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7 Views

“可以了,小子!”金骨龍喝道,一道詭異的勁道瞬間裹住伊辰,將他帶離山脈的範圍內。

Written by
banner

一壺清水灌下,讓伊辰從恍惚中清醒過來,旋即翻身而坐,結着法印開始着恢復元氣。如此的堅持與拼命,伊辰是樂此不疲。


幾個時辰一晃而過,還未結束脩煉的伊辰,臉上泛起了一股爽朗的笑意。激盪而涌的奧氣已經開始平穩下來,在伊辰的注視下,快速地流回了丹田之內。

霎時,雙眼睜開,漆黑的眸子中,精光乍現,整個人抑制不住翻騰到空中發出一聲犀利的長嘯!

“小子,升級了!”現在的環境下,能讓伊辰如此開心的,也只有實力的增長了。

伊辰點點頭,笑道:“天火山脈果然不錯,短短三天時間,便讓我提升了一級,想必以後堅持的時間會更長一些!”笑聲中充滿了對下一次的渴望。

“怒師二級!”伊辰低聲念着,隨即高聲喝道:“老龍,我們開始吧!”

早已習慣了伊辰的瘋狂,可金骨龍還是嘀咕了一句:“真是個瘋子!”轉而謹慎地盯着已經進入到山脈中的伊辰。

“什麼?辰哥哥他去了天火山?”泰坦學院中,若鑫兒震驚地扶着思綺地雙肩,一股擔憂從眉宇間快速地升起。

一旁的凡尼與莎霖全都驚駭地看着思綺,不願相信這是個事實!

“是的,伊大哥堅持要去,我也阻攔不下!”想到了自己沒有能力陪伊辰一起前往天火山脈,思綺羞愧地低下了頭。

若鑫兒放開思綺的肩膀,緩慢走到窗戶邊上,擔憂的眼神穿過萬里空間,似乎看到了伊辰現在的慘狀,一顆顆淚水不斷地從明亮的眸子中流出來,“辰哥哥,鑫兒在等着你呢,爲何要如此的拼命?”

看着若鑫兒的傷心,思綺似乎明白了什麼,雙眸中不覺升起一抹黯然,但轉瞬間便消失不見,顯出的同樣是那無盡的擔憂。

“鑫兒,不要難過,伊辰如此做,自是有他的把握。你還在這裏等他,他知道的,他不會捨得放開你?”將鑫兒攬在懷中,莎霖輕聲地安慰着,不知不覺間,連她自己的語氣也哽咽着。

“莎霖導師,我要去天火山!”片刻之後,若鑫兒離開莎霖的懷中,堅定地道着。

“不行!”凡尼喝道:“鑫兒,天火山是什麼地方,豈能說去就去?”

若鑫兒笑道:“辰哥哥去得,爲何我就去不得?”笑聲如此無奈和寂寞!

看着眼前這個天之嬌女,凡尼嘆道:“就是因爲伊辰去了,所以你纔不能去。你從小就與他認識,應該知道他的脾性,他是那種不計後果,一意孤行的人嗎?”

“可是?”

“鑫兒姑娘,依大哥在我來時,有一句要我告訴你。他說,讓你好好地在學院中等他,他不會讓自己出事,因爲大陸上還有許多事等着他去做,還有一個人等着他去疼!”肯定地說完這句話,思綺如釋負重,她明白,她永遠不能和眼前這個女孩爭什麼!

“辰哥哥!”若鑫兒深情地喚道:“我會在學院中一直等你!”在心裏還加了一句,“直到我堅持不下去的時候!”

“這個該死的伊辰,在學院不讓人省心,離開了學院還是不讓你省心!”看見若鑫兒的情緒穩定了下來,凡尼惡狠狠地罵道,卻忽然見四道兇狠目光同時地射來,不由地讓他拔開腿便向外跑去。

“老龍,這次堅持了多長時間!”從修煉中清醒過來,伊辰便迫不急待地問道。

金骨龍道:“盞茶時間多一些!”幾天的時間,進步的這麼快,想來伊辰聽到這個會高興一翻。

那知伊辰卻陷入到了沉默當中,好一會之後,方纔道:“老龍,你認爲就這樣的修煉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在天火山脈中進出自如?”

