離開?你放心,就算你離開,我也會幫你找到你師傅,還會教你兩招,絕對不會虧待了你。”

“陳哥,你放心,我絕對不會離開,我要提升實力,做陳哥的得力幫手。”緩過神來的林常,立馬開口和陳煜表決心。

“林常,難道你不害怕嗎?之後的敵人比孫玉寧要強的多,也絕不是那孫家可比的。”陳煜又開口和林常說道。

林常聞言再次搖了搖頭,語氣堅定的開口說道:“陳哥,你放心,我林常也不是那貪生怕死之人,既然決定跟着陳哥你了,我就絕對不會臨陣脫逃,哪怕我會死。”

對於林常的反應,陳煜很滿意,直接開口和林常說道:“好,既然你有這份決心,那好,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努力修煉,保護人的任務,也不用你了,你只需要安心修煉。”

說完話,陳煜想了一下,再次開口和林常說道:“我知道你資質一般,修煉很是辛苦,所以,我會設法幫你弄幾顆玄天丹回來,幫助你提升修爲。”

聽着陳煜的話,一時間竟然有點不敢相信,很是驚疑的開口問了陳煜一句:“陳哥,你說的真的是玄天丹?就是那個玄天丹?”

“哈哈哈”陳煜聽着林常的話,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還能是哪個玄天丹,就是可以讓黃階修士實力大幅度提升的玄天丹,你放心,我會用最短的時間幫你提升到玄階,這樣你就能夠做更多的事情了。”


林常聽着陳煜的話,忽然“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直接給陳煜磕了個頭。

“陳哥,林常謝過你再造之恩,林常知道,以我的資質,可能這輩子都未必能晉升到玄階,陳哥,從現在開始,林常的這條命,就是你的,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絕不後悔。”

看到林常的動作,陳煜快步走了過去,將林常扶了起來,淡淡的開口和林常說道:“不用這樣,我做這麼多,也是爲了我自己,只有你的實力強了,才能更多的幫助我。”

很明顯,陳煜說的這話雖然是真話,但是也只是爲了給林常一個臺階,從之前陳煜打敗孫玉寧的情況看來,林常就知道陳煜的實力至少是玄階高級,而林常也是深切的知道,從黃階修煉到玄階高級需要多長時間,也這時間,在加上玄天丹的輔佐,就算陳煜隨便找個普通人,也能夠培養到玄階高級了。

“陳哥,我,謝謝您。”林常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只能不斷的重複‘謝謝’這個詞。

林常微微搖了搖頭,止住了林常的話:“好了好了,你先回屋去修煉吧,我現在就出門給你弄玄天丹去。”

說完之後,陳煜直接就推門離開了,只剩下林常一個人滿臉激動的在那裏坐立不安。

說起玄天丹,陳煜就想到了之前的王家,王家之前就供養過兩位上仙,供養的條件就是玄天丹,之前還給過陳煜兩顆,只不過當時他爲了收買人心,陳煜還是把那兩顆玄天丹交給了那兩個黃階的上仙。

陳煜對於王家還算很熟悉,沒花多久的時間,陳煜就已經到了王家的門口。

這王家很是氣派,光是站在門口,陳煜就能感覺到王家的富庶程度。

“呵呵呵,還真是人傻錢多啊。”陳煜說着,眼神中忽然出現一抹濃烈的殺氣:“這其中一定有不少是我陳家的吧?等着吧,我早晚會奪回來的。”

說完,陳煜直接大搖大擺的向着王家裏面走了過去。

王家自然有不少的保安,這羣人在看到陳煜之後,直接就向着陳煜衝了過去,只可惜,這羣人實在是太弱了,陳煜只是輕輕的揮手,這羣人就全都被掀飛了出去。

不多時,王家的家主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當他看到陳煜之後,臉上瞬間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伸手指着陳煜,戰戰兢兢的開口說道:“陳煜,你,你闖進我王家,到底想怎麼樣?”

