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6 Views

這令雷岳三人大為驚訝,更是生不起任何逃跑的心思。

Written by
banner

「怎麼樣,讓你們體驗一把把控全局的感覺,想看誰看誰,是不是很爽。」圖靈信手一揮,那光幕上場景再度風雲突變,浮現出另一個面孔和與之前大相庭徑的背景景觀。」

「好神奇!」

雷岳嘖嘖讚歎道。

「那當然。」山河圖靈傲然昂起頭:「我可是法器之靈。」

他說完,便開始喋喋不休起來,「快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

「摩天大帝死了嗎?你見過實力最高的人是誰?……」剛開始,他的問題還算正常,然而越說,雷岳就發現越不對勁。

「你叫什麼名字?雷岳?……唔,你的父母為什麼會給你取這個名字?」

「你呢?梧桐?莫名其妙啊,以一棵樹命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法相呢?」

「你叫祁淵?哪個祁,哪個淵,搞得本大爺糊塗得很。」

「現在外界人類的服飾都是怎樣的?還有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唔……看梧桐的樣子,應該是沒有這習慣,但看雷岳小子的衣著,又貌似是有這習慣,真是讓本座困惑得緊啊。」

聽到這些讓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的內容,雷岳他們只能裝作深以為然地點著頭,時不時的無厘頭配合一句————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三十天。

大比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山河碑上的名次可以說是一分鐘換一個樣子。

北蒼耀和北蒼宏兩人交替坐著一二位的高位,洪族天才洪太昌則是名列第三,不過僅僅比排在他身後的柳聖哲領先兩份靈氣,隨時有可能被後者擠掉。

北蒼采萱憑藉滿身豪華的相器配備,也是躋身前十。

如此一來北蒼氏族三大黃金級選手全部躋身前十,領跑在第一集團。

而洪族除了洪太昌之外,洪少陽也是暫時名列第五。

柳族戰績也相當不俗,除了僅差洪太昌兩份靈氣屈居第四的柳聖哲之外,柳元和柳晏紫也是分列七九之位,三大黃金天才全部進入前十。

相較於三大部族的輝煌戰績。

最慘的莫過於東道主百里氏族了。

這些日子百里破浪心情就沒有好過。

己方僅僅只有百里東亭勉強拍在第八,而百里飛雲則是跌出前十,名列十二。

至於雷岳,這就是三十天以來,最讓人氣惱的一件事。

他不僅丟掉了原本前一百位的排名,而且還在被身後的一個個對手不停趕超,此時已經掉到了三百名開外,不注意看,根本無法發現其蹤跡。

然而此次大比的主場乃是百里氏族。

雷岳作為百里氏族三大黃金級種子之一,自然是受到族民們的重點關注。

只是如此低劣的排名,遲遲不曾上漲的靈氣數量,為他招來了不少人的唾口大罵,最近只要誰在百里部族內說起這個名字,就會引來鋪天蓋地的口水。

可想而知,到最後雷岳真的交出這樣一份成績單。

偌大的百里氏族,絕對再無他的容身之地。

縱使白里芙蓉還能保得他周全,但決計是別想上街了。

到時候,他將為萬夫所指,千人唾棄,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對象。

黃金級種子,背負的不僅僅是一個名頭上的榮譽,還是遠勝過其他參賽者的沉重責任。

「這小子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靈氣遲遲不曾上漲,反而還在因為正常消耗每天減少一份,難道最近他都窩在隱蔽之處,不曾行動過么?」

不僅僅是百里破浪不解,就連一直力挺他的柳永年也是滿頭霧水。

洪天羅可是一直對於那日兩人之間的鬥嘴耿耿於懷。

雷岳成績差,讓他也有了嘲諷的談資。

「柳族長,我看這雷岳鐵定是意識到自己的實力不夠,找了塊兒風水寶地躲起來了。」洪天羅笑盈盈地說道:「其實這樣也挺不錯,以他現在的成績,磨蹭到最後,應該也是能勉強躋身前五百位。」

「如此一來,還能得到一千金元的巨額資金。」

不過這次,率先忍不住的不是柳永年,而是換成了百里破浪。

洪天羅的冷嘲熱諷讓他本就糟糕透頂的心情更是鬱悶,當即便抑制不住騰騰的火氣,反唇相譏道:「洪族長可別高興得太早,根據以往的情況,勝負往往只有在最後一天才會見分曉。」

「先不提雷岳,就說以百里飛雲的實力,也絕不止僅僅排在十二吧……」

見他似乎真動了肝火。

洪天羅倒也沒有觸這個眉頭,畢竟腳下踏著的土地,還是屬於百里氏族的地盤,在百里破浪這個東道主面前,還是有必要留幾分薄面的。

「哈哈,破浪兄所言極是,咱們靜觀其變。」洪天羅打了聲哈哈,便將還未來得及凝聚起來的火藥味一筆帶過。
正有一行人行走在山林中,這裡的樹皆是高逾十丈的參天古木,自身其間,會生出一種滄海一粟的渺小感。

「少公子,我們的人已經被淘汰了大半,形勢很嚴峻啊。」

一位眸子赤紅的彪形大漢畢恭畢敬地對身旁的一位生得千嬌百媚的白面公子哥說道。

這行人衣著上印著萬榮二字。

這白面公子哥自然便是萬榮部落少公子萬胡林。


他進入山河圖之後運氣還算不錯,接連遇到了十多個己方部落的參賽者,迅速拉起了一大幫人組成隊伍在試煉中橫行無忌,如今大比行程過了大半,他們每個人身上的山河靈氣已經達到了兩百份之巨。

