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9 Views

那個彭將軍跟郭子興坐在桌邊,朱重八就站在門口守候。

Written by
banner

「十天前,韃子大軍在韃子元帥脫脫的帶領下,號稱七十萬大軍,把徐州城團團圍住。

我們李大帥是在五天前得到的消息,當時,知道事情萬分緊急,馬上就把消息快馬傳遞給劉伯通首領,希望劉伯通首領派大軍支援,要不然徐州孤城,肯定是據守不住。

哪裡知道,五天後,劉伯通首領這邊還沒有任何消息,韃子的七十萬大軍已經兵臨城下,把徐州城圍得跟鐵桶相似。

當時,徐州城的守兵,也就是李大帥的部下,滿打滿算也就不到十萬人,為了守城,李大帥發動全城的老弱婦孺,都紛紛幫助守城。但是,這次的韃子軍異常的兇猛,第一天圍城,當天晚上就開始全面攻城,我們措手不及,加上兵丁不夠,沒用三天,就被韃子攻下了徐州城。

攻下城后,李將軍被俘,十萬人馬死傷大半,只有我和趙均用趙將軍乘亂各自帶著幾百人逃了出來。聽說,城破的第二天,韃子軍就開始屠城,徐州城十幾萬老百姓幾乎被屠殺殆盡!」

說到這裡,這個彭將軍越說越大聲,越說越氣憤,終於拍案而起。朱重八看他的胳膊一動一動的抖動個不停,臉上的肌肉也扭曲不已,顯然是心中已經憤慨到了極點。

韃子軍喜歡屠城,當年,鐵木真率領蒙古鐵騎揮兵南下,攻破南宋江山,每遇到堅城固守,總是承諾城破后屠城三日,任大軍蹂躪搶奪三天。其後,蒙古大軍不管是在攻打其他國家,還是平定內亂,每次遇到阻礙,就許以屠城,大搶三天,實在是慘無人道的做法。

郭子興也大怒道:「沒想到韃子不思悔改,還是如此的殘暴。我等一定食之肉寢其皮才得心安!」

那個彭將軍恨恨的罵了一陣,才又說道:「郭大帥,末將和趙將軍拚死殺出重圍,我率殘餘部下前來投奔於你,趙將軍率幾百人去投靠了孫德崖他們。末將昨天夜裡才趕到濠州城,派親信給大帥送的信。」

「原來如此。」郭子興沉吟了片刻,低聲說道:「那李大帥現在下落如何?彭將軍你可得知?」

彭將軍搖搖頭,低頭說道:「慚愧啊,不瞞郭大帥,李大帥現在生死存亡,末將是一概不知啊。」

「是啊。你也是剛剛殺出重圍,怎麼能知道李大帥的情形呢。」郭子興點點頭說道:「彭將軍,現在你的部下駐紮在哪裡?」

「就在城北外十裡外的樹叢中安扎。」彭將軍低聲說道:「沒有得到郭大帥明示,末將不敢把部下帶入到城內。」

郭子興點點頭說道:「彭將軍你心思縝密,做的很對。」

「郭大帥,那接下來,末將該怎麼安排?」彭將軍低聲問道。

郭子興正色說道:「彭將軍,這一點你不必擔心。我早已安排妥當,你這就派人通知你的部下,趕快入城。你呢,跟我去帥府中,我們再作安排。」

那個彭將軍大喜過望,連連施禮,大聲說道:「多謝郭大帥收留末將,末將在這裡感激涕零。」

「哈哈。彭將軍啊,你怎麼又開始如此多禮了。」郭子興大聲笑道:「快快請起,我們這就入城去帥府。」

彭將軍連聲答應,他也沒什麼好收拾的,站起身來,跟著郭子興出了房門,從廂房中牽出一匹馬來。郭子興和朱重八也解開馬韁,朱重八騎馬在前邊帶路,郭子興和彭將軍跟在後邊,邊走邊聊,直往大帥府前去。