聽到王家家主的話,陳煜轉頭衝着他冷冷的笑了笑,淡淡的開口說道:“我這次過來,不是來找你麻煩的,只是想從你手中‘借’點東西。”

“想借什麼?”王家家主很不想借陳煜,因爲他知道,這陳煜只是以借的名義在搶,是根本不可能還的,只是他王家根本沒人是陳煜的對手,沒人能攔住他,所以這王家家主纔開口應道。

“也不是什麼貴重東西,只不過是幾顆玄天丹而已。”陳煜微微笑着開口說道。

一聽到陳煜的話,這王家家主立馬一副喪偶的表情。

“玄天丹?你想都不要想,我是絕對不會給你的。”雖然王家家主知道,要是陳煜硬搶的話,他是一點辦法沒有的,可是他還是象徵性的反抗了一下。

陳煜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隨手一拳轟在了身旁的假山上,瞬間,這假山破裂成碎塊,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看着破碎的假山,王家家主一下子就慌了,連忙叫人將玄天丹取來,交給了陳煜。

拿到玄天丹之後,陳煜直接就從王家離開了,而王家家主只能這麼恨恨的看着陳煜,但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陳煜拿着玄天丹,直接回到了家中,林常此時正在家中修煉,只不過修煉速度,極慢。

“給你,這就是玄天丹,你先吃一顆吧,將你自己的修爲提升一次,如果還不夠的話,我還會在給你的。”陳煜拿出一顆丹藥,放在手中,遞給了林常。

看着陳煜手中的這顆丹藥,林常眼神中帶着一絲熱切,更多的則是濃濃的激動。

“陳哥,謝謝你了,要不是你的話,憑我自己,可能一輩子都觸碰不到這種東西。”手中拿着玄天丹,林常萬分感激的開口和林常說道。

聽到林常的話,陳煜輕輕的搖了搖頭:“這都是小事,你還是先去修煉吧,現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你的實力,別的事情先不說了。”

和林常說完話,陳煜就直接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孫玉寧已經被除掉了,現在自己的妹妹算是安全了,但是孫玉峯那邊還沒有解決,更重要的是,陳煜現在要提防孫家的報復,孫家不可能放任自己族長的兒子被人殺掉還無動於衷。

陳煜自然也是清楚這一點的,但是對於陳煜來說,就算孫家要報復,對他也造不成任何威脅。

所以先陳煜可謂是有恃無恐,躺在牀上,陳煜就這麼緩緩的睡了過去,而林常則是專心致志的在修煉,根本沒有睡覺,他知道,陳煜這麼幫他,如果他不好好珍惜,那陳煜就會對自己失望,說不定以後就不會這麼幫自己了,所以林常很是珍惜這顆玄天丹。

第二天一早,陳煜醒來之後,感知到林常依然在修煉,陳煜想了一下, 就知道林常是一晚上都沒睡,緩緩的點了點頭,推門離開了。

來到了學校,陳煜坐在座位,和之前一樣,開始向周嫣然請教,而周嫣然看到陳煜恢復了往常的狀態,心中自然開心,一時間給陳煜講課也是情緒高漲。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王可兒滿臉焦急的走進了教室,當她看到陳煜之後,直接就快步走到了陳煜的面前,焦急的開口說道:“陳煜,快跟我來,快點。”

說完,王可兒就轉身快步離開了。

看着來去匆匆的王可兒,陳煜一時間也是有點懵了,但是他還是和周嫣然說了一聲,就跟着王可兒離開了。

他知道王可兒不是那種沒事逗自己玩的人,她這麼着急,那就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於是陳煜才什麼都沒問就跟着王可兒走了出去。

王可兒沒有帶着陳煜去自己的辦公室,而是直接來到了校長辦公室,在校長辦公室,除了孫寅生和王可兒,還站着另外一個人。

當陳煜推開校長室的門,正看到滿臉愁緒的孫寅生還有站在旁邊的王可兒,當然,還有站在旁邊的那個人,這個人身上穿着一身警服,很明顯是一位警察,還是一位長相不錯的美女警察。

