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1 Views

李牧牽着梅仙,“你知道我這期間又遇到什麼事情了,我到了天宮,見了很多的神仙,我這輩子從來都沒有見過那麼多的神仙,赤腳大仙,你見過嗎?腳有那麼大。”他用手比劃了一下。

Written by
banner

梅仙仍舊不說話,但是他的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沒有少過。

李牧起初覺得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爲梅仙本來便是這般的冰冷,只是後來她突然感覺到有些怪異,就算她冰冷,她也不至於一直都在微笑,感覺笑的好像是一個假人一樣。

他一下從地上的草坪上起身,梅仙跟着他一塊起來,他一把甩開了她的手,冷冷說道:“你不是梅仙,你是誰?”

梅仙這回笑容沒有之前的那麼燦爛了,淡淡的,但是還是能夠看出來她在微笑。

她緩緩的朝後走去,走了不遠處,她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片水域,水域上面有個大石頭,她坐在石頭上,突然哈哈的笑了起來。

李牧看到她的身體慢慢開始流血,流着流着,便變成了一具白色的骷髏。

那骷髏的手臂在衝他擺來擺去,他聽到了梅仙熟悉的聲音,“李牧,你來找我啊,我就在你的面前,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梅仙啊。”

李牧捂住了耳朵。

他的身旁麟牙和郎斯兩人突然閃現。

麟牙立刻說道:“主人你沒事吧?我和郎斯兩個人,好不容易纔進到你的夢裏,這是鮫人的夢,家人最擅長的變數,蠱惑人心,你千萬要小心一點,不要被他騙了,你所看到的所聽到的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麟牙不希望李牧被他所看到的夢欺騙了,要知道如果在夢中沉淪的話,他們這輩子都別想了出去了。

“你們進來幹什麼?如果我這輩子出不出去了,你們不是也沒辦法出去了,你們傻不傻?”李牧呵斥道。

“主人,你是我們的主人,你在哪我們就在哪。我麟牙,天生愚笨,大家挑選主人的時候,我也跟着大家一起,但是我挑選的神仙,看了我一眼以後,就很失望的搖頭,然後離開了,即使他不挑選神獸,他也不會選我。可是主人你不一樣,你給了我身體,又讓我當你的神獸,我感激你,主人。世界上的聰明人那麼多,可是隻有你給了我這麼個愚蠢的神獸機會,我不會離開你的。”麟牙說道。

“我沒有什麼理由,反正,我是不會離開的。”郎斯同樣說道。

李牧感動了,他跟郎斯和麟牙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是,他們卻是最投機的。尤其麟牙天性活潑,雖然是一個大塊頭,但其實心思卻很細膩,偶爾也很聒噪,可是如果他沒有在他身邊的話,他又覺得,生活中似乎缺少了點兒什麼。

“好吧,既然你們願意跟着我的話,那就讓我們一起,走出這個夢境,看到前面的骷髏沒有?就是他剛纔變成我的朋友模樣蠱惑我,但是我沒有上當,我現在害怕,他又會變成什麼模樣來蠱惑你們。你們一定要小心一點。”李牧叮囑道。

郎斯和麟牙兩人匆匆的點頭。

那具白色的骷髏,突然間唱起歌來,歌聲非常的清亮。

“月色是那樣的美呀

我英俊的情郎,你爲何要拋棄我離去

我不如,她的貌美還是不如她的膚白

我不如她的有錢還是不如她的有權

我英俊的情郎,你爲何要拋棄我離去

………”

歌聲一遍又一遍,聲音也有所變化,從原來的清亮,到後來的悲傷,再到後來的埋怨,這是讓人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李牧忍不住的,略微有些消沉,坐在草地裏,看着麟牙和郎斯說道:“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見到我的朋友們?我真的很想念他們,世上人都說我劉暖如何如何的厲害,可是我連我的朋友都找不到,實在是太窩囊了。”

“主人,你千萬不要這麼覺得,這鮫人就是擅長唱這些東西,你千萬不要被他蠱惑了,你很優秀的,你想一想,你可是論道的時候,吸引了天上24顆星矢的天才李牧。”麟牙趕忙說道。

“主人已經被蠱惑了,我們現在要想辦法救他,不然的話,他很有可能接下來會做傻事

,可是我們該怎麼辦?我們也在夢裏,稍有不慎我們也會被蠱惑。”麟牙十分的無奈。

李牧的身上,突然散發出紅白兩種光芒,鳥的叫聲和龍的聲音響起。

一隻渾身火紅色的鳥,自他的身體內飛出,一條雪白的龍,也從他的身體裏盡隨而後。

麟牙和郎斯嚇了一大跳,連忙後退。 火紅色的迦樓羅在空中盤旋,雪白色的龍追逐着,忽而那迦樓羅和白龍紛紛的朝遠處的石頭上坐着的那具骷髏過去,那骷髏感覺到了來自迦樓羅和白龍的威脅,縱身一躍,跳進了湖泊內,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隻美麗的鮫人,緩緩的浮出水面。

她沒有再繼續唱歌了,她收起了她所有的攻擊,迦樓羅以及白龍紛紛的又退回了李牧的身上。

麒麟獸它們仍舊還在目瞪口呆之中,李牧則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到面前愣住的兩人,拍了拍他們,問道:“你們怎麼啦?”

