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8 Views

狼王哪裏遇到過這種對手,一下子又中招,再度躺倒在地,血流不止。

Written by
banner

沈木連續消耗了大量鬥氣和魔力已經疲憊不堪,然而沙狼的攻擊還是沒有停止,先前被他拔刀斬劈中的那隻和傷到後腿的那隻一起攻向了他。

沈木無奈只能揮刀抵擋,聖光壁壘破碎後也無閒暇再次釋放,一時間被逼的連連後退。

纏鬥半晌後,眼看就要獲勝,耳邊卻傳來了一陣不尋常的狼嚎。

“嗷嗷嗷!”



沈木回頭看去,竟然難受那隻重傷的沙狼王!

此時的沙狼王周身氣勢暴漲,隱隱帶動地上沙塵。

“這是?難道沙狼王要突破到中階妖獸了,該死,這畜生竟然選擇破釜成舟,怪不得那兩隻重傷的健壯沙狼會不顧一切纏住自己。” 沈木不敢在繼續僵持,必須速戰速決!

一個後滾拔刀斬再出,直接劈死一隻,接着連續使用御刀訣,再次擊殺另一隻。雖然體內的鬥氣被消耗一空,但顯然這是值得的。

沒有了鬥氣的沈木只能靠體內的小氣旋緩慢恢復,疾行訣也同時消失。狼王進階到一半,又連續吃了沈木兩個聖光彈,但聖光彈的傷害沒有開始這麼明顯了。

“聖光彈的威力怎麼弱了這麼多?”沈木雖然自言自語,但還是給自己加持了一個聖光屏障後衝了上去,提刀就砍。

狼王雖沒有晉升完全,倉促迎戰,但還是兩下就拍碎了聖光屏障,沈木大驚,這狼王攻擊力高出了這麼多!

“嗷嗷嗷!”狼王雖然進階失敗,但顯然已經是準中階妖獸了,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興奮之後再度殺向沈木,利爪揮出,破空聲響起。

一人一狼持續纏鬥,沈木雖然勉強應付,但是由於體內鬥氣損耗嚴重,顯然有些支撐不住。

“沈木兄!我們快支撐不住了,你還活着嗎?”

突然遠處傳來了一聲巨吼,沈木猜出是林天之音,內心更是急促。顯然林天是屬於那種不會輕語求援的人,此時的情況相必已經是艱難之極。

必須全力一搏了,沈木想着,鬥氣再次噴涌而出,疾行訣!

剛纔五分鐘恢復的鬥氣已經有一些了,沈木也顧不得保存,此時剛好一個爪擊,前幾次沈木都是選擇格擋,這次疾行訣之下竟然感覺可以避開。

側身一避!身體的戰鬥意識此時幫助沈木精確的躲閃,不浪費一絲力氣。

“體內的戰鬥意識好像又再次被喚醒了啊,暮白!助我一臂之力吧!”沈木內心呼喚着。體內的血色霧氣突然急速翻涌起來。

“這是?我的鬥氣在急劇的恢復着,!”沈木一驚,這個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了,消耗一空的鬥氣雖然在小氣旋的幫助下回復了一些,但只能勉強使用疾行訣。那血色霧氣的變化是怎麼回事。

“嗷!”狼王一擊不中,又是連揮數爪。

“這感覺好奇妙,感覺狼王的攻擊變緩了好多!”沈木自言自語着。“不!不是狼王變慢了,而上我變快了。”

“拔刀斬!沈木體內儲存鬥氣的血色霧團膨脹的非常難受,讓沈木直接下意識地飛出一擊拔刀斬。

“噗嗤!”

像是什麼東西被切開的聲音。

沈木從被體內難受的感覺中醒來,眼前的狼王竟然被他的拔刀斬劈成了兩截,鮮血內臟撒了一地。而他擊出的拔刀斬竟然沒有停歇,巨大的血色光弧足足飛出三十多米才漸漸消散。

“啊!”沈木突然嚎叫一聲,體內那股力量憋的他太難受,沈木不得不盤腿原地坐下消化這股力量。

閉眼的沈木沒有發覺,就在他盤膝坐下的瞬間,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來到了他身邊。