在看到了這位警察之後,陳煜好像知道了什麼,但是他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校長,王老師,你們找我有什麼事麼?”陳煜疑惑的開口問了一句。

一聽到陳煜的問題,孫寅生滿臉的無奈,看着陳煜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小子自己幹了什麼,你不知道嗎?竟然還來問我。

“你就是陳煜是嗎?我們瞭解到一件殺人的案件和你有關,過來找你瞭解一下情況。”沒等孫寅生和王可兒說話,那位警察就率先開口說道。

警察說完話之後,陳煜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是這件事他可不能承認,於是陳煜緩緩開口否認道:“這位警官,說話要講證據,你可不能平白無故的誣陷我啊,我還是個學生,你知道這件事對我的影響有多大麼?”

陳煜說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很是義正言辭,好像這件事真的和他無關一般。

就連旁邊的孫寅生和王可兒都是一臉的疑惑,心中都在想着,難道這件事真的和他無關嗎?

只聽那位美女警察開口說道:“既然我過來找你,自然是我們警局已經掌握了證據,現在,你跟着我去警察局,接受調查,如果真的和你無關,我們不會難爲你,希望你能配合。”

“和你去警察局?這怎麼可能,如果去了警察局,就算沒事到時候我也解釋不清了,這樣吧,美女警官,你把證據拿出來讓我看看,如果真的有這回事,我是一定不會狡辯的,我絕對會跟着你去警察局的,但是如果警官你拿出的證據沒辦法證明我與你說的事情有關,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是絕對不會跟着你走的。”

美女警察一聽陳煜的話,臉色一寒,直接厲聲開口和陳煜說道:“我告訴你,證據都在警察局,我過來找你,自然是和你有關,我勸你識相一點,現在跟着我走,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說完之後,警察就直接拿出了手銬,想要把陳煜拷起來。

“陳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可別告訴我,這事真的是你乾的啊,你看人家警察都把手銬拿出來了。”孫寅生來到陳煜的身邊,小聲的開口問了一句。

聽着孫寅生的話,陳煜也是有點無奈,開口和孫寅生解釋道:“孫校長,你放心好了,這件事,和我無關,就算和我有關係,我也絕對不會牽扯到學校的。”

雖然陳煜讓他放心,但是陳煜這華麗的意思,可是讓孫寅生越聽越着急啊。

“陳煜,你真的和這事有關係啊?你這樣可是會牽扯到學校的啊,我雖然沒事,但是你以後在學校可怎麼辦啊?”孫寅生很明顯是擔心陳煜,每句話都是在替陳煜打算。

聽着孫寅生的話,陳煜心裏還是很舒服的,自己和孫寅生的來往不多,但是沒想到這個小老頭竟然還挺關心自己。


於是陳煜衝着孫寅生小聲說道:“孫校長,我就和你說實話吧,這事是我做的,但是你放心,我有辦法解決的,你不用擔心我。” 孫寅生一聽陳煜的話,緊張的不行,慌忙的跑到自己的保險櫃,打開保險櫃就取出了一大筆錢,拿着錢就要給那位美女警察。

那警察看到孫寅生的動作,怒叱了孫寅生一句:“你幹什麼?枉你還是一校之長,你竟然做這種事?這次我就當做沒看見,如果再有下次,我絕對不會姑息。”

開始的時候,陳煜也沒明白孫寅生這是要幹什麼,可是當美女警察說完話之後,陳煜就明白了,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心裏面對於孫寅生的印象更好了不少。

“孫校長,不必這樣,你放心好了,我沒事的。”陳煜又安慰了孫寅生一句。

旁邊的王可兒半天沒有說話,一直在看着,直到現在,王可兒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緊張的低聲開口和陳煜說道:“陳煜,你,你真的做了犯法的事情?”