“恩?”金骨龍沉思片刻,而後肯定地道:“大陸上強者衆多,已現過身,被人們所知的凌王級別強者也有數個,山中靈藥衆多,卻從來沒有強者踏足過。被稱爲人類的禁區,可以想象即便是凌王強者也不敢隨意進出天火山!小子,你問這個,想做什麼?”

伊辰淡淡地道:“照眼下的情況看,我若繼續這樣修煉下去,達到狂宗境界應該是不難的事。可是想要進得天火山顛幫你取的幻果,依這樣的進度,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老龍,你還能堅持多久呢?”

聽着伊辰是爲自己着想,金骨龍心中有些感動,可隨之被伊辰的後來話弄得一陣悲涼:“哈哈,伊辰,生死各安天命吧!”

與之共享靈魂,雖然能讓金骨龍活下來,但靈魂終究不是自己的,金骨龍無法從伊辰這裏永久地享用着他的靈魂,時間一到,自然會灰飛湮滅!

到底還有多少時間,誰也不敢保證,或者是十年,或者一年,甚至是一個月!等死的滋味,任何一人碰到了都無法釋懷!

伊辰冷冷地道:“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中,關天何事?老龍,以後修煉的強度要加強,你和我都沒有時間去浪費?”

“小子, 你真瘋了?”雖然知道伊辰是爲了自己,但金骨龍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在天火山中修煉已經是達到了身體和精神的極限,而伊辰所謂的加強修煉讓金骨龍無法去想象是何種的狀況?


伊辰瞄了一眼,淡淡道:“老龍,你我相處的時間不短,知道我說出的話從來不會收回,你是我的朋友,我絕不會讓自己看着自己的朋友在身前死去?”平淡的口氣,強勁的堅持,讓人爲之動容。

金骨龍感嘆道:“伊辰,能認識你這個朋友,也算是我的榮幸,聽我一句勸,不要這麼拼命了。你該知道,思綺那丫頭一旦回到泰坦學院,那邊你的朋友們該有多擔心,你捨得讓他們一直爲你擔心下去嗎?”

共用靈魂久了,伊辰的事,金骨龍也略有了解。魔獸終其一生,沒有朋友,只有屬下和敵人,是以‘朋友’倆個字更是讓金骨龍大爲感動。

“鑫兒!”伊辰喃喃地念着,思念之情如洪水一樣襲來,可是旋即,那股思念之情被其深深地壓到心底。路還很長,可是安心走路的時間卻是不多。

“老龍,不要說了,你回到戒指中去,由我自己掌控靈魂力量!”伊辰平靜地道,言語中聽不到一絲的情緒波動。

“伊辰?”瞬間,金骨龍就知道了伊辰的想法,他是想超越自己的極限,勇氣可嘉,可其中的危險一目瞭然。天火山中的修煉,要時刻掌握住節奏,有着金骨龍的幫助,一旦伊辰堅持不住,還有着它可以將之拖回來。可是伊辰自己掌控靈魂之力,那麼一切都要靠他自己了。

金骨龍斷然拒絕,道:“伊辰,不要太固執了?”

