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9 Views

正是剛剛和龍翔一起來的其中一人,但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就不得而知了。

Written by
banner

“龍···龍翔,有···妖···妖獸,我···我們都···都被···襲擊了!”

少年提了一口氣艱難的說道,話音剛落,少年的手臂就無力的垂到了地上,看樣子顯然是活不成了。

但是少年的話龍翔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妖獸?這地方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哪來的妖獸,他們都被襲擊了,難道都犧牲了嗎?”

這時又從不遠處傳來一陣驚恐的慘嚎聲,顯然是又有人遭遇不測了。

雖然龍翔跟他們不太熟悉,但是畢竟是從一個地方而來,他們有難,龍翔自然是不能坐視不管,就算不敵,龍翔也不會趁機逃跑。

追尋着慘嚎聲,龍翔來到了一處灑滿鮮血之地,殘肢斷臂零亂的散落在地上,從肢體看來,應該有三人遭遇了危險,至於另外六人就不得而知了。 循着血跡龍翔一直往前走,終於發現了第四位遇害的少年。

此時前面不遠處傳來了激烈的打鬥聲,龍翔二話不說,直奔而去。

龍翔清晰的看到前方五人正使盡渾身解數,奮力戰鬥。

被五人包圍的中間乃是一頭長相奇特的兇獸,從整體看來像是蠍子,但是又不完全像,而且他可比蠍子的體型大多了,兇猛無比。

五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不輕的內傷,還在苦苦支撐,龍翔頓時雙眼充血。

雖然不熟悉,但是都來自同一個地方,而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幾條生命,在此時就已經命喪黃泉,這如何能不讓龍翔動怒。

但是對付此妖獸龍翔是沒有什麼信心,雖然沒見過此妖獸,但是從實力看來絕對是黃階五品的存在,而妖獸當中的黃階五品相當於人族地靈鏡的強者。

龍翔才地靈脈,要對付地靈鏡的妖獸顯然是不可能,況且妖獸本性就要比人族兇殘不少,所以雖爲地靈鏡的實力,但是妖獸能施展出的實力絕對能達到地靈鏡第二重。

五人正浴血奮戰,並沒有注意到龍翔的到來,但是妖獸的感知可不是一般的敏銳。


當它發現龍翔身上那一股能讓他感受到威脅的氣息之時,下意識停止了攻擊,弱弱的後退了幾步。

五人皆是一愣,看着妖獸的舉動有些不明所以,順着妖獸的目光望了過去,紛紛停留在了龍翔的身上。

“龍翔?”

看到是龍翔,衆人驚呼一聲,他們清楚龍翔的實力是他們十個人當中最強的,曾經大敗過天靈脈的武者,所以龍翔是他們生存的希望。

但是一想到此妖獸也不是吃素的,尤其是它口中那腐蝕性極強的唾液,讓人心中膽寒,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龍翔,你快走,不要白白丟了性命!”

幾人對着龍翔大吼道,但是龍翔怎麼會丟下兄弟們不管呢。

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一步一步緊逼妖獸而去,而那妖獸看着龍翔的臨近也不斷後退,不知是爲何。

見龍翔不聽勸,他們剛想上前阻止,但是轉眼看到妖獸似乎很害怕龍翔的樣子,頓時紛紛露出震驚疑惑之色。

龍翔身負祖龍之軀,體內流轉龍之精血,神龍翻騰咆哮,王者威嚴當然不是這種小妖獸所能承受的。

“孽畜,竟敢毒害我兄弟的性命,如今你也該償還了,正好試試弒神劍的威力。”

龍翔冷喝一聲,從乾坤戒裏面抽出了弒神劍。

當龍翔手握弒神劍的時候,頓時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而弒神劍也發出一陣輕鳴聲。

“兄弟,你是寂寞太久了嗎?”

龍翔把弒神劍當做自己的兄弟一般,細聲詢問道。

“魔龍貫地!”

龍翔不再猶豫,爆喝一聲,一條神龍影像從弒神劍當中咆哮而出,在虛空之上翻滾,直逼妖獸而去。

當那妖獸瞧見神龍影像的時候,轉身就逃,但是它的速度能得上龍嗎?當然不可能。

只見那神龍影像捲起妖獸直衝虛空。

“嘶昂······”

一聲龍吟,張開血盆大口將妖獸吞進腹中,直沒雲霄,不見蹤影,一切歸於寧靜。

感覺弒神劍在手,龍翔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老者說的對,有一把稱手的兵器,也將大大提升武者的實力,龍翔今天算是體驗到了。

衆人呆若木雞,一副不可思議之色,震驚的看着龍翔,而龍翔則是淡然一笑,他知道能輕鬆解決此妖獸,跟他的身份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你們怎麼樣了?沒什麼事兒吧?”

