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9 Views

紅塵妖姬清瘦的身影一閃,面對着蘇然,說道,“不錯!不錯!這一套陣法,竟有逍遙施展的八層威力!推算速度更是比他快了數倍!”

Written by
banner

“小傢伙,以你這手絕技,去參加這次歷練,我大可放心。”

“或許棄陣宗,真能在你手中,再次揚名。”

她手指一彈,那隱世令,便落入了蘇然的手中。

蘇然感受着這令牌的溫潤,心中一暖!距離那追魂丹,又進一步了!

“我合歡宗的弟子無能,我對這次歷練也不報任何希望。”

“但修途無情,我那芳菲徒兒乖巧得很,心性和我當年極爲相似。老身不願她就這樣隕落,到了那萬魂戰場,勞煩小娃娃你分出一絲心思,照顧於她。”

遞給蘇然隱世令之後,紅塵妖姬又接着說道。

蘇然連忙點頭,即使這紅塵妖姬不說,自己也不會讓冷芳菲傷一絲半點兒。

之後,紅塵妖姬又詢問了蘇然一些瑣碎之事,這才閉目深沉,又恢復了平實。

蘇然見時機已到,便拿出了潤魂石,拜在了她的面前。

“前輩,晚輩還有一事!”

紅塵妖姬眼睛一掃,身子又是一怔,“你這小娃娃,竟有如此機緣,身懷這等寶貝。”

她修行多年,自然認識這等異寶。

“說吧,什麼事?”

蘇然身子微微一傾,“前輩將神識投入其中,便會知曉。”

紅塵妖姬微愣,不過還是散出神識,投入了潤魂石裏面。

良久,她才收回神識!

“奇也,怪也。這光點,有念力的影子無疑。但包裹着它的這層光膜,又是什麼?”

她眉頭深鎖,微微一語。旋即又將目光光射向蘇然,說道,“小娃娃,這光點,是何人念力所化?”

蘇然低沉,當即說道,“晚輩不敢欺瞞前輩,這光點乃我愛妻殘留的念力所化。晚輩就是不解,這念力光點,寄居於潤魂石之中,所指何意。”

紅塵妖姬點了點頭,眉頭更是一舒,“念力還能殘留成一抹光點,倒也是罕事一件。至於它爲何會寄居在這潤魂石裏,我也無解。”

蘇然聽罷,眉頭蔓延出一絲苦澀。

自己執着的留下這念力光點,只是徒增自己的煩惱罷了。

他心中一冷,拜別了紅塵妖姬。

待蘇然不見,紅塵妖姬旋即露出一道凝眉。

“這念力光點,似乎有極大的冤屈在述說。可是我力量不夠,無法聽清……”

“這事情,還是不讓這小娃娃知道爲好,以免干擾了他的修者之心……”

“這世上,最苦的,便是有情人……” 蘇然回到自己的住所,又拿出那潤魂石細細看了好久,卻也只是霧裏看花,越看心越亂罷了。

“莫非這念力光點,也可以溫養復活?”

但旋即,他對自己這個想法又一陣自嘲。

從紅塵妖姬的語氣不難聽出,這單靠念力凝成的光點,本就是意外之事。自己如今卻癡心妄想,想要靠這念力光點就復活自己的心愛之人,着實可笑了些。

看着這發出幽光的潤魂石,蘇然不驚又想起了那在魔幻海之中拋下自己的林浩東。

若他沒有獨自離開,或許他已經帶着潤魂石,回到了西蒼宗。

他的姐姐,也會因此而得救。

可是現在,他或許都已經生氣未卜了。

想到這裏,蘇然不驚感嘆,這機緣之物。

林浩東追擊自己,而被自己所擒。這看似是他的劫難,但若他一直聽從自己安排,他便可以得到大機緣。

還有那華天仇也是一樣,若心性不是太差。他完全可以將他在拍賣會所得的巨寶帶回靈水門,光大其宗。

最終也不至於,被小左所殺,更是被古魔迦南吞了血肉骨頭。

“機緣之事,關乎因果。種善因,便有大機緣所得。”

驀然,他心思一展,一絲明悟擁上心頭。

蘇然知道,自己的心境,又一次晉升了。


不時,冷芳菲便來到了蘇然的住所。

小左一看到冷芳菲到來,就撲了下去,呲牙咧嘴的笑。不時,還不忘眼神鄙夷的看了看蘇然。

冷芳菲一邊摸着小左的頭,一邊衝蘇然一笑,“王平,謝謝你!師父見了你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

蘇然輕輕一笑,微微搖頭,“是前輩自己想通了而已。”

冷芳菲芳容一舒,不再言語。

兩人一嬰,又陷入了沉默。

這般僵持了許久,冷芳菲擡頭凝望着蘇然,輕吟道,“王平,若我能得到師父那樣的愛情,這一生,也就夠了。”

她話一說完,就跑了出去。

紅塵妖姬和逍遙子那樣的愛情?怨恨一輩子對方麼?