此時雨霧漸消,陽光從陰雲中照了出來,灑落在大地上。薄薄的雨霧好像輕紗一樣,朦朧在樹林柳梢上,加上地上一陣陣的青草清冽之氣,給人感覺是一派雲開霧消的清爽感覺。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軍機變—下》 三人一言不發回到帥府中,府里冷清清的一個人都沒有。

郭子興跳下馬來,揮手讓兩人進府。彭將軍走在朱重八前邊,他一搖一擺,一副蹣跚、勞累過度的樣子。

郭子興坐下來,看著彭將軍勞累的樣子,第一句就說道:「彭將軍,你太累了,你先下去休息一陣吧。」

那個彭將軍坐在一邊,搖搖頭說道:「還是先安排了城外眾位將士們,末將再休息也不遲。」


郭子興點點頭,大聲說道:「彭將軍愛惜兵士,真是難得啊。」說完,郭子興大聲說道:「朱重八,你進來。」

朱重八聽的郭子興叫他,忙快步走了進來。行禮說道:「大帥,屬下在。」

「重八,你馬上持我將令,去城外把彭將軍的部下召進城中,暫時安置到湯和將軍麾下。」郭子興大聲說道。

朱重八一直以來只是郭子興的親兵,任務就是保護郭子興,閑下來打打散工,幫幫賬房,從來沒有執行過這樣的命令。聽郭子興吩咐,忙上前領了金批大令,快步走出帥府。

看朱重八走遠,郭子興才又道:「彭將軍,那趙均用將軍什麼時候到的濠州?他什麼時候跟孫德崖他們接上的頭?」

那個彭將軍低聲說道:「郭大帥,那日,末將和趙均用將軍一起從韃子軍重圍中殺出,一起來到濠州城。來到濠州城后,末將和趙均用將軍就起了分歧,末將主張投靠大帥您,誰知,那趙均用將軍卻另有主張,他非要去投奔孫德崖他們。我們倆話不投機,誰也說不服誰,就兵分兩路,末將從城北入城,直接投奔大帥,趙均用將軍帶兵從城西口入城,去找孫德崖他們去了。」

「恩。原來如此。」郭子興搖搖大腦袋,緩緩的說道:「彭將軍,不瞞你說。現在韃子大軍攻破了徐州城,接下來可能就是濠州城了,濠州城可以說是危在旦夕。你是見過脫脫那個老賊的,你覺得我們駐守濠州城,可有勝算?」

「不瞞郭大帥。」彭將軍滿臉哀色,皺著眉頭說道:「郭大帥,恕末將直言。那韃子軍兵多將廣,號稱七十多萬。脫脫那個老賊又是久經沙場,深得軍心。我們李大帥也算是熟知兵法,不到三天就城破人亡。

現在濠州城滿打滿算也就是二十萬人,孫德崖將軍他們那邊還沒有幾個打過仗的將領,光憑著郭大帥你這些人,末將認為還是沒什麼勝算。」

「不錯。彭將軍你說的正是本帥心中所想啊。」郭子興沉吟道:「那彭將軍可有什麼高見?」

那彭將軍面露慚色,緩緩的搖了搖頭,大聲說的:「大帥,末將實在是慚愧的很。我軍跟韃子軍實在是相差太遠,末將在到濠州城的一路上就想過這個問題,但是直到現在,也是毫無辦法。」

「好。」郭子興站起身來,來回踱了幾步,低聲說道:「彭將軍,你帶來的部下本帥已經派人安置,你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現在還是趕快去休息吧,有什麼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彭將軍又困又累,實在是快睜不開眼了,聽郭子興這麼一說,點點頭,跟郭子興行了個禮,出了帥府,就跟著一個親兵去後邊休息去了。

朱重八拿了金批帥令,快馬加鞭直奔城北而去。

出了城,朱重八也不知道那些兵士們在哪裡,只是聽的兩人好像說過,幾百兵士都在樹叢中。抬頭看去,遠處隱隱有一處茂密的樹叢,忙打馬過去。

剛到樹林邊上,就聽的裡邊鼾聲如雷,抬眼望去,不禁心中一陣酸楚。只見樹林中一片泥濘,到處都是渾濁的黃湯塘子。


幾十匹戰馬也沒有卸馬鞍,胡亂的拴在十幾棵樹上。旁邊橫七豎八不知道有多少個丟盔卸甲的將士們倒在泥濘中,將士們臉上、身上都是泥濘一片,根本看不出衣服的本來顏色,他們的全身都幾乎泡在泥水中,但是都顧不上這麼許多,大家鼾聲如雷,睡的正香。

