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1 Views

想到這些,馬查眼中殺機凜然,有了無論如何都要將劉峰做掉的心思。

Written by
banner

與馬查抱著同樣想法的,還有其他人,他們都與劉峰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這種情況下,自然會有一樣的想法。

在共同利益下,哪怕立場不同,這些強者們也會選擇最妥當的做法——聯手將劉峰擊殺!

如果說之前眾人聯手只是因為劉峰的壓迫而虛情假意的聯手,那麼現在就是真正想全力合作將劉峰殺掉了。

「殺!」

四大魔人率先發起攻擊,聯手向劉峰施展魔法,形成地火空鳳四種元素的力量向劉峰襲殺過去,基本將劉峰可以行動的範圍全部籠罩。

四大魔人一出手,兩個吸血鬼也不甘落後,皆發動血族法術向劉峰攻殺過去。

血族不愧是最了解魔族的,與魔族聯手攻擊,竟然形成相輔相成的效果,將最後一點漏洞全部補足,形成了一片完全籠罩劉峰的攻擊,哪怕劉峰速度再快,面對這等攻擊也不可能躲過的。

不過,既然躲不過去,劉峰就不會躲,面對將自己完全封鎖的攻擊,劉峰眯起眼睛,體內的魂力極致爆發,手中的旋轉式重機槍頓時從兩把分為四把,又從四把變成把把,僅用手柄連著,簡直就像變魔術一樣。


緊接著,八把旋轉式重機槍同時噴射狂暴的火舌,子彈形成狂風暴雨般的金屬風暴,直面魔人和吸血鬼的聯手一擊。

結果,在金屬風暴的衝擊下,魔人和吸血鬼的聯手一擊竟然被迅速打爛,將劉峰籠罩的攻擊也隨之消失,並迅速被完全摧毀。

待八把旋轉式重機槍停止噴射火舌的時候,魔人和吸血鬼的攻擊已經被完全打散,僅剩下的力量也無法對劉峰造成任何傷害。


劉峰飄飛在力量的殘渣當中,雙眼閃出一陣紫色的光芒,配合那漆黑的身姿,形成一種充滿壓迫感的氣場。

眾人見到這一幕,皆是心頭一寒,繼而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樣的攻擊都能應付,還有什麼辦法能將之拿下啊?

一時間,眾人的士氣嚴重受挫。

然劉峰並沒有給這些人重振士氣的機會,當即再次發動攻擊,這一次,面對八把重機槍的攻擊,人魔血三族高手就壓力大了,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金屬風暴,幾乎將他們完全籠罩,根本沒辦法閃躲。

如此一來,眾人只能以防禦手段抵擋,紛紛各顯神通或者與同伴聯手發力,放出各種不同的防禦手段進行防禦。

當金屬風暴和各人的防禦手段相撞后,恐怖的連續轟擊聲就響起了,而眾人的防禦手段也在金屬風暴的攻擊下迅速崩潰。

雖然每一發子彈都是七星初期的威力,可是當這種攻擊以每秒數以萬計的方式打過來的時候,再強的防禦手段也不可能擋住。

只見先是七星級的強者被打爆防禦手段,接著八星的也頂不住,被金屬風暴攻破,然後就被金屬風暴壓著打,身上不斷首創,只能聯合起來進行防禦。

這種『聯合』可不只是同族之間聯合了,而是人魔血三族一起進行防禦,若非如此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擋住劉峰的瘋狂攻擊。

在劉峰的攻擊下,人魔血三族高手可謂慘不忍睹,被打得壓在一片地區,根本動彈不得,只能全力防禦。

「該死,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會被他活活輾壓死。」魔人首領不甘的低吼道。

麥爾斯咬牙道:「兩位,事到如今我們不能再防備對方了,我們三人全力出手吧,否則再過一會我們就是想拚命都沒機會了。」

麥爾斯這話自然是給魔人首領和馬查說的,在場只有他們三個是八星級別的,也只有他們聯手才能破局,關鍵是三人都不能繼續藏拙。

有麥爾斯開頭,馬查在與魔人首領對視一眼后,變點了點透道:「可以,不過,我們的聯手僅限於這次。」

「那是自然,我也不想和異族聯手。」麥爾斯冷哼一聲道。

對於麥爾斯這種態度,馬查和魔人首領都心裡不滿,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畢竟人類向來如此,對待異族永遠都是排斥態度。

