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6 Views

看到那些人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風愈嘆了一口氣,將身上所剩無幾的銀幣丟了出去,還有一些食物。

Written by
banner

“幾位大哥,我身上只有這些東西了。”風愈留下一些水和食物,“我還要到城市裏面去,能不能讓我留一點水和食物?”

看到風愈臉上按個可憐的表情,那些強到也沒有爲難他,就這麼放他離開了。

“不同的世界,民風也不同啊。”如果是在他那模糊記憶中的世界,不被打死就不錯了。

“等等,那頭小狐狸也給我留下。”

“幾位大哥,這個我做不到。”風愈連忙把小藍抱在懷中,眼睛裏面淚水已經開始在打滾了,“小藍現在是我唯一的親人,我絕對不會交給你們的。”


看到風愈兩眼淚汪汪的樣子,幾個強盜都捂着眼睛哭了起來。這一下,不僅沒有打劫風愈,反而將自己身上小半的財務拿出來。

看着手中的三個銀幣,風愈嘴角抽搐。他是缺錢的人麼?剛剛洗劫了一個龍窩,他哪裏會差這一點點的錢?但是他還是被這些人感動了,在和他們接觸的時候,利用靈氣做了一點點手腳。雖然沒有辦法讓他們成爲聖級神級,但是八九級鬥士差不了了。

這個小插曲過去之後,風愈來到一個小城鎮之中,簡單休息了一下,花二十個銀幣坐上來進入天語王國首都的馬車。

兩年的時間,風愈已經遊離了不少王國的國都,比較起來,天語王國的國都是他見過的嘴繁華的國都。在規模和程度上,估計比一些帝國的重要城市都不曾多讓了。

而風愈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手裏面的礦石賣出去。

不過這個混蛋賣那些礦石做什麼?他又不缺錢。

只是進入鐵匠鋪之後,他被一種普通的石頭吸引住了。

“鐵匠大叔,這是什麼?”風愈拿起一塊圓滑的石頭,問向正在整理武器的大樹。

“那個啊,是鍛造石。在鍛造武器的時候加這麼一塊進去,能夠提升武器的硬度、鋒利,而且附魔的時候也會容易很多。”

面對老闆的回答,風愈有些驚奇,“這個是靈石吧?”

這個老闆口中的鍛造石,蘊涵着最純粹的靈力。裏面的靈力對於風愈倆說杯水車薪,但是如果量多的話……

“這個啊?你想要你就拿去啊。”

面對老闆的話,風愈一探究竟之後才知道,這些鍛造石是魔晶的伴生體。有魔晶的地方一定會有這些東西,有沒有魔晶的地方,也會有這些東西。

而經過幾百年的發展,他們只知道這個東西只對鍛造有用,沒有發掘出另外的作用。

但是對於風愈來說,這可是如獲至寶啊。

“混蛋啊,爲什麼以前就沒有遇見過有這些東西的人,或者魔獸呢?” 而從老闆的口中,他也知道一個消息。就在王都每過十天都會有一個拍賣會,不過是屬於比較高級的哪一種,裏面會大批量的拍賣鍛造石。

製作高級的魔導器,大量的鍛造石是必不可少的物品。往往製作一把聖級的魔導器,最少都要花二十多萬塊和張博手中相差不多的鍛造石。所以如果一個王國想要變強,鍛造石也是一種必不可少的物質。

“暴斂天物啊,真的是暴斂天物啊。”風愈心痛啊,二十多萬塊靈石才製作出一把沒有任何用的聖級魔導器,這太過浪費了。如果二十萬的靈石交給他,他起碼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增強三分,或者讓赤霄劍的威力增加一分。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遠比一件聖級魔導器的價值高上無數倍了。

而還有兩天的時間,就到了十天一次的拍賣會。聽鐵匠大叔說,這一次有一批數量在六千萬左右的鍛造石會進行拍賣,風愈絕對不會錯過這一次的拍賣。

“進入拍賣的條件?只要你願意繳納一百金幣當成入門費,隨時能夠進去啊。”

