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3 Views

“經過這一個多月的基本訓練,相信你們也沒有多大問題。所以,接下來你們必須接受其他的訓練,有問題嗎?”冰月接着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沒有。”一頭引人矚目的深灰色髮絲,正是[朱雀]的隊長,伊瓦所擁有的。

“我會決定讓你們額外的訓練,是因爲你們的能力、水準和策略都是上上之選。到那個時候,負責指揮着四支隊伍的是你們,而不是我們,所以,你們必須具備應有的條件。”冰月說道。

“我們明白。”白色頭髮,有着一雙和貓眼極爲相似的眸子的琅祺回答道。

“那就好,我們從奇科沙漠回來以後,纔開始這一系列的訓練。”冰月繼續說道。

“是!”他們四人同時說道。

“好了,今天就到這裏,你們回去休息,準備明天出發的事情。”冰月說道。他們四人微微鞠躬後,便各自帶着自己的隊伍離去了。

“月,那個特別訓練由誰負責?”他們離開後,狄伽好奇地問道。

“自然是你們。”冰月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耶?!”狄伽等人發出驚訝的聲響,尤其是身兼教練一職的墨厥,更是一幅十分頭疼的模樣。而身爲禍首的冰月沒有理會他們的哀號,和幽冥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第二天中午,冰月、幽冥、墨厥、賽頓、莜裏、狄伽、宇斯、白靈無、婷淚、索,以及芷夢,加上那四支隊伍的人都準備齊全後,全都在西南門集合。

帝國風、火、土、水四家的族長,就連凱因、酷爾也到場爲他們辭別。不過,他們閒聊了一會兒後,卻依然不見冰月有要出發的意思。這讓凱因等人十分好奇,冰月不像是那種會等人的人。

“月,怎麼了?”墨厥靠在冰月的耳邊,小聲問道。

“等人。”冰月輕聲說道。

“等誰………………”宇斯的問題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幾天不見,有沒有想我啊?”

一抹銀黑色的身影抱着一個有着一頭粉色短髮的人,從天而降。兩個人飄落在冰月等人的面前,彷彿沒有看見凱因等人有些嚇愣的模樣,又或者是根本沒興趣。

“星,你遲到了。”冰月淡淡地說道,口吻中有着些微的責備。

“對不起啦,我已經飛快地趕來了。你看,我都滿身大汗了。”彬星無辜地說道。

婷淚走到舒兒的面前,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姐姐,歡迎回來。”

“小婷!”舒兒放開彬星,撲過去抱着婷淚,笑得十分燦爛。

“舒兒,很久不見了。”墨厥等人顯然都決定漠視彬星,轉而對着剛回來的舒兒說道。

“嗯。”舒兒用力點頭。

“出發吧。”冰月輕敲彬星的頭一下,然後才轉身對着全部人說道。

“是!”兩百多人同時大聲喊道。

“父王,兒臣先走了。酷爾,你要好好處理帝國的政事,知道嗎?凱特先生、滅錦、滅御,我弟弟就交給你們了。”賽頓對着酷爾的術士和近身侍衛說道。

“二殿下,請放心,輔助太子殿下是臣等的責任。”凱特說道。

“月,星,有什麼好玩的事兒,記得回來告訴我。”伊勒笑眯眯地說道。“再見了。”

“你們三個要好好向冰月他們學習,知道嗎?”傑米嚴厲地對着他的三個兒子,磊凡、扇閔、綠昊說道。不過,除了扇閔以外,磊凡和綠昊都沒有專心聽。磊凡直勾勾地看着彬星和舒兒,而綠昊則看着婷淚。

“是,父親。”扇閔說道。


至於其他人,也祝福了幾句,才向他們道別。冰月等一行人,以及那兩百多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了。十大高手雖然也有送行,但是,也不過是遠遠地看着他們離開。

“翊,怎麼了?”走着走着,冰月覺得幽冥的表情越來越奇怪,不禁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星之前一直阻止我們兩個相戀,現在,看到星和舒兒的感情那麼穩定,就是忍不住想搞破壞。”幽冥聳聳肩,臉上掛着一抹奸詐的笑容。

