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5 Views

“我們本來還想去光武城找你,跟你算一算顧西道友被殺這筆賬,沒想到你自己就找上門來了。你是乖乖束手就縛呢,還是讓我們動手?”

Written by
banner

丁牧擡手,劍域激發,籠罩了千米範圍,語氣轉冷,“顧西想要殺人奪寶,最終被我所殺,是他罪有應得,難道你們認爲我就該被顧西殺死?”

“少說廢話!事情的經過我們已經知道了,若非你在拍賣會上惡意競價,顧西道友也不會對你心生歹念,所以這件事本就是因你而起!而且你還在拍賣會上當衆以殘忍的手段殺死顧西道友,施展邪道法術吞噬了顧西道友的元神,你還有什麼話說?”

孔徽義正言辭,若是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爲丁牧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丁牧起身,“既然你們如此是非不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們是打算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上?”

“對付你,還不需要孔盟主動手,看招!”

一名仙尊第四層的大能驟然衝出來,一柄長刀帶起一道寒光對着丁牧劈過來。

丁牧發出一道靈氣,將林詩慧和卡米爾推到巫穹和陸英身邊,防止他們受到戰鬥的波及,然後才悠悠然擡起右手,架住了對方的長刀。


出手之人看到丁牧竟然妄圖用手去接他的長刀,心中大喜,這柄長刀雖然只是低階靈寶,但威力也不容小覷,加上他仙尊第四層的修爲,便是仙尊第五層大能也不敢用手來接,丁牧何德何能,竟然如此託大?

當長刀落到丁牧手上的時候,他全力激發體內靈氣,幾乎將所有的靈氣都灌注到了長刀之上,打算一舉建功。

可是僅僅片刻之後他就發現,他手中的長刀竟然無法寸進,不管他如何激發靈氣,長刀就是不動,更無法給丁牧帶來任何傷害。

這……

不等他有所反應,丁牧右手一變,抓住刀身,用力一拉,這名仙尊第四層的大能猝不及防之下撞了過來,然後被丁牧的左手抓住了腦袋,下一秒,搜魂術發動,堂堂仙尊第四層的大能竟然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雙目變得茫然,身體癱軟,不多時就被丁牧丟到地上。

“下一個。”

雖然沒有取對方的性命,但經過搜魂術之後,對方也要花費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更重要的是丁牧得到了武安被關押的地點,就算散修聯盟的不配合,丁牧也能輕易找到武安。

但是這一幕落到孔徽等人眼裏,就讓他們覺得心驚和後怕了。

他們知道丁牧很厲害,但是從來沒有想到一名仙尊第四層的大能在丁牧面前竟然連一個照面都堅持不了,頃刻之間就被丁牧制服並且搜魂。

更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丁牧竟然能夠徒手擋住一名仙尊第四層大能的全力一擊,這要什麼樣的肉身強度才能做到?

孔徽作爲散修聯盟的盟主,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露怯,發出一聲冷哼,“丁牧,你好狠的手段!他只是想給顧西道友討一個公道,你竟然對他施展搜魂術?”

“怎麼?這就開始雙標了?”丁牧冷笑,“他剛纔的架勢明顯是想要了我的性命,難道我還不能搜魂了?或者說,你也認爲他殺我是應該,我還手就不對?”

“少說廢話,他又沒有傷到你,你怎麼能下如此狠手?”孔徽的語氣中帶着幾分怒意。

丁牧笑了,擡起右手,運轉混沌訣,強行逼出來一滴鮮血,滴答一聲落到地上。

“吶,你看,出血了。既然搜魂不對,那我就不搜魂了,他想殺我,那我殺了他,也不過分吧。”

話音落處,丁牧已經取出陰陽劍,一劍刺穿了對方的眉心,左手微微一抓,對方的元神飄了過來,混沌訣施展,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仙尊第四層大能的元神就當衆消散無蹤。

孔徽眼睜睜看着這一幕,感到全身冰涼,他沒想到丁牧這麼厲害,更沒有想到丁牧出手也如此狠毒,他只是說了幾句話,一名仙尊第四層的大能就被當衆殺死!