“我們幾個倒是沒什麼大礙,只是另外幾個···哎!”


“你們到底是怎麼招惹上這個孽畜的?”

“就在我們剛分開了沒多久,結果這妖獸不知道從哪兒鑽出來,突然襲擊我們,一時間沒防備,所以才導致幾位慘遭毒手。”

隨後龍翔等人把那些殘肢斷臂用黃土掩埋,算是爲他們做的最後一件事了吧,真是不幸。

一切辦妥之後,其餘幾人都跟在龍翔的身後,此時龍翔已經成爲了他們的依靠,只有跟着龍翔,他們心中才會稍稍踏實一些,至少在離開這片荒涼之地之前,他們是不會在脫離龍翔。

············

一天之後,龍翔等人終於看到了前面一座巨大的城池,但是雖然是近在眼前,但是恐怕至少還得有一天的路程,這就是所謂的望山跑死馬。

突然龍翔渾身猛然一顫,呆滯的目光看着某個地方怔怔出神,體內祖龍之軀一陣激動,龍之精血都開始翻騰,龍形虛影在體內放肆的咆哮着。

一步一步往某個地方挪去,衆人看着龍翔此時摸樣不明所以。

走了數百步遠,龍翔停了下來,四周沒什麼異象,不知道那一陣吸引龍翔的東西在何處,很熟悉的感覺浮上心頭。

低頭看向了地面上,“難道是在地下?”

龍翔喃喃自語了一句,拔出弒神劍瘋狂攻擊着地面,不一會兒,地面就被龍翔拋出一個大坑,一絲淡淡的銀白色光芒從地下透射除了地面。

被黃土掩蓋的是一個乳白色的玉球,嬰兒拳頭般大小,握着這一顆玉球,龍翔的眼中竟然漸漸泛起了淚光,一絲淚水從眼中滑落。

這感覺是那麼的熟悉,是那麼悲切,這顆玉球到底是什麼?又有何作用,被埋在數十米的地底下面,是故意有人埋在這下面,還是經過數百年,數千年,甚至數萬年的時間流逝山河變動,被黃土掩蓋的呢?

收起那一絲悲切的心情,龍翔並沒有那玉球放在乾坤戒裏面,而是放進了懷中,因爲玉球可以給他心中帶來一絲溫暖,一絲熱血奮起的感覺。

至於這玉球到底是何物,這就只有等以後慢慢發現了。

·············

幻靈鏡之中,小城數百座,中城也有近百,大城數十座。

小城之中人口大約數萬,一箇中城的人口有數十萬之多,一個大城更是有數百萬,所以幻靈鏡加起來有上億的人口,而武者佔數千萬。

在幻靈鏡之中就算是一個廢柴,也衝破了靈脈,一般武者在地靈脈到天靈脈最多,地靈鏡到天靈境也不計其數。


一個小城的城主最少是地靈鏡第七重的境界,一箇中城的城主實力大約天靈境第六重,而一個大城的城主乃是天靈境巔峯第九重。

當然像龍翔這種小角色也只能在小城裏面混跡,若是想要去中城那也得經過嚴格的層層考驗,實力也必須不若與小城城主,若是想要進駐大城裏面亦是如此,必須要一箇中城城主的實力。

因爲就算是一箇中城的城主到了大城裏面也是最低等級的角色而已,在大城裏面天靈境第六重的強者一抓一大把。

之所以能誕生這麼多強者,跟地勢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越靠近幻靈鏡的中心,天地靈氣就越加濃郁。

