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6 Views

而反觀李晨大魔神,直接大口一張,無盡烈烈罡風呼嘯中,狠狠一吸,嚼了兩口,打了個飽嗝,連根毛都沒掉,就把這個危機解決了。

Written by
banner

額…….有點扯遠了。

二郎神三人叛變了天道,自然是不能再參悟天道,但是辰光卻是使用了吞噬法則,將組成天道的五十道法則吸出三道來,讓三人成聖。

然後,就有了持續了五百萬年的反叛之戰。

洪荒歷xxx年,第一聖人鴻鈞死,遠古七位聖人叛亂,投靠大魔神麾下,xxxx年天道碎,同年一手造成曠世奇戰的大魔神李晨,神祕消失,次年,三位無量宇宙聖人率七位遠古聖人,億萬萬魔神攻入暗宇宙,追殺逃走之天道意識。

…….

水藍星!夏華國!晚九點!

一個百丈大小的黑洞出現在臺煙州上空,突然,一道墨黑色的光線,投射進一個在州中心公園躺椅上,一個少年的眉心處。

少年小拇指動了動,修長眼睛睜開,一道威勢驚人的精光從其中射了出來。

站了起來,少年站了起來,渾身卡卡卡卡的響起了骨節震動的聲音,而這普通的聲音,卻將花園中所有歡叫的動物,都給嚇的匍匐在地上。

一個正站在對面馬路上電線杆旁,撒尿的小哈巴狗,硬生生的止住了剛剛噴射而出的尿液。

“寶貝怎麼不尿了!”一個打扮還算時尚的女人,對着那個嗚嗚亂叫,剛要尿尿卻硬生生的止住的小哈巴狗愛惜的說道。

“回來了?”李晨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魔威收起來,“真的回來了!”

空氣中還是熟悉的味道,甚至……還有一股尿騷味。

“喂!你怎麼讓你的狗隨便撒尿。”李晨大踏步走過去,提溜起剛剛有了尿意的小狗的尾巴。

“你你你!你居然這麼對我家丹妮。”劉菲拿下自己的大墨鏡,指着李晨的腦袋氣憤的說道。

“你家丹妮?你說這條狗?”李晨問道,“好吧,就算它真的叫丹妮吧,但它還是條狗啊,你讓一條狗在這撒尿。簡直是不道德。”

“它不是一條狗。”

“就算他不是一條狗,是人,對!要是它真的是人的話,就更不能隨便大小便了。”

“我我我。”時尚女人不知道該說麼好了,這人叭叭叭的說了這麼多,簡直就是個神經病,“你不認識我。”

“你神經病啊!我爲什麼要認識你。快給錢。”

“給什麼錢?

“你要不給我錢,我就把這裏管衛生的大媽叫來,罰你款。”

看着甩在自己手裏五張軟妹紙,李晨殺眼了,什麼時候管衛生的大媽這麼厲害了。

“不過,我剛纔跟這個女人嘚吧的什麼,我自己居然也有些搞不懂。”感嘆了一番歲月易老,在洪荒歸來他已經不是他了,自然語言組織能力,也是深奧的讓自己聽不懂了。

“他居然不認識我?”時尚女人喃喃自語,她可是頂級紅星啊,剛剛聽到李晨居然要叫人來,她怕自己身份曝光這才走的,要是真的曝光的話,估計娛樂版頭版頭條就是她的了。

“天后,劉菲縱容小狗當街撒尿,論娛樂圈的尿性。”

“天后小狗撒尿了。”

“全民猜測,天后讓小狗當街撒尿,是諷刺哪位明星。”

…….

簡直是太可怕了。

第二天,李晨來到了這個叫做保全的保鏢公司。

李晨穿越前,就是一個窮學生!高中三年級的窮學生,一個在暑假期間找工作的窮學生,在這裏自然是爲了找工作。穿越前,他就收到了這家公司的面試通知,歸來,是爲了沿着以前的軌跡生活,今天自然還是如約來了。恩,大家都看出來了李晨大魔神是極其守信用的。

喜歡的加、羣,二九七八二四二四三,咳咳目前只有羣、主一人 ps:親們寫書不易啊,能否給個鮮花、貴賓、蓋章、紅包、裝扮、驚喜來一發啊。最不濟,把本書加入書架,方便親們下次閱讀啊。

李晨剛剛走進大廈的旋轉門,忽然,口袋中的衛華手機就響了起來。

“阿媽”

手機顯示是老媽的電話,強壓下心中的激動,接通了電話,“喂,媽?”