“翊,你最好別亂來,小心讓星惡整回來。”冰月輕聲警告道,免得幽冥死得太慘。

“彬星,你………………”磊凡加快腳步,走到彬星和舒兒前面,剛開口說話,就被彬星打斷了。

“是的,就如你心裏所想的。對不起,我不應該欺騙你。”彬星微微頷首,語氣中充滿真誠的歉意。

“………………對不起,打擾你們了。” 總裁的迷糊女僕 ,才輕緩地說道。

“星,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舒兒見磊凡和彬星之間的對話如此怪異,再加上磊凡的反應,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彬星搖搖頭,接着說道,“沒什麼,只是……一些小事罷了。”

“狄伽,你要不要過去和某人聊聊天,說說地?”宇斯訕笑道,惹來狄伽狠狠的一瞪。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宇斯,你很空閒嗎?我看,莜裏好像很想和你聊天的樣子,怎麼自己又不和莜裏聊天了?”狄伽將話題轉移到宇斯身上。

“咳咳,不和你說了。”宇斯尷尬地說道。

除了冰月等人,還有每個家族的那三個代表以外,其他人幾乎都不曾說話,只是默默地前進。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冰月和彬星都覺得應該休息了,所以也就示意衆人在原地休息一天。

“今天就在這裏休息,明天早上再出發。”冰月說道。

彬星點點頭,接着說道,“每一支隊伍派五個人出來守夜,每一個時辰換崗一次。”

“麗莎、伊瓦、琅祺、霧乂,守夜的名單就交給你們負責。”墨厥對着他們四人說道。

“是。”他們四人同時回答道。

“好了,你們都去休息吧。”墨厥得到麗莎等四人的回答後,才向着剩下的人說道。

“好累哦!”一道嬌嫩的女生響起,他們這羣人當中,水家的三個女生是少數體力較差的人。尤其是年齡較小的漾漾更是其中之最。

“漾漾,你還好嗎?”初晴問道。

“初晴姐姐,人家很累啦!”漾漾嘟着嘴巴說道。

“休息一下,明天還要趕路。”海蝶輕聲說道。

“不過,初晴姐姐,你不去和賽頓大哥哥聊天嗎?”漾漾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初晴。

初晴頓時臉紅,伸手捂着漾漾的嘴巴,“漾漾!別說那麼大聲啦,小聲點兒。”

“嗚嗚…………嗚………………”漾漾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可憐兮兮地看着初晴。

“芷夢,你累嗎?要不要吃些東西?要喝水嗎?還是…………”不同於初晴的被動,賽頓正爲了自己的終身大事努力奮鬥中。他那一連串的問題,讓芷夢不禁有些懊惱。

“頓,我想靜一靜。”芷夢微微蹙起眉頭,用不輕不重的聲音說道。

“……………………”賽頓愣住了,中止自己的問話,有些沮喪的垂下頭,往另一邊走了。而芷夢邁開腳步,似乎想追上前,但最終還是沒有這麼做。

偏離其他人的營地的白靈無和索,看到賽頓一幅悶悶不樂的樣子。不過,索是不可能主動去關心除了白靈無以外的人物。唯獨白靈無還算有心,會問一問。“索哥哥,頓大哥不開心。”

“靈無,別管太多。”索直接將白靈無納入自己的懷裏,黑色的披風披在白靈無的身上。

“可是,頓大哥他………………”白靈無顯然是想去安慰賽頓。

“靈無,看着我。”索的雙手攀上白靈無的臉頰,白靈無雖然不知道什麼事情,不過,她看得出來,索有心事。

“索哥哥,你不開心嗎?”白靈無乖巧地伸出雙手,圈上索的脖子,問道。

“只要有你就夠了………………”索的紅色眸子中盡是溫柔的光芒,儘管披散在肩上的黑色髮絲代表着他魔族的身份,但依然無損他對白靈無的溫柔。

“索哥哥?”對於索現在的所作所爲,白靈無只能用‘一頭霧水’四個字來形容。

“乖,別說話。”索哄道,白靈無微微頷首,然後任由索抱着自己,動也不動。

“雅兒,看到他們雙雙對對,我不知道該傷心,還是爲他們感到開心纔是。”墨厥從衣襟內拉出一條項鍊,對着項鍊說道。

“其實,若不是我遲遲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意,或者,我們現在也可以像他們那樣…………”墨厥依然低聲喃喃自語道。

片刻後,墨厥閉上眼睛,擡起頭,“雅兒,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賞月吧,像小時候那般。”天上劃過一顆流星,彷彿在見證他們之間那段既是陰陽相隔,也不會改變的愛情。

