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6 Views

楚風說的有些戲虐,很顯然是嘲笑趙靜平時的時候,總是好像睡不醒一樣,而且就是外面打雷下雨也無法吵醒他,對於這點的話,楚風還是十分的佩服趙靜的。

Written by
banner

對於楚風的話語和戲謔,趙靜是一點也不生氣不說,反而忽然之間十分認真的看着楚風說道:“理性和感性之間你是一個更加偏向於什麼的人呢?”

建了個貼吧:幽影二代吧

非喜勿噴此書,我只是個學生,寫成這樣已經不錯了. 楚風沒有想到的是趙靜爲什麼會忽然之間問自己這個問題,其實要是真的說起來的話,人總是不能夠時刻的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的,楚風也不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但是現在的話,他還是不想要和趙靜這樣說的,所以便說道:“理性吧。”

因爲楚風的回答,趙靜的整張臉竟然之間就給垮了下來了,楚風看着趙靜的樣子就知道自己的回答不是她想要的答案,而是她不想要的那個答案吧。

“恩,其實你有的時候也可以試試…恩,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試試不要那麼理性的做事,而是感性一點…哎,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趙靜的樣子很是矛盾,似乎剛剛和楚風說的非常的想要表達一些東西,但是,同時又不想要表達這些東西,使得她整個人也是矛盾的不得了,所以,竟然自己打起了自己的腦袋。

“喂喂喂,沒有想到你這個吃小丫頭還有點自虐的傾向啊。”楚風趕緊制止了趙靜打自己的手,而後笑着說道。

“不是啦,哎,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和你說,反正你就是可以試試感性一些就是了,真是的!”趙靜也有些生氣了,畢竟,現在她也覺得自己的樣子實在是有夠難看的,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一天他也會因爲自己感情的事情而變得如此的懊惱啊。

“呵呵,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會試試的,我們還是趕緊的去上課吧。”楚風笑着對趙靜說,說實話,一直以來,趙靜給楚風的感覺雖然也是不錯的,但是總是感覺還是有着淡淡的疏離,這種感覺你要是不注意的話,當然也是感覺不到的,可是,楚風卻是可以的,他覺得其實趙靜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和自己敞開心扉。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完全的已經對自己張開心扉了,他不再有和趙靜之前的那種距離感不說,而且,還覺得現在的趙靜的樣子似乎更加的適合她應該的年齡,也許是因爲生活在那樣的家庭的緣故吧,雖然也是受盡了自己家人的寵愛,可是,依舊是十分早熟的。

言語之間也是進退得當,楚風記得自己曾經在山裏的時候,自己的師傅和自己說過,只有窮人家的孩子纔會早當家,因爲很小的時候就要因爲“吃飯”的問題而泵波了,但是,楚風現在很想要說的是,不光光是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啊,其實有的時候,有錢人家的小孩也是十分的辛苦的。

只是,現在看的話,趙靜就是一個例子。

而同樣的自己宿舍那個已經死掉的孩子,不是也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嗎?但是,他就完全沒有一點點的魄力,也許那個傢伙要是想要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是想要生活的很好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因爲他沒有一個領導者的才能,有的只是一個工作者的才能。

所以,要是比起來的話,楚風覺得趙靜要比那個傢伙還能夠當好一個家。

上課對於楚風來說的話,完全就是換一個地方睡覺而已,而且,現在一段時間因爲各種原因,學校也管的不是十分的嚴格了,所以,楚風覺得自己就是不在學校裏面的話,也不會出現老師點名的時候,自己因爲不再而被老師叫過去“談話”了。其實,楚風覺得這種教育完全就是教育小孩子的方法,對於大學,他總是覺得有點太過於嚴格了。

楚風把趙靜送到了教室門口以後說道:“你去上課吧,我現在還有點事情沒有想清楚,我還要好好的想想,想好了我再和你一起去上課。”

“喂喂喂,你這樣逃課可是不好的啊,雖然現在學校已經不像是之前的那個時候管的那麼的嚴格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覺得你是一定要明白的那就是,咱們可是要考試了,到時候你要是考得太悽慘的話,買有面子的肯定是你哦。”

趙靜看着楚風很是鄙視的說道,她覺得這個學校的制度其實就是爲了楚風這樣的人設定的,楚風就是那種必須要有人看着管着才能夠“好好”來上課的人,要是沒有人管着的話,肯定是一個學期都見不到他幾回面的!