“晨晨啊,吃飯了嗎?”

還是平淡的話語,但是卻幾乎要李晨流下眼淚,要不是在九重深淵大地獄中,磨練心性,他就能真正的哭出來。

聊了一會兒,儘管他極力控制自己的聲音,但還是不免有些不自然。

“晨晨啊,找不到工作就回來,咱家也不差你那打工掙得錢!”

……

這些往日聽了心裏就煩的話,現在聽來是那般溫馨。掛了電話,怔怔的盯着手機屏幕看了好久,轉身上了電梯。

“面試的話,去九樓。”接待小姐說道。

聽了接待小姐沒有絲毫敬語的話語,李晨心中恍然,洪荒一千多萬年是有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己說話了。

他有些淡然,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失落。


其實,李晨就算在殺戮縱橫的洪荒大世界,也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起碼他自己是這麼認爲的。一般來說,只要不是指着他鼻子罵,只要不是侵犯了他的利益,他都是一個淡然的人,不會因爲別人一兩句不敬的話,就跟人翻臉,拔刀子。


可卻沒有人敢對他不敬,即使對手,也頂多喊一句,這禍害已經無敵了。

真的回來了!他終於確定,可卻無法適應。

這個與世無爭的世界,他僅僅呆了十八年,而從他穿越九重深淵,到打碎天道,卻在洪荒大世界呆了近一千多萬年,他早已經適應了那裏的爾虞我詐,適應了弱肉強食,甚至適應了別人對他的畏懼。

轉眼間已不再是當初的懵懂少年。悲傷?感慨?都沒有,當他在九重深淵成爲大魔神的那一刻,這些負面情緒都沒有了。


他回來了,但也永遠回不來了。

在九重深淵,在那個每句話,都充滿算計的地方,他早已不再是他。

習慣了步步爲營, 學霸的經濟世界 ,習慣了算計的他,回到開始的當初,他發現他早已經不是他,他甚至卑劣的連父母都習慣的算計在內。

要不爲什麼,爲什麼回到這裏的他,別了一千多萬年父母的他,卻不是第一時間,給家裏打個電話,回家看一眼,而是來到這個地方,按照一切未變之前,那樣面試。

因爲他在算計,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不自覺間算計進去,他要造成一種自己從未變化的假象,他要把所有的關於自己離開又回來的破綻,全部掩蓋住。

“不用再算計了。”李晨眼神冷冽,嘴角卻掛着溫醇的笑容,人畜無害:“天道崩碎,這個世界早已經沒有了修士,也沒有人能威脅到我,我該肆無忌憚的。忘記吧,這裏早已經不是那個慘烈到死的世界了。”

隨着一聲叮咚的電梯開門聲,李晨走出了電梯,嘴角含笑,冷冽的眼神收了起來,不再算計,可能嗎?

他要讓穿越之前的生活繼續,平淡的讓人煩的生活繼續,不再算計?可能吧,但卻要帶上一個僞裝。

面試?

一張白色的紙貼在門上,他想也沒想就走了進去。

一個大猩猩,不,一個強壯的像大猩猩的肌肉男坐在屋子盡頭的椅子上,他面前一排身穿黑色西服的人,正在排隊。

是參加面試的人。

李晨一身休閒服,顯得格外扎眼。

李晨走進房間時,一個明顯練過的男人低俯下身體,把手放在大猩猩旁邊的桌子上,大猩猩伸出了手,兩人握在一起。

掰腕子?這面試有些意思。

李晨想起了洪荒大世界的一個爲數不多的一個朋友,兩人第一見面時,就是比試掰腕子。

啪嗒!西裝男人的手沒有撐過一秒鐘,就被大猩猩狠狠的按在桌子上。

大猩猩狠狠的掃了一眼李晨,李晨知道自己遲到了,可那又怎麼樣呢?他慢吞吞走到了隊伍的末尾,不緊不慢。

接二連三,一個個西裝男人,走上去掰腕子,有人過了面試,有人沒有過,但是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個面試的人都被狠狠的按在了桌子上。

“小子,你看你那孫樣,一點肌肉都沒有,你還面個屁試啊,回家在吃兩年奶再來吧。”

說着大猩猩伸出一根食指,啪嗒一聲,居然僅僅用一根手指,就將這個穿着皺吧西裝的瘦男的使了吃奶的勁兒的青筋暴起的手,給撂倒了。

話語,讓這瘦男簡直受不了。

“你這個壞人,居然這樣對人家。”瘦男翹着蘭花指。

一腳將這個瘦而且娘娘腔的傢伙,踹到一邊,大猩猩看向了李晨:“小子你…….”