當下,三大強者也不多言,皆爆發全力病從防禦陣中沖了出去,以三路姿態向劉峰發起攻擊。

這一次,三大強者集體出手,皆全力施為,攻擊與之前不可同曰而語,瞬間就將劉峰完全鎖定,甚至連劉峰所在的空間都封鎖了。

這種情況下,除了硬敵之外,劉峰絕無其他辦法應對。

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劉峰當即以八把旋轉式重機槍迎擊。

頓時,雙方的力量相撞,兩股至強的力量僵持不下,互相衝擊不斷,形成超強的衝擊波,濺射的力量也破壞著四周,恐怖的力量讓大地迅速崩裂,魔人製造的結界也隨之破碎,竟有一番天崩地裂的景象。

其他的高手皆無法靠近四大頂級強者的衝擊範圍,雙方僵持不下,皆不敢收手,因為這種情況下誰要先退了,就代表會被對方撕成碎片。

轟~~~

伴隨一陣轟鳴響聲,大結界終於支持不住,被狂暴的力量震成碎片,而四大強者的力量也隨之擴散出去,強大的衝破波猶如十幾級的暴風般,迅速席捲特斯拉城內的東西。

無論是樹木還是建築,都被衝擊波推翻,甚至是直接吹飛出去,普通人根本就無法在這衝擊下倖免,轉瞬間就死傷無數。

這種衝擊波是以圓形擴散出去的,周圍的東西被不斷推平,直至將三分之一個特斯拉城都推翻后才停下,甚至連皇宮都有一部分被摧毀了,可見四大強者對峙形成的力量有多可怕。

慘叫聲和哭喊聲在城內不斷響起,而聽到那些無辜者的叫聲,麥爾斯暴怒不已,倒不是他為民眾的慘死而心痛,而是他是帝國的守護神,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對他榮譽的踐踏與羞辱。

暴怒之下,麥爾斯再度加大出力,狂怒的攻擊竟然有了將劉峰壓制的跡象。

面對這種情況,魔人首領和馬查都是一喜,在對視一眼后,他們也加大了力量輸出。而三大強者同時發力,變將劉峰壓制,可怕的力量也隨之向劉峰壓了過去,劉峰雖然在全力抵擋,卻已無法應付。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劉峰要敗了,皆心頭大喜,到了這一步,麥爾斯也不介意嘲諷一下劉峰。

「劉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最大的錯誤,就是同時得罪了所有人。沒有人幫助的你,早就註定要失敗,現在,你就去死吧!」

隨著麥爾斯的咆哮,巨大的力量終於將劉峰完全壓過,并吞噬了劉峰本人,而在這四種不同力量的對沖中,恐怖的能量爆發出來,形成一道衝天的黑色光柱並緩緩旋轉。(未完待續。) 三大八星級強者的聯手一擊,給特斯拉城帶來了不可估量的破壞。.

當黑色光束形成的時候,特斯拉城就像發生了八級大地震般,整座城市都天搖地動起來,那些脆弱的建築幾乎在轉瞬間就崩塌了,剩下的建築也搖擺不止,碎石不斷落下。

本來因為先前的打擊就處於一片慘嚎中的特斯拉城頓時陷入動亂之中,整座城市都亂不可擋,百萬人的尖叫和慘嚎聲不絕於耳,形成了一片猶如地獄的景象。

作為地獄景象的締造者之一,麥爾斯心中五味雜全,但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會這樣做。

