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8 Views

能多看一眼便是一眼,哪怕眼睛發酸發疼,霍幗封依然睜得豆大。

Written by
banner

刺耳的長鳴聲還在耳邊迴響,但是,為什麼,他的意識還那麼清晰?

霍幗封把君瀾和霍驍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內,他忍不住開口:「我……」

他還活著?

長鳴的聲音依然存在,但是,他並沒有那種即將去世的感覺,相反,他感覺體內有種熱感,這種感覺好像隱含著某種力量,他覺得莫名的舒服。

「幗封,你沒事?」

君瀾聲音顫抖,她唯恐自己看到的只是錯覺,她怕她一開口,霍幗封就會不在。

別說君瀾,在場的幾乎沒一個人是不震驚的,畢竟這可是最先進的儀器,他們從沒見過它出錯,但是如果儀器沒出錯,那人為什麼還活著?

霍驍驚訝過後,很快理出一些思路,他瞬間看向賀易生,「這是什麼情況?」

如果說這裡面沒有貓膩,霍驍肯定不相信。

只是,賀易生沒有理由在這種時候跟他耍花樣。

到底是什麼原因?

賀易生微微嘆氣,他也不容易啊,他就沒見過做醫生做到他這麼艱苦,除了救人還要演戲。

賀易生攤手,看向那位默默看著一切的醫生,「現在可以說了吧?」

那位冷眼看著一切的醫生連眉毛都沒動,霍驍卻感覺到一種熟悉感。

「陸延?」

如果霍幗封從鬼門關救出來,醫生不是賀易生,那麼只有一個人能夠做到。

怪不得秦墨一直說陸延沒時間接電話,原來他也在手術室。

他還以為陸延在拖延時間,為了爭取更多的利益。

君瀾愣了愣,「陸延?他就是陸延?」

對方帶著口罩,隱去面容,但是露出的眉目卻依然能夠看出一些風采。

如果真的是陸延,那是不是代表霍幗封沒事了?

至少還能活一段時間。

學醫的就沒人沒有聽過陸延這個名字,在場的醫護人員全都呆住了,他們怎麼敢想自己能夠有幸跟陸延在一個手術室做手術呢?

他們現在在做夢的吧! 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看向那隱在身後都不能隱去他的風采的人。

陸延在眾人的注視下摘掉了口罩,好看的面容瞬間暴露。

除了認識他的霍驍幾人,其他醫護人員眼睛睜大,甚至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這就是陸延?

那個傳說中的陸延?

有長得這麼俊的么?

怎麼跟他們想象的不一樣?

他們以為能夠在醫學上有這麼大成就的人,年紀肯定不會小,哪怕拋開年紀這個問題,模樣也能這麼俊的么?

除了霍家人,他們都沒見過這麼俊的人,而且那雙瀲灧的桃花眼,看上去很好相處的樣子。

能跟陸延一起完成一個手術,這種歡喜讓他們忘記剛才的難受,甚至都不去想,陸延為什麼會隱去姓名參加這項手術。

感受到霍驍那質問的眼神,賀易生微微嘆氣,心裡一肚子的苦水。

他無奈極了!

「我也是進了手術室才知道。」

「而且這些都是陸延的要求,他說想要他救霍幗封,就必須聽他的,我沒有辦法啊!」

賀易生解釋道。

賀易生很清楚自己跟陸延的差別,所以他只能聽陸延的。

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沒有透露陸延的身份,雖然他知道陸延的身份,但賀易生到現在也搞不清楚,陸延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明明霍幗封已經被搶救回來,為什麼他還要求自己去說那樣的謊呢?

他絕對不相信陸延會有這個時間和這種惡趣味來開他們玩笑。

自己也是受害者,賀易生連忙撇清關係,免得無辜受到牽連。

君瀾一點都不關心陸延為什麼這樣做,她現在只想知道一件事。

「那幗封他現在怎麼樣了?賀醫生,你告訴我。」

「不,陸醫生,你來告訴我,幗封的手術是你指揮的,你告訴我吧。」

君瀾推開眾人,來到陸延跟前。

她一把抓住陸延的手,似乎唯恐他會離開。

其實君瀾很想問,霍幗封是不是已經痊癒了。

但是她很害怕。

害怕自己說出口后,會得到一個不想要的結果。

害怕的同時,她也忍不住帶著期待。

畢竟陸延的神奇能力,她也是聽說過的。

現在陸延出手,而霍幗封還好好地活著,這是不是代表她能夠奢望一把?