聽了趙靜的話,楚風還是真的有點汗顏了,他可是不記得這個學校是什麼時候說過要考試的啊,雖然是這樣,但是,楚風還沒有自戀到,要是自己成天也不聽課,但是依舊能夠過關的想法,而且,他一直都是一個六十分萬歲的人,從來沒有想過要考的多麼多麼的好,只要是能夠過關,他覺得就ok了。

“趙靜,你知道嗎?我現在的心情已經十分的混亂了,但是因爲你的緣故,讓我本就已經你很不好的心情變得更加的壓抑了呢。”楚風看着趙靜很是鬱悶的說道。

“哈哈,要是真的壓抑的話,我可以幫助你的啊,你還是老老實實的進來和我一起上課吧。”趙靜說道。


“不去了,小樣兒,沒有想到你還挺聰明的啊,現在都已經會使用激將法了,就是你說破了天我也不想要進去的,你也知道,就是我進去上課,完全也聽不懂那個老師在說什麼,所以,還是讓我一個人好好的獨處一會兒吧。”

楚風笑着說道,他的樣子雖然說的是雲淡風輕的,但是,趙靜卻發現楚風似乎是真的有什麼事情還沒有下定決心。

想着楚風和自己說過的話,趙靜覺得楚風現在的煩惱應該是和他宿舍的那幾個傢伙有關吧,想想也真是的,楚風怎麼就那麼倒黴唄分進了那樣的一個宿舍,完全就沒有一個正常一點的人嗎?

“好吧,既然你不想進去我也就不爲難你了,我會滑下來重點的,到時候讓你看。”趙靜說完就進去了,楚風聽了趙靜的話,微微的愣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嘴角微微揚起。

很顯然,趙靜是關心着自己的,楚風覺得這個時候,竟然發現一個人關心自己的這種感覺也是十分的好的呢!

看着趙靜進去了以後,楚風便慢慢地離開了,他覺得自己現在要好好的想想自己接下倆除了要保護趙靜這件事情以外還要做些什麼,是不是應該把自己身邊的事情也好好地處理一下呢?畢竟,他也不是一個那種有始無終或者是不負責任的人吧。

楚風慢慢的就走到了一個小樹林,這裏是他因爲白文的關係才知道的,因爲發現這個地方竟然是十分幽靜的一個地方,所以就過來了,他覺得自己一個人坐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也是一件極美妙的事情。


但是讓楚風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今天似乎來的不是很巧啊,已經有人佔了這個美麗的林子,並且還在這個林子說着一些讓楚風覺得十分有趣的話語,而這個說話的明顯是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他認識的女孩子。

“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

此時的吳瑞瑞正拔掉了周圍的一些植物,而後就好像是電視上那些人數花瓣的方法一樣的,在拽着這個植物的葉子,楚風覺得這個植物說實話已經是非常的倒黴的讓人家給拔掉了,不說,竟然還要面臨被分屍的慘狀,真的是滿悽慘的,而那個罪魁禍首,竟然還一副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麼“惡劣”的事情,還在那一個勁的拔着自己周圍的植物。

楚風覺得這個小丫頭應該是在這個地方呆了很長的時間了,就是她周圍那光禿禿的一片就讓他知道吳瑞瑞一時半會是做不到的。

因爲楚風現在也是想要一個人安靜安靜的,既然現在這個地方已經被人家先站住了他覺得自己還是找一個別的地方好了,剛剛想到了這個地方也是覺得不會有人過來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會有人。

楚風轉身離去的時候,因爲不小心踩到了一個枯掉的樹枝發出了“咯吱”的聲音,使得吳瑞瑞才注意到了竟然除了自己以外還會有人到這個地方來的。

而讓吳瑞瑞更加欣喜的是,自己看見的那個人竟然會是楚風,很顯然,她覺得他們兩個人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有緣分啊,竟然就是想要去的地方都是一樣的。

這個小樹林,一般的時候,確實是沒有什麼人來的,現在吳瑞瑞來了,心中自然是想着楚風的,而楚風現在的忽然出現,更是讓吳瑞瑞覺得他們是十分有緣分的!

“喂,楚風,你怎麼回來這個地方的?”吳瑞瑞站起來以後快步的走到了楚風的身邊問道,很顯然的一件事情是,她現在看見了楚風十分的高興呢。

“呵呵,這個問題到底我要問你的,你今天是沒有課程還是怎麼回事竟然一個女孩子在這個地方。”楚風說着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了那個讓吳瑞瑞給拔得乾淨的小地方。

吳瑞瑞隨着楚風的目光也看了過去,而後便是臉紅起來,她自然是十分的不好意思的,只是不知道楚風看到了什麼地方,又是看了多長的時間呢?