因為比起**的犧牲,消滅劉峰更加重要,以劉峰的能力,若是不能在此解決的話,賀蘭帝國恐怕都會不復存在。

帝國的存亡與**民眾的死活,麥爾斯很果斷的選擇了前者。

隨著時間推移,毀滅姓的力量逐漸平息,麥爾斯等人也變得十分緊張,皆凝神盯著力量風暴的中心——劉峰所在的地方。

在這種力量面前,即便三大八星級強者也會灰飛煙滅,所以眾人都認為劉峰十有**已經完蛋。

只是考慮到劉峰那層出不窮的神奇力量,眾人又覺得劉峰或許不會這麼簡單死掉,有可能只是受了重傷。

不久之後,力量風暴消散,風暴內部的情況顯露在外,可看到裡面的情況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劉峰既沒有像最樂觀的那群人所猜想的那樣死掉,也沒有如謹慎一些的那些人猜想的一樣受重傷。

劉峰,毫髮無損!

不過,現在可不僅僅是劉峰一個人在那,在劉峰身邊,有一名身穿紫色連衣長裙,手持一把摺扇笑眯眯看著眾人的金髮女子,這名金髮女子擁有絕色容顏,更有凡人無法與之媲美的獨特氣質,堪稱傾城傾國,光是待在那裡,就幾乎將世間所有女子比了下去。

而這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本該在空間裂隙中沉睡的小紫。

小紫笑盈盈的看著眾人,一雙眼中卻沒有絲毫笑意,有的只是冷意,並用緩慢而充滿磁姓的聲音說道:「剛才誰說他沒有人幫忙?」

聽到這話,眾人齊刷刷看了看麥爾斯,小紫這話,絕對是赤裸裸的打臉,讓麥爾斯氣惱不已,麥爾斯當即厲聲質問道:「你是什麼人?」

小紫瞥了麥爾斯一眼並道:「咱的名號,可不是你這種螻蟻有資格知道的。」

麥爾斯聽罷暴怒不已——螻蟻,這個女人竟然叫他螻蟻!

他是什麼人?賀蘭帝國第一皇家騎士,賀蘭帝國第一高手,被譽為無敵騎士的人物,見到他,誰不是恭恭敬敬的?就連剛愎自用的查爾斯八世見到他時,都要乖乖叫一聲老師。

這種情況下,麥爾斯自然高傲無比,特別愛惜羽翼,豈容他人看不起?之前被劉峰嘲諷,麥爾斯怒而爆發,如今又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女人嘲諷,叫他如何受得了?

但麥爾斯雖然愛惜羽翼,卻不是一個白痴,否則也不會在第一騎士的位置上待這麼久了。眼前這名女子突然出現,顯然與劉峰能在三大高手聯手攻擊中毫髮無損有很大聯繫,敵我未明下,他也不敢亂來。

事實上,在連番受挫后,麥爾斯已經對自己那引以為傲的力量產生了不信任感——不是自己太慫,而是敵人太強啊!

不提麥爾斯的諸多心思,當小紫說完這話后,劉峰便以傳音向小紫道:「你不是應該在睡覺嗎?為何醒過來了?」

小紫回頭笑眯眯的用傳音回答道:「父親大人,這可要多虧你了,你的心境變化,讓我又恢復了一些力量,每曰的清醒時間從半個小時提升到了一個小時。」

聽到這話,劉峰瞭然點頭。

兩人的談話都是用傳音手段,旁人自然聽不到,而他們互相對視的樣子在旁人眼中就是眉來眼去,實在讓人火大的很。

當下,就有人忍不住爆發了。

「狗男女,去死吧!」

怒吼間,一名皇家騎士突然向兩人發動攻擊,此人雖然被劉峰毫髮無損和女子突然出現的情況搞得十分驚訝,但他相信,劉峰擋下這一擊絕對不輕鬆,很有可能耗盡了力氣。

至於神秘女人雖然虛實不明,但看樣子應該一般,只要出手的時候保留一份力氣,那麼就算突襲不成,全身而退應該沒有問題。

這名皇家騎士的計劃相當好,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很有可能成功。

只可惜他這次碰到的是劉峰和小紫,兩個都屬於BUG一般的人物。

面對攻擊,劉峰眼中寒芒一閃,正欲出手的時候,小紫卻先一步出手了,而小紫出手的方式更加直接,其貌似很隨意的揮了揮手,一道空間裂隙就突然出現在那名皇家騎士前方,而皇家騎士便一頭沖了進去。