從鐵匠大叔那裏得到進入拍賣會的條件之後,風愈就方向了。雖然沒有仔細的數過,他現在的身價,最起碼價值兩千萬金幣,一百金幣還是出的起的。

“在拍賣會開始之前,先收購一些靈石,靈石啊……”風愈兩眼放光的在整個王都裏面尋找鐵匠鋪以及有靈石存貨的地方,以高市場價一層的價格大量收購靈石。僅僅一天的時間,他就收集到了近百萬的靈石。而相對的花費,還不到一萬金幣。由此可見,靈石的價格還不到一銀幣一個。

而相對來說,最起碼要一百金幣才能夠幸運的得到一塊幾乎沒有魔力的魔晶。

“哈哈哈,發財了,發財了。”在房間裏面,風愈看着眼前的靈石口水流個不停。

稍稍做了一下白日夢,開始吸收那些靈石之中蘊涵的靈氣。

一塊靈石握在手中,不到一秒的時間就直接風華,化成最細微的灰塵消失在空氣中。裏面的靈氣,被風愈吸收個精光。

而在風愈身邊,一把全身通紅的長劍僅僅一瞬間,就想近千快靈石之中的靈氣吸收完畢。而在風愈的耳中,赤霄劍還有些不滿意的打了一個嗝。在他心痛的眼光之中,赤霄劍在一個晚上就將近九十五萬靈石的靈氣吸收完畢。

更讓他氣憤的是,這一把劍還有些意猶未盡,想要將風愈爲自己保留的兩萬靈石也給吸收掉。氣的風愈直接將它丟出了房間,死死的守着那些靈石。

在在房間之中,則是堆了一層厚厚的灰塵,足足半米高,淹沒了風愈的小腿。這都是那些被赤霄劍吸收完靈氣而風風化的靈石所留下的殘渣,悲催的風愈只能自己來給那個傢伙擦屁股了。

不過在吸收如此多靈石之後,赤霄劍的劍身變得更加明亮,光澤也更加豔麗。

走出房間,在路上吃了一些比較特色的食物,赤霄劍變成比頭髮還細小,在風愈的身前苦苦哀求。一路上都這麼在風愈的身後跟着,等到風愈了一個半飽之後,才原諒了它將它收回了丹田。

而還有一件讓風愈欣喜的事情是,小藍經過兩年的沉睡,終於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小藍,聲音更加的娓娓動聽,婉轉喜人。單單聽到那一聲如同撒嬌的鳴叫,路上的行人都忘記自己在做的事情。

不過,卻也因此惹來了一些麻煩。

“啊,我好喜歡那狐狸。”一個衣着華麗的少女聽到小藍聲音之後,找到了小藍的位置後,跳了起來,有些激動的衝向了風愈。

“這位小姐,你擋住我的路了,能不能讓一讓?”風愈看着如風一樣出現在自己身前的貴族小姐,很有禮貌。

“把你肩上的小狐狸給我,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少女用一種近乎命令的商量語氣對風愈說道。

風愈可能會這麼做麼?答案是肯定的,“對不起小姐,你擋住了我的路了,不知道能不能讓一讓?”

那個小姐眉頭一蹙,讓人心生哀憐,再一次對着風愈說道,“這頭紫月狐讓給我,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

風愈嘆了一口氣,“i小姐,我什麼都不缺,而我缺的事情你不可能辦得到。”

“我是神聖帝國的二公主,這個世界沒有什麼事情是我辦不到。”那個少女頭微微一昂,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眼神看着風愈,“只要你將這頭狐狸給我,我絕對能夠幫你做到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

“居然是神聖帝國的公主,難怪我說怎麼才十六七歲就八級的實力了。”風愈又看了看她身後的那個老人,“聖級巔峯,快要步入法神。實力不錯啊。”