孔徽身後的衆多仙尊同樣感到恐懼,他們見過不少修爲高深的大能,能夠輕易取了他們的性命,但是面對那些大能的時候,他們不會感到害怕或者恐懼,因爲那些大能也是講理的,但是丁牧明顯就是不講理,生殺予奪,完全隨心,一言不合,就是身死魂消,這他麼還怎麼玩?

丁牧拍拍手,“孔盟主,你還想說什麼?”

孔徽深吸一口氣,“丁牧,你這是在玩火!”

“對啊,我就是在玩火,不服的話,你們動手啊。”

丁牧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他很清楚在他展露了絕對的實力和狠辣的手段之後,孔徽這些人的鬥志已經消散了大半,想動手都難。

……

光武城。

石罡帶領二百名護衛悄然來到曲簾的落腳的客棧,一聲令下,三名仙尊大能齊齊出手,衝進客棧,很快就從裏面傳來刀劍碰撞的聲音和強烈的靈氣波動,時不時夾雜幾聲悶哼。

十多秒後,一道劍意從客棧中飛出,石罡面色一肅,擡手一指,又有三名仙尊大能追了上去,但是僅僅數秒之後就回到石罡身邊。

“二公子,對方逃遁速度太快,我們根本追不上,看方向,是往彭家去了。”

石罡沒有責備這些護衛,因爲他也看到了曲簾施展融劍術之後的速度有多快,冷聲道:“去彭家,丁牧已經說了不會插手這件事,這次我倒要看看她能躲到什麼地方!” 曲簾是真的沒有想到龔封來到光武城之後,石輝竟然還要對她展開追殺,難道他就不擔心被龔封責備嗎?

但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她受到三名仙尊大能的聯手圍攻,能逃出來已經非常不容易了,而且以她現在的修爲,根本不可能長時間施展融劍術,所以她必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丁牧就進入了她的腦海。

如果說在光武城還有誰是石輝父子都不敢招惹的,那肯定是丁牧了,所以她全力施展融劍術,朝着彭家飛過去,只要能見到丁牧,她就安全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丁牧根本不想插手她和石輝父子三人之間的事,而且丁牧也已經去了三湖城,她根本找不到。

當曲簾衝到丁牧房間外面,略一猶豫,又衝進卡米爾的房間之後,才發現房間裏空無一人,心中驚訝之下,再發出靈氣探查丁牧的房間,同樣沒有人!

丁牧不在這裏!

曲簾着急了,丁牧去了什麼地方?

眼看石罡已經帶着數名仙尊大能追了過來,曲簾心裏發苦,難道她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

三湖城,散修聯盟。

孔徽雖然還在和丁牧對峙,但是卻不敢再說什麼大話了,仙尊第四層的大能在丁牧眼裏都是想殺就殺,他仙尊第五層的修爲,似乎就不算什麼了。

“丁牧,就算顧西道友出**奪在先,你也不能如此隨意地將顧西道友殺害,更不應該因爲一時意氣之爭,再次對我們散修聯盟的道友下次毒手!”

丁牧已經不耐煩了,“行了,不要再說廢話了,要麼你們把武安送出來,要麼我親自出手,給你們十秒鐘時間考慮。十、九、八……”

孔徽面色難看,丁牧這副態度,竟然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如果今天讓丁牧把武安帶走,他們散修聯盟的面子往哪擱?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十幾名仙尊大能,再想到還有數名仙尊大能正在趕來的路上,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丁牧,既然你如此不識時務,那也不能怪我們出手無情了!一起上,我倒要看看丁牧到底能不能擋住我們這麼多人的攻擊!”