待皇家騎士半個身子都在空間裂隙里的時候,小紫便將裂隙突然關閉,皇家騎士頓時被直接腰斬,進入空間裂隙的那部分消失,而剩下的部分則揮灑鮮血跌落在地。

見到這一幕,眾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其中固然有皇家騎士被秒殺的因素在裡面,但更多的是因為小紫那一手控制空間裂隙的能力。

這種能力只能用逆天來形容,完全刷新了在場所有人的三觀,而魔人和吸血鬼們則很快就想到了什麼,尤其是魔人,不禁想到了一個消失已久,幾乎成為傳說的存在。

只是那個存在的形象與故事一直流傳在魔人國度中。

想到這,為首的那名魔人不禁脫口喃喃念道:「不可能,這不可能的,為什麼?為什麼您會和那個人類在一起——境界大賢者閣下!」

當魔人首領喊出最後的話時,其他魔人和吸血鬼都震驚了,而人類則滿心疑惑。

在這個時代,連魔人和吸血鬼都成了少數人才知道的東西,境界大賢者這個更加神秘的名號,自然被人類遺忘了。

但是,對於非人者而言,境界大賢者的名號卻如雷貫耳,儘管其已經成為傳說,卻依然在各族流傳著,因為各族都有一種共同的傳聞——當境界大賢者再次出現的時候,萬族便可回歸大地。

儘管這種傳說飄渺無比,但各族老一輩份子都對此深信不疑,或者說是強迫自己去相信,因為他們不想失去希望。

而對年輕一輩來說,境界大賢者雖然很飄渺,但受老一輩耳目渲染,難免會有多了解。

在場除了魔人首領外,其他的魔人與吸血鬼都是年輕一輩,所以年輕一輩之前覺得小紫的形象和戰鬥方式和某個人有些像,卻想不起是誰,直至魔人首領喊出來后,這些魔人和吸血鬼才想起那個傳說。+

不過,這給予魔人和吸血鬼們的震撼卻是絕對的,傳說中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物竟然出現了,而且還跟他們的死敵在一起,這叫讓他們該露出什麼表情才好??

當人類在疑惑,吸血鬼和魔人在震驚的時候,小紫對於魔人首領的質問便是語氣平淡的說道:「咱與咱的父親大人在一起有什麼奇怪的嗎?」

聽到這話,吸血鬼和魔人們頓時風中凌亂了。

父親?境界大賢者的父親?開什麼大陸玩笑?生於天地間的境界大賢者怎麼可能有父親存在?即便有,也只會是這個世界本身啊!

吸血鬼和魔人難以置信,同時也懷疑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境界大賢者,畢竟境界大賢者誕生於境界之中的事是兩族共知的,突然冒出一個老爹,還是一個渺小的人類,叫他們怎麼可能相信?

對此,小紫和劉峰都沒有心思去解釋,他們的關係是他們自己的,關這些人什麼事?

一時間,魔人和吸血鬼們都陷入了沉默,而對小紫的敬畏也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但魔人和吸血鬼沉默,不代表其他人也會沉默,至少,失去國都,又失去同伴的皇家騎士們就不能忍了,他們並不知道小紫的身份,自然不會畏懼小紫,而小紫將他們同伴殺死的事,就讓他們難以抑制心中的憤怒。

「陰險的女人,償命吧!」麥爾斯帶著咆哮發起攻擊,其揮舞大刀魂器,形成刀刃風暴向小紫和劉峰襲殺過去。

劉峰見狀,不屑的看了一眼便沒有動作,因為他知道小紫肯定會解決問題。

果不其然,只見小紫輕輕一揮手后,空間裂隙便毫無徵兆的打開,將麥爾斯的攻擊全部吞噬。


而且,這還不算完,下一刻,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小紫笑眯眯的說道:「你的東西,就還給你吧。」

話落之時,被空間裂隙吞噬的刀氣重新飛出,只是這一次是向著麥爾斯去的,可謂怎麼來就怎麼回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