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5 Views

秦錚一見此人,立刻將站起身,充滿敵意的將手中的劍握緊,走來的這人正是李玉。此時呂正也站起身,眼裏含着笑意。

Written by
banner

只聽呂正指着李玉道:“別誤會,他可是你的恩人,”

“恩人?”秦錚指着李玉詫異的問道。

是啊!如過不是李玉獻策,並且暗中幫助,只靠咱們兩個的力量是絕對出不去的。”

秦錚瞪大眼看着李玉,似乎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人。

“哈哈,”李玉笑道:“其實有一人才是你真正的恩人”李玉說完搖了搖頭道:“我授人之託,你想知道我也不能告訴你。”

秦錚嘆口氣,又彎下腰來向着李玉和呂正又要作揖,秦錚道:“多謝二位救命之恩,我自當永世不忘。”

呂正笑着扶起秦錚,但片刻又嘆息道“接下來你可想過你的性命?現在武林中人都恨你入骨,他們會放過你嗎?縱有一身驚世絕學,莫說立足,就連找個容身之地,也是大福之人了。不如在聖教謀求生路………。我之所以不厭其煩的對你說,實際上也是爲了你好啊!

秦聽完凜然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們越是想殺我,我就越要走,走到他們的面前將事情說清楚!我秦錚決不會做叛徒,也絕不會做忘恩負義之事!”

呂正聽完,臉上一肅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人!”當下指點秦錚所走路徑,細細說明,最後道:“此行要多加小心,我有一些緊身之物,在路上也好做個盤費。”

“這……”秦錚拿着手裏沉甸甸的包裹,望着呂正吶吶說不出話。 這是一種久違的熟悉感覺,元氣,擁有元氣是武者的標誌,臉上狂喜,墨塵激動得手掌微顫。

「經脈已經打通,聚成氣海了嗎?」

他是真的不知道,剛才在他接受功法傳承時,那強大的傳承之力,直接生生的,幫他打通了最後的一點堵塞的經脈。而且還主動聚集成了氣海,現在的墨塵,已經正式的成為一名真正的成武一星武者了。

有些不敢相信,墨塵熟煉的靈魂一凝,一道無形的神念瞬間形成。臉上更是露出狂喜,想也不想的就向著自己體內掃去。

『神念』一種武者感知事物的能力,一般來說,只要成功的打通經脈聚成氣海,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之後。武者就可以通過一些法決凝聚靈魂之力,形成可以如眼睛一般掃視事物的神念。

當然這是一般情況下,也有一些武者一開始是形成不了神念的,那主要是因為靈魂力太弱,或是沒有凝聚靈魂力的法決,這種情況一般都只出現在底級武者中。現在墨塵發現自己已經形成神念,那就更加確信自己已是成武之階了。

「呵呵……果然是氣海,我墨塵終於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墨塵神念一掃身內,腹部氣海已經完全的成形,一紅一藍的元氣如斗盤正緩緩旋轉。而氣海的中心,那被墨塵之前叫做黑鐵塊的一方塔,也是靜靜的懸浮。

臉上笑意更甚,墨塵感覺自己真是喜事連連,又是心念一動,一塊指頭大小的黑鐵便是出現在了右掌中。

「一方塔……怎麼長得一點都不像塔呢?」墨塵喃呢,又是有些不明的道「我怎麼感覺你依然是這麼一般呢?」之前自己沒有正式成為一名武者,沒有形成神念,對這個一方塔的小鐵塊感應程度,那是非常的弱。

覺得它一般到也情有可原,可是現在自己已經知道了這小塔的神奇,更是有了神念掃視,卻依然覺得這小塔一般。

要不是心中有那意念相聯,感覺自己隨時能夠控制這小鐵塊,墨塵就真感覺,這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小鐵塊了。

神念與眼力都看不出,讓墨塵心中更是大定,這東西可真是個寶啊,以後要是被人追殺到無處可逃,直接躲進去,誰能找得到我。

至於為什麼不像塔,墨塵也沒心情去糾結了,現在他正式的入了鍊氣一途,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現在氣海剛成,元氣還是非常的虛浮不定,最緊重還是將元氣煅化凝實,要不然對敵時元氣虛浮,將會很容易被別人擊敗。

而且,還有一條事情讓墨塵不得放鬆,自己的廢物體質,是整個家族幾乎人人都知道的。

可要是,現在他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出去,別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成武一星的鍊氣修為。一個廢物才醒來沒幾天,就到了幾武一星,這是何等神奇的事情,想不引起別人注意都難。

