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0 Views

夏羽斐淡淡一笑,說道:“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Written by
banner

第二天大清早,夏羽斐就跟隨夏鴻途來到了地下室。夏家的地下室與蘇家的並不一樣,蘇家那個迷宮的路口就在地下三層。

夏家地下進入後就是另一個位面空間,進入後就有兩條路。夏鴻途指着其中一條讓夏羽斐直走,說到了路的那邊後就會有人接應的。

夏羽斐就丟了兩個照明術,然後一條道走到黑了。走廊依舊是四四方方的樣子,一路上除了黑暗就會黑暗。


約莫走了大半個小時左右,夏羽斐就見前方有光。於是就加快了腳步,結果當他走出黑漆漆的走廊後,居然來到了一個大的菜市場。而他身後早已不見了走廊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厚厚的牆。

夏羽斐有些發懵,望着人來人往的菜場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

“這裏,想不到你來的那麼慢。”葉懷站在夏羽斐的一側,揮了揮手說到。

“葉懷?你怎麼在這裏?接應我的人就是你?”夏羽斐有些驚訝,想不到接應自己的居然是崑崙的葉懷。

“是啊,大小姐說你要去崑崙辦事,所以讓我做導遊了。”葉懷笑了笑,繼續說道:“走吧,我帶你進入崑崙。”

夏羽斐扭頭想了想,實在不明白爲什麼通往煉妖塔的路會到了菜市場,而且還有崑崙的人來接自己。似乎是爺爺安排的,那麼爺爺和崑崙到底現在是敵是友?看來老爺子的水深的很啊。

“你確定葉家就在這裏?”夏羽斐又看了看眼前的菜場,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就和普通的菜市場一摸一樣,那些買菜賣菜的也都是普通老百姓。

在夏羽斐的印象中崑崙所在的地方應該是深山老林,而且還得是那種**的古剎廟宇。怎麼可能是這種馬路上隨隨便便就有的菜市場呢?

“是啊是啊,走吧。到了就知道了。”葉懷邊說邊在前面開着路,現在正好是早上菜場的高峯時期,人潮洶涌的很。

走了大概有十分鐘左右,兩人來到一家藥鋪門口,藥鋪的招牌上有一朵雲狀的圖案。夏羽斐記得葉問天當初給自己的那塊令牌上也有類似的圖案。

“到了,進去吧。”葉懷率先進入了藥鋪中,夏羽斐緊隨其後。

這藥鋪外表看起來是破破爛爛的一小間,裏面裝修擺設卻是十分古樸,而且等着抓藥開方的人有很多。看不出這樣一間小小的藥鋪居然生意那麼好。

“王大爺好”葉懷熱情的向正在爲人把脈的老人打招呼,老人只是擡頭撇了葉懷一眼,馬上又低下頭,專心做他的事情了。

“往這走。”葉懷似乎早已習慣老人對他冷冷淡淡,繼續爲夏羽斐引路並又說道:“夏先生,雖然你是大小姐的朋友。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從進入這藥鋪後,你看到的聽到的都不能說出去,就算是方小姐也不行。這關係到整個崑崙的安危,請你諒解。”

“我明白,我會守口如瓶的。”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葉懷點點頭,走到一處牆壁前,那牆上刻有異常怪異的花紋,似乎有點像是八卦,但是又和八卦有顯著的區別,夏羽斐饒有興致的研究了一下卻還是不知道上面到底畫些什麼。

葉懷等着夏羽斐研究完,才從口袋中拿出一塊玉印,口中神神叨叨的說了點什麼後,才把玉印貼上了奇怪的花紋中心處。

中心處發出了微微的光芒,隨後光的線條迅速的花紋上竄了起來,形成一座發光的門形花紋。葉懷又將玉印取下,筆直的往光門走去,一下子就消失在夏羽斐面前。

又是一個空間位面,夏羽斐在光門形成的時候就擴出了神識。光門後面依舊是石牆和屋外,這樣的情況就表面這光門是一個空間位面的中轉陣。

空間位面真不值錢!夏羽斐狠狠的想。

光門的那頭,葉懷已經在催促了,“夏先生,請快些過來。我要關門了。”