話音落處,孔徽從納空戒中取出一柄長劍,對着丁牧直刺而來。

其他仙尊大能看到孔徽出手,也不再猶豫,畢竟人都是有從衆心理的,十幾個人一起出手,都會心存僥倖,認爲最倒黴的那個人不會是自己。

丁牧皺眉,既然散修聯盟強勢,那就好好教教他們做人好了。

面對十幾名仙尊的攻擊,丁牧不躲不閃,任由對方的攻擊落到自己身上,然後就近抓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名仙尊,劍意勃發,輕易將對方的眉心刺穿,又施展混沌訣,將對方的元神吞噬。

在此期間,十幾名仙尊全力出手,卻無法傷到丁牧一分一毫!

一名仙尊死亡之後,孔徽心裏一動,把目標放到了巫穹、陸英、林詩慧和卡米爾身上,當即轉變方向,朝着巫穹撲過去。

丁牧面色一變,數百道劍意瞬間出現,對孔徽發起攻擊,孔徽雖然是仙尊第五層的大能,但是面對丁牧這數百道劍意,也顯得非常狼狽,施展渾身解數,才勉強擋住,但是他想要再對巫穹等人動手,也不太現實。

“不要和丁牧糾纏,對其他人出手!抓住他們,丁牧自然不敢再動手!”

孔徽大吼一聲,開始發動其他仙尊出手。

丁牧面色轉冷,右手持陰陽劍,左手法訣不斷變化,將劍域催發到極致,這也是丁牧領悟劍域之後,第一次全力激發。

劍域其實就對劍意的領悟和應用,只要有足夠的靈氣支撐,丁牧心意所到之處,皆是劍意,而丁牧體內的靈氣幾乎是無窮無盡的,所以當丁牧全力激發劍域的時候,包括孔徽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極其恐怖的威壓,成千上萬道劍意驟然出現,遍佈他們身體四周,從各個角度對於他們發起攻擊!

他們在面對一道劍意攻擊的時候會不屑一顧,面對十道劍意攻擊的時候也不會覺得慌亂,但是面對一百道劍意攻擊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感到壓力,而此時丁牧所激發的劍意成千上萬,平均每個人都要受到數百道劍意的攻擊,也就孔徽這個級別的仙尊大能才能勉強保住自己不受傷,修爲差一點的,已經紛紛受傷、後退,勉強自保,連發起攻擊都困難,更不要說對巫穹等人出手了。

這也是他們突然對林詩慧等人出手激怒了丁牧,否則丁牧還不會如此全力出手。

不多時,劍意散去,丁牧起身發出一聲冷哼,“看來你們是不配合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自己動手了!”

話音落處,陰陽劍驟然刺出,距離他最近的一名仙尊還沒有從剛纔劍意的攻擊中回過神來就已經被刺穿了眉心,隨後元神被丁牧抓了過來,強行運轉混沌訣吞噬。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敢把丁牧的話當成耳旁風,而是齊齊後退,就連孔徽都沒有例外。

丁牧手中陰陽劍再度刺出,但是對方已經有了防備,這一劍倒是沒有得手,但是已經有人在不斷後退,不多幾秒鐘的工夫,孔徽等人就全都退出了散修聯盟的總部。

丁牧發出一聲冷笑,沒有繼續追擊,因爲剛纔他強行吞噬了三名仙尊大能的元神,磅礴的靈氣積攢在體內,還沒有來及吸收,他也需要找個地方調整一下,把這些靈氣轉化爲修爲,不宜繼續和散修聯盟的人動手,所以丁牧才讓他們退走的。

否則以丁牧的實力,他們一個都別想跑!

看着孔徽等人離開,丁牧扭頭看向林詩慧等人,確定他們都沒有受傷之後,說道:“走吧,我已經知道武安在什麼地方了。”

……

光武城。

漆黑的夜空中閃過一道明亮的劍芒,瞬息消失不見,石罡看着這道劍芒消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給我追!!繼續追!”