幻靈鏡一望無際,每一座城池都稀疏的散落在各處,每一座小城之間相隔的距離大約在百萬裏之外。上千座城池可想而知佔地是多麼的廣闊。

但是一座小城池距離一座中城池就不止這點距離了,少說也是上千萬裏吧,如果是步行的話,沒有個三年五載是到不了一座中城,所以在每一座城池裏面都具備一個傳送陣。

不過龍翔倒不會急着去中稱,以他現在的境界,去中城給別人提鞋都不配。

龍翔身在這座小城主名爲紫霄城,站在喧鬧縱橫交錯的大街上,龍翔眼中一絲迷茫之色,街上的叫賣聲,酒樓裏面飯菜飄香,讓龍翔等人肚子不禁咕嘟咕嘟叫了起來。

隨後幾人自然是大吃特吃了一頓,滿嘴流油,幾人都滿足的齊聲打了一個飽嗝,但是到了結賬的時候衆人都露出一絲苦逼之色,因爲他們根本不收銀子,而是一種叫什麼黃玉的東西。

奈何龍翔等人初來乍到,根本就不知道在這裏銀子居然不好使,還好老闆也沒有爲難龍翔他們,只是被老闆很客氣的請到了後廚,洗涮了幾千個盤子。

飯後就是離別之際,龍翔能照顧他們一時,但是不能照顧他們一世,一切都還需要他們自己去磨練,在這個世界,如果沒有絕對的實力,連畜生都不如。

首先的熟悉這裏的環境,還得清楚這裏的一些大勢力,萬一是誤打誤撞惹上了某個大頭,那到時候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紫霄城之中有三大巨頭,分別是趙,張兩家,這是兩大家族,傳承數百年,其底蘊可想而知,族中高手也是多不勝數。

趙龍就是目前趙家的家主,實力乃是地靈鏡第五重的境界,紫霄城中的第二高手,第一高手自然就是紫霄城的城主了。

張虎是目前張家的家主,實力與趙龍並排,但是兩家平時並不交好,明爭暗鬥多年,至今還僵持不下。

除了這兩大家族還有一個巨頭則是紫霄城外的邪龍教,邪龍教與兩大家族的實力不相上下,教主李天賜同樣也是地靈鏡第五重的強者,教徒數百,平時無惡不作,深是讓紫霄城的百姓痛恨。 而就在剛纔,龍翔聽到路邊的行人談話間,提到了趙家招收新弟子的事情。

雖然談話聲很小,但是龍翔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趙家每年都會招收新的弟子,名額不多,五十人,但是要求卻非常嚴格。

年齡未滿十八歲,實力天靈脈境界,方可報名參賽。

雖然條件苛刻,但是報名參賽的還是大有人在,在紫霄城當中,所有少年兒時的夢想就是進入趙,張家。

因爲進入這種大家族裏面,將會得到豐富的資源培養,無數的天材地寶供你使用,如果是天才,靈丹妙藥任你揮霍。

龍翔從小到大都沒要體驗過這種大家族的生活,自然是想去親身體驗一番。

但是奈何實力要天靈脈的境界,龍翔差了一個層次,顯然是沒有參賽的可能。

況且龍翔目前的戰鬥力只能對付天靈脈的武者,要是比賽期間遇上了地靈鏡第一重的武者,那到時候就麻煩大了,地靈鏡的武者基本上沒有勝算。

即使如此,龍翔也打定主意要前去試驗一番。

打聽一番,龍翔就來到了一座宏偉的府院前,大紅木門,門前兩蹲石獅子,給人的感覺煞是威嚴霸氣。

而門口這時正圍滿了人羣,顯然是爲了參賽報名之事。

此去報名武者全部都是天靈脈,地靈鏡的武者也有少許。

在紫霄城當中,若是沒有雄厚背景的庇護,基本上是很難生存下去,別看街上那些小販,其實也都是一下大家族裏面的人。

測試實力的方法很簡單,門前放了一塊玉石板,是專用來測武者實力的法寶,不用擔心被打得粉碎,只要實力沒有超過天靈境,在玉石上面一絲痕跡都不會留下。

要報名參賽的選手,直接上去擊打玉石便可,旁邊有人記錄資料,測試過實力並且符合參賽條件的武者都將會領取一個號碼牌,作爲比賽時專用。

龍翔微微一笑,大步流星上前欲要擊打玉石,但是卻被趙家之人攔住了。

很顯然,龍翔的境界在地靈脈,不符合參賽資格,一眼就能看出來。

“小兄弟,你這是幹甚?莫非你是要報名?”

“怎麼?難道我不可以嗎?”

“呵呵,小兄弟,麻煩你先看清楚報名的首要條件,雖然你的年齡達到了標準,但是實力卻不符合規矩。”

當週圍的人注意力都轉移到龍翔身上的時候,紛紛發出一陣鬨笑聲。

“哈哈,乳臭未乾的小毛孩,才地靈脈的實力就想參加比賽,回家喝奶去吧!”

周圍的嘲笑聲彼此起伏着,一臉輕蔑之色盯着龍翔。

這話非但沒有讓龍翔生氣,反之倒是把龍翔逗樂了。

“哈哈,不是我太小,而是太老,一代新人換舊人,你這個老傢伙,回去頤養天年吧,別來報名參加比賽了,萬一是一不小心閃了腰,那您老人家可就倒黴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