“主人,沒想到你的體內存在着迦樓羅和白龍這對死敵,真的太神奇了,我從未看到有人身上同時擁有迦樓羅和白龍,這兩種物種的存在。”麒麟獸難以置信的說道。

“這些事情我以後再跟你說,我們先去看看那個鮫人。”說完把他帶着麒麟獸和郎斯來到了水邊,鮫人正浮出水面。

“你知道什麼?”李牧問水中的鮫人。

“我知道很多來到閻王殿中吃酒的所有的人的事情,你想知道什麼?”鮫人問他。

“我想知道什麼,你一定會告訴我嗎?”李牧又問道。

“會的,剛纔迦樓羅和白龍沒有將我置於死地。我也不會將你置於死地,一報還一報,你種了因,自然會得出這個果,你想知道什麼你就說吧,我會告訴你的。”鮫人緩緩說道。

李牧十分激動,他激動的是剛纔鮫人說來此持久的所有的鬼神他們的事情她都知道。

他急忙問道:“那你知道判官的事情嗎?”

“你想問有關於陸判官什麼事情?只管問他的事情,我還是知道一些的。”鮫人說。

“那你知道生死簿嗎?”李牧又問。

鮫人點點頭。

她是知道生死簿的,不光是她,甚至地府裏的所有鬼神與靈魂都知道他在找生死簿,在找他朋友的下落。

“我知道,我從陸判官那裏得知,你好像一直找他要生死簿看,是找你的朋友對吧?你朋友叫什麼名字?生死簿裏面的東西全在判官的腦袋裏,而我知道他所有的事情,包括他腦袋裏的生死簿的情況,所以你只管將你朋友的名字告知我,我就可以知道,你朋友此時正在什麼地方?”

鮫人極爲有耐心的對他說道。

“我朋友叫梅仙,還有張揚。”李牧說道。

“梅仙張揚。”

鮫人忽而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李牧看到他的腦門上散發着幽幽的藍光,他知道他此時肯定在查找他腦海裏的一些資料,他等了她片刻,片刻後,鮫人緩緩的張開了眼睛,他腦門上的那幽幽的藍光也滅了。


鮫人說:“你朋友梅仙此刻正在人族,人族現在的朝代是大唐,也就是你朋友現在在大唐時代,而你另外一個朋友張揚,我在生死簿中並沒有查到有關於他的下落,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他並沒有死。”

“可能被孫悟空拿着判官筆劃掉了,如果劃掉的話那我就得祝賀你的朋友,他此時已經修成正果,長生不老了。”

李牧聽到鮫人說他的朋友張揚有可能長生不老,非常的開心,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太好了,每一個修士妖怪之所以修煉,其目的便是爲了達到長生不老,而張揚率先一步進入到長生不老的殿堂,此後少得少走多少路。

“謝謝你。”

“回去吧,回到你該到的地方,去做你該做的事情。”

鮫人的聲音越來越悠遠,彷彿山海間的一抹清幽的雲煙一樣慢慢的散了。

李牧忽的一下醒了過來,看到身旁的郎斯和麒麟獸。


麒麟獸趕忙過來說“主人,我們,我們從鮫人的夢境裏出來了,我們已經沒事兒了!”

李牧點點頭。

他看了眼周圍的酒醉的鬼魅們,對麒麟獸和藍思說:“我們得去找一下陸判官,還剩下三個任務恐怕我完不成了,我要去大唐找梅仙姑娘,然後再找到張揚。”

麒麟獸和藍思兩人點頭,三人朝陸判官過去,陸判官正趴在桌子上,大概是喝醉了。

李牧上前去搖了搖他,陸判官從桌子上擡起頭來看到,眼前是李牧,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說道:“李道友,你怎麼過來了?你找到地藏菩薩啦?”