“呵呵,竟然突破了,不賴嘛!十五歲的武師。”來人是琳雪。

狼王一死,果然如林天所料,沙狼羣作鳥獸散,蒼亂而逃。

“呼呼,差點以爲要死了,我的鬥氣都用完了。”王斌跌坐在地上。

蘇淺淺也是香汗淋漓,笑着調笑自己表哥而一旁曉梅顯得有些興奮,坐到王斌邊上和他聊着什麼。

徐凱和林天都是盤膝在地,尤其是徐凱,盤膝中氣勢不斷的攀升,顯然是要進階了。

十五分鐘過去。除了沈木,其他人都已經調息完畢,包紮好傷口圍在他周圍護法。

“沈木兄真的是當世天才,竟然已經是武師了,我都有些羨慕了。”林天爽朗笑着說道。

wωw¸тт kān¸C 〇

王斌卻比誰都得意,一個勁的誇老大威武,最後由於聲音太響被琳雪踢倒在一旁,這是怕吵到沈木。

衆人都是喜笑顏開,說着王斌活該。

少頃,沈木周圍終於氣勢一收,悠悠轉醒。

“大家都沒受傷吧。”沈木醒來後看着周圍幾人說道。

“我受傷了啊,你看我的屁股!”王斌故作哭喊,拉住沈木的左手,屁股往上一撅。

沈木一瞧,還真是褲子都破了,屁股上一個小巧的腳印。“怎麼了,被淺淺踢的嗎?調戲曉梅了?”

王斌把琳雪的暴行誇張了一番,結果沈木聽到是琳雪,壓根就不再理王斌了。

“琳雪,你沒事吧?”沈木拉着一旁的琳雪,一臉笑容。

“小木,我沒事,恭喜你啦,呵呵。”琳雪顯得十分高興地說道。

沈木其實突破前也沒有任何徵兆,只是那一瞬間確實心急迫切,渴望着力量,似乎又是暮白幫了他。想到暮白,顯然他是希望自己能更好的守護眼前這位姑娘的,這份感情已經融入了靈魂之中。

“琳雪,我們回去吧。“沈木摟住了眼前的姑娘,第一次主動。


琳雪也不抗拒,反而在沈木耳邊吹着香氣,柔柔地說着:“哼,小木,我看你是等不及我教你武技了吧,嘻嘻,算了看在你主動抱我的份上這次就原諒你的小心機了。”說完還輕輕的親了一下沈木的臉頰。

沈木其實真沒有那個心思,他只是想抱一下眼前的佳人,天然呆的琳雪竟然偶爾神經大方,想到了這麼深遠的事,讓他也大吃一驚。而後那一個蜻蜓點水更是讓他臉紅到了耳根。

“琳雪,我纔沒有呢,我就是想抱你了。”沈木也小聲辯解着。

“咳咳!”一聲不和諧的咳嗽聲響起,“要是沒事的話我們出發了?”聲音粗曠,顯然是林天。

“你們別打斷我老大啊,他們正在關鍵時刻。”王斌竟然起鬨,想再看下去。

“是啊是啊,應該要親吻了吧,沈木,親一個,親一個。”蘇淺淺也是加入了起鬨部隊。

曉梅確是臉紅紅的,不敢插嘴。

徐凱拎着兩截捆在一起的狼腿和一個用狼皮做成的包裹,也是饒有趣味的看着沈木二人。

沈木感覺好像有些尷尬了,剛想放開琳雪,卻見到琳雪眼中的柔和不捨之色,也是兩廂爲難。

“小木,那我們走吧?”琳雪嘗試着問道,但是沒說完後面的話,嘴脣突然被兩瓣溫熱所覆蓋住。

沈木掙扎只是一瞬,主動的親吻了眼前的佳人。佳人嘴裏發出“嗯嚀”一聲,竟也不反抗。

脣分,互擁二人也是互相對視一眼,兩人臉頰都是緋紅一片。

周圍起鬨的兩人見到沈木和琳雪真親上了,也是不再起鬨,反而自覺地轉身假裝看不到起來。這時倒是林天不客氣地說話了。

“沈木兄恭喜啊,抱得美人歸,哈哈,不過在耽誤下去天色可不允許了啊,可不是兄弟我拆你臺。”

沈木也知道晚上的沙漠有多恐怖,毒蟲毒蛇毒蠍,隨即說道,“原路返回我們是來不及趕回那個露營點了,我們就近找一處有一面靠牆的地勢吧。”

此時的沈木已經是武師,在這個世界武力越高,威望就越高,顯然他的話已經成了衆人跟的風向標,沒有人反對。

再次上路這次換成了沈木帶路。

經過了半小時的跋涉,沈木尋得了一處沙漠中的黃土牆地帶。

“這裏好像是一個破敗的村莊,”沈木四處查探了一番後說道。“這已經是戈壁山脈外圍最深處了,以前村莊存在的時候應該還不是戈壁山脈的一部分吧。”沈木也是有些感慨,雖然他早已知道戈壁山脈正在不斷的蠶食這片大陸。