“本公主在和你說話,你在想什麼?”那個小公主再次發話,語氣裏面有一些不悅。

只是張博沒有說話,小藍倒是不樂意了。作爲智慧高絕的她,高不容易等了一百多年才能到了風愈,能夠和他再一起。而眼前這個不過八級的小丫頭居然想要將它們兩個分開,真的是不可饒恕。一道冰錐直接朝着按個公主射了過去,周邊也出現了一片水幕,帶着恐怖的壓力,直接壓向那個讓它厭惡的小公主。

風愈沒想到小藍沉睡之後,實力會變強這麼多。那些攻擊的力度,比一些巔峯的九級魔獸絲毫不遜色了。要知道它可纔剛剛晉升九級,勉強能夠把握好自身的氣息而已啊。

小丫頭不過八級,根本擋不下小藍的攻擊,但是對於她身邊那個老人來說,這些攻擊就無足輕重了。只見他手微微一揮,小藍的那些攻擊就憑空消失,就如同沒有出現過一樣,“小友,你和這頭紫月狐還沒有簽訂契約吧?既然如此,把他讓給我們的公主怎麼樣?我們hi好好對待它的。而且它呆在你的身邊,也很能在往前再進一步,你也不想看着它就在和麼停步不前吧?”

“最後再說一句,你們擋住我的去路了,能不能讓一下?”風愈突然變得平靜起來,沒有回答那個老人的問題。

那個老人看了看風愈,又看了看紫月狐,遺憾的嘆了一口氣,將那個小公主拉到一邊讓開道路給風愈離開。

“斯諾爺爺,你怎麼就讓他這麼離開了。爲什麼不把那頭紫月狐給我留下來?”公主有些氣憤的看向那個老人,拉着他的衣袖不斷的晃來晃去。

“不是爺爺不想幫你,而是那個小子太詭異了啊。”老人說道,“那頭小狐狸肯定已經知道我的實力比它強,但是它一點擔心都沒有,這太奇怪了。要知道,狐狸這一族,可是比人類還要聰明的種族,這樣的輕快太過詭異了。而且,那個少年一個普通人,卻能夠讓九級的紫月狐在沒有簽訂契約的情況下心甘情願的進入人類的城鎮,無論怎麼想,那個少年都不是普通人啊。”

“可是,可是……”

”好了公主,我們來這裏可是要參加拍賣會,將按個東西買到手的。“


……

之後兩個人的對話,風愈聽不見,也不想去聽。小藍對於他來說,就是他的家人,無論是誰都不能動它。如果不是看到那個公主和印象中的某個人很像,他根本就不會呢麼多廢話,直接一巴掌扇過去了。

“ 拍賣會,拍賣會。”風愈腦海之中只剩下那六千萬的靈石,其他的事情都被他丟到腦後。

“請問有通行證麼?”風愈來到拍賣會舉辦的會場,第一時間就被懶下來。

“沒有。”風愈有些激動的看向裏面,面對那些靈石,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沒有通行證的話,請到側門繳納入場費。”那個侍者指着十多米外的一個門口說道。

“哦。”人不是很多,風愈也不介意等一下。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轉身的剎那,一個帶着滿臉怒氣的俏皮女生盯着他,似乎是要將他吞噬一樣。

“好了,我們先進去吧。”老人看着這個愛發脾氣的小姑娘,哭笑不得,“少年,希望你的後臺夠硬了。”


“請帶這兩位貴賓到天字一號房間。”

……

風愈根本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剛繳納入場費,在黑暗的會場之中找到屬於他自己的二十六號位置坐了下來,“混蛋,不是說入場費只要一百金幣,爲什麼這一次要繳納兩百?”

之前繳納金幣時,只拿出一百金幣被數落了一下,又有些肉痛的交出了一百金幣。現在他還是一樣的肉痛,不過有什麼辦法,誰讓他沒有通行證?