他雖然酒氣沖天,但是,腦袋還算比較清醒。

李牧搖頭說:“地藏菩薩一直都沒有醒過來,後來我又去找了閻王。我也沒從閻王那裏問到什麼,之後我遇到了鮫人,鮫人的歌聲把我們引到了夢裏,我從那裏得知了我朋友的下落,所以陸判官非常抱歉,我答應你幫你完成五個任務恐怕我要完不成了,我要去找我朋友了,不能在此耽擱太長的時間。”

“你碰到鮫人了,你恐怕已經知道了你朋友此時在何處吧,既然如此,你便走吧。至於剩下的幾個鬼魅,我會派人去叫他們帶回來。李牧道友,現在就要走嗎?不參加完百鬼宴會再走?”

李牧搖頭,回答道:“陸判官,我就不在此多加逗留了,人族的時間是不會停止的,轉瞬即逝須臾便是朝代更迭,此時是大唐,如果我錯過了的話,我恐怕又要不知道從哪裏找我朋友了,此後山高水長,我們後會有期。”

判官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衝他行了禮,“李牧道友,你是我很佩服的年輕人,希望你前路順利。”

李牧趕集完後,帶着麒麟獸和狼私,離開了地府,到了大堂,到了大堂的時代後李牧忽然間想起了之前太上老君曾經給他的任務。

麒麟獸看到他蹙起的眉頭忙問道:“主人,你想起什麼了?”

“之前,我曾經被天宮的太上老君叫去,並且答應過他會到人族帶領人族克服一些困難,但當時我沒問清楚我究竟什麼時候到人族,正好此時有這麼一個機會,我希望我們能夠在人族,幫助人族克服一些困難,我希望我們能夠造福百姓。”

麒麟獸和狼私紛紛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聽從主人你的安排,主人叫我們幹啥?我們便幹什麼!” 李牧頗爲欣慰的拍拍他們兩人的肩膀。

他和麒麟獸郎斯剛要詢問此時是大唐什麼人執政的時候,忽然間一陣猛烈的黑風襲來,三人只覺得頭重腳輕,後,便不知道被吹到何種地方。

郎斯醒來後,拍了拍身旁還在昏迷的麒麟獸,麒麟獸被他拍醒了,兩人起身,彼此忙問道:“主人呢?他到什麼地方了?”

“我也不知道,我們趕緊找找他吧,等等,我怎麼覺得這個地方這麼的熟悉。”

麒麟獸看了一圈,拍了一記大腿說道:“這裏是元始天尊住的地方,我們確定要闖進去嗎?會不會被天尊扔出去?”

“爲了主人你還害怕被踢扔出去,就算被天尊扔出去,我也是要闖一闖的。”郎斯斬釘截鐵的說道。

麒麟獸聽到郎斯如此說,不由得有些敬佩他,當即點頭,也說道:“算了,就算刀山火海我也得去闖一闖。”

隨後兩人朝天尊宮過去。

李牧摔在了宮門口,還是郎斯率先看到他。

他看到李牧後急忙捅捅麒麟獸的手臂,指着地上躺着的李牧說道:“看,主人在那裏!”

麒麟獸也看到了李牧,跑上前去,兩人將李牧從地上扶起來,麒麟獸拍拍李牧的臉。

李牧被一陣大力的拍打,打醒了,急忙睜開眼睛捂着臉,瞪了一眼麒麟獸,冷冷的說道“疼啊,大哥!”

麒麟獸極爲抱歉道:“對不起主人,我也是沒辦法所以纔打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李牧起身,環視了一圈,好奇問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好像是天宮啊!”

“主人,我在天宮的時候曾經來過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元始天尊的住處,只是不知我們爲什麼會被黑風捲到此處?難道是天尊他老人家有事情找我們。”

“哈哈哈,小麒麟獸,看來,你聰明瞭不少。”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突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李牧嚇了一跳。

那老人身上的屬性小光球簡直逆天了!

以這種五顏六色的屬性小光球來看,這個人的修爲可謂是當世一絕!

何爲一絕?

就是小光球不僅色彩繽紛,而且值數高級到系統在那些小光球的上面打了一零點點點點點,至於多少個點,他也數不過來了。

李牧急忙伸手一把抓住飄蕩在他手邊的一個屬性小光球。

法術+500

他不敢拾撿太多,害怕這老人家發現,他猜測這老人家十有八九便是這天尊宮的主人元始天尊。

“天尊在上,李牧這廂有禮了,李牧和我的兩個朋友被一陣黑風一不小心刮到了此處,並非是有意的冒犯天尊,還希望天尊恕罪。”李牧趕緊賠禮道歉。

他在無數個小說正史野史中都讀過,有些大佬各方面都非常的厲害。但是唯獨脾氣特別的怪,比如說,愛因斯坦。也比如說發明電燈泡的愛迪生。


他們的脾氣都是怪得不得了,所以李牧覺得,元始天尊應該也是一個怪老頭,就好像是太上老君一樣。

一開始還是有禮貌一點比較好。

元始天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非常的慈祥,讓李牧覺得他很親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