陸延瞥了眼君瀾抓著他的那雙手,好看的劍眉蹙著,然而似乎想到什麼,並沒有出手打掉,而是忍了下來。

「人沒事。」

聽到這三個字,君瀾瞬間淚崩。

沒事了!

剛才還以為霍幗封要離開人世,現在卻聽到沒事了這三個字,心裡激動的情緒實在難以平復。

她求那麼久,終於被他們求到了。

「謝謝,謝謝!」

君瀾不停地重複著謝謝這兩個字,除了這兩個字,她都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夠表達她現在的情緒。

賀易生特意後補一句,「這個沒事,代表的可是以後都沒事哦,跟痊癒差不多的意思了,對吧,陸神醫。」

陸延沒有否認。

這話恍若一聲巨雷,讓他們全都怔住。

陸延直勾勾地看向霍驍,「不是為了你!」 他做這一切都不是為了霍驍。

如果不是慕初笛求他,陸延絕對不會管霍家人的生死。

為了他的妹妹,他除了救人,還幫忙演戲了。

經歷剛才的生死之劫,霍驍跟霍幗封之間的隔閡徹底解除了,知道生離死別的痛苦,更加懂得珍惜,看開后,感情反而以光速般地發展起來。

陸延的話,霍驍是秒懂的。要讓陸延出手還設計了那麼一場戲,除了慕初笛沒有別人。

果然她比他自己還要懂他。

一想到慕初笛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替他謀算那麼多,霍驍的心瞬間柔軟起來,甚至有股熱流在醞釀。

「需要注意的賀易生已經知道,別來煩我。」

賀易生點點頭,剛才手術結束后,陸延已經跟他提過一次,他記入腦海里了。

陸延話說完后,轉身準備走人,沒走幾步便聽到身後傳來霍驍的聲音。

「謝謝!」

聲音低沉,卻很誠懇。

他是真心感謝陸延,哪怕陸延剛才說的這些話並不怎麼好聽,但是他把霍幗封治好,肯定花費不少心思和精力,畢竟像霍家這種世界級難度的絕症,治療起來肯定得花很多人力物力,哪怕陸延是因為慕初笛,霍驍依然要感謝他。

陸延並沒停頓,好像霍驍的感謝對他來說不值一提。

陸延離開后,君瀾才恍然醒悟,她緊緊地握著霍幗封的手,「沒事了,你沒事了。」

霍幗封抱著她的腦袋,在額頭輕輕地親了一下,「嗯。我沒事了。」

看似雲淡風輕的幾句話,卻蘊含著他們濃郁的情緒。

誰能想到剛才面臨生死的人現在能夠徹底擺除疾病,只需修養便能恢復健康。

健康對霍幗封這種病人來說,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這溫馨的一幕,賀易生也看得眼眶通紅,他保證道:「我保證這次絕對不會讓伯父你再出事的。」

「手術非常成功,再加上陸延給我的那些葯,你很快就能夠徹底恢復健康。」

「這次跟以前的不一樣了,是真正的恢復。」

陸延真的是絕世神醫,他那些葯不知道用什麼研製出來,效果竟然那樣的顯著。

賀易生充分感受到神跟人的差別。

「對了,我們這次真的要感謝小笛,如果沒有她,幗封肯定過不了這一關。」

君瀾稍微平復一下情緒,她便想起剛才陸延所說的那些話。

慕初笛這個兒媳,她真的太滿意了。

「好。」

霍幗封緊緊地握著君瀾的手,她說什麼他都說好。

他們經歷那麼多終於可以重新在一起,不管君瀾和霍驍要什麼,他都一定能夠做到。

「對了,驍,你跟小笛的婚禮還沒有辦是不是?這次等你爸爸恢復了,我們就可以辦個世紀大婚禮。」

之前君瀾就調查過霍驍和慕初笛的事,所以她很清楚他們的婚禮還沒有舉辦,只是一直在籌劃。

籌劃得怎樣她不清楚,若是不夠盛大完美,她一定要重新再設計一次。

這次,他們一家是真正意義上的團圓。 慕先生的小女僕 冰冷的手術室里洋溢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溫暖,感覺溫度都比平時高上幾分。