可是,既然楚風看見是自己了,爲什麼也不和自己打個招呼竟然就想要離開呢?想到了這裏,吳瑞瑞覺得自己的心情忽然之間就變得非常的不好了。

“喂,楚風,剛剛你爲什麼不和我打個招呼?”吳瑞瑞本就是不喜歡把問題留下來自己想的人,他覺得這些事情都是應該馬上解決的,所以,她馬上就把自己的心中的疑問給說了出來,然後等着楚風給自己回答。

“不是啊,只是看着你剛剛的樣子十分的專注,我不想要打擾你,就是這麼簡單啊。”楚風笑着說道。

“就是這麼簡單?”吳瑞瑞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對啊,那你以爲是什麼呢?”楚風看着吳瑞瑞挑眉問道。

“不是啦,只是剛剛我看見你竟然發現我以後沒有和我說話就要走,心中十分的不舒服而已,你不會是很不喜歡我吧?”吳瑞瑞也聽過自己的朋友的話,其實男生都是喜歡那些淑女一些的女孩子的,但是自己就是這樣活潑好動的外向性子,她自然也是不想要欺騙誰的,她要把自己最爲真實的一面完全的給表現出來而已啊。

不管楚風喜歡還是不喜歡這樣的自己,這個都是最爲真實的自己不是嗎?


“呵呵,因爲我覺得這個地方很安靜,想要一個人來這裏坐一會兒的,只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地方竟然還有別的人,而且很明顯的是,你已經來了很長的時間了,既然如此,我就只好再去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是適合我去的了。”

楚風笑着說道,他沒有想到這個吳瑞瑞竟然還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女孩子呢。

他剛剛確實是不想要和吳瑞瑞說話的,只是覺得兩個人的關係還沒有到這個份上,畢竟,要是算上這回他們也是才見過三次面而已……

“呵呵,那你又沒有想過,這個平時都沒有人的地方,今天竟然讓我們兩個人相遇是不是緣分呢?”吳瑞瑞笑着說道。

緣分?!

楚風忽然覺得,他確實是和吳瑞瑞十分的有緣分的,自從相遇到到了現在他們沒回見面都是無意之間碰見的,要是真的有緣分這一說的話,毫無疑問的,他們之間是真的十分的有緣分的呢。 楚風自然是知道的,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個長得十分可愛,並且性格外向活潑的女孩子十分的喜歡自己的,而且,這個女孩子的心思完全就不用猜,只要看她的表情就可以了,是一個完全沒有什麼心眼,並且把自己的心思都表現在了臉上的女孩子呢!

“對了,這個地方竟然這麼偏僻你都能夠找到,我還真是佩服你啊。”楚風看着吳瑞瑞說道,因爲他也看出來了因爲自己剛剛沒有和她打招呼就想要走的緣故,所以,吳瑞瑞心中很明顯是不開心的。

現在楚風做的就是想要轉移話題,讓吳瑞瑞不再想自己剛剛沒有和他打招呼的事情,畢竟,這個事情要是想想的話,確實是自己的不對。

“哈哈,這個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實這個小林子以前的時候,可是有着很多的情侶過來呢,屬於是隻有情侶纔回來的地方。”吳瑞瑞看着楚風說道。

“呵呵,那麼爲什麼現在竟片然變得這樣的清淨呢?”楚風覺得這個小林子不但是十分的隱祕,而且,景色也很優美,看着那一棵棵高大的樹木,爲了下面的人們遮風擋雨,楚風覺得肯定是會有很多人過來的話吧,這麼美麗的地方,又怎麼回事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呢?


只是,楚風十分的好奇,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讓這樣美麗的一個地方,變得這樣的蕭條呢?而且,很顯然的一件事情就是吳瑞瑞這個小丫頭是知道這件事情的。

“哎,是啊,其實之前的時候還是會有很多的人的,只是這個地方你也看見了,長了很多的雜草什麼的個各種的植物,裏面多多少少會有小蟲子什麼的的,就是一年前吧,這裏不知道怎麼回事出現了蛇,所以,就沒有人來了。”

吳瑞瑞無所謂的說道。

“呵呵,你不害怕蛇嗎?”顯然,楚風覺得吳瑞瑞這樣的小姑娘應該也是十分害怕蛇這種動物的,就是很多男生的話,也是十分的懼怕這種“黏糊糊”的爬行動物的,更何況是小女孩呢?

