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3 Views

兩者碰撞,豹子只堅持了片刻便化作元氣消散了,而此時大當家也臨近了,元力瀰漫斷黑劍,一劍揮斬而出。

Written by
banner

鐺!

青紋劍和斷黑劍碰撞到了一起,擦起一片的火星,薛旻和大當家源源不斷的輸送元力,兩人拼上了。

薛旻本來還以爲自己勝券在握,不過真正拼上以後,他才發現對方的斷黑劍非常不凡,他的青紋劍與之碰撞,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這讓他大駭,有些不敢相信,對方的劍他沒見過,聽大當家自己說也不是名劍榜上的,但是卻比自己的劍還要鋒利,這顛覆了他的認知,對方的斷黑劍是何來歷?

“啊!”

薛旻和大當家同是一喝,瘋狂的運轉體內的元力,兩人之間的碰撞,更加激烈了。 鐺鐺鐺!

場中兩人爭鬥得異常兇猛,你來我往,好不熱鬧,一次激烈的碰撞之後,兩人全都倒退數步,打得勢均力敵。

“好,再來!”薛旻震聲道。

說完,化身幻影,衝殺過去,對面大當家目光冷幽的看着衝來的薛旻,眼中殺光畢現。

沒有一點閃躲的意思,面對薛旻,大當家元力匯聚斷黑劍,由上而下力劈。

薛旻速度飛快,只一瞬間便來到了大當家的身前,對準其胸口,一劍刺出。

這都只是在瞬間便完成的,兩人的反應都很快,知道這樣下去絕對會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結果!

不過大當家卻沒有絲毫要停手閃避的意思,依舊力劈而下,這是要與薛旻一起死的節奏啊!

大當家不懼,薛旻不一樣,他可不想跟其同歸於盡,急忙收劍,反手抵擋力劈而下的斷黑劍。

鏘!


青紋劍跟斷黑劍再一次猛烈的碰撞,打出了與之前不一樣的聲音,薛旻擡頭一瞧,頓時瞳孔一陣猛縮。

只見青紋劍與斷黑劍接觸的那一點,不知何時竟是出現了幾絲裂痕,仿若馬上就要被劈斷似的。

“噗!”

突然,薛旻只覺得自己心口一痛,一口鮮血破口而出,神智微散,握劍的手力氣變得衰弱了少許。

大當家是全力一擊,而薛旻只是慌忙之間的抵擋,雖然成功的擋住了斷黑劍,但是卻被元力所震得內傷了。

哧!

薛旻手的力氣剛衰弱一點,大當家就像是早已知道了一般,雙手猛然發力,斷黑劍壓着青紋劍,一下就砍到了薛旻的左肩上。

“啊!”

一片血紅飛染,被斷黑劍壓下的青紋劍割破了薛旻的左肩,幾乎要將他整隻手都砍下來了。

被青紋劍差點砍斷了左臂,薛旻臉色慘白,右臂無繼力,他難以使力推開斷黑劍。

薛旻做夢都沒想到過會有被自己的佩劍砍手的這一天,可是今天卻發生了,而且在這一瞬間,他居然無力阻止,可嘆可悲!

壓着青紋劍砍進薛旻左臂,大當家揮動着斷黑劍左右擺動,鋒利的斷黑劍肆虐的割着薛旻左肩上的肉,難以想象的疼痛感立即侵襲了薛旻的大腦。

劇烈的疼痛,讓薛旻難以忍受,此時的薛旻已經無力抵抗大當家,成了待宰的羔羊。

沒有一絲猶豫,提劍一起,大當家元力瀰漫斷黑劍,兇狠一劍劈下,直取薛旻頭顱。

“住手!”

旁觀的幾名導師見到此場景,臉色都是一變,急忙拔出武器,衝上前將大當家擊退了。

薛旻與大當家的對戰,薛旻敗了!