夏羽斐淡淡的笑着搖了搖頭,跨進了關門中。 門的後面又是另一幅景象。藍色的天空上飄浮著幾朵白雲,悠遊的四處閒逛。溫和的清風吹撫着一望無際的草原和樹林,令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寬闊的草原上,幾隻夏羽斐根本沒有見過的生物正在低頭啃着一種紅色的果子,或者是在追逐玩耍曬太陽。那玩意看起來和一般的小貓外表沒什麼兩樣,不過頭上卻長着一對兔子的耳朵,看起來很可愛的樣子。

“那種生物叫堪耳。”葉懷笑着解釋道,“不要看看這種小傢伙一副無害相,如果你貿然靠近的話它們就會羣起而攻之。它們每一隻都能釋放出相當於十萬伏特的電壓,就算是你這種高人也抵不住一下。”

夏羽斐點點頭,下意識的往另一邊躲了躲,又聽一陣清脆的叫聲,結果擡頭一看卻是幾隻長着人的面孔翼手龍身體的飛禽掠過。

“這裏是崑崙?”夏羽斐吞了吞口水,這裏居然會有這種古怪的生物。

“是也不是。”葉懷給的答案很是繞口,夏羽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後,葉懷才笑着解釋道:“對外,我們稱之爲崑崙。其實這裏不是天朝崑崙山的崑崙,而是那個‘號曰昆崚,在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萬裏’的崑崙,而且比起崑崙的稱呼,我們更喜歡稱這裏爲隱門。”

“《十洲記》?”夏羽斐挑眉,感嘆道:“想不到這種存在於神話之中的地方居然真的存在?我還以爲是杜撰出來的仙境之地呢。”說完,又興致勃勃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走吧,前面還有更加多的東西可以看。崑崙千百年的歷史,累積下來的東西保證會讓你大開眼界!而且,在我的記憶中能光明正大進入崑崙的外人你是第二個。”

“噢?第一個是誰?”

щщщ ⊕тTk an ⊕c○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二十多年前有個叫什麼之安的好像也來過。那時候我還小,長大後老一輩都不怎麼肯提起,我也是無意中聽到些的。”

那年夏季,不負有你 。心想,什麼之安麼?應該是安之吧?夏安之。。。

在葉懷的帶領下,夏羽斐很快來到了一個類似小鎮的地方。鎮上有個集市,兩人在人羣中穿梭着。而周圍此起彼伏的都是吆喝聲和叫賣聲。

“這裏都是崑崙的人?”夏羽斐看着集市上的人潮,這裏少說也有上百人,和夏羽斐印象中的崑崙似乎有些不符合。

“是的。只是這裏有很多都是崑崙的普通百姓,他們的祖先與隱門的人在這裏落地生根,過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所以他們也就生在這,長在這。對於他們而言沒有國家的概念,有的只是隱門和崑崙。”

夏羽斐點了點頭,忽然覺得衣角有被人扯動,低下頭一看卻是個只有他一半身高的老太太。

“小子,老身看你不是普通的人類吧?嘿嘿,想不到時隔二十年又有一個有趣的小子來到這裏了。要不要買點老太婆我親手加持的福繩?保管你危難之際可以報上一命。”老太太的臉上皮都皺在了一起,看上去幾乎已經有幾百歲了一般。

夏羽斐微微皺眉,隨即笑道:“老奶奶,你說二十年前也有人來過沒能不能和我說說當時的情況?”

“去,有什麼好說的。小子,你別以爲老身不知道你來幹啥。只是你和那幾個傢伙的事情我們都管不着,但是老身依舊提醒你不管結果是好是壞,都不要禍害人間,否則老身這把老骨頭可不放過你!”說着,老太太也不知道哪裏變出根柺杖一下砸在了夏羽斐的腳趾上。

夏羽斐痛的是之牙咧嘴的,那老太太似乎很滿意夏羽斐的表現,嘿嘿一笑後又變出了一條小而精緻的中國結紅繩丟在了夏羽斐的懷中說道:“小子,這個送給你。老身它能保你一命,戴在手腕上吧!”