“當然不害怕啊,我覺得像是蛇這種動物的話,還是真的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再說了,咱們學校這裏的也就是那麼幾條小草蛇因爲現在綠化面積越來越少的緣故,所以,他們也是找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棲息地而已,要是真的算起來的話,也是咱們在打擾人家的啊。”

吳瑞瑞無所謂的說道,其實她本身就是這樣覺得的,只是那些個情侶們老是在這個如此清淨的地方,打擾到了那些草蛇的生活纔對吧,至少在吳瑞瑞看來的話是這樣的,可是,現在人類竟然會完全的惡人先告狀呢。

“呵呵,你不覺得你這樣說的話,是不對的嗎?”楚風看着吳瑞瑞說道,他慢慢的和這個小女生交往,發現這個女孩子是真的十分的有趣的,竟然會想出這樣的想法,一般的話,都會是覺得應該是動物的不對,畢竟,人類纔是萬物的首領,而現在竟吳瑞瑞完全就沒有一個身爲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啊。

“有什麼不對啊,我不覺得啊,你知道嗎,要不是當時學校不想要花那麼多的錢全都用在處理這個可憐的小動物身上的話,現在這裏說不定也沒有它們生存的空間了吧。”

雖然,現在楚風覺得吳瑞瑞同情這個“蛇”是沒有什麼錯,但是,一個女孩子竟然喜歡蛇這個動物,還是讓他覺得十分的怪異啊。

“恩,也就是因爲蛇的緣故,所以,這個地方纔恢復了緣由的清淨是不是?呵呵,要是這樣說起來的話,還真的是要謝謝這些小東西呢。”

賭石高手 ,而且,最近就像是吳瑞瑞說的,這裏的綠化面積確實是越發的少了,應該就是周圍一些適合這些小動物們生活的地方應該也是被一些高樓大廈所代替了吧,所以,才大多是跑到了這個地方。

楚風雖然在這個地方呆的時間還不是非常的長,但是他發現,自己看見的不錯點的地方,就是屬於那種,有樹有花又有草的地方,還真的就只是這個小樹林了。

換句話說的話,就是要是這個地方真的也是變成了居住地的話,那麼這些小傢伙們還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呵呵,好了啦,不要站着說,你不覺得這個地方很好看嗎?不如我們一起到那個地方做做吧?你知道嗎,要是去年的這個時候的話,你就是想要找一個地方做做都沒有呢,完全就被學校裏面的情侶給佔了,這個地方可是公認的只有情侶纔回來的地方呢!”吳瑞瑞本能的抓住了楚風的手,而後一邊說話,一邊把他往那次楚風和白文兩個人在這個地方的那一塊地方拽。

因爲這個地方應該是已經很長的時間都沒有打理過的的緣故,楚風發現就是人踩着這個小草上竟然還會有咯吱咯吱的聲音,就好像是小草在抗議,你把它給踩疼了似的。

楚風和吳瑞瑞坐到那個地方以後,吳瑞瑞接着說道:“呵呵,剛剛抓着你的時候,竟然你還是一個十分壯實的人呢,真是沒有想到啊,你看起來可是感覺挺瘦弱的呢!”

楚風身高足有180體重也是十分標準的,整個人看上去屬於那種比較文弱的樣子,但是,要是讓楚風把自己的衣服給脫掉的話,你就會發現他其實是很有“料”的。

而剛剛,吳瑞瑞在抓住楚風手的時候,身子因爲往楚風的身上傾倒,所以,她竟然發現楚風竟然身上十分的堅硬,很顯然要是一般的瘦弱型的話,是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的,而只有全身肌肉的人,纔會是這個硬度的。


“呵呵,沒有想到我竟然看起來還是屬於比較瘦弱的呢,我以爲我的身材屬於是比較魁梧的了。”

因爲小的時候生活在山中的緣故,所以,身子素質楚風屬於比較好的,而因爲從小就開始鍛鍊屬於是一個練家子,所以,楚風的身上是不存在哪怕是一點點的贅肉的,而且楚風也一直都有鍛鍊,身材保持的也是非常的好的。

楚風之所以看上去比較少瘦弱的原因是因爲男生本身就不是十分的顯個頭的,而且,因爲楚風的身子上的肌肉也不似那些在健身房裏面專門鍛煉出來肌肉的那種人,他的身子上的肌肉每一塊都是那種充滿了爆發力的,那些在健身房的肌肉男完全就無法和楚風這樣的人比的。

“呵呵,剛剛看見你的時候,感覺你有點小白臉的感覺,而且還是很找女孩子喜歡的那種帥帥酷酷中又帶點小壞的感覺,哈哈。”

吳瑞瑞看着楚風說道,說完以後朝着楚風的胳膊又捏了捏摸了摸,雖然吳瑞瑞覺得沒有什麼,但是楚風不能夠淡定了,他覺得十分的不好意思,而且,也覺得現在的大學女生是不是有點太開放了呢?