朱重八先是輕輕咳嗽一聲,但是大家睡的正香,根本沒有人理他。無奈之下,朱重八隻得大聲喊道:「眾位將士們請了。」

大家還是一片鼾聲,還是沒有人知道他的到來。

朱重八又高聲喊道:「大家快醒醒,大家快醒醒。」說著,用手去推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兵士。那個兵士咕嚕了幾聲,不知道說了句什麼。翻了個身,又趴在一片水汪中繼續睡了。

「這位兵士大哥,快快醒醒!」朱重八用力搖晃著那個兵士,也不知道又搖晃了多長時間,那個兵士這才揉揉眼睛,一個翻身坐了起來。

他一睜眼,剛一看到面前的朱重八,好像愣了一下神,突然大聲驚呼了一聲,伸手就抄起旁邊的腰刀來,一骨碌站了起來,大聲喝道:「你是誰?到這兒幹什麼?」

他這麼一喊,旁邊的幾個軍士也都醒了過來,紛紛刀出鞘,把朱重八圍在中間。

朱重八忙亮出手裡的金批大令,大聲說道:「各位兄弟千萬不要誤會,我乃是郭子興大帥的親兵朱重八,奉郭子興大帥將領,前來迎接諸位兄弟。」

離他最近的一個兵士忙伸手搶過朱重八手裡的金批大令,仔細的看了看,喜道:「不錯,正是郭子興大帥的金批大令,我曾經在軍營中見過。他沒有騙我們,他沒有騙我們。」

周圍的幾個將士都大喜過望,紛紛搶過那個大令來回傳看,此時,樹叢中的兵士們大部分已經被驚醒,都紛紛圍了上來。

朱重八大聲問道:「諸位兄弟,你們可是彭大將軍的部下?」

「不錯,我們正是彭大將軍部下,不知道彭大將軍現在在哪裡?」旁邊走來一個身穿白色盔甲的將士,應該是這群兵士裡邊官銜最大的一個。

朱重八忙說道:「這位將軍,彭大將軍現在好端端的就在郭大帥帥府中,在下剛才還見過他來著。」

「既然是這樣,那彭大將軍有什麼吩咐?」那個白色盔甲的將士說道。

朱重八收回了金批大令,大聲說道:「郭大帥和彭大將軍商量好,讓眾兄弟先進城,見了郭大帥,再做安排。」

那個白色盔甲的將士點點頭,回頭大聲說道:「眾位兄弟,彭大將軍讓這個兄弟帶我們進城,事不宜遲,我們這就進濠州城,見了彭大將軍以後,再做安排。」

「好。」眾軍士們轟然答應。都一骨碌站了起來,也顧不上拍打身上的泥水,就紛紛翻身上馬。

朱重八忙上馬,在前邊帶路,後邊幾百人跟在他後邊。


快要進城的時候,朱重八低聲囑咐眾人說道:「大家不要喧鬧,我們悄悄的進城就是,不要驚擾了當地的百姓。」

眾人進的城裡,只有親兵接應,給安排了飯食和住宿的地方,朱重八把大家帶到了,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交回了金批大令,見到了郭子興,郭子興看到朱重八,大嘴一咧,笑道:「朱重八,最近你一直在我身邊,可是沒少奔波勞累啊!」