“不過說起來,這裏的防禦還做的不錯啊。”風愈仔細的感應了一下,周邊最少有六十多個聖級高級以上的護衛,其中聖級巔峯的護衛十名。這樣的陣容在這樣的王國之中很難得的事情,更別說還有三個神級高手在這個會場的四周坐鎮。不過那些人都拿着掃把清掃場地,讓風愈看的嘴角直抽。

所有人都入座之後,一道魔導燈突然大亮,讓原本昏暗的會場明亮了幾分。

這個時候,一個老人緩緩的走到臺前。這個老人的實力,也是聖級巔峯,讓人不得不爲這個拍賣行的實力驚歎。

拍賣場之中,參與拍賣的人之中,聖級的存在也不過二十幾個。不過還有一個神級的傢伙和風愈一樣,坐在普通席,讓他產生了一點點興趣。

“首先感謝各位來參加天語拍賣行每十天一次的拍賣會,這一次的拍賣會,由本人負責拍賣。而拍賣的物件,一共有三十六件拍賣品。希望在場的戈薇都能夠拍賣到各自想要的東西,現在我們就拿上第一件拍賣品。”

那個人說完之後,一個衣着曝露的少女拿着一個瓶子就走了出來。

看着手中的拍賣單,風愈有興趣的物品只有兩樣。一個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六千萬的靈石,是第三個到第八個拍賣品,被分成了六分拍賣。另一個,則是一個渾身滿是綠色皮膚的人。而在拍賣單的介紹中,這是一個精靈。至於其它的東西,他根本沒有什麼感興趣的。

第一個物品的成交價格很快就出來了,三千金。

輪到了第二件物品,風愈則是在逗小藍玩,讓他身邊的一個人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鎮定下來之後,終於輪到他等待的靈石上場了。

“接下來,第三個拍賣的物品是我們所熟知的鍛造石。而經過我們的專業鑑定師鑑定,現在這一筆鍛造石的質量,要比之前所遇到的鍛造石要高上不少。而本次的鍛造石共有六千多萬,因此我們分成六份拍賣。現在我們開始拍賣第一份,一千萬顆鍛造師,最低價格十五萬金幣,每次最低加價不少於一千金幣。”

“這也太高了吧?”

價格出來之後,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一般來說,一千萬顆鍛造石的價值,也不過十二萬,現在的底價居然是十五萬,讓他們難以接受。

“各位朋友,剛剛也說過了這一批鍛造石的質量要好上很多,相信它一定值得這個價格。”

一般來說,拍賣之前都會將拍賣品的大致價格,或者說功效明說。可是現在,眼前這個老傢伙居然一點介紹都沒有,讓很多老人都有些不敢定價。

就在場中近乎冷場的情況下,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說道,“十五萬一千金幣。”

“第一位喊價的朋友是二十六號,出價十五萬一千金幣。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出更高的價格?”

所有人都看向了風愈,看到他身上那如同平民一般的衣服,有的人大聲喊出來認爲風愈是拍賣行的託。但是那些有眼力的人看到風愈懷中的小藍之後,卻不這麼認爲。

“十五萬一千金幣一次……”

“十六萬金幣。”

“天字一號的貴賓出十六萬金幣,還有沒有人出價?”

“我的小公主誒,你這是想要幹什麼。”

“我就是看他不爽。”

面對小公主的話,老人也只有苦笑。

“那個死丫頭……”風愈有些無奈的看向天字一號貴賓房,對於其他人來說難以探測的房間,對於他來說如同空氣。隨便感應一下就能夠知道里面是什麼人了。

“果然啊,不管惹誰都好,千萬不要招惹女人。”心中這麼一句話之後,風愈再一次加價,“十六萬一千金幣。”

“二十六號出十六萬一千金幣,還有沒有人出價?”

原本天字一號出價的時候,那些人都有些想要放棄。畢竟不知道那批鍛造石的具體價值,他們根本不會出價,而天字一號更不是他們能夠對抗的傢伙,所以放棄很正常。但是現在聽到風愈再次加價之後,他們又感覺這批鍛造師石頭的價格是不是真的很高。

就在他們思考的時候,價格已經被風愈和那個小公主炒到了二十三萬一千金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