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8 Views

巨斧聲火焰騰騰,子天抓着巨斧,一步步的朝着莫凡走來,所過之處,地面上盡是火焰灼燒的痕跡。

Written by
banner

“子天兄弟,你快遞住手,你已經快走火入魔了!”莫凡焦急的叫道,走火入魔的危害是相當的大的,這可能會毀掉這樣一個聖地傳人。

“得罪了!”看到子天沒有任何的反應,莫凡知道子天神智已經不清了,現在的他只有對莫凡的那股執念在支撐着他。子天是子戰宗的傳人,他不可能這樣任由着他。

手中金箍棒緊握,莫凡身上血霧升騰,同時調動了自己身上的焚天彌火,頓時又是一個活人產生。

高臺上,聖主正準備施救之時,他們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能量,這種能量對他們竟然都是有些威脅,接着他們就找到了那能量的源頭。

“這小子竟然能使出這樣的火焰,太恐怖了!”

“是啊,傳說中的幽冥鬼火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恐怖!”

聖主們議論紛紛。也沒有下場解救。走火入魔雖然麻煩,可是短時間內還是沒問題的。

聖主們吃驚,臺下衆人更是驚駭,當那股能量使出之時,靠近擂臺的人迅速的後退,他們感覺到了死神的存在。

擂臺上,麻煩也是不得已,子天身上是魔火,像他要是直接衝上去,即使是他的身子也會承受不住,他也只能想到這個方法了。

可是這個方法對能量的消耗太大了,僅僅片刻,麻煩就感覺自己身上的能量已經耗費了大半,時間有點緊了。

“無定風波!”莫凡直接使出紋器之技,無定風波是限制人的技能,莫凡就是要先束縛住子天,這樣自己才能夠施救。

走火入魔解救的辦法說簡單簡單,說難也難,只需要滅掉他身上的魔火就可以了。當魔火將那人的內心焚盡之時,就是那人發狂之際。

莫凡瞬間來到子天的面前,仗着自己的焚天彌火,莫凡直接伸手抓下子天。

很順利,莫凡的手接觸到了子天的身體,可是接着莫凡就感覺到心境,魔火已經在焚燒子天的心臟了。

時間很急,莫凡全力的運轉血紋,頓時,莫凡周身血霧再次大盛,焚天彌火也是熊熊燃燒。

魔火退卻了,就好像見到君王一般的顫抖退卻了。莫凡這一系列的動作竟然相當的順利,順利到莫凡都懷疑魔火的威力。

不過接着他就釋懷了,焚天彌火畢竟是修羅的本命火焰,從層次上來說,已經是這個天地最恐怖的火焰了,區區魔火自然不在話下。

當魔火盡數被莫凡驅逐後,子天的身子也是軟軟的倒下,莫凡的消耗也不輕,沒有理會子天,莫凡直接坐下,開始了修煉。

天上落下一道白光,將莫凡和子天籠罩在內,莫凡感覺到一股極其舒服的能量在自己身體流轉,接着消耗的精神竟然出奇的恢復了。

“聖主果然不簡單!”莫凡念道,然後專心的進入修行之中,這次的收穫也是相當的大的。 “挑戰繼續,下一個是命天殿的命絕!”莫凡的消耗已經恢復,第二場的比試也是緊跟而來。

第一場莫凡勝的很僥倖,如果不是聖子的自尊,莫凡不會勝的那樣的輕鬆,畢竟對方是聖地傳人,來祕法都沒有使用出來的聖域強者。

看着對面的命絕,莫凡有種朦朧的感覺,可是當看到命絕的眼睛後,莫凡的心震動了一下,彷彿有什麼東西都被看穿一般。

“他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爲何我會有種**裸的感覺?”莫凡有些心驚,對面的命絕和子天完全不同。子天是那種一看就知道作戰風格的人,而命絕讓人很迷惑,很沒有把握感。

www¤tt kan¤¢ ○


“命絕是命天殿的傑出傳人,命天殿有洞悉未來的能力,而命絕也是深的命天殿的傳承。和命天殿的人對決對麻煩了,他們總是能夠事先洞悉對手的動作!”繆斯站在臺下,聽到有人議論後,他也是擔心起來,這命絕果然是極其纏人的角色,或許他不是這九個人中最強的,可是卻是最難纏的。

無敵治療師 ?洞悉別人的舉動然後從容應對,這臺逆天了吧?”旁邊有人繼續議論。

“那也不是,雖說這種能力相當的逆天,可是要是對方使出自己抵擋不了的招式,那事先洞悉也沒有用!”

“是這樣的,不過師弟有那種本事嗎?那可是聖地傳人,每個聖地都是不容小視的存在!”繆斯心裏默默唸道。

高臺上,聖主們看着擂臺上的兩人,天闕聖主笑着說道:“命天,命絕這小子深的你的真傳了吧?”