須知,殺身之禍往往來自於別人以為你身上藏有秘密,而且墨塵身上確實有秘密。要是他的修為真大白了,那讓別人不想都難。現在他實力還不足已自保,萬事都得小心。

坐在草席上,墨塵皺眉擰思,唯一的辦法就是煉一部隱匿修為的功法了,只是自己修為太低,想要在那些鍊氣已達到化武的強者面前隱匿住修為,確實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除非這隱匿功法非常高級,墨塵苦思,前世他在雨丹城專攻的就是丹鼎之術,其它就是按照雨丹城的需要,學習各種功法了。

「九轉欺天法」墨塵眼前一亮,想起了一部雨丹城非常玄妙高階的隱匿修為的功法。絲毫不再遲疑,凝神靜氣,便是開始運轉口決。

九轉欺天這部功法,總共為為九重九轉,煉到越高的轉級,那能隱匿的程度就越高。以現在墨塵的鍊氣修為,能夠煉到第二轉那已經是極限了,而且還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煉成。

修鍊沒日夜,墨塵入定已經過了幾個時辰,天色也是早已全部暗了下來。依舊是姣白的月光撒下。小林中墨塵雙眉閉合,呼吸間周身道韻流轉。

緩緩睜開眼,深吐濁氣,手上的印結也是收起。

「剛剛第一轉入門級別,看來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煉到第二轉的,只能慢慢來了」輕聲自語,墨塵拂去落葉,起身回玉梨園。

入了第一轉,那在成武六星之下,應該沒人能看出他的修為了,只是這墨家成武六星之上的人也是不在少數。看來不僅要抓緊修鍊,回去的路上去得小心啊。

銀光滑月,墨塵一路小心,幸好這入夜也晚了,墨家水庄還在外面的人也不多,就這麼小心翼翼的,回到了玉梨園。

吱……墨塵推門而入,趕緊的快速將門關上,抵著門板拍拍那緊張的胸口起伏,已入冬月,額頭上還冒著悶出的汗滴,可見這一路走得多麼不放心。


「可真是累壞本公子了」墨塵低喃一聲,抬腳往裡走去,看來這些日子是沒辦法出門了。

「墨塵……」墨塵剛抬腳,女孩輕柔的嗓音響起,微急的擔心毫不掩飾,已是快速的向墨塵跑來,縴手中一弔青燈,原來她早已在那石橋等了不知多久。

「你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我可是作好飯菜等了好久了」到墨塵面前,月柔臉嬌擔心散去,露出瑩淡的喜色,一邊小手輕甩,估計是坐得太久,有些酸了。

墨塵之所以一路緊張還要趕回來,就是怕月柔擔心,畢竟之前他可從來沒有在外面過夜的。雖知道女孩定會擔心,可是見她直接就在石橋外面等他,天這麼冷,那還了得。


「以後我如果回來等晚,你可不要在外面等我了,自己吃飽,烤起火再等也不遲啊」墨塵眼眸忴惜,語氣卻帶著些許的責備。

一把將女孩那壓酸的手給拉過來,一通的揉捏哈氣,他實在是看不得,女孩受哪怕一點點的苦。

將身上的絨棉斗篷解下,幫月柔披上,接過她手中的吊青燈。

「我有魔核的,沒有覺得冷」看著墨塵的動作,女孩美眸滿是嬌作,抓著斗篷的綉邊,嬌美的臉上似淡淡的幸福。

「魔核也不行啊,總之就是不行,明白嗎」墨法理所當然的一聲,故做怒氣的捏了捏女孩粉嫩的俏鼻。見她乖巧的點頭,才是抓著她的小手往小樓內走去。

幾道小菜,在這冬月放了這麼久,自是涼了。墨塵拉著月柔坐下,見她美眸眨也不眨的看著自己,小臉上揚著淺淡的摯笑,絲毫沒有要吃飯的意思。

怎麼回事?墨塵不明,不過小姑娘估計也餓得差不多了,不多想,拿起桌上的一碟菜,墨塵佻眼笑道「柔兒,你看我給你玩個戲法」

「好啊……」月柔俏喜應聲,墨塵手掌之上也是浮現道道火紅元氣,照得女孩嬌臉滿是通紅之色。可以感覺到一股氣浪的熱量迎面而來。

「元氣……墨塵你成為武者了嗎?」月柔小嘴驚得嘟圓。元氣她自然是看得出來,這幾天她也一直在努力,用墨塵給她的功法以及那通脈藥液來打通經脈。速度道是不慢,現在也已經打通了快十分之一了,今天早上墨塵還誇她呢。

可是,墨塵這才醒來不到十天,怎麼就成了武者了,小姑娘實在是不明白,哪裡有這麼快的通脈速度的。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也沒有墨塵這麼快吧。

