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6 Views

[四十點]

Written by
banner

系統冰冷的聲音在腦海裏響起,程陽大喜過望,距離六十點任務完成還差區區二十點而已,根據系統給自己的評判標準,四十點以下是陌生人,六十點則是朋友關係,八十點是好朋友,而一旦達到一百點,幾乎就是生死之交了。

“還差二十點,以柳女俠的智商而言,只要我再努力一下並不困難。”程陽心裏暗自盤算着。

咕嚕嚕…

肚子再度傳來一陣飢餓感,程陽只好去路邊攤隨便買了一個包子先墊一墊肚子,口袋裏面只剩下八十四塊錢,不過第一階段任務完成後自己就可以得到一萬塊錢的任務獎勵,對於程陽而言,這已經是一筆鉅款了。

回到家裏,程陽十分興奮的將自己的屋子給收拾了一遍,隨後開始盤算着晚上的行動。

任務完成進度關係着自己能否走上人生巔峯,以前是沒有這個機會,既然現在系統給了自己這個機會,程陽可不想放棄。

把衣櫃裏面自己所有的衣服全給拿出來,程陽站在牀前摸着自己的下巴。


“從剛纔十幾分鐘的交談裏面不難發現,柳女俠絕對是智商有些問題,前天晚上是柳女俠第一次行俠仗義,以柳女俠的智商而言,現在肯定是新手司機上路,自己要是想取得柳女俠的信任,僞裝成爲一名老司機無疑是非常好的選擇。”

“老司機帶新司機,不斷的忽悠柳女俠,到時候好感度肯定漲的飛快。”

“而作爲一名專業的老司機,既然是行俠仗義的俠客,一套專業的服裝肯定是很重要的,正所謂顏值就是正義,沒有專業而帥氣的衣服,如何凸顯自己老司機的身份?”

“除了衣服之外,今晚行動的地點和方案也要提前準備好,還好我混社會這麼多年,天海市東區這一畝三分地我還是很熟悉的,找幾個邪惡窩點並不難。”

一道道思緒從程陽的腦海裏面一滑過,程陽把紙筆給拿出來,然後十分詳細的將自己今晚的計劃和自己所需要的準備給寫在本子上。

現在程陽已經完全將系統發佈給自己的任務當做是一種職業了,既然是職業,那自然要拿出最敬業的態度。

“系統大爺,如果我完成第一個主線任務的話,可以得到多少的任務獎勵?”程陽忍不住開口詢問。

本以爲系統大爺肯定不理會自己,不過沒想到系統竟然給了自己答案。

[單個主線任務分爲很多個階段,各自階段有不同的金錢獎勵或者積分獎勵,完成所有階段任務所發佈的任務獎勵不低於一千萬RMB]

嘶….

系統大爺的話讓程陽倒吸一口涼氣,他的心臟狠狠的瘋狂跳動。

“一千萬RMB,我的天啊。”說這話的時候,程陽的嘴脣和語氣都在劇烈顫抖。

總裁,你老公找你 自由可以不要,但任務必須完成。”程陽被這一千萬RMB刺激的眼珠子都紅了。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

這任務,我幹了。

程陽立刻下定決心,渾身都涌現出無窮的精力。

其實也由不得他不幹,失敗懲罰那麼嚴重,他可不想死。

一個上午下來,程陽已經寫滿了密密麻麻一張紙的計劃,上面從今晚的行動策劃到往後一段時間的計劃都規劃的清清楚楚。

呼….

口中吐出一口濁氣,程陽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骨骼發出一陣噼裏啪啦如同炒豆子般的聲音。

咕嚕嚕…

肚子又餓了,早上只是吃了一個包子。

轉過頭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中午一點鐘了。

口袋裏乾癟癟的錢包比自己臉都要乾淨,程陽無奈嘆了一口氣:“看來只能先找朋友借點錢應一下急,不然萬一今晚行動的時候餓暈在半路上,那可就鬧了個天大的笑話。

摸出手機給幾個朋友打了一個電話過去,程陽的交友圈子還是很廣泛的,因爲生性和善的緣故朋友不少,雖然大家都纔剛剛進入社會沒什麼錢,不過一圈下來還是讓程陽借到了兩千塊錢。