夏羽斐呆了呆,又見一邊的葉懷拼命的擠眉弄眼,也就乖乖的戴上了紅繩。

老太太見夏羽斐戴上紅繩後就拄着柺杖往其他地方走去了,夏羽斐覺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老太太的身影已經在二十多米外了。

“哇!想不到福婆居然會送你東西!夏先生,這下你發了!”等老太太走後,葉懷立刻一臉羨慕的說道。

“福婆?那個老人家似乎不是人類。。。”夏羽斐有些自言自語的說道。

“恩,是神氏一族的福神婆婆。”葉懷滿臉羨慕的望着夏羽斐手腕上的那根紅繩。

“神氏?”夏羽斐微微皺眉,心中卻吃驚不小。神魔之戰依舊維持到今天,自己又是魔族的代表,怪不得那個老太太會說剛剛那段話。似乎這個福神婆婆知道他的對手是誰啊?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神氏似乎沒有夏羽斐想象中的那般和自己水火不容。這到是讓夏羽斐覺得異常奇怪。

兩人又走了會,葉懷也買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最讓夏羽斐覺得奇怪的這小鎮上有許多模樣奇怪的人,明顯他們身上的氣息於剛剛的福神婆婆類似。這些人或者說是神氏們,對於夏羽斐這個魔神繼承人卻不知不顧,最多就是好奇的看上一眼,有些神氏甚至還會笑着對夏羽斐打招呼,這讓夏羽斐更加莫名異常,難道這裏神魔一家親了?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最後兩人走到了一座木拱橋前,橋下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巨大地縫。

“過了這橋就是隱門的禁地了,也就是真正的崑崙了!我的任務就是送你到這裏。夏先生,你到底是誰我不在意,但是我有必要要提醒你一點。從這裏過去後有一個神氏居住的村落,雖然剛剛的那些神氏對你還算客氣。

但是不要試圖靠近神氏的村落,這些神祇大部分都是因爲被人類開發土地,污染河川而無家可歸的山神河神等等的土地神,百般無奈之下還會來到崑崙居住。他們對人類絕對沒有好感,隨意靠近是會被攻擊的。

而且還有一些是久居崑崙的神氏,他們更爲難纏。你一定要處處小心,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葉懷嚴肅的一再囑咐道。

夏羽斐聽完,淡淡的點頭問道:“你不和我一起進去?”

“是,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葉懷點頭,又指着地平線遠處的一個突出物說道,“你要去的地方就在哪裏,希望你小心再小心。我告辭了。”

葉懷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掉了。只留下夏羽斐在原地望着那個突出物發呆,就算是夏羽斐的目力也只能隱隱看到那個東西應該是座塔的尖端處。

煉妖塔!夏羽斐的嘴角揚起一股弧度。那個地方應該就是這次他要去的目的地!曾經夏安之奄奄一息走出的地方!

夏羽斐過了木拱橋後,就一路向着煉妖塔方向走去。走了似乎有兩個小時的時間,那塔的尖端依舊那麼小,似乎夏羽斐和它的距離從來沒有接近過。

而且這段時間裏,由於葉懷離開前的那段話導致夏羽斐行走的都異常小心,生怕忽然間跳出一羣神氏,將自己給輪了。 “有那麼遠麼?”又走了近兩個小時,夏羽斐纔看到那尖端似乎大了一點點,也就是說他離煉妖塔進上了那麼一些。