「承蒙大帥栽培,何感言累啊!」朱重八忙說道:「再說能為大帥半點兒事,屬下也是榮幸之至啊。」

「好,好。」郭子興笑道:「重八,你做的很好,這就下去吧。」

朱重八忙行禮退了下去。正要出府,突然聽到身後郭子興大聲說道:「重八,明日乃是老夫五十歲壽日,你明日午時參加吧。」

朱重八嚇了一跳,忙回身行禮說道:「是,是。屬下一定準時到,去給大人幫忙。」

郭子興笑了笑,搖頭說道:「好,你這就下去吧,我還有要事。」

朱重八忙走出府中,遠遠的聽到身後郭子興大聲呼喝,讓手下親兵去後邊請彭大將軍趕緊來帥府議事。

此時剛到午時,朱重八左右無事,就又去後邊私塾去找師爺,剛走到私塾門口,果然聽到裡邊師爺正在給諸將領上課讀書,只聽得師爺大聲念道:「穆公命太史擇日婚配,太史奏今夕中秋上吉,月圓於上,人圓於下。

乃使左右具湯沐,引蕭史潔體,賜新衣冠更換,送至鳳樓,與弄玉成親。夫妻和順,自不必說。

次早,穆公拜蕭史為中大夫。蕭史雖列朝班,不與國政,日居鳳樓之中,不食火食,時或飲酒數杯耳。弄玉學其導氣之方,亦漸能絕粒,蕭史教弄玉吹簫,為《來鳳》之曲。

約居半載,忽然一夜,夫婦於月下吹簫,遂有紫鳳集於台之左,赤龍盤於台之右。蕭史曰:「吾本上界仙人,上帝以人間史籍散亂,命吾整理,乃以周宣王十七年五月五日,降生於周之蕭氏,為蕭三郎。至宣王末年,史官失職,吾乃連綴本末,備典籍之遺漏。周人以吾有功於史,遂稱吾為蕭史,今歷一百十餘年矣。上帝命我為華山之主,與子有夙緣,故以簫聲作合,然不應久住人間。今龍鳳來迎,可以去矣!」

弄玉欲辭其父,蕭史不可,曰:「既為神仙,當脫然無慮,豈容於眷屬生繫戀耶?」於是蕭史乘赤龍,弄玉乘紫鳳,自鳳台翔雲而去。今人稱佳婿為「乘龍」,正謂此也。」

聽到這裡,朱重八不禁駐足不前,突然隱隱覺得自己跟故事裡的蕭史是不是有點兒相似,但馬上又覺得太過可笑,不禁暗暗搖頭,心道,自己怎麼會突然冒出如此荒唐的想法?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英雄不怕出身低—上》 師爺的私塾中,還是那麼寥寥的幾個人。朱重八從門口斜斜的望去,只能看見裡邊最後末排坐著三個人,那三個人也是橫七倒八,好像已經是都已經睡著了,依稀還能聽到輕微的鼾聲。

但是師爺好像並沒有受此影響,他還是搖頭晃腦,讀書讀的鏗鏘有力,朱重八在門外看了一陣,只見他捧著書本,但是兩隻眼睛卻並不看書,微閉著雙眼,邊自我陶醉的大聲讀到:「卻說秦穆公有幼女,生時適有人獻璞,琢之,得碧色美玉。女周歲,宮中陳晬盤,女獨取此玉,弄之不舍,因名弄玉。稍長,姿容絕世,且又聰明無比,善於吹笙,不由樂師,自成音調。穆公命巧匠,剖此美玉為笙,女吹之,聲如鳳鳴。穆公鍾愛其女,築重樓以居之,名曰鳳樓。樓前有高台,亦名鳳台。

弄玉年十五,穆公欲為之求佳婿。弄玉自誓曰:「必是善笙人,能與我唱和者,方是我夫,他非所願也!」穆公使人遍訪,不得其人……」

朱重八聽了一陣,覺得自己在外邊偷聽實在是不雅,就輕輕的咳嗽一聲,從門外走了進來。

師爺一開始以為又是哪位來裝模作樣的將軍,頭也不抬,繼續自顧自的大聲讀自己的書:「忽一日,弄玉於樓上捲簾閑看,見天凈雲空,月明如鏡,呼侍兒焚香一炷,取碧玉笙,臨窗吹之,聲音清越,響入天際,微風拂拂,忽若有和之者。其聲若遠若近,弄玉心異之,乃停吹而聽,其聲亦止,餘音猶裊裊不斷。弄玉臨風惘然,如有所失,徙倚夜半,月昃香消,乃將玉笙置於床頭,勉強就寢。

