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3 Views

少女的眼睛朝着手槍漆黑的槍管裏看去,“你說這東西怎麼就那麼厲害呢?連異能者都能夠殺死”

Written by
banner

魯秦害怕的後退了好幾步,槍是什麼時候到她手裏的?

少女將冰冷的槍口對準魯秦,“我想看看你的木樁能不能夠擋住子彈”

魯秦跪在地上求饒道“不要!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少女大笑道“你覺得我會缺錢嗎?”

魯秦的雙腿都在打顫,“那你想要什麼?我能給的,我都給你”

少女道“我就想看看你的木樁能不能擋住子彈” 一聲槍響劃破天際,魯秦的雙掌緊緊按在地上,地面突然鑽出五六個木樁擋在他的身前。

少女是對着天上放的空槍,她看着魯秦害怕的樣子,笑道“既然沒這個本事,就學別人家做壞人,真是丟臉”

少女把槍丟在地上,在空氣中迅速寫下一串金色的文字,那串文字像是蠶蛹一般將竹神包裹住。

少女將能量硬幣放在口袋裏,帶着竹神的身體消失在空中。

在少女消失以後,那串束縛住鱷魚的文字也隨之消失了。

魯秦跑到鱷魚的身邊,“你怎麼樣?”


鱷魚揉着被捆綁的地方,“沒事,只可惜能量硬幣被搶走了”

魯秦看着周眼的屍體還暴露在空氣中,“咱們把會長的屍體埋了吧”

鱷魚點點頭。

魯秦把貓會長的棺材輕輕合上,歉意的向他鞠了一躬。然後把泥土重新埋在貓會長的棺材上。

在貓會長的墳墓旁,魯秦和鱷魚兩人把周眼安葬。

魯秦在周眼墓前深深的磕了一個頭,“會長安息吧,我每年都回來祭拜你,我會把咱們槍神公會發展壯大”

隨後,鱷魚和魯秦也離開了竹林山頂。

貓二看見能量硬幣被搶走,心裏一陣失落。

貓醉兒安慰她道“別難過了,你爸爸媽媽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受到傷害”

最生氣的還是張衣果,“本來我還指着能夠研究出能量硬幣的祕密,現在好了,那個女的是誰?就像動漫裏面跑出來的一樣”

蠻三拳這時醒來,但是他卻發現自己被困的像個糉子一樣。大罵道“小子,快放開我!聽見沒有?”

無言把他推到,在他身上放了一塊大石頭,“我傻啊,放開你讓你來殺我啊?等你的力量恢復了,自己就能把繩子震斷,咱們去山頂吧”

謝無言等人很快走到了竹林山頂,貓會長一臉灰的從自己的墓地裏爬了出來“天啊,這真是個力氣活!”

無言幫忙拍去貓老頭身上的灰塵“貓爺爺真是辛苦你了”

貓老頭笑道“沒事,這都是爲了公會”

張衣果生氣的撿起地上的能量硬幣,“留你這麼一個假的在這裏幹嘛?”

說到這裏張衣果就要把東西扔掉,無言卻攔着他道“別扔!”

張衣果道“反正都是假的,留着有什麼用?”

無言拿過張衣果手中的硬幣,笑道“這纔是真的,被拿走的纔是假的”

“什麼!”衆人都是一陣驚訝!

最驚訝的是貓老頭,“你說我剛纔一直抱着一枚假的能量硬幣躺在棺材裏?”

無言道“沒錯”

貓老頭揉着自己的眼睛,“怎麼可能,我怎麼沒有發現?”

無言道“因爲你相信我,所以你會認爲那硬幣是真的”

風七悅生氣的揪着無言的耳朵,“你這個大壞蛋,你怎麼不告訴我們,還得我們都虛驚一場!”

無言揉着耳朵笑道“要想騙敵人,首先就要騙自己人”

張衣果高興的把能量硬幣放進口袋“你要是這樣說我就原諒你了,太好了”

無言把硬幣搶了過來,“貓爺爺,這東西是你們的,還是還給你們。 席少撩情:欲寵不休

貓爺爺看了看貓二,“你幫了我們這麼大一個忙,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貓二突然站出來道“這硬幣就送給你吧”

貓二的這番話無言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可是你的……”

貓二道“沒關係,爸爸媽媽的在天之靈肯定也希望我這樣做,而且現在我就想和醉兒哥幸福的在一起,我不希望這枚硬幣帶來麻煩!”

無言苦笑道“難道你不怕硬幣給我帶來麻煩嗎?”