鈴鈴鈴…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首席定製:第一暖妻 ,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打來的電話,他心裏咯噔一聲,這纔想起自己今天和昨天都沒去上班。

“程陽,我昨天交給你的任務你爲什麼沒有完成,這兩天連班都沒有來上,你到底還想不想幹了?”電話剛剛接通,就傳來了一通怒吼。

這一通吼讓程陽黑了臉色,自己前天差點連命都丟了,要不是福大命大被系統附身撿回一條性命,怕是現在屍體都已經涼透了。

見着程陽不說話,電話那頭的人怒吼聲再度傳來:“程陽,怎麼不說話? 一劍斬破九重天 ,公司不差你這個人。”

臥槽。

這話直接將程陽的暴脾氣給點燃了:“死胖子,你特麼吼什麼吼,你以爲老子稀罕你那點工資嗎?小爺我告訴我,老子不幹了,你給老子滾一邊去。”

嘟~

二話不說直接掛斷了電話,程陽氣的臉色都紅了。

“媽的,一天八十塊錢的工資還真以爲我稀罕不成?這死胖子還真以爲小爺我沒脾氣不成。”程陽氣的不行。

穿上衣服,程陽把錢包帶上出了門。

隨便在路邊找了一間麪包吃了三兩牛肉麪,程陽來到一家服裝店。

正所謂工欲行其善,必先利其器,作爲一個大俠,一套有牌面的衣服是必須的,程陽來服裝店的目的就是爲了購買一身衣服。


把整個服裝店都給逛了一遍,等到程陽出來的時候,錢包已經縮小了一圈。

花了一下午的時間,程陽四處在街上逛,把自己晚上所需要的所有工具全部購買了一份,同時也買了一個黑色的運動雙肩揹包。

一切準備就緒,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八點半。

漆黑的夜晚已經到來,今晚的月亮有些昏暗,淡淡的月光從夜空上揮灑而下,爲這個不夜的城市披上了一層潔白的月紗。

某個小巷裏,一身黑衣的程陽從裏面走出。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天海大橋之下

此刻已經晚上九點,這樣偏僻荒蕪的地方几乎很少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前來,江面波光粼粼,昏暗的燈光星星點點,配合此時此刻的氣氛着實有些恐怖的感覺。

程陽靜靜的站在江邊等待着某人的到來,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某個中二女俠卻還是沒有現身,這讓程陽不由得嘀咕起來。

“這丫頭難不成放了我鴿子?”程陽暗自猜測道。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不遠處就傳來一陣嘻嘻索索的腳步聲。


月光揮灑而下,不遠處的黑暗處走出一個身材嬌小的身影,不是某個中二女俠又是誰?

今晚的柳女俠還是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樣的打扮,手中提着一根一米二長的鐵棍,宛若獵豹般矯健的身軀裏充滿了野性的爆發力,眉宇之間似乎帶着一抹凶神惡煞的氣息,不過再配合上柳女俠那嬌小可愛的身形,凶煞氣息消散無遺。

“程大俠?”

柳女俠快步朝着這邊走過來,然而看着站在江邊的這個黑衣冷漠男人,柳女俠有些驚疑不定。

今晚的程陽穿着.一身從頭黑到底的衣服,半張臉都被隱藏在了兜帽之下,黑色的風衣在江風吹襲之下微微搖擺,整個人宛若俠客般充滿了孤高冷傲的氣息。

嘶….

柳女俠倒吸一口涼氣,雙眼放着光芒。

“這就是我想要的俠客範兒….”柳女俠那叫一個激動啊。

“柳女俠,你遲到了五分鐘。”

“對於我們大俠而言,有時候五分鐘足以決定很多事情,或許在這五分鐘裏面,這城市的黑暗之下又有一名無辜者受害。”

低沉且充滿磁性的聲音從程陽的嘴裏面說出來,柳女俠看不到程陽兜帽下的表情,不過聽着程陽這語氣和話語,柳女俠有些羞愧。

“對不起,程大俠,我在路上耽擱了一下,不過請你放心,下次我絕對不會再遲到了。”

