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4 Views

這樣想着,周浩已經跟着噬魂來到了仇天真的密室附近,經過一系列繁瑣的認證以後,噬魂才帶着周浩見到了仇天真,看來仇天真對自己的安全還是做的很到位的,估計在這間密室裏還有暗道機關。他到底有多少仇人?還是他有多怕死啊!

Written by
banner

仇天真吩咐噬魂可以下去了,等到噬魂離開以後,仇天真一直盯着周浩,想要從他的眼神中讀出點什麼。 你欠我的幸福

既然什麼都看不出,那就問吧!

“李小虎?C級異能中!你是如何在火焰三眼獅的手裏逃了出來的?可以跟我講講嗎?”

周浩這纔回過神來,吹起自己當日在衆人面前的那些話,其中最關鍵的一個地方,周浩做了修改,那就是他能吸收火焰三眼獅的異能攻擊!是因爲他擁有獨特的火屬性體質!

爲了更加的真實,周浩還主動脫去了自己的衣服,指着還在發黑的皮膚給仇天真看了看。

仇天真確定這是火屬性異能造成的傷害,看來他並沒有瞎說。有這樣的體質,確實可以做到承受火焰三眼獅的攻擊,這倒是一個可以好好培養的苗子!

“那麼火焰三眼獅身上的暗屬性異能傷害又是怎麼回事?總不會你還會暗屬性異能吧!”

這個問題同樣難不住周浩,關於張天星和李衛國,他也不想爲他們隱瞞,他們不是跟自己一路的,暴露他們也可以轉移不少仇天真的注意力不是。

當初自己單獨領取了貢獻分,張天星他們都沒有說什麼,想必就是不想找麻煩,我周浩纔不會讓你們如願呢。

馬上仇天真問道,他就把他們“出賣”了!

“你是說你的隊友裏一個暗屬性的C級異能者造成的?”這讓仇天真果然起了疑,C級異能者沒有這麼大的本事造成這樣的傷害,除非一些特殊情況,看來得讓噬魂盯着點這個人!

“那你們又是如何從它手裏逃出來的?爲什麼直到最後拖了一天時間才追到你們?還有它的幼崽又是怎麼回事?”作爲一個上位者,考慮事情果然面面俱到,一切不合理的,讓人懷疑的地方,都會想到,只要能找到一個破綻,很快就能抽絲剝繭,讓這個謊言破滅。

周浩這可不是說謊,而是吹牛,想來你仇天真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出原因來。看到自己等的問話終於問了出來!

周浩跟仇天真又添油加醋的說起了他們如何智鬥一隻狼,以及跟這個狼的種種恩怨,甚至周浩把這個狼幾乎都已經吹的神話了起來。

“你是說白狼!”一身雪白的狼!巨大的體型,奸詐的智慧,以及那兩顆讓人一見到就難以忘記的獠牙!周浩的描述雖然有些誇大,不過各種細節上看,這就是那隻一直流傳在暮色林地裏白狼,會吐人話的白狼!

而有一個傳說就是!這隻狼守護着一個巨大的祕密!這也是仇天真費這麼大勁建造這裏的原因!

太好了!

周浩還在納悶,自己不過是把自己的英明神武誇大了一點,雖然自己算個非常有用的人才,你也不用樂成這個樣子吧!

他一開始的計劃無非就是靠着自己的特殊體質,得到仇天真的認可,混到這個基地內部。現在看來似乎自己的誇大吹出了問題,把人吹傻了?

看着手舞足蹈的仇天真,周浩如果不是人在屋檐下的緣故,真想過去扇他兩下,看看這人還有沒有救。

仇天真抽了一段時間以後,纔想起身邊還有一個人在。不過多年來練就的無敵神功,頂住了尷尬,拿起身邊的通訊器,把噬魂叫了進來。

“安排他在內部住下,好好招待。"

這就完了?好在留下了自己,出來以後,周浩才細想了一遍剛纔的情況,自己好像說道了白狼的時候,這個仇天真才抽風!