夢見西南方,天門洞開,五色霞光,照耀如晝,一美丈夫羽冠鶴氅,騎彩鳳自天而下,立於鳳台之上,謂弄玉曰:「我乃太華山之主也。上帝命我與爾結為婚姻,當以中秋日相見,宿緣應爾。」乃於腰間解赤玉簫,倚欄吹之。其彩鳳亦舒翼鳴舞,鳳聲與簫聲,唱和如一,宮商協調,喤喤盈耳。弄玉神思俱迷,不覺問曰:「此何曲也?」美丈夫對曰:「此『華山吟’第一弄也!」弄玉又問曰:「曲可學乎?」美丈夫對曰:「既成姻契,何難相授?」言畢,直前執弄玉之手。

弄玉猛然驚覺,夢中景象,宛然在目。」

讀到這裡,朱重八聽師爺稍稍的緩了一緩,忙上前來,低聲說道:「師爺,是我。」

師爺聞言這才抬起頭來,看到朱重八,臉上一喜,忙放下書,低聲笑道:「老弟,你來了。」又抬頭看了看天,抬高聲音,說道:「諸位將軍,現在已是午時時分,今天的課就到這裡,請諸位將軍回府用膳吧。」

聽師爺大聲一說話,趴在桌子上睡的正舒服的三個人一激靈站了起來,還有人用袖子抹抹嘴巴,含糊的說了幾句不知道什麼話,也沒什麼不好意思,行了個禮,就大踏步的朝著外邊走了出去。

師爺看著他們東倒西歪的背影,不禁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口氣。

朱重八也會意的笑了笑,低聲說道:「師爺,你別在意,這些將軍們都是土匪出身,刀頭舔血,哪裡能讀得進去書?」

師爺也低聲笑笑,說道:「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會這樣。郭大帥之舉,雖是一番好意,但是各位將軍明知是好意,不是沒時間,就是沒興趣,哪裡肯實打實的好好讀書寫字。要我看啊,此番私塾開了多半年,就便宜了你一個人啊,朱老弟。」

朱重八慚愧的笑了笑,低聲說道:「師爺,這些人里,也就我朱重八左右無事,就想著跟師爺多多學習,多認識幾個字也是好的。」

師爺點點頭說道:「朱老弟,你可別客氣,我看這些人里,也就是你有心啊,哈哈。」

朱重八搖搖頭,說道:「我一介粗人,哪裡有什麼心機。師爺你可是在罵小弟啊。」

「哈哈。」師爺又是一陣大笑,搖搖頭說道:「老弟,你今天到這裡,恐怕不只只是要跟老夫談天說地的吧?快說,有什麼事找我。」

朱重八敬佩的說道:「師爺,你果然是神猜啊。老弟我特意來找你,確實是有不明之事來請教。」

「好啦,還跟老夫文縐縐起來了,還請教。哈哈。」師爺笑了一陣,擺手說道:「前邊就是一家酒館,我們去哪裡坐坐如何?」

「那是最好。」朱重八一聽正合他意,忙連聲答應,兩人肩並著肩,就直直的往巷子外的那就飯店走去。

兩人在這家飯店常客,他倆一進去,店小二都不用點菜,一會兒工夫就把四冷四熱端了上來,還有一壺燙的正好的老酒。

一杯酒下肚,身上熱乎了起來,兩人邊喝邊說,朱重八把剛才郭子興讓他參加自己五十歲大壽的事情告訴了師爺。

師爺聽了不禁吃了一驚,大聲說道:「噢,大帥的大壽日期我是知道的,不過,大帥並沒有跟我說過,讓我去參加。他獨獨邀請了你,看來,老夫那天晚上說的話,可是真的要應驗了哦。」

「什麼話?」師爺,你那天晚上說什麼話了?」朱重八不禁不愣神,忙急急問道。

「老弟,你飛黃騰達,那是指日可待啊!」師爺仰起脖子,將杯中酒一口氣喝乾。


「師爺,你能不能老是打啞謎啊,你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嗎?」朱重八看師爺慢條斯理的樣子,開始發急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