貓二開心的笑道“你那麼聰明, 傻王狂寵神醫妃 ,再說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大家流傳的肯定都是能量硬幣被那個使用文字異能的少女搶走了”

張衣果倒是格外的想要,“你要是不願意,可以給我啊”

無言看了看硬幣,這東西對他來講實在沒什麼大用“給你吧”

張衣果開心的剛要接過硬幣,風七悅卻狠狠的瞪着他,張衣果很識趣的推脫道“算了,你留着”

貓二對無言道“爺爺用了一年的時間也沒能啓動裏面的能量,現在可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無言道“貓爺爺用一年的時間都沒有能驅動,我還有什麼辦法,留做紀念纔是它最好的歸宿”

貓會長鄭重的對着無言道“無言你是個天賦異稟的孩子,你願不願意加入我們夜貓公會?”

張衣果突然搶道“加入你們公會是不是也要取個帶貓的名字,無言的我看就叫貓謝吧,貓泄肚子了”


無言鄭重的看着貓老頭,“貓會長謝謝你的好意了,我答應過媽媽不會踏入異能界。這幾天的事情我都算違背約定了”

貓會長搖了搖頭,“這麼好的苗子,可惜了”

無言道“是時候說再見了,有時間我就來看你們”

貓會長不捨的說了一聲“再見”

貓醉兒和貓二也不捨的道“再見”

風七悅道“離開這裏是可以,可是咱們回去?”

無言道“當然是走回了”

風七悅指着大天市所在的方向,“從竹林山的山頂走到大天市,至少要花一天的時間你知道嗎?”

無言道“一天的時間又怎麼樣?”

風七悅罵道“你是異能者你走遠多都沒關係,可是你的考慮我和衣果,還有你的那個小情人啊?”

無言道“誰是我的小情人啊?”

風七悅吃醋的指着抱着無言手臂的柔心,“她不就是你的小情人嗎?”

無言一陣頭大,“我只是拿她當我的妹妹而已!OK!”

“鬼才相信”風七悅生氣的把臉扭了過去。

柔心害怕的躲在無言身後,“那個大姐姐又變得好凶啊!”

張衣果雖然也是異能者,但他卻還是個孩子,一天一夜的路,那不得走死過去“貓爺爺你們公會有車嗎?”

貓老頭不好意思的摸着頭“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公會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是步行” 張衣果罵道“你這個老頭盡說瞎話,我明明看見有一輛加長版的林肯!”


貓老頭道“是有一輛林肯,但不是讓殺手公會的人都砸壞了嗎?”

張衣果還是不依不撓“我看見你拿去修了,昨天都已經拿回來了”

貓老頭把車鑰匙遞給張衣果“你要是有本事把它開的動,我就給你當馬騎”

張衣果一臉黑線“那是什麼破車啊!”

無言道“你打個電話給你家的傭人,讓他來接咱們不就行了”

張衣果害怕的道“不行,不行,他們都是叛徒,肯定會告訴我媽媽我到處亂跑的事”

無言看着風七悅道“你呢?富家女?”

風七悅無奈的聳聳肩,“別看我,我沒帶手機”

無言道“用張衣果的手機打啊”

風七悅笑道“你太小看我們風家了吧,只要不是我的電話號碼,他們都不會相信是打過來的”

無言一陣頭大,“你親自打也不行嗎?”

風七悅道“我和家裏的保鏢說過,如果不是我拿我的手機親自打過來,都立刻報警!”

無言道“你還真是閒得無聊”

風七悅道“有一次我也是忘記帶手機了,在同學家玩,不打算回去。 季少,我投降 ,現在我也沒有辦法”

無言道“你們有錢人真是麻煩”

風七悅道“正因爲是有錢人所以纔要小心爲上”

貓老頭突然指着山下的那條泥濘的大路“那條路有時會有公交車經過,你們可以去那裏等!”


謝無言、張衣果、柔心、風七悅四人站在泥濘的大路旁,等着公交車從這裏經過。

張衣果打了一個哈欠,把一顆椰子糖扔進嘴裏“咱們都等了一個小時了,車怎麼還沒有來?”

風七悅也揉着自己的小腿“再等下去可就要天黑了”

無言道“實在等不了咱們就去夜貓公會住一晚上吧,明天再等怎麼樣?”

風七悅痛苦的擺手道“我纔不去,他們的牀太硬了!”

無言聳了聳肩“那就繼續在這裏等吧”

風七悅看着柔心抱着無言的手臂很是眼紅,“你整天抱着他你不累嗎?”

柔心好像沒有注意到風七悅是在說自己,無言搶道“這又關你什麼事?”

風七悅道“你管我!”

張衣果在一旁調侃道“有人的醋罈子打翻了”

無言突然岔開話題道“喂,說到坐車你們誰身上有錢?”

風七悅奇怪的看着無言“坐車需要給錢嗎?”

無言道“坐車難道不需要給錢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