這讓夏羽斐有些無語,所幸坐在一個山頭上開始利用空間術弄起吃喝來。他正吃的帶勁,卻聽到一聲野獸的巨吼之聲,隨後是一聲女子的尖叫。

夏羽斐聽到這聲音,立刻不由分說的拿着烤肉走人!開什麼玩笑,這裏有能說話的女子。只有一種!就是神氏!他纔不要遇上神氏後給輪了。 失落的寶藏


只是很悲催的事情發生了,夏羽斐才準備離開。兩隻扭打成一團的野獸從樹叢裏跌出,滾到了夏羽斐的邊上。

一隻是純黑色的狼,但體型有一般狼的兩倍大,頭上還有一個小小的尖角。另一隻是一頭白色的老虎,皮毛上佈滿黑色線條。而且神奇的是那隻老虎能像人一樣,用兩條後腳站立,前爪握拳和黑狼搏鬥,而它的體型至少也有夏羽斐的三倍那麼大!

這是什麼妖怪?夏羽斐手上拿着烤肉,有些吃驚的望着兩個巨獸。卻不想白色的巨虎居然一個錯手,手掌揮空後落在了夏羽斐的頭上,眼看就要將他的一個大好頭顱給拍成蒜末。

夏羽斐伸出左手微微一擋,頓時覺得手臂上猶如千斤之重壓下。袖管也隨之“呼啦”一下粉碎!

白虎被這一擋有些發愣,似乎很難相信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能如此輕易的擋下自己的一拍。隨後就覺得整個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後“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並揚起漫天的塵土。

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兩隻巨獸和隨之趕來的女子都不可思議般的望着夏羽斐。夏羽斐看着地上的白色巨虎,這時才發現這傢伙居然有三隻眼睛,第三隻眼睛在額頭的中間,和神話中的二郎神楊戩一樣。

白色巨虎的三個眼珠裏滿是疑問,似乎它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摔在地上。最後它將目光移到了帶着淡淡笑容看着自己的夏羽斐身上,眼中也漸漸的起了怒色。

“哈,你不會生氣了吧?我的衣服還沒找你賠呢。”夏羽斐打趣般笑道。

那隻三眼白虎一個漂亮的鯉魚打挺後,伸着爪子就往夏羽斐招呼了去!動作比剛剛的那下要快上一倍,只留下一個爪子的殘影。

夏羽斐微微皺眉,雖然初到崑崙不想大開殺戒。但是對於想要自己性命的傢伙,他是從來不會手下留情的。

正要喚出爆炎術和葬魔葬神雙刀,卻聽身邊的那個女子大聲喊道:“夜月!”

夏羽斐微微一愣,聽了三次之後,他似乎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是纔想轉頭看那個女子,卻又見黑色的巨狼朝着他們這邊撞來,隨即將三眼白虎撞開。

等夏羽斐終於看到那個女子的時候,那個女子已經背對着夏羽斐跑開了。跑的時候卻還大叫道:“夜月,你在這裏撐着!我去找師父。”

黑色巨狼尖叫一聲後繼續與對手扭打在了一起。夏羽斐呆呆的看着它們扭打成了一團,又變出了一隻吃到一半的雞腿開始咬起來。

夏羽斐正在看着好戲,卻不想那隻白色巨虎異常的記仇。見摔過自己傢伙居然啃着雞腿看好戲心裏不由的大怒,立刻又揮舞着兩隻前爪撲了上了。

不過這次又是踢到了鐵板之上,被夏羽斐輕輕鬆鬆的一拳給砸了臉上,巨大的身子倒飛一段距離才重重的落下。

等它再次爬起來的時候,臉上多了一個“皮蛋”而且就在額頭中間的那個眼睛上,樣子異常滑稽。白色巨虎摸了摸額頭上的“皮蛋”又怒又氣的望着夏羽斐,表情中似乎還參雜着一絲委屈。

夏羽斐心中好笑,白色巨虎的樣子就與方小蠻受了委屈時一摸一樣。想到方小蠻,他的眼中殺意明顯減弱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奈。

白色巨虎清嘯一聲,在它的身邊開始颳起了狂風。當夏羽斐感覺的事出古怪時,已經晚了一步。一道狂風吹過了夏羽斐的身邊,擊在他身後的一顆兩人都合抱不起的樹幹上。那顆大樹的樹幹立刻被擊出了一個大洞,搖搖欲墜了起來。