伊辰溫和一笑,一把將金骨龍送回戒指中。隨即,金骨龍的咆哮聲從戒指中傳了出來,伊辰眉頭微微一皺,一道淡淡地奧氣瞬間涌出,在耳朵邊形成一道薄膜,隔絕了外界的一切聲音。

“靠自己了!”伊辰陰陰一笑,奧氣徐徐而出,能量罩涌現,流動在伊辰的身體表面。盤腿坐好,雙手微微地用力,整個人輕巧地飛進了山脈的範圍內。

熟悉的氣息蜂擁而上,伊辰迅速地沉浸到了修煉當中。不到片刻的時間,體表面的那層能量罩轟然倒塌,高溫瞬間襲上了伊辰的裸露在外的臂膀和大腿。

眨眼的時間內,圓潤的肌膚立即如同一具乾屍一樣,乾乾皺皺。一道奧氣能量瞬間涌上,暫時隔緩了高溫對肌膚的傷害。

可也僅僅是暫時而已,伊辰的肌膚彷彿成了一個戰場,能量剛剛涌現,便被高溫消融,繼而又是一道能量呼出,緊接着又是消失。如此地反覆,使伊辰的狀態愈來愈差!

體內奧氣流動的速度已經到達了一個頂點,雖然有着天地中浩瀚不絕的能量快速涌入,卻也是抵不上伊辰消耗的速度。火龍果的能量源源不斷地涌入,倆下相加,使得伊辰堅持的時間又多了一絲。

一絲,眨眼就過,自己的神智隱隱有些不明。伊辰重重地咬了一下舌尖,疼痛感瞬間傳出,使伊辰清醒了一些。心神控制着奧氣高速運轉,伊辰將經脈內那一道精純的能量快速調出,護住自己的心脈與丹田。

誠然,伊辰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他的另一個把握便是這股精純的能量。只要這股能量可以護住心脈與丹田不被受損,伊辰絕對可以多堅持一會。

在精純能量護住心脈與丹田的那一剎那,伊辰整個人一陣劇烈的搖晃,體內奧氣吸收能量的速度已經趕不上伊辰消耗時的速度。

不斷涌出保護着肌膚的能量現在已經缺斷,熾熱的高溫裹住肌膚,瞬間便是傳出一陣焦味。人已經麻木,疼痛感絲毫影響不了伊辰,鮮紅的血不斷地涌出。

伊辰的神智牢牢地守護着那一點點清明,努力地多堅持一會。片刻之後,一陣劇烈的聲響在伊辰腦中迴響,體內的奧氣竟然是完全地告竭!

“差不多了!”伊辰手掌上僅存着的一點能量快速地在地上一拍,血肉模糊的身子疾速地衝到了天火山脈外面。

能量快速地涌進體內,奧氣快速地恢復着。伊辰艱難地從地上趴起,不成樣子的紅黑手指着蒼天,放肆地大笑起來。。。。 大笑過後,是無盡的虛弱,耳邊的薄膜已經消失,金骨龍驚歎的道:“想不到你小子。。。!”後面的一些話沒有說出來,不過應該可以想象的到。

慢慢地坐到地上,伊辰開始了快速地修煉。清醒着從天火山脈中出來,現在還說不上有多大的好處,不過,那一波波地疼痛卻是急速地傳來。

體表的肌膚完全的損壞,依稀可以看到裏面露出來的骨頭。身體內更是慘不忍睹,奧氣的枯竭自是不用說,出來以後,火龍果的能量不停地輸入到體內,可是丹田內,無一絲的奧氣,那股能量就想是幽靈一樣飄蕩在身體內,沒有去處。

強韌而寬闊的經脈此時猶如新生兒一般,緊緊地捲縮在一起。雖沒有破裂,但伊辰毫不懷疑,若是有人輕輕地給他一掌,這些經脈就會完全地碎裂,永遠無法恢復。

深深地吸了口氣,連呼吸都能給他帶來劇烈的疼痛。雙手快速地結出法印,強大的靈魂之力控制着能量緩慢地涌進身體。

身體內沒有一絲的奧氣,若是能量涌入太多,只怕是會撐破身體導致死亡。當能量緩緩地進入到體內時,四種功法同時在伊辰腦中顯現,並且快速地運轉了起來。

數次大戰,不論體內遭受到多大的損傷,奧氣從未像今天這樣,完全地枯萎,導致的後果便是,伊辰要從頭開始修煉。

現在的伊辰是一個理論上的行家,實際上卻是毫無半點建樹的理論家一樣。好在,奧氣雖然消失要重新修煉,不過那份境界還在,重新修煉並不是太難。要不然,伊辰真的要欲哭無淚了!