雖然不算頂尖,但也頗為可觀。

然而因為過於高調,導致過程中也碰到了不必要的幾次險情,其中最慘的一次便是被三位赤銅級種子發現動靜后盯上,最後付出了八名隊員被淘汰的代價,才算是保得萬胡林避免被淘汰的命運逃出生天。

經過這樣一番教訓,他再也不敢大張旗鼓的耀武揚威了,只是盯准落單的人下手,雖說收穫變少了,但貴在持久性強,不會再因為戰鬥動靜過大、行動過於活躍,而引起其他強者的注意。

「不著急,現在離大比結束還有二十多天,我們還有充足的時間。」萬胡林看了看還剩下八人的隊伍,沉聲道,「這次秋明爺爺給了我一件秘寶,到時候一旦動用,即便是白銀級種子也會被頃刻秒殺。」

他的朱唇一腳淡淡地翹起,說起這話信心十足。

「是是,跟著少公子,我們當然放心。」那大漢連忙點頭哈腰地拍著馬屁。

萬胡林受用地微微頷首,「你們只需要記住,戰鬥來的時候,在前面給我擋著。」

「是。」身旁的隊員齊聲應道。

此時在他們腳底數千里之下。

雷岳三人還在陪著圖靈聊天。

一個月的時間說快也快,說慢也慢,雙方也在逐漸熟絡起來。

這個五千年的老妖怪簡直就是個話癆,他似乎抓雷岳等人來根本就不是準備聊天,而是讓人來聽自己說話。

只是經過最開始的不自在之後,三人逐漸適應了它的節奏,圖靈說話,都耐心的聽著,不耐煩的情緒越來越少,因為他講的很多故事都讓三位年輕人深感興趣,經常會得到許多啟發,聽著聽著,也就入了神。

「五千年前啊,那時候我的主人乃是縱橫崇州的恆河王……」

「咦?」雷岳聽到這,忽然心中一動,抬起頭來看向了頭頂的光幕,目露奇異之色,喃喃道:「萬胡林?」

「什麼?」山河圖靈以及梧桐、祁淵聽到他聲音,也紛紛看向淡藍色的光幕,上面正顯現著一對穿著「萬榮」字樣試煉服的人馬。

「萬榮部落的人。」梧桐說到。

和祁淵、圖靈不同,他聽說過天雷部落遭遇的事,深知「萬榮」這兩個字對雷岳來講意味著什麼。

「萬榮部落的人。」然而祁淵說話間也是有著明顯的憤怒波動,這反應頓時讓兩人大跌眼鏡,齊齊看向他道:「萬榮部落和你有仇?」

祁淵點點頭,「我三叔就是死在他們的手中!」

「哈哈,你兩真是有緣啊。」梧桐乾笑了幾聲,指著雷岳說道:「老大也和他們有仇。」

「是么?」祁淵聞言扭頭看向雷岳道:「不知道老大和他們是什麼梁子。」


後者擺擺手,「不提也罷。」

山河圖靈聽三人交談甚歡許久,終於開口了,「我說三個小娃娃,你們不想聽本座講了?」

「晚輩自然很樂意聽前輩教誨,但此人和晚輩有血海深仇,還請前輩給晚輩一個復仇的機會。」

雷岳抱拳,堅定地說道。

「哦……原來是看到了仇人啊。」山河圖靈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本座就出手送你們一程。」

他說完,大手一揮,將雷岳他們帶到此地來的那股強大能量再次席捲全身。

三人剎那間消失在秘密空間內。

再度出現時,已經重新來到了地面上。

「前輩,就這樣把我們放出來了?他不怕我們跑?」

梧桐抬頭看著頭頂明亮的藍天,錯愕不已。

被關久了,重見天日還真不習慣。

「你覺得,你能跑到哪去?」雷岳舒展了下筋骨,揶揄地看著他。

梧桐聽后頓時語塞。

「得了,我們出來是干正事兒的。」雷岳說完,便三下五除二的攀上一棵大樹,朝四面八方瞭望。


然而枝繁葉茂也不是什麼好事兒,入目之間儘是密不透風的樹冠,根本看不到下方的情況。

「小子,他們在你正北方兩公里處。」

正在他一籌莫展之時,圖靈的聲音忽然在耳旁響起。

雷岳怔了怔,感激地說道:「謝謝前輩。」


「你們把山河珠扔這,我替你們收著,放心,只要靈氣未曾耗盡,不管隔多遠你們都能受到珠子的庇護。」

圖靈繼續說道。

而此時,梧桐也攀上樹梢,上來就急匆匆地問道:「老大,看到沒。」

「你能看到?」雷岳無語地指這一望無際的茂密樹冠。

「呃……不能,那怎麼辦啊。」梧桐頭疼地搖了搖頭。

「把山河珠丟在這,朝正北方兩公里處靠攏!」雷岳說完便自顧自地縱身躍下,落回地面,他毫不擔心將掏出山河珠,直接像扔垃圾一樣扔在了地上。

見到他奇怪的舉動,其他兩人相當困惑。

「老大,你不想陪圖靈大人玩兒了?」祁淵呆愣愣地問道,「其實我覺得圖靈大人很好的,我很喜歡聽他講故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