“呵呵,還行吧,如果那個小子沒有逆天的祕法,命絕是不會敗的!”命天聖主自信的說道,顯然提起命絕他很安慰。

擂臺上,莫凡摸不着對方的底細,所以也是不敢輕易出手,兩個人相對站着,誰都沒有主動攻擊,命天殿講究後發制人,先攻不是他們的特色。

命天不急,莫凡有些急了,自己使用血神融體是是會消耗能量的,長時間下去,即使莫凡那樣變態的恢復能力,也是受不住。

侯夫人不務正業 只能先試探一下了!”莫凡在心裏念道。

金箍棒上泛起紅芒,莫凡的身影瞬間消失,可是莫凡卻注意到,那命絕的嘴角掛起了詭異的笑容,這讓莫凡心裏一突。

可是攻擊已經發出,莫凡也只能夠小心應對。 末世養崽日常 ,這次步法施展出來,頓時令衆人大驚。

“這小子的步法已經有些水平了啊!”聖主也是感嘆,因爲他們知道,莫凡拜師沒幾天的時間。

“是的,純正的聖體果然厲害,可惜修行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在給他幾年命絕也許就擋不住了!”命天聖主也是皺眉說道。

彷彿在印證命天聖主所說,莫凡的攻擊立刻被命絕擋下,看着命絕一成不變的臉色,顯然很是輕鬆。攻擊被破,莫凡的身影自然是顯露出來。

“聖子果然是不簡單!”念頭一閃,莫凡便是再度消失。

唰,唰,唰……

陣陣破空聲想起,憑空增加了幾分詭異,莫凡想要給對方施展心理壓力,可是他失望了,對方的臉色依舊是很平淡,沒有一絲的變化。

“無定風波!”莫凡在接近命絕後念道,同時棒子上飄出一團紅芒,以迅猛的速度衝向了命絕,而莫凡和命絕的距離不到一米。

“等你動不了了,我看你怎麼辦?”莫凡想道。

可是接下來莫凡更吃驚了,眼前的身影消失了,在紅芒就要接觸到他的時刻。

“那麼短的距離他怎麼可能反應過來?”莫凡大驚,同時感覺身旁升起一股危險的氣息,莫凡本能的閃了過去。

嗡……

在莫凡剛剛的位置,命絕的身影出現,依舊是那個一成不變的臉色,可是看的莫凡卻是心驚,剛剛那攻擊可是引起空氣的震盪了啊,要是打在身上,即使莫凡的身體也是扛不住。

“奇怪,那樣強的攻擊一定會有準備的,可是他卻在躲避掉攻擊的瞬間出現在我的身旁,而且發出了那樣強的攻擊,太恐怖了!”莫凡分析後,越發的覺得心驚。

這是他打過的唯一一場沒有底氣的戰鬥,不是因爲對手的強大,而是完全看不透對手,一想到比這種人強的還有七個,莫凡就頭皮發麻。

“只學了一中祕法,果然不是他們的對手!”莫凡心念轉動的極快,好在莫凡知道一點,這傢伙不會制動攻擊,好像只是見招拆招,後發制人。想透了這一點,莫凡心裏也算稍微有些決策。

“一擊不中,連續躲閃,不給對手攻擊的機會,我相信總有機會找到對方的弱點的!”莫凡心中下了決定。

步法施展,莫凡的身子再次消失,不是他不想施展縮地成寸第二層,只是莫凡還沒有徹底的掌握,而且莫凡有種感覺,即使是第二層也一定迷惑不了對手。

碰……

莫凡這一擊再次落空,打在了地上,感覺到攻擊失效,莫凡趕緊躲開,身形連閃,莫凡迅速來開了戰圈。

果然,在莫凡剛剛的位置,命絕依舊臉色平淡的看着莫凡,這讓莫凡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

“這傢伙能預知我的方位和攻擊!”莫凡有些頭腦發麻,這樣的對手確實麻煩。

“要確定它時根據我的動作預知,還是能夠感應我的心裏!”這兩種預知是不同的,根據動作預知對手的攻擊,一般的武者多少都會會點,要是有人將這種感知發揮到極致,也確實能夠產生這樣的效果。

莫凡最擔心的就是活一種,要是對方預知的是自己的心裏,這棵真是有些麻煩,那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確實很難對付。

“不用腦子思考了,我亂打一番,看他那到底是何種的能力?”莫凡之能夠想到這種辦法。

武者都有自己的一頭習慣,即使是不用腦子的亂打,也是會遵循一定的路線,這是長期養成的習慣,已經融到骨子裏的東西,是沒法改變的。

這樣一來,如果對方預知的是自己的心裏,那一定會應付不過來,要真是這種結果,莫凡也只能在想辦法應對了! “呀,看打……”莫凡利用肉體的力量,迅速的靠近命絕,這次他沒有施展步法,因爲那是無效的,只是試探而已,這樣已經足夠了。