蘇然低沉,並沒有聽懂冷芳菲所說之意。

但她心急於追魂丹,如今隱世令已經得到,不時,便拜別了紅塵妖姬,和冷芳菲一起,匆匆離去。

鐵不換和青霞並沒有等蘇然和冷芳菲,而是先行去了萬魂戰場。

合歡宗距離那萬魂戰場,相隔了數十萬個城池,想要快速達到,只能藉助傳送禁制。


這傳送禁制,並不是什麼高深的禁制,卻有極大陣法的影子,一般修士,並不能參透。所以擁有者傳送禁制,只有那些距離大宗大派較勁的城池,纔有能力擁有。

而傳送禁制所消耗的元石之物極爲龐大,一般修士若是沒事,是不會選擇利用傳送禁制出行的。

距離合歡宗最近的一座傳送禁制,在一座名爲“不夜城”的富饒城池裏面。

這富饒城,是天位宗的領城,歸天位宗管轄。

因爲不是太遠,蘇然和冷芳菲,不時就站立在了這不夜城的半空之中。

“王平,這不夜城到了晚上,就會如同一顆明珠一樣,特別絢麗。”

冷芳菲大概來過這座城,一到這裏,就興奮的爲蘇然介紹道。

也沒再提,關於二人情感之事。

二人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以前。

蘇然輕輕一笑,卻沒有回話。

現在的他,滿心滿腦的都是復活劉若雪,再也裝不下其他。

這些天,他的神經尤爲緊繃,他害怕自己不能復活劉若雪,或者是沒有能力復活劉若雪。

使他便成這樣的,就是那劉若雪的念力光點,跑到了潤魂石之中,而自己,卻無解。

冷芳菲冰雪聰明,自然看出了蘇然所思。

她提脣微微一笑,不再打擾蘇然。身子一沉,便下降到了不夜城的一條街上。

可剛一下落,那些凡人就面色驚恐的看着她,然後紛紛跑開,如同逃命一般。


不時,原本還頗爲熱鬧的街道,竟一個人都看不到了。

“這……”

冷芳菲凝神,極爲不解。

一般城池,都會有修氣士存在。就連那偏遠的南平城,也有不少的修氣士,就更別提這富饒的不夜城了。

要說凡人害怕修氣士,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可現在,這不夜城的凡人,卻分明就是害怕冷芳菲。

這時,蘇然也降落了下來。他眉目微凝,旋即散出一股龐大的神識,向四周漫去。

不時,蘇然眉頭深皺,滿臉疑色。

“這座城,或許沒有一個修氣士!”

他低沉一語,又邁着輕步,向城深處走去。

偌大的一座城,竟沒有一個修氣士!

冷芳菲芳容一顫,生生吞了一口口水,“不可能啊,上一次我來這裏,還有一些修士組織了坊市呢。”

不過話雖這樣說,但跟上了蘇然的腳步。對於蘇然,她現在可以說是盲目的跟從了。

傾間,二人就查遍了整個不夜城。

那些凡人,還是如同見鬼一般的躲避着二人。而這座城,也確實沒有一個人。

蘇然低沉,身子一閃,敲開了一所房子的門。

開門的是一箇中年漢子,他開門一看到是蘇然二人,當即就要將門關上。

蘇然輕哼,身子一旋,就已經進入了房間之內。

那漢子見此,腿已經哆嗦不止。他也不言語,身子猛撲在地,不斷的給蘇然磕着響頭。

“起來說話!”

蘇然手伸一指,射出一道光華來。

光華入體,漢子的動作就被禁,身子更是站立了起來。

“大仙饒命啊……我不想死……不想死……”

身不能動,那漢子當即就嚎啕大哭起來,吐字不明的說道。

蘇然微愣,並未理解這漢子的意思。

“我爲何要殺你?”

這漢子長得極爲樸實,見蘇然發問,臉上就別提有多苦澀了。

“你們……你們修氣士……不是發狂了麼……不是見人……見人就殺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