緩慢地揮動着手勢,法印的變化的速度也是極爲的緩慢。能量一點一點的涌入,終於體內出現了一絲奧氣,徑謂分明,一分爲四,火紅色、青綠色、土黃色、乳白色分外分明。

有了一絲的奧氣存在,接下來的修煉極爲順暢,手勢揮動的速度逐漸加快,法印也是不斷地變化着,體內的奧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地增長着。

彷彿有着美妙的樂曲伴奏一樣,伊辰的每進級一次,體內總會發出‘叮’地聲響,久而久之,這種聲音響起的間斷愈來愈短。

體表的肌膚也隨着奧氣的恢復,開始了重新的長出,新出來的肌膚白皙通明,與原來那些未曾損壞的肌膚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最後一道關卡已然而過,怒師實力重又回到自己的體內,但伊辰驚奇的發現,此時的奧氣還在繼續的增長中,很快地,便衝破了原來的境界,達到了怒師三級,不僅如此,伊辰還感覺到,奧氣變得比以前更加的精純。

修煉結束,從地上站起來的伊辰,霍然向前劈出一掌,掌風凌嘯而過,使得空氣瞬間滯留,被擊中的地面,一個大坑赫然而現。

以前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是絕不會有現在這樣的威勢,伊辰感覺到,最先接觸到勁風的那一塊完全化成了碎片。能量的精純,讓伊辰的攻擊力更加地犀利,破壞力也更加的強大。

“意外之喜啊!”伊辰喃喃地念道。

金骨龍嘖嘖地聲音響起:“瘋狂果然有瘋狂的好處,這一掌的威力比起你之前倆倍以上了,即便是我當時的修爲加上魔獸的天生強硬的身體,怕都是不敢硬接了?”

“嘿嘿!”伊辰得意地笑着,先前的所有一切早已被他不知拋到了那裏?甚至有些古怪地在想,不停地讓天火山的高溫耗光體內的奧氣,然後重新修煉回來,那麼體內的能量將會變的有多精純啊?

金骨龍冷聲道:“小子,別打的歪注意,這次你能將奧氣修煉回來,純粹是運氣好,你以爲每一個人失去了奧氣都能修煉回來?而且都能使奧氣變的更加精純?若是這樣的話,那些強者們早就隱到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去試了?笨蛋!”

與伊辰共用靈魂之力,這些伊辰腦中的想法,金骨龍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毫不留情地給予了沉重的打擊。

伊辰悶悶地道:“只不過是想想而已,老龍,你值得這麼激動嗎?看來要儘快幫你恢復靈魂力量,不然我那還有什麼祕密?”

金骨龍哼聲道:“想想,你是個瘋子,指不定你還真的去做了?”看來伊辰的瘋狂讓金骨龍深有感觸啊!

伊辰淡淡地笑了聲,感受着體內精純的能量,伊辰知道,在這條路上,自己又走了一大步。揮動着手臂,伊辰冷冷地笑着,若現在在碰到那辛之流,伊辰已經有把握可以將他擊敗。這有點駭人!

要知道,現在的伊辰不過是怒師三級的強者,而那辛已經是狂宗境界了。之間的差距在伊辰面前竟是完全感受不到。

在蕭黃城略微地養了一下傷,那辛便趕緊地向着聖殿奔去。羣山之中,聖殿傲然凌立,那份冠絕天下的氣勢一直讓聖殿中人引已爲豪!

可是今天,那辛站在聖山腳下,卻是在心中升起一股悲哀,甚至是有一種恐懼!暗暗地嘆息了一陣,那辛快速地向山上奔去。

來到雄偉的大殿前面,那辛瞧響了高掛着的大鐘,而後肅然而立!


片刻後,裏面閃出一道人影,淡淡地道:“殿主喚你進去!”