“沈木兄,當下我們還是先紮營吧。”林天說着,

“嗯,女生去找一些木頭柴火吧,這裏枯木挺多的,男生們搭帳篷,我們的水剩下的不多了,用來沖洗下傷口重新包砸下吧,帶血的衣服最好還是就地掩埋了,免得晚上引來沙狼。”沈木安排着一切,井井有條。

夜幕降後的篝火邊,衆人吃着烤狼肉互相聊着天,徐凱的烤肉做的確實不錯,連一向傲嬌的琳雪都吃了不少。

“徐凱,以後出來做任務記得叫我和曉梅啊,上次跟着王斌,那貨只知道烤饅頭,啥都不會。”蘇淺淺嬉笑着說道。

“哈哈,好的,我們都是巨石傭兵團的成員,以後出任務機會多的是啊。”徐凱的性格和林天類似,都是比較毫爽型的。

王斌見幾人達成了協議,也踊躍着報名下次任務。

沈木和琳雪兩人在一邊單獨坐開,也不知道是衆人估計給他們留單獨空間還是沈木融入不進去幾人的羣體,說實話沈木確實話有些少,琳雪更是幾乎不和外人說話。

“小木,你剛纔親我了。“琳雪顯得有些羞澀,雙手不停的擺弄着裙角。

沈木知道該來的總是回來,雖然以前也被琳雪親過,但是這次他總感覺意義不同。

“嗯,琳雪,因爲你是特別的存在。”

“有多特別呢?”琳雪問得很快,見沈木猶豫不答,於是又笑笑。“小木,你喜歡我嗎?”

“啊?”沈木好像一下子被說中心事,臉一下子就紅了。“琳雪,我,我覺得現在的我還沒資格說喜歡你,但是總有一天我會讓自己變得有資格。”

少年的眼神堅定。

“呵呵,小木,喜歡有什麼資格不資格的啊。”

“琳雪你這麼漂亮,修爲又那麼高。我可不想讓別人以爲我說小白臉,我要讓自己變強,強到足夠守護你,足夠和你在一起。”

“傻瓜,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嗎?”琳雪一笑,這一笑傾國傾城。

兩人互靠着,周圍漸漸被夜色所吞噬。 夜晚的沙丘其實並不黑暗,即使沒有篝火,周邊的景物也是一覽無遺。

今晚沈木是第一班崗。

第一班崗通常是變數較多的,所以隊伍會選擇最強的人來守夜。剛入夜,所有的夜行妖獸就像是剛起牀一般,開始細細嗖嗖的發出聲響。

琳雪並沒有入帳篷睡,而是和沈木坐在篝火旁,時不時的添加些柴火,有的沒得聊兩句。


沈木由於是在守夜,所以也沒有盤膝修煉,而是靜靜地摟着琳雪,眺望遠方,似乎想着什麼。

“小木,好吵我睡不着。”安靜的琳雪突然莫名的說着。

發呆的沈木回過神來,看着懷裏的琳雪,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他只聽到遠處有沙沙聲,明顯是一些低階妖獸爬動的聲音,但也談不上吵吧。

“琳雪,你做夢了嗎?”沈木小聲試探的問道。

琳雪微微睜眼,睡意朦朧的嘀咕着,“小木,北面好像有些吵。”

“北面嗎?”沈木自言自語,隨即朝背面望去,北面的天空竟然有些紅燦燦的,和其他方向有些不同,顯得霧濛濛的。

琳雪嘀咕完後又自顧自地睡去,呼吸漸漸輕柔且均勻起來。沈木寵溺的看了她一眼,輕輕脫下衣服的一角給她蓋起。

半小時過去,這靜謐的夜似乎有些不對勁。

“爲什麼附近的蟲蠍都往南去了?而且越來越多!”沈木起初並沒有在意這些細節,因爲他也是第一次在沙漠裏過夜,但是現在看來,這狀況有些不尋常了。

此時懷中佳人突然發出嗯嚀一聲從夢中醒來,“小木,北面越來越吵了,好像有東西在靠近!”琳雪理了理自己的劉海,雖然由於剛睡醒說話聲很是含糊,但沈木還是聽懂了。

琳雪雖然修爲被壓制,但是身體的本能還在,她感覺到了異常。

“琳雪,我去叫醒大家,你在這裏等我!”沈木果斷做出判斷,首先必須把人都叫醒。於是他不耽擱,把琳雪扶正後穿起半身衣服,飛快的跑去叫醒三個帳篷裏的所有人。

林天非常警覺,一聽到沈木的叫喚,直接套上外套直接衝出帳篷,緊隨而出的是徐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