“我打,打,打……”莫凡叫道,感覺就好像潑皮無賴在打架,毫無章法可言,那棒子掄起來也沒有什麼威勢,全是肉體的力量。

“這算什麼啊?想認輸了?還是發瘋了?”臺下衆人謾罵到,這樣的打鬥他們還真沒見過。

不過有那麼一些有顏色的人卻是點了點頭,一副瞭然的臉色。

“這小子還不錯啊!”聖主們笑着說道,算是贊同了莫凡的做法。

“是啊,不過命天殿可真沒這麼好對付!”聖主雖然咱們了莫凡的做法,可是還是不看好莫凡。

果然,擂臺上,命絕雖然剛開始也是相形見絀,可是接着竟然也是應付自如。

“這命天殿到底是何種預知能力?”莫凡有些苦惱,突然一個恐怖的念頭在其腦海產生,這個念頭讓莫凡心底發涼。


“不行,我必須試試!”莫凡說着,自己身旁憑空出現一道相同的身影,正是莫凡的血分身。

唰……

血分身出現後,莫凡抽身而退,莫凡此刻給分身下達了一個命令,攻擊命絕,之後莫凡沒有在分身內留下一點神念,也就是說,此刻的血分身完全靠本能在和命絕戰鬥。

“一去不返!”莫凡喝道,這是紋器之技,可以說沒有什麼動作可以追尋,這是莫凡最後的招數了,就是要確定自己心中那個可怕的念頭。

“這小子真是太讓我們吃驚了,不過接下來知道那個祕密後,他又該怎麼做呢?”聖主們談笑風雲。

紅芒閃過,莫凡手中的棒子也是脫手而出,一去不返現在的威力可是強橫無比,莫凡對這一招還是有信心的。

唰……

金箍棒速度驚人,那裏面凝聚的能力也是駭人無比。莫凡不知道這裏面的技能是誰刻錄的,可是他知道自己的紋器不簡單,老早他就有這種感覺了,使出海神降世後,他心中更加的確定,當初的海神三戟叉絕對不簡單。

這一去不返是原來三戟叉的技能,此刻威力無比,就好像施展了什麼祕法一般,可以摧山坼地。

金箍棒就要接近命絕了,莫凡心中更加的緊張,他害怕心中那個才猜測是真的,不然這人就太難對付了。

轟……

紅芒消逝,金箍棒直直的插在地上,莫凡呆了,對方躲過去了,真的躲過去了,那個猜測竟然是真的,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看着莫凡呆滯的樣子,聖主們笑着說道:“看來這小子知道了啊,命天殿修煉的是兩種感知能力,爲此都是放棄了好多祕法的修煉!”

“兩種感知能力,這下子該怎麼辦?難道就這樣輸了?”莫凡有些迷茫,這樣的戰鬥很吃力,他寧願戰的身體殘缺,倒地不起,也不願對上這樣的人物,根本束手無策。

“你的心有些動搖了啊,那麼這場戰鬥也就要結束了!”平靜的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從莫凡的身邊傳來,莫凡大叫一聲不好。

噗……

一道烏黑的拳頭正中莫凡的身子,莫凡當場吐出幾口鮮血,而身子也是倒飛而出。

“我不會輸的,我是修羅!”鮮血激起了莫凡的血性,修羅是嗜血的,鮮血是雖好的興奮劑,當那一抹鮮紅在眼前無限的放大之時,莫凡的腦海也是有些沸騰。

“兩種感知很能耐嗎?我真是糊塗了,管你是什麼樣的感知能力,我和分身盡數破之!”莫凡冷冷的說道。

腦海沸騰並不代表着莫凡頭腦發熱,相反,當修羅血脈被激活之時,正是莫凡頭腦最清醒的時刻,當他化身修羅之時,他有些自嘲。

不管什麼樣的感知能力,他感知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或許神念可以劃分千萬,感知無數人的動作,可是那感知只能之筆他弱得多的人。

莫凡不相信他感知的了一個自己,還能感知兩個自己,當自己神念注入到分身之時,不管是思想還是動作都是兩份,他不相信命絕可以同時感知兩個自己,畢竟命絕一不過聖域級別。

想通了這點後,莫凡迅速的控制了分身,然後也施展如何高超的祕法能力,一把黑劍出現的分身手中,一個用刀,一個用劍,兩種截然不同的攻擊方式,兩個不同的思想。

果然,在莫凡的攻擊臨身之時,命絕的臉色終於有了變化,應對起來也是艱難了許多,可是令莫凡意外的是,命絕還是擋住了。

“我看你能夠支撐多久?”莫凡的身子被繆斯擊飛,然後再次攻上。

莫凡和分身昔年心念相通,當一個身體被打飛後,另一個身體迅速追上,這樣令命絕沒有時間施展大的絕招,這樣一來,他的攻擊對莫凡造成的傷害有限,已經威脅不到莫凡了。

而莫凡更是瘋狂,他已經放棄了防禦,爲的就是追求連續不斷的攻擊,他不會讓對方有一點喘息的時間,他相信這樣對對方心念的消耗是很巨大的,他支持不了多久。

碰,碰,碰……

莫凡和血分身輪着被命絕打飛,而莫凡卻是沒能沾到命絕的一絲衣角,可是莫凡還是很高興,因爲他感覺命絕的反應已經慢了,就快要支持不住了。

感覺到勝利就在眼前,莫凡也是幹勁十足,自己很分身的攻擊更加的凌厲,命絕支持的越發的艱難,攻擊莫凡的次數也是急速的減少。

“明天,你家那小子要輸了!”其他聖主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