那辛應了一聲,跟隨着人影步入了他從未進過的大殿。

“你先等着!”人影淡淡地說完,身影快速地消失在了那辛的視線中。

不過多久,大殿中心上方的大椅子上,一道人影清晰地出現。那辛連忙恭敬地道:“參見殿主,屬下發現了伊辰的行蹤?”

“伊辰的行蹤?”聖殿殿主平靜的臉上掠過一絲欣喜,忙道:“那裏發現的?”


那辛道:“十天以前,屬下接到朱遠的傳信,說是朱家有麻煩。屬下就馬上趕去,伊辰便是在場,朱家父子被他所殺,屬下與他大戰一場,終是倆敗俱傷,讓他從容逃去!”

“你與他一戰,竟然是倆敗俱傷的局面,難道他已經到了狂宗境界?”聖殿殿主臉色大變,伊辰的名字在他心裏已經被打成了禁忌!

“並沒有,只是怒師境界,但是他的奧技十分強悍,屬下若不是高他一個境界,只怕是無法回來向您報告!”那辛肯定地道着。

“你先下去休息吧!”聖殿殿主擺擺手,瞬間便消失在大殿中。那辛心中一陣震驚,因爲他從殿主的臉色上赫然發現一絲的疲倦之感,難道伊辰的存在真的給了聖殿如此大的壓力?

後山一處石壁前,聖殿殿主的身影快速顯現。對着石壁,聖殿殿主自語地道:“伊辰愈來愈強,以怒師的境界居然可以和狂宗強者打成平手。當年的災星,所做的決策,是否是錯了呢?”

石壁中,駭然地傳出一道聲音:“那個決策不是你我可以更改的,要知道,這是上面的意思,你我遵做就可以了!大陸上,境界雖是首要,但並不是衡量一個人實力的標準,多派些強者去找尋吧,一定要將伊辰滅殺!”

“放心吧,大主教已經下山,各處的隱藏的勢力都已發動起來,我就不相信伊辰單憑一人能飛上天去!”聖殿殿主自信地道着,卻是在心中有着一絲的擔憂。

石壁裏的聲音淡漠地道:“你不要忘了現在的形勢,四大帝國對我們都起了戒備,那一批老不死的應該都在準備着,小心點,不要讓聖殿在你我手裏毀滅!”


聖殿殿主恭敬地道:“知道了!”隨即消失不見。。。。。。

天火山脈中,伊辰堅強地守着自身的神智,高溫不停地肆虐着他的身體與精神,體內的奧氣運轉速度已是肉眼不能所瞧見。伊辰大吼一聲,身子平平地移出了山脈中。

第二次修煉,伊辰便能感覺到莫大的好處,體內能量變的精純,不僅讓自己堅持的時間更長,而且對身體的傷害也是減少了許多,讓伊辰從容地從山脈中撤了出來。

體內的奧氣還在高速地運轉,絲毫沒有因爲身處的地方不同而速度變的減緩。不敢浪費這寶貴的時刻,修煉的手勢快速地出現,天地間的能量兇猛地涌入到了體內。

最大的好處,伊辰現在不懼能量的過多涌入而導致奧氣不能快速轉換,會讓經脈被撐破。精純的奧氣能量使伊辰在吸收天地間能量和火龍果的能量時,速度快了將近倆倍以上,這般瘋狂的後果,讓伊辰的實力增長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從修煉中清醒過來,毫不意外的境界又提升了一級,這是伊辰來到天火山之後的第三次晉級,如此的速度確實令人瞠目結舌,不過是任何人都做不來的。大陸上有幾人敢到天火山修煉?

“小子,現在的感覺怎麼樣?”金骨龍略微興奮地問道。

伊辰沉思片刻,緩緩道:“我現在僅僅能在修煉的狀態下,保持在山脈邊緣處不被高溫所傷,若想在山脈邊緣處自由行走,大概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山脈邊緣處與山脈中心處,溫度相差的可不是一丁點啊!”金骨龍嘆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