當然了,雖然,楚風還是十分的喜歡剛剛被這個女孩子拉自己手的感覺的。

“呵呵,你真好玩啊,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可愛的一個男生呢。”

“怎麼說?”楚風沒有想到吳瑞瑞會忽然之間這樣的說自己,十分的驚訝,而後問道。

“剛剛我拉你手的時候,你竟然會臉紅啊,現在的男孩子的臉皮可都是很厚的,沒有想到你的臉皮竟然這麼薄呢呵呵。”

吳瑞瑞說這還故意仔細的看着楚風的表情,楚風沒有想到吳瑞瑞說的是這件事情,不由的微微一愣,而就在楚風微微愣神的時候,吳瑞瑞那可愛的臉頰便在他的眼前放大,本來以爲是這個女孩子想要親吻自己的。

畢竟,吳瑞瑞已經對自己表達出了百分之百的好感了,要是自己再什麼也不懂的話,就真的是傻帽了,而本身其實男生就比女生對於這些事情更加的敏感一些。

其實,對於吳瑞瑞的外向什麼的楚風還是覺得沒有什麼的,但是他總是覺得要是真的接吻的話,應該是男生主動一點比較好的,既然,人家都已經做到了這個份子上了,楚風要是說自己不喜歡自己面前的這個女生的話,就真的有點虛僞了,所以他覺的自己還是主動一點的好,畢竟,自己是一個男人要是有點擔當的好啊。

想着楚風就吻了上去了,而後吳瑞瑞便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而手也沒有停下來,竟然從楚風的頭上摘下了一片落葉,應該是剛剛的時候,落在楚風的頭上的。

雖然只是蜻蜓點水,但是,楚風還是和這個叫做吳瑞如的女孩子接吻了。

“你……?!”

吳瑞瑞不明白楚風怎麼會忽然之間想要親吻自己,雖然心中是十分的甜蜜的,畢竟,要是楚風親了自己的話,肯定是對自己十分的有好感的,不然的話,要是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吳瑞瑞可不覺得身爲一個男人能夠吻得下去。

而楚風比起吳瑞瑞甜蜜中帶點小驚訝的表情,則是十分的糾結,因爲他剛剛發現原來吳瑞瑞忽然之間靠近自己並不是想要親吻自己而是想要爲自己摘取頭上的落葉而已,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會自作多情了……

爲了確認一下,楚風問道:“你剛剛是想要爲我摘掉我腦袋上的落葉?”

“恩,剛剛看見,想幫你。”吳瑞瑞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雖然看起來一直都是吳瑞瑞十分的主動的,但是,雖然主動其實吳瑞瑞也就是在嘴巴上站點便宜而已,其實也並沒有對着楚風做什麼事情,但是,現在毫無疑問的是,楚風已經對她做了只有互相喜歡的人,或者是情侶才能夠做的事情了。

楚風剛剛雖然親吻也只是蜻蜓點水,可他知道的是,吳瑞瑞這個小姑娘竟然十分的純潔,完全就沒有任何的接吻的經驗,不然的話,她不會再自己親吻她的時候,渾身僵硬,甚至是那樣的不可思議的眼神。

“呵呵,你之前是不是還沒有叫過男朋友呢?”楚風笑着問道,雖然自己心中也是已經有數的,但是,楚風覺得還是要再次確認一下的好。

“你怎麼知道的?”

吳瑞瑞一下子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是楚風說出了一件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一樣。

“呵呵,感覺。”楚風想了想說道。

楚風覺得就是吳瑞瑞剛剛給自己的感覺,就是一個十分生澀的小丫頭,現在的孩子,們可是開放的很啊,就是楚風也是看見幾個纔剛剛上初中的小傢伙們竟然還說什麼男朋友、女朋友的,天知道,他那個時候,就是看看女孩子都是不好意思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