“程大俠你說的對,有可能在我遲到的這五分鐘裏面,就有一個無辜者受害,這是我的錯。”柳女俠正氣滿滿,直面了自己的錯誤並且深刻做出了檢討。

柳女俠心裏負罪感十足,看着程陽此刻的身影,心裏不知道多感動。

程大俠果然是正義十足的大俠,我一定要向程大俠多多學習。

[叮,柳小小好感度+2]

程陽滿意的點點頭,儘管心裏已經笑開了花,不過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就好。”

“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直接出發吧,等會兒的時候我會跟你說我們今晚的行動目標和方案。”

柳女俠激動的連連點頭:“好。”

不得不說程陽的造勢相當成功,藉助柳女俠遲到的這個理由,不僅責怪了對方,反而還讓柳女俠感動不已。

可憐的柳女俠就這麼被程陽給拐騙了,當真是被賣了還在幫程陽數錢。

半個小時後,兩人騎着一輛共享自行車來到了東區的一個偏僻小區樓下。

將共享自行車放在一邊,柳女俠忍不住道:“程大俠,爲什麼我們要騎共享單車過來而不是選擇坐出租車呢?坐出租車不是速度更快一些嗎?”

額…


兜帽下的程陽表情閃過一絲尷尬之色,難道他會告訴柳女俠坐出租車太貴了嗎。

程陽表情一愣:“柳女俠,今晚我們要做的事情十分危險,如果坐出租車過來的話,很有可能將出租車司機也帶入危險之中,更何況這裏地方這麼偏僻,萬一出租車司機回去的路途中遭遇什麼不測怎麼辦?”

“我們既然是大俠,那不能只考慮簡單的事情,我們有時候做的一些事情都會對別人產生很大的影響。”

柳女俠恍然大悟,滿臉敬佩道:“程大俠果然不愧是大俠,好豐富的江湖經驗,以後還請程大俠多多指教。”

“好說好說。”程陽心裏哈哈大笑。

[叮,柳小小好感度+3]

才短短時間就加了幾點好感度,程陽十分滿意,不枉自己幾番施展裝逼大法。

在程陽的帶領之下,兩人徑直的走進了這個破舊的小區裏面,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裏地處偏僻的原因,此刻在十點鐘不到,但是小區裏面的這些住戶陽臺上卻幾乎沒有什麼燈光,整個小區都昏暗一片。

死寂一般的環境讓柳小小嚥了一口口水,不自覺的朝程陽那邊靠了靠。

堅持住柳小小,你可是要成爲大俠的女人,怎麼能第二次行俠仗義的時候就退縮呢?柳女俠在心裏面不停的給自己打氣加油。

看了一眼旁邊依舊挺直着身板走路的程陽,似乎腳步都沒有絲毫混亂,這讓柳女俠欽佩萬分,不愧是程大俠。

“程大俠,我們到這裏來幹什麼?這裏隱藏着什麼犯罪團伙嗎?”柳小小忍不住。

程陽點點頭:“嗯,我這段時間正在調查市裏面的一個人販子團伙,經過我好幾天的探查,確定了這個團伙的其中一個窩點,就是這棟小區八樓的802號住戶,今晚我們的目的就是摧毀這個窩點,將裏面的邪惡人販子一舉抓獲。”

“哇,程大俠好厲害。”柳小小兩眼放光,程陽這番話可謂是相當高大上,但實際上這所謂的802號住戶僅僅只是一個小偷的住所而已,什麼人販子團伙全是程陽扯淡出來的。

柳小小崇拜的目光讓程陽十分受用,兩人順利的上了802號房間,不過房門緊閉,但透過門縫可以看到裏面沒有燈光,顯然客廳裏的沒有人,屋裏的小偷在臥室裏面。

“程大俠,咱們接下來是破門而入嗎?還是從窗戶翻進去?”柳小小小聲道。

程陽搖了搖頭:“你退後一些,讓我來。”

“好嘞。”柳小小悄悄後退了幾步,然後就瞪大了眼睛緊盯着程陽,心裏十分激動,相當好奇程陽會用什麼辦法進去。

緊接着柳小小就看到程陽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根鐵絲,然後彎下腰開始撬鎖。


這一幕讓柳小小目瞪口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