同樣的求各種東西。 「當然……等我把這菜熱一熱,很快就可以吃了」墨塵臉上滿是風發笑意,鍊氣一直是他的夢想,今天終於起步了,他只要一想起來,就能咧嘴笑。

「你怎麼會這麼快,幾天前來我們園裡的墨唔蝶,是我們家族的天才,她打通一條經脈那也是花了一個多月呢?」

她可是記得幾年前,墨唔蝶用一個半月不到的時間,就打通鍊氣經脈,那可是轟動了整個出塵帝國的大事。墨家還因此大擺三天的宴席,下流水的請到訪祝賀的人,整整喝了三天。

而且帝國第一大鍊氣學府,四尊鍊氣學院,還直接以一年給她一萬金幣的獎勵,請她到那去學習,結果她嫌錢少沒有去。最後學院是加到了三萬,小姑娘才欣喜的加入了四尊鍊氣學院,別人去學院都是自己拿錢,她道好,不僅不用拿錢出來,還有錢拿。

那時的墨唔蝶,可是整個墨家水庄,所有年輕一輩人學習的榜樣。可是現在的墨塵居然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時間,就成為武者了。月柔真的是滿腦子的不明白。

「她!……你也別去給那蠻丫頭臉上貼金」墨塵漫不經心的擺擺手,更專註的卻是另一手上正一碟碟加熱的菜,控制好掌中火焰元氣的溫度,轉臉抵近女孩,咧嘴笑道「你有我給的通脈藥液幫助,速度不會比她慢,放心吧」

「我也是吃了藥液才會這麼快的」墨塵怕月柔還要再糾結於,他這個通脈速度的問題,只能給她一個安心的解釋。事實上他確實有吃那個葯,雖然不知道幫助有多大,但總會有吧。

一方塔的事,他現在還不能告訴月柔,這種寶物事關重大。並不是說他月柔就會把事情說出去,只是有些東西,並不是不說,就不會走漏的。

鍊氣大陸很多強都的能力,是別人無法想像的。他只需保護好她,讓她過上安心的日子,就足夠了。

女孩道是沒有多想,墨塵那藥液確實是效果非常好,雖然墨塵這速度依然是快了點。但只要有一個想得通的理由,她就不會再多想。

正欣喜於自己的打通經脈的速度,月柔俏臉上卻是有些擔心的道「那我跟墨唔蝶一樣快,會不會別人也說我是天才呢,然後來一大堆人吃我們的東西?」

雖然她也很想當天才,但如果被這麼多人知道,要是也來上一堆人祝賀,那得花多少金幣請他們吃呢?月柔只是一算,覺得還是不要當天才的好,最少都要低調一點。

放下熱好的菜,墨塵臉上無奈,幾天前墨唔蝶拿走十萬金幣。他為了安慰小妮子失落的心,直接將二十萬的金幣放在了她的房間里,雖是讓她心裡平穩了點,但那佔有金幣的**卻是更加強烈了,只要有空就得開箱看一眼。


墨塵真的懷疑,這小妮子前世就是個超極守財奴。見她那緊張樣,只能安慰道「不會的,只要你不將我和你,修鍊這麼快速的事情跟別人說起。他們是決對不會來花你的金幣的。」

看來以後讓妮子保守什麼秘密的話,就可以金幣做誘餌了。

「嘻嘻……那就好」月柔放心,見墨塵已是伸出筷子,熱好的菜也是相當可口的樣子。深夜,兩人終於開飯。

……

已經是後半夜,墨塵房中霧氣縈繞,一個大木桶中裝了近滿的水,墨塵坐在其中只露出肩上部分,咕咕的似開水聲音不時響起,而霧氣也是從這桶中冒出。

現在他已經是成武一星的修為,晚上不睡覺的修鍊道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大不了困的時候直接坐著睡也可以。

更重要的是他的時間不多,現在九轉欺天法才是第一轉入門沒多深,在這個墨家實在是起不了什麼隱匿的作用。所以現在他抓緊一切時間煉這門法決,就連天鼎決都沒多空去看。

墨塵不出門,又是過去了五天,其間他除了跟月柔一起吃飯的時間外,其它時間,全部都用在了九轉欺天法的修鍊上。

成果道是不低,現在已經是到了第一轉圓滿的地步,只要有一個契機,他就可以突破到第二轉了。

「第二轉……」墨塵輕喃,站在樓上的窗邊,看著外面已經飄起雪來,雖不大,但卻將這房緣瓦頂落了下層白雪,玉梨園的圍牆上,也是由平日的純黑變成黑白混色。

「看來得出去走走了,隱匿也不是躲在家裡不出去就能做到的。」舒展了一下筋骨,墨塵一身絨毛斗篷,轉身往樓下走去。

一轉圓滿的隱匿能力,再加上這幾天自己元氣越來越凝實,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虛浮之感。在自己隱匿之下,如不是刻意查看自己的修為,化武中級之下,應該沒有人能發現得了。