“王老師,你也教了我很多天了,我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不知道麼?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陳煜沒有告訴王可兒事情。

雖然陳煜這麼說,但是王可兒還是很懷疑,如果陳煜真的沒犯法,爲什麼孫寅生會拿錢給這個警察呢。

美女警察和孫寅生說完話之後,又一次開口和陳煜說道:“陳煜,不管這事是不是你做的,你現在也要跟我走一趟,回去協助調查,協助警方辦案,是一個普通市民該做的事情。”美女警察也不準備硬來了,把手銬收了起來。

美女警察都這麼說了,陳煜也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了,緩緩開口說道:“那好吧,我就和你們走一趟。”過完之後,陳煜又轉身和孫寅生兩人說道:“孫校長,王老師,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只是配合調查。”

就這樣,陳煜就跟着美女警察一起離開了校長的辦公室。

孫寅生和王可兒站在那裏,臉上充滿了擔憂,雖然他們和陳煜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當陳煜有事的時候,他們兩個都很是着急,可能這就是陳煜的魅力所在吧。

跟在美女警察的身後,陳煜被帶到了審訊室,坐在審訊的椅子上,陳煜沒有任何的緊張,反而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陳煜之所以這樣有恃無恐,只是因爲他在剛殺了孫玉寧之後,就抽空給荊柔打了個電話,把事情都和荊柔說了,而荊柔也表示,不過就是殺了一個富二代,她能擺平,所以一直到警察找上門,陳煜都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啪”美女警察將記錄本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開口和陳煜說道:“姓名。”

“你不是知道嗎?你之前可叫了我好幾次了。”陳煜臉上帶着笑容,開口和美女警察說道。

“別廢話,現在是我在審訊你,問你什麼答什麼。”審訊一直的流程都是這樣,美女警察也只是按照程序辦事,只是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擺烏龍。

美女警察也不在問陳煜那些基本信息了,直接開口問陳煜:“陳煜,說說你殺人的原因和目的吧,之前因爲你的老師和校長在,我照顧你,沒有說你就是殺人犯,現在進了警局,也就沒這麼多事情了,案發當日的監控現在就在我們警局,裏面有你詳細的殺人過程,你還有什麼想狡辯的麼?”

陳煜沒想到這美女警察沒有說謊,還真的有證據,但是之前荊柔和他說過,不管怎麼樣,他千萬不能承認,一定要拖到荊柔過來。

既然不能承認,那陳煜也就不接這個話茬,直接開口轉移話題:“美女警察,咱們先不說這個,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

“不要說與案情無關的事情,現在是我審訊你,不許廢話。”美女警察又是催了陳煜一句。

陳煜聽到美女警察的話,直接就開始耍無賴:“你不告訴我名字,那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不管你問什麼,都是不知道。”

看着陳煜在這耍無賴,美女警察也是無奈,實在是拿他沒辦法,也不能動手打他,只好鬱悶的開口和陳煜說道:“我叫安玥琦,現在你可以回答我問題了吧?”

陳煜怎麼可能這麼配合她,只聽陳煜繼續開口說道:“安玥琦,名字很好聽啊,安姓的人可不多啊。”

“別這麼多廢話,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你別在這裏和我扯東扯西的,不然我就不問你了,直接就抓你進去,先鎖你幾天在說。”安玥琦很明顯已經生氣了,直接開口嚇唬陳煜。


陳煜不可能被人嚇唬住的,直接開口和安玥琦說道:“既然這樣,那你就直接把我關起來吧,我現在沒什麼要和你說的。”

看陳煜這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安玥琦也是沒辦法了,只好開口叫人將陳煜直接關了起來。

陳煜在監獄裏面,坐在地上,嘴裏面輕聲嘀咕道:“荊柔啊,你可早點過來啊,我也還有事情要做呢,我可不能在這裏浪費太多時間啊。”

荊柔還真的沒讓陳煜等太長時間,陳煜剛被關起來不到兩個小時,荊柔就風風火火的趕到了警察局。

“你們把陳煜怎麼樣了?”一走進警察局,荊柔就毫不客氣的開口衝着局裏的警察喊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