強者之間的戰鬥,哪怕出現一絲半點的偏差,就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大當家是亡命逃徒,對面剛纔那種情況,他和薛旻的應對截然不同,做出的反應不同,得出的結果自然也不同。

“哼!”大當家冷冷一哼,看着慘叫的薛旻,冷笑不止。

“薛旻!”另一邊, 軍少强寵:萌妻,你好甜 ,僵持了下來。

聽到薛旻的慘叫聲,文正震退二當家回首便看到敗得一塌糊塗的薛旻,正被救了下來。

“還有空管別人?先管好你自己吧!”二當家猛的一劍揮出一團黑霧,這是一種少見的戰技。

面對與自己同等級,實力相差無幾的二當家,文正可不敢再分心,全神貫注,再次與二當家激戰了起來。

砰砰砰!

兩人揮儘自己所學,戰技不斷碰撞,不斷消散,又不斷有新的戰技攻出抵擋縫隙。

文正和二當家戰了這麼久,其他幾乎都一樣,打到現在,他們開始拼起了元力的渾厚和所學的戰技。

休息了一會,薛旻臉色緩和了不少,看向大當家,由衷道:“大當家,你勝了!”


“我知道,接下來你們怎麼來,一起上還是怎麼?”大當家淡淡道。

幾名導師護在薛旻身邊,一名導師說道:“我們耽擱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時間浪費了,其他地方肯定早都鎮壓完了,只剩我們這裏了,得速戰速決了。”

“嗯。”除了薛旻,其餘幾個導師皆是點頭。



說完,他們分工兩個導師向文正和二當家所戰之處走去,其餘的全部向大當家走去。

薛旻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只是搖頭嘆息了一聲。

他們並沒有避諱,談話被大當家無遺的聽進了耳朵,面對拔出兵刃,緩步走來的幾個導師,大當家並沒有露出害怕的樣子,而後嘴角微翹,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笑意。

靠躺在一邊的薛旻看着大當家,不明白他死到臨頭了爲什麼還笑得出來,不由皺起了眉頭。

“你笑什麼?我們羣攻你縱然是我們不守規矩,但是死到臨頭的你有什麼好笑的?”一名導師對大當家喝道。

“呵呵……”

大當家並沒有回答,只是輕輕一笑,而後轉頭看向二當家,喝道:“二弟,我們下輩子再做兄弟吧!”

“好!”

激戰中的二當家暴喝迴應,使出渾身解數將文正擊得倒退數十米開外。

聽到大當家和二當家的對話,薛旻恍然頓悟,急忙大聲喝道:“兄弟們快退!”

薛旻話音剛落,便聽到大當家和二當家齊聲喝道:“自爆!”

體內體外元力震動,其身體中原本平靜的元力頓時狂暴了起來,將他們的身體都撐得膨脹了起來。

文正被震退,正要重新衝過去與二當家繼續大戰,聽到薛旻的話,他才微頓了一下,便聽到大當家和二當家的話,立即抽身閃退。

面對所有導師們的羣攻,大當家和二當家都知道他們必死無疑了,跟導師其中之二打都勝算不大,如果跟所有導師一起打,更本就沒有絲毫勝算,索性直接自爆。

如果順帶炸死一個不虧,炸死兩個賺一個!

嘭!

一聲巨響驚傳黑岐山,大當家和二當家身體同時被撐爆,他們修煉了幾十年的渾厚元力瞬間席捲開來!

這個還算不錯的大堂瞬間便被摧毀了,狂暴的元力至大堂散播開來,速度極快,且所過之處,全都毀爛,什麼東西都不曾完好保存下來。 突然到處肆虐的狂暴元力一路席捲,很多人莫名其妙的便被捲入其中,瞬間很多人遭受到重創。

狂暴元力波及很廣,整個黑岐寨全都被波及了,裏面的所有人均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勢。

白雄等一衆的馬獸車也在黑岐寨內,那狂暴的元力也侵襲了過來,不過第一時間便被其車外的親侍們撐起一片元力罩給隔離了。

狂暴的元力很猛烈,元力罩上竟出現了斑斑裂紋,猶如破碎的玻璃般,親侍們臉色微變,體內元力急速運轉,修補裂痕。

呼呼!