難道說白狼裏面有什麼問題不成?

那種近乎妖孽一般的狡詐,得確有它的過人地方,不過實力上並不怎麼樣吧,上次不是讓那個李衛國給打了一下,就躺下了?

自己是在看不出它的內核有什麼特殊,值得這個仇天真如此高興,都已經忘乎所以了!一定有問題!

。。。。。。。。。。。。。。。。。。

而此時的仇天真,在一個祕密的地方,拿出了這個基地裏唯一可以與外界聯繫的電話,給一個人打了過去!

只有簡短的一句話—傳說的白狼出現了! 公元2018年冬,東元218年,距離周浩加入NCB這個改變他一生的組織已經整整一年了,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也許在普通人身上一輩子加起來都沒有他多,而也在這一年,自然守恆局也進入了它最恥辱的一年。

它近乎成爲了一個空殼的組織,在仇天真率先帶走大部分人員以後,調查科和二科也相繼宣佈脫離自然守恆局,讓原本已經風雨飄搖的NCB,再次承受了嚴重的打擊,這條曾經載着異能界輝煌的存在,最後只剩下空空如也的NCB總部了。

其實,最大制約各個勢力的法部,在脫離NCB以後,已經預示着這條大船即將傾覆,只是沒想到居然來的這麼快,這麼猛烈!

方穎這幾天都一直呆在NCB裏,評估着這場浩劫帶來的損失,大部分的儲備靈液已經不翼而飛,就連提煉低階靈液的方程式以及各類資源也隨着調查科和二科的離開被瓜分乾淨。

除了曾經文華看管的檔案室被設立了禁區保護機制,還有NCB最重要的S級物品保險櫃以外,能帶走的有用物品基本上都被洗劫了。

看着滿世界的雜亂,方穎心裏也是非常心痛的,這裏可以說是自己第二個家,說毀就毀了。


嶽忠這幾天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裏不吃不喝,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蕭空則去各大家族交涉,希望從他們的勢力中得到幫助,不過在方穎看來,這幾乎是不可能了。

二科的話事人柳夢痕不就出自柳家嗎?他這樣做,背後一定不是那麼簡單。

剩下留在NCB的只剩下一些二線部門那些常年做雜活的異能者,或者是除了NCB也沒有好出路的一些人,總計已不過百人。


曾今光在NCB總部滯留人員就有上千人的NCB,最後只剩下這些人,不能不讓人痛心。

這個時候,還在處於工作狀態中的NCB異能調查追蹤,還在工作着,大量世界範圍內覺醒的異能者仍然在呈幾何倍的速度增長着。

可是這樣的狀況讓現在的NCB,已經無力去處理了,混亂的世界秩序已經來臨!

。。。。。。。。。。。。。。。。

方穎聯繫起周杰,約翰,以及納蘭玲瓏,等着蕭空從外面回來以後,一同去找嶽局長商量對策,他們都不想看着NCB就這麼垮下去!

從外面回來的蕭空身上站滿了積雪,不過他沒有去情理一下,方穎從他的面部表情看來,事情恐怕跟自己想的一樣。

蕭空從NCB的大門進來以後,就看到衆人都在等他,也是有點吃驚,這個時候都在這裏,難道他們也決定離開嗎?


俗話說樹倒猢猻散,這也是情理之中,暗自嘆了口氣,給自己承受太多負擔的心,又增加了一絲痛楚。

做好心理準備的蕭空大不的走到衆人面前,勉強在面部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既然大家也決定離開,我再次預祝大家以後有更好的前程!”

衆人都是一愣,看來蕭空誤會了,趕忙解釋起來,他們只是想找他一起,一通跟嶽忠局長商量以後的事情,現在恐怕嶽忠纔是最難受的一個,一個好好的NCB就這樣毀在他的手上,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他的過錯。

但是從他幾天不出辦公室,誰都不理的樣子,大家都很擔心他!

蕭空也非常的感動,日久見人心,在這種最困難的時候,還有這些人一路跟隨,還能有什麼困難攔得住他們!