同一時間,在光武城某個角落,石昆的雙眼落到蘇婠婠身上,再也無法挪動半分,而跟他一起出來的二百名護衛,卻不在他的身邊…… 丁牧已經知道了武安被關押的準確地點,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找到了武安。

好在散修聯盟的人知道武安和丁牧之間的關係並不近,沒有對武安做什麼過分的舉動,只是被禁錮了修爲而已。

出手將武安身上的禁錮解除,丁牧說明來意,就打算帶武安離開。

武安心中驚訝,他很清楚散修聯盟的實力有多麼強大,他被散修聯盟抓住的時候就已經死心了,沒想到丁牧竟然還能把自己救出來。

“多謝丁牧先生,先生大恩,武安銘記於心!”

“不用這麼客氣,散修聯盟抓你也是因爲我殺死了顧西,和你沒有直接關係,你還是被我牽連的。”丁牧解釋一句,就帶着衆人往城外飛。

雖然散修聯盟已經被丁牧打得不敢還手,但一直留在這裏,可能還會有別的麻煩,而麻煩,是丁牧最不想看到的。

但是當丁牧一行人快要離開三湖城的時候,孔徽等人竟然又出現了,和孔徽站在一起的還有兩名修爲達到了仙尊第五層的大能,其中一人看向丁牧的目光中帶着強烈的恨意,不用問也知道這人就是龐朔,顧西的徒弟。

另外一人是孔徽剛纔所說的散修聯盟內另外一名仙尊第五層的大能,甲峯。

不等孔徽開口,龐朔就先一步大聲質問:“丁牧,你爲何要加害我師父顧西?”

“殺人者人恆殺之,還有什麼理由不成?我要殺你,難道你就要乖乖把脖子伸出來嗎?”


丁牧語氣很是不屑,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找什麼藉口?直接動手不就完了嗎?

“好一個殺人者人恆殺之,那我今天殺了你,你也沒有任何怨言了?”龐朔冷聲道。

丁牧失笑,“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話間,丁牧再次激發劍域,這次倒不是爲了對付龐朔等人,而是爲了保護林詩慧他們,防止他們受到戰鬥的波及。

龐朔感受到劍域,面色微變,卻沒有任何後退的意思,從納空戒中取出兩塊陣盤,逐一激發,一塊陣盤上發出道道白光,在夜色中格外晃眼,另一塊陣盤則是發出一陣詭異的氣息波動,龐朔的身影就變得模糊起來。

白光是攻擊性陣法,可以提升龐朔攻擊的威力,詭異的氣息波動是幻陣,讓丁牧無法準確鎖定龐朔的身影,屬於防禦類的陣法。

剛一出手,龐朔就激發了兩個陣法,足見他對丁牧的重視。

龐朔出手,孔徽和甲峯也動了,齊齊出手對丁牧發起攻擊,因爲孔徽已經和他們說過丁牧的實力,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很難對付丁牧,他們三人聯手纔有可能勝出。

至於散修聯盟的其他人,就沒有必要動手了,他們修爲不夠,無法對丁牧造成傷害,人多了反而更加麻煩。

丁牧讓林詩慧等人後退,不要參與進來,武安倒是想插手,結果被巫穹一把拉了回去,“在後面看着就行,別上去添亂!”

武安不解,“丁牧先生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孔徽、甲峯和龐朔三人的對手?雖然我修爲不高,但也不能看着丁牧先生落入險境!”

林詩慧笑道:“不會的,丁牧的實力很強,他們幾個不是丁牧的對手,我們在後面看,不要給丁牧添亂就行了。”

武安看到林詩慧也這麼多,終於忍住了出手的衝動,帶着疑問看過去,然後就愣住了。

孔徽手中的長劍和甲峯手裏的長棍齊齊落地丁牧手上,丁牧面色沒有任何變化,只是輕輕揮手,孔徽和甲峯就齊齊倒飛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