接下來又是幾道狂風颳過夏羽斐的身邊。夏羽斐已經明白這是白色巨虎丟出的無形風彈,這種高密度的空氣彈威力是不可小窺了。

不過這個笨蛋巨虎眼神可能有些問題,可能是額頭上的那隻眼睛被夏羽斐打了個“皮蛋”的原因,它打出了十來發空氣彈沒有一次是擊中目標的。

不過眼力差歸差,萬一被打到一發也不是鬧着玩的。夏羽斐正在考慮要不要出手教訓下這個體型巨大,卻表情有些呆滯的巨虎時。一旁黑色的巨狼已經躍到了夏羽斐身前,張開了一道灰色的光罩,似乎有些方小蠻水藍盾的味道。

夏羽斐淡淡一笑,輕輕的說了句“謝謝”,黑色巨狼輕聲尖嘯了一聲,算是一種回答。

白色巨虎丟了十來發空氣彈後,似乎有些累也有點氣惱。又張開兩隻前臂聚了許久力後又丟出了一枚空氣彈,而且從夾帶的碎屑數量來看,這發是特別大的一發。


“砰”!

空氣彈撞上了灰色光罩後,發出了一聲巨大響聲。結果,那光罩被撞的支離破碎。而空氣彈居然被反彈了回去!

白色巨虎冷不防中了自己發出的一記超大的空氣彈,又悲催的倒飛出了很長一段距離,四肢朝上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而那隻黑色的巨狼也很吃力的趴在地上喘着粗氣,看樣子剛纔的那一下花費了它很大的精力。

夏羽斐看了巨狼的情況,似乎沒有大礙,又好奇的望向那隻四腳朝天的白色巨虎,真不知道有沒有事。結果讓他皺眉的是,那隻白色巨虎居然緩緩的爬了起來,坐在地上開始搖頭晃腦的甩起頭來,又拍了拍大腦袋。看來剛剛那一下還是把它撞得有些頭暈眼花。

這隻白色巨虎也是個粗神經的傢伙,見黑色巨狼擋回了自己的空氣彈,就朝後者撲了上去。黑色巨狼見狀立刻拱起了身子,擺出了迎戰姿態。

“啪,”一顆碎石子打在白色巨虎的額頭上,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在那個皮蛋正中。白色巨虎“啊嗚”了一聲,又轉頭看向始作俑者—夏羽斐!

“要陪我玩玩麼?小貓咪。”夏羽斐將手中的碎石子隨意拋了拋,邪邪的笑道。

白色巨虎怒了!剛剛它被夏羽斐摔的那一下賬還沒算,這小子居然現在還敢拿碎石子丟它!想到這裏它立刻紅着眼向夏羽斐撲了過去! 夏羽斐哈哈一笑,對黑色巨狼輕聲說了句“好好休息”就轉身往樹林裏跑去。那隻一根筋的傢伙看都沒看黑色巨狼一眼,也跟着鑽進了樹林。

夏羽斐仗着自己的身型比白色巨虎小的多,專找細小的樹縫鑽,不過這樣還是沒用。白色巨虎抓狂起來,比較小的的樹隨手一抓,就斷成兩節。大點的,它就雙手合抱,將大樹連根拔起,順便朝夏羽斐丟去。

夏羽斐卻似乎玩的很開心,看着身後的大傢伙紅着眼追着自己,還哈哈的大笑着。並且不時的朝巨虎彈去一兩顆小碎石,每一次都打在額頭中心位置。

白色巨虎怒了,腳下又發力一人一虎的距離瞬間就拉近了不少。夏羽斐故意又放慢了速度,那隻巨虎眼看馬上就要這個該死的人類,哪裏會不興奮?“啊嗚”了一聲後更加拼命的追了上去,好不容易追到了夏羽斐的屁股後面,立刻紅着眼睛的一巴掌揮了上去!

結果,夏羽斐不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