“好,我們這就去找老嶽商量去!”

。。。。。。。。。。。。。。。。

“老嶽,你開門!有事大家一起商量,現在不是你躲在辦公室就能解決問題的!老嶽!”蕭空衆人已經在外面這樣重複了很多次,蕭空最後近乎都是在砸門了,這纔看到嶽忠從裏面出來,頭髮散亂,雙目無神。

“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以爲我回來,就能挽救大局,穩住NCB,可讓人笑話的是,短短一個月,NCB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我們現在還能幹什麼!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NCB逝去的先輩,我是一個罪人啊!"

嶽忠到說道最後,精神就徹底的崩潰了,蹲在地上痛哭了起來,蕭空實在看不下去了,想要上去拉起嶽忠讓他清醒一下,他身邊還有這麼多人沒有放棄,他作爲領頭的,這麼能說放棄就放棄呢。還沒等他走上前,嶽忠突然站了起來!

“對!所有的罪我來承擔,對!我以最後一任NCB局長的身份宣佈!從現在開始自然守恆局宣佈解散!”

“什麼!你瘋了!”怒不可揭的蕭空上去就狠狠的給了嶽忠一拳,直接把嶽忠打飛了出去,摔在了身後的門上面,門上的鋼化玻璃應聲而碎。

嶽忠直起身子,摸了摸自己流出的血跡,笑了笑:“打的好,這樣我心裏還好受些!”

“老嶽,你清醒點好不好,別讓大家寒了心,我們還可以從頭再來!”

“怎麼從頭再來,一看看,看看我們還剩些什麼?”嶽忠指着四周的一片狼藉,幾乎是從口中吼了出來!

“嶽局長,你還有我們!現在外面一片混亂,如果我們不做些什麼,這個世界就徹底沒救了!”方穎第一次來到這裏開口道。

“還有周浩,你想想周浩又是爲了什麼,甘願冒着生命危險跟着仇天真走的,你這麼做,對不起他!”

方穎的話句句誅心,她希望自己的這記猛藥能後重新喚醒嶽忠的鬥志。

感受着大家炙熱的目光,嶽忠漸漸的冷靜了下來,可是這重頭開始說起來容易,但是如何做呢!

方穎提出了她這些天的一些想法,那就是創建異能學院!

把外面覺醒的人都歸攏起來,進行統一的系統化的學習,灌輸自然守恆局成立的理念,由小做大,讓他們危害世界的異能化爲維持秩序的轉變。

可以說這麼做將是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其中的困難難以想象,不過有NCB這個基礎設施在,他們從NCB總部開始,結合流散在外,猶如約翰這樣還一心向着NCB的成員。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讓這顆火種從NCB這個地方再次散播到全世界吧! 方穎的提議得到了大家共同的認可,這個建議不但解決了覺醒異能者的安置問題,也解決了NCB現在人員補充的難題。

既然決定建立異能學院,那就得選出一位校長出來,方穎提議由嶽忠或者蕭空去兼任,不過,兩個人很快否決了方穎的提議,他們身後還有大批的事情要做!哪裏還騰的出時間做這些!

衆人再次提議由方穎去接任,這個提議是她提出的,由她做這個校長,也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不過方穎也提出了自己的反對意見,自己還是個沒有畢業的學生,恐怕難以服衆,雖然自己的實力還說的過去,但是辦異能學校,學生們看的並不只是這些,他們剛剛纔覺醒異能,早已忘乎所以,讓一個小女孩管理他們,讓誰都不會心服的,必須找一位有威懾力的人來擔當!