彬星抱着舒兒跳到樹上去,舒兒靠在彬星的懷裏,柔聲說道,“星,我不在的期間,好像發生了很多事情。”

“嗯,月和幽冥的感情更進一步,宇斯和莜裏看來也是有所發展。至於狄伽,看到那個男子嗎?”彬星指着正在有意無意接近狄伽的曈珧,問道。

“有。”舒兒點點頭。

“他是曈珧-土埡堤,正在追求狄伽,而且,狄伽對他似乎也是有着相當的好感。”彬星繼續說道,他刻意避開一些較爲沉重的話題,比如說,魔族將在一年後進攻。

“看他的樣子,人應該還算不錯吧。”舒兒說道。

“然後靈無原來有母親……這樣…………那樣那樣………”彬星和舒兒在樹上閒聊得正起勁,彷彿天底下只剩下他們兩人。

同一時間,冰月和幽冥也不會放過這些難得獨處的機會,因爲,不久的將來就是各族的大戰了,恐怕,也沒有多少悠閒的時間了。所以,他們纔會這麼珍惜現在相處的時間。

“翊,你在想什麼?”冰月問道。

“我?我在想這一次傭兵大會的事情。”幽冥的口吻中充滿了濃郁的無奈。

“很麻煩嗎?”冰月再次問道。

“也不是麻煩啦,只是……唉!算了,先不想那個!”幽冥抓抓紅色髮絲,放棄了。

“那你要想什麼?”冰月淡笑道,不想那個,要想什麼?

幽冥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輕緩地吐出兩個字,“想你。”

“………………不管你了。”冰月別過頭,決定漠視幽冥。

“我認真的。”幽冥圈着冰月的腰,頭枕在冰月的肩膀上,說道。冰月淡笑不語,靜靜地躺在幽冥的身上。

這天,似乎是情人細說甜言蜜語的時間,但是,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時光,沒有人知道……………… 處理完守夜的名單後,麗莎等四人還是覺得不放心,所以,決定每晚由他們之中的兩個人負責幫忙守夜。而今天負責守夜的是,霧乂和伊瓦兩人。“霧乂,對於他們,你有什麼想法?”

“伊瓦,我們不應該對他們有想法的。”霧乂淡淡地說道。

“我當然知道,只不過,他們的強勁,彷彿不是人類應該有的。”伊瓦自然知道霧乂擔心什麼。


霧乂沉默了,畢竟,無論是他、伊瓦,還是麗莎和琅祺,他們的實力少說也是達到一定水平以上的。但是,冰月和彬星只有兩個人,卻將他們所有人打得落花流水,這確實讓他們產生疑問。

“伊瓦,有些事情,不是我們兩個能知道的。所以,還是別管那麼多,做好自己的事情。”霧乂輕聲說道。

就在霧乂準備中斷這個話題的時候,一道聲音卻忽然穿插近來,讓他們兩人不僅立刻提起十二分警惕。“你們似乎有很多疑惑。”

“誰?”他們兩個二話不說的轉過頭,手緊握着武器。

“別緊張,是我。”來人的臉上掛着一抹熟悉的笑容,讓人印象深刻。


“墨厥先生。”看清楚來人是誰,霧乂和伊瓦趕緊收回散發出去的殺氣,緩緩地喚道。

“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既然月決定要給你們特殊的訓練,那就代表你們有這個資格知道我們的事情。”墨厥笑着說道,示意他們不用那麼緊張。

“這………………”霧乂有些猶豫。

“問吧,不用客氣。”墨厥依然面帶微笑。

霧乂和伊瓦面面相覷,似乎在考慮,應不應該向墨厥提出他們的疑問。頃刻以後,伊瓦還是輸給自己的好奇心,“墨厥先生,冰月小姐和彬星先生到底是什麼人?”

“他們?他們不是人………………”墨厥的話纔剛落下,就惹來某人的怒火。

“小厥,你這句話很不對勁。”彬星不知何時帶着舒兒出現在墨厥等人的面前。

“星,他又沒說錯,你確實不是人。”彬星肩膀上的洛可開口幫墨厥說話,因爲,墨厥說的確實是事實沒錯。

不只彬星一個人湊熱鬧,一道平淡的聲音,讓彬星不禁努努嘴,因爲他不會去反駁冰月。“就如厥所說的,我們不是人類,是神族。”

“神?!”霧乂和伊瓦同時露出驚訝萬分的神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