李晨握住了他伸出的一根小拇指,狠狠的向後一掰,只聽咔嚓一聲,大猩猩的小拇指就給掰折了,大猩猩的手也順着這股力,被壓在桌子上。

“臭小子你…….”

“我過了吧。”李晨淡淡的看了一眼大猩猩,施施然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我過了吧?”李晨繼續加力,他不喜歡有人在他面前囂張,裝逼,顯然這個大猩猩是想這麼做來着。

前一個瘦的都成了那樣的男人,大猩猩都出了一根食指,輪到他的時候,居然只出了一根小拇指,簡直是不能容忍啊。

洪荒大世界,也證明了,沒有人能在他面前囂張。當年準提老祖牛逼吧,那可是如來佛祖的二聖師之一,當年,跟李晨大魔神搶奪那把無量魔神劍時,就因爲多說了一句,此寶與我有緣,就被李晨揍的連他師兄都不認識了。本來那把無量魔神劍,李晨大魔神都想給他了,就因爲這孫子,得了便宜還賣乖,囂張的不行。就被李晨給揍的不成樣子。

當然,說實話,那次李晨大魔神狠揍準提老祖,也是爲了給七大聖人、天道挖一個大坑。但要不是那孫子,太囂張,也不會揍的那麼狠。

“小子,你欠揍。”

大猩猩砂鍋般大小的拳頭,撕裂空氣,衝着李晨,咆哮過來,李晨坐在椅子上,輕飄飄的看了一眼這拳頭。

很快?太慢了!

他雖然沒有了強大的肉體力量,但他精神力卻還是那般強大,這快的好像流星,威的好像炮筒的拳頭,在他面前,就像一個放慢了無數倍的蝸牛,慢慢爬到他的面前。他等的都有些煩了,還沒有來到。

真是不耐煩啊!

輕輕一揚閒着的右手,小拇指向裏面一扣,敲擊在黑猩猩的手腕子上的命門上,輕輕一用力,手腕微微一轉,就攔住了剛剛還在咆哮的拳頭。

而展現在旁觀者眼裏,就是大猩猩一拳轟過來,空氣都似乎微微一震,而對面顯得瘦弱的少年,輕飄飄一出手,就給兜住了。

剛剛都要散去的衆人,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嘴巴張大似乎都要裝下好幾個鴨蛋。

“我擦,我看到了什麼。”

“我今天一定沒有吃藥!”

“一定很疼吧。”

“我……..”

李晨有些不高興,他居然感覺到了疼痛,李晨大魔神一不高興,表現出來的就是,他微微一扭手腕,黑猩猩就好像一條溼了水的毛巾被擰了一下,渾身疼的冒汗,一開始,大猩猩還在死命的撐着,咬牙切齒,很爺們,很厲害,但隨着李晨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他“啊”的一聲就叫了出來。

“這纔對嘛!”李晨對這叫聲滿意了,要不自己不是白做無用功了。

好吧,李晨這是遷怒於大猩猩。剛剛交手,李晨高估了自己,雖然他有強大到爆的精神力,但是他卻沒有強大的軀體。本來,他想跟大猩猩硬碰硬,但出手半途中,戰鬥本能告訴他,他現在的身體強度,根本承受不住這一擊,半途中,只能用巧勁,撞擊這人的命門。

失落的寶藏 力道控制的還不錯。”李晨暗中爲自己點了幾個贊,叩擊命門,說的輕巧,真正用起來卻不輕鬆,少半分力,沒有絲毫的用處,多半分力……

李晨瞅了一眼大猩猩,算你小子命大,要是擱旁人,絕對沒有這麼精準的力道,這一下子,你小子就能嗝屁了。

大猩猩絕對不知道自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