可是眼下人就這些,蕭空和嶽忠還得管NCB這一攤爛事,剩下的更是沒一個合適的!不過蕭空給方穎出了一個主意,那就是請方穎的父親出山,他不是已經突破A級,達到了僞S的地步。

這幾個月,一直被仇天真的人軟禁,方龍一直忌憚他們對自己的女兒下手,處處妥協,如今仇天真已經帶着人馬消失了,方龍恐怕是眼下最合適的人選,只是不知道方龍現在傾向哪一方。

方天行的身死,跟NCB脫離不了關係,雖然方龍跟自己的父親一直有隔閡,但是畢竟骨肉相連,他肯比肯答應,就得看方穎的了。

提到自己的父親,方穎也是心中願意的,她也希望自己的父親能夠從陰影中走出來,能夠爲這個世界再做點有意義的事。

。。。。。。。。。。。。。

回到家中,方穎找到了多日沒見的父親,獨自坐在書房想着事情,曾今爲了保護這個家,保護方穎,這個父親甘願冒着危險去突破A級,而自己確很少回家盡孝,發生了這麼多事,也沒有好好留在他的身邊陪着他。

“爸!”輕聲的呼喚了一聲還在沉思的父親,見到方穎站在自己的跟前,方龍趕忙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收起了桌上的兩張照片,方穎並沒有看到相片上是誰,但她也知道,就是已經離開她的媽媽和爺爺。

曾今糾葛在這個男人心中的痛楚,在爺爺死後,都已經煙消雲散,再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總算捨得回來了?有事情嗎?”方龍太瞭解自己的女兒了,今天一回來主動找他,一定是有事情。

方穎把NCB現在的狀況自己的父親仔細的說了一遍,然後又把大家的一致想法告訴了方龍,方龍一時間沉默了起來?

方穎擔心自己的父親對於NCB的記恨還很重,想要開口解釋點什麼。不過從小看着方穎長大的方龍又怎麼能不明白自己女兒的想法。


“你是在想我是不是還在記恨NCB害死爺爺的事情?”

方穎雖然不情願,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其實我早已不記恨NCB了,我也心中明白,這一切的結果都是爺爺的咎由自取,現在外面這麼亂,有一大部分的功勞都是爺爺一手造成的。”

眼懷慈愛的方龍再次接口道:“我只是擔心你呀,你是我的一切,我不想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眼下這麼亂,你還要做這些事情,我實在放心不下。”

“不過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就答應你!出任這第一任校長!這樣他們的矛頭不會去針對你,我知道就算我不答應你,你還是回去做的,是不是?”

事事都爲自己考慮的父親,方穎早已感動的熱淚盈眶,完全變回了領家小女孩的模樣,哪裏還是那個冷若冰霜的方穎呢。

方龍還提議道把自己的所有資產都用來籌建這個學校,自己守護產業的目的是爲了給女兒日後的嫁妝,不過像現在這樣連生命都沒有了保障,還不如轟轟烈烈的去做一些事情更有意義。

得到父親這個常年在商場摸爬滾打的好手,籌辦學校的事情都交給了方龍,方穎則和同伴們去找尋那些異能覺醒的人!

通過蕭空從NCB傳來的信息,衆人四散開來,在這個城市尋找着異能者,很快第一批願意加入異能學院的人員定了下來。

這些人都是方穎他們從衆多覺醒者裏面排查出來的,沒有危害社會,做一些傷天害理事情的人,帶着這些人來到方龍籌建起的學校。

這裏並不是NCB的異空間裏,而是方龍在人類世界的一處產業,曾今也是一所著名的學校,只是動盪的社會,讓這所學校也只能停課了。

正好用作臨時的教學場地,也不用擔心異能者引起什麼騷動,這個世界異能者不在是什麼祕密了!

來的這批人一共有184人,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一個數字,方穎通過他們自身不同的屬性,把他們分配到不同的組裏面。

差強人意的是,這些人都只是些普通的屬性,並沒有出現什麼特殊體質,這也許就是方天行當時藥物流散造成的結果吧。

特殊體質跟血緣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第一堂的課程就是異能者的起源,以及所代表的的意義,這個必須讓他們認同學校的理念,就跟當初在地球的時候認同一些信仰是一個道理。

惡魔,少來欺負我

見到有這麼多高手出現,原本抱有懷疑態度的衆多學員,才都真正的安下心來進行學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