達到化武中級,墨家之中也只有兩個而已,大伯是不怕他發現,而大長老住在水庄的另一邊,如果不是刻意,跟自己遇見的可能幾呼為零,那他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沒有去打憂正修鍊的柔兒,墨塵獨自一人到了家族坐騎場。

寬大的木門中開,人來人往的大家都在忙碌。墨塵剛剛進去,一個穿著厚皮黑衣的男子就是快速的跑了過來。恭敬問道「這位少爺,你需要什麼坐騎,賓實可以給你帶路?」

嘴角浮出淡笑,墨塵將頭上的斗篷往後拉下,看著恭手低頭的男子,笑道「你不是在葯閣做事嗎?怎麼跑到坐騎場來了」

這人正是那天自己醒來時,幾個跪倒求饒的葯閣中人之一,墨塵可還記得他手裡還拿著處罰的權利呢。看來喜汝成是先把他們打發來養坐騎了。


「啊……墨塵少爺」叫賓實的男子見墨塵的樣子,嚇了一跳,臉上哭喪哀求道「墨塵少爺,賓實知……」

「停……」墨塵伸手一止,他可沒有時間聽這男子求饒的廢話「其它的話就別說了,帶我去看看坐騎吧,希望你能跟你的名字一樣,待賓實誠」

「是……」男子見墨塵好像不是來找他麻煩的意思,心也是放寬了下來。也是,這種家族大少爺,哪有時候跟他無聊呢。

心中一定,男子臉上也是揚笑起來,一伸指路道「墨塵少爺你跟我來,對這個坐騎場里的坐騎,賓實還是非常熟悉的」

「嗯……你帶我看看」墨塵重新戴上斗篷帽,跟在男子後面。前幾天他樹敵不少,這次出去,別好還是不要讓人看出真容,免得出什麼麻煩。

「嘻嘻……我們墨水庄的坐騎種類可是相當多,一般的獸騎就有各種的馬、長須象、嘎龜等,就是您現在看到的這兩邊,都是」

賓實道還真是非常熟煉,一通講說完全不帶停嘴,墨塵一旁看著四周圈欄里的騎獸,道也頻頻點頭,這些,還是能對上五大家族應有的底蘊的。

「除了一般的獸騎,我們墨家還有魔獸級別的坐騎,光伏地龍類就有十七種,獅狼虎嘯獸二十八種,其它的一些沒有系類的獸騎還有很多。甚至還有七頭的飛行魔獸,不過要用飛行魔獸,卻是得經過長老或是家主的同意才可使用。」

男子悻悻一笑,靠近墨塵道「墨塵少爺你看是要哪種好呢」

「就要這個吧」墨塵伸手一指,卻並非魔獸坐騎,而是身旁的圈欄里,一匹高頭俊馬。

「哦…好的,我去幫少爺牽過來,嘻嘻,這個馬也是個優良品種的」賓實道是沒有遲疑,嘻笑一聲快速打開馬圈。

馬被牽出,高出了墨塵好幾個頭,渾身筋肉透血,一看就是個日行千里都沒問題的好馬。

「確實是個好的品種」墨塵笑道,蹬鞍上馬,十枚金幣,便是從他手中落到了賓實的手裡,也不多話,直接就是往水庄外而去。

兄弟姐妹們,求推薦啊! “秦兄,你可知道此次將你劫往聖教,明裏是我們誣陷了你,但暗裏我們卻在助你啊!”呂正說話嗓子嘶啞,但句句真情流露,似乎極爲擔心秦錚的安危,是以又道:“所以我們纔再三將你挽留,華山正欲將你置於死地!而我們之所以攻山,一方面是尋找一個人,另一方面則是爲了救你!”

秦錚眼睛詫異地盯着李玉和呂正二人,心道明明是他們設計誣陷,如今卻又要幾句話來推託。秦錚心裏頓時五味雜陳。

他們不就是想讓我感激,然後將之前的恩怨抵消?好叫我日後報答。如今我我百口莫辯。豈是你們幾句話就可以讓我囫圇過去的?

秦錚想過,又想起方纔呂正和書生救自己而付出的一切,心中不忍,只好將話挑明。於是便直言不諱的說道:“明明是你們將我劫來這魔教的,又是你們將我救出來,如今你們捨出性命將我秦錚救出,我自然感激不盡。”

秦錚這句話說完,呂正自然聽明白秦錚說想。所以不停的搖頭,似乎極不贊同道:“秦兄,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不是想讓你領這一份情,而是你的處境已十分危險,即使我們不將你弄到魔教”呂正頓頓道:,你也早晚……要死在華山長老之手!”

秦錚聽聞頓時一驚,口中倒吸了口冷氣。道:“你們雖然對我有恩,但也不能爲了讓我歸順魔教而編造這樣的謊話!”秦錚深吸一口氣,臉露怒色的看着呂正和李玉二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