一柄黑色的斷劍旋轉着飛了過來,劃破空氣發出嘶鳴之聲,它是被炸飛過來的。

速度很快,斷黑劍已經飛到了元力罩邊上,在接觸到元力罩的那一瞬間,斷黑劍並沒有受到阻攔,彷彿那元力罩不曾存在似的。

透過元力罩,斷黑劍旋轉着飛向了趙風所在的獸車,洞穿獸車,斷黑劍落到了車內去了。

那些親侍眼睜睜的看着那柄斷黑劍飛進了趙風的獸車,斷黑劍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們都沒來得及阻止。

“嗯?”

趙風驚愕的看着突然出現在身前的斷黑劍,有些不知所措,擡頭看着被洞穿的車頂,他眼皮直跳,冷汗直流。

明明這裏離白雄不遠,趙風一直無憂無慮,多的不說,至少他覺得安全無憂,可是突然這一下,他突然才暮然發覺,這裏似乎也不安全啊!

愣神的看了斷黑劍一會,趙風這才反應過來,怒喝:“誰呀?想謀殺啊?”

趙風話音才落,就聽到車外響起一片步伐之聲,還有幾道帶着焦急的聲音。

“風哥,你沒事吧?”白穎的聲音自車外響起。

平息了一下,趙風掀開垂簾,指着斷黑劍道:“我是沒事,不過卻嚇了個半死,這斷黑劍是怎麼回事?誰扔的?”

“我聽侍衛們說剛纔山寨裏發生了爆炸,這把斷黑劍是被炸飛出來的,那把劍好像很非凡,他們的元力罩都沒能將其擋住,因害怕你出事,所以立即報告給了我和父王,我這才急忙趕來。”白穎解釋道。

趙風聞言,心中的氣頓時消失無蹤,說道:“原來是這樣啊,那算了,反正我也沒事。”

“你真沒事?”白穎問道。

趙風輕笑,擺手道:“我真沒事,你去跟父王說一聲了就好了,不要讓他也趕過來了。”

“嗯。”白穎乖巧的點着小腦袋。

目送白穎離去,趙風將身前的斷黑劍拔出,輕輕敲了一下劍身,嘟嚷道:“一個爆炸就給炸斷了,連寶劍都不如,還非凡?”

摸着劍身,斷黑劍沒有給趙風鋒利的感覺,握在手中,隨意的揮舞了幾下,他發現還挺順手的。

“正好沒有武器,雖然斷了,但是勝在順手,在我擁有一把寶劍之前,就用你了。”趙風撫摸着斷黑劍,輕笑道。

黑岐寨內,到處都成了廢墟,所有的房屋都崩塌了,地上七橫八豎的躺着很多人,他們都是打掃戰場的士兵。


“怎麼了?”

“剛纔怎麼回事?”

“那狂暴的元力從何而來?”

………………

狂暴元力肆虐過後,這裏頓時亂成一團糟,很多人臉上到現在都還帶着驚恐。

剛纔那突如其來的狂暴元力,讓這些人現在都還難以忘懷,眼睛到處看望,生怕再來一次。

回到爆炸之源,被毀的大堂那裏,話說大當家和二當家剛要好自爆,導師們便抽身逃離。

不過還沒逃出大堂,大當家和二當家便自爆了,狂暴的元力肆虐而出,導師們根本來不及逃離。

一朵黑色的蘑菇雲盛開,聲音之大震耳欲聾,大地顫抖,像是地震了一般,一股氣浪帶着渾厚且狂暴的元力以大堂爲中心,四處擴散。

逃不掉,導師們只得回首,一起撐了個元力罩,將他們護在其中,狂暴的元力肆虐,元力罩不斷動搖,不過最終還是擋了下來。

這是他們的幸運,如果是單獨的兩個或者三個修爲相差無幾的強者對戰,如果其中之一自爆的話,就算其餘二人修爲比自爆的那個高,無論其餘二人怎麼做,都會被牽連,毫無疑問的會給自爆的人陪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