離開手術室后,陸延竟然覺得外面有幾分冷。

他劍眉抬了抬,透過陽台發現現在外面天已黑,而且可能變天,冷風陣陣吹過。

只是這冷風還沒吹過來,肩膀上便沉了沉,剛才還感覺到冰冷的肩膀此時暖暖的。

秦墨把外套蓋在他的身上后,陸延手心被塞了點東西。

他低頭一看,竟然是杯熱飲。

「喝點熱飲補充體力。」

熱飲溫度適中,可以直接飲用。

只是,秦墨並不知道手術什麼時候完成,他就一直拿著熱飲在外面等?

天下末年 「我不累。」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這又不是他第一次做手術,他沒這麼矯情。

而且他對熱飲沒有太大的興趣。

歐神 眼看著陸延並沒有喝得意思,秦墨低聲哄了一下:「我知道你不累,但是這個手術你足足做了幾十個小時,我看著都替你累。」

做手術花得時間長,而陸延為這個手術所準備的方案,所花的時間和精力更多。

陸延本不想喝,但是見秦墨沒有放棄的意思,只能嘆氣,揭開杯蓋喝了幾口。

他實在不覺得有這個必要跟秦墨較真,只是一個熱飲而已。

熱熱的飲料落入胃部,帶來一陣暖暖的感覺,他餓了許久的胃部終於能夠有東西進來,稍微緩和了不適。

見陸延終於喝下補充能量的熱飲,秦墨唇角弧度略微放鬆。

「這次手術完成,霍總應該不會再找上門了。」

「你的計劃成功了!」

一想到剛才他被霍驍的電話連續轟炸,秦墨就有點頭疼。

那時候他也不知道霍驍有沒有聽懂他的意思,他就感覺到霍驍那濃烈的怒氣。

不過現在應該什麼都解開了。

「我不是為了他。」

陸延蓋上熱飲,特意再次強調。

「我知道你不是為了他,你只是愛屋及烏,所以才會提前幾天,不眠不休地做手術方案,甚至還把研究多年才得到的幾粒成果都送了過去。」

「霍家人的生死你不在意,你只在意你妹妹,我都懂。」

「所以這些資料書和營養品才會早就命人送過去。」

陸延最重視慕初笛,這是無可否認的,但是,他並沒有他說的那樣看不上霍驍和霍家人。

如果有,那也只是以前,經歷了那麼多,陸延對霍驍早就沒有以前的那些敵意。

只是他最珍重的妹妹,才剛認回來沒多久,就被霍家給定了過去,怎麼說心裡都是不太爽的。

再加上陸延這人有時候也是口不對心,說出來的話也許就難聽了一點。

但是秦墨卻覺得這樣的陸延更加生動,更好了。

也許陸延自己都沒有發現,現在的他更加有人情味了,再也不是從前那個只知道實驗,沒有感情沒有活力的機器人。

「你……知道就好。」

秦墨說的一整段每一個字都沒有說錯,但是怎麼聽起來卻有點奇怪。

想反駁,卻無處反駁。

「以後別再提了。」

提這麼多,等下讓慕初笛聽到,又會愧疚的。 夜深,微涼。

手術室並不是一個適合談心的地方,而且裡面瀰漫著手術后的淡淡血腥味和消毒水的味道,霍驍在賀易生的確定下,讓醫護人員把霍幗封送回他病房。

醫護人員雖然還為自己能夠跟陸延做同個手術而震驚,可是他們始終是專業的,很快就回過神來,把病人給送出手術室。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從手術室離開。

霍驍踏出手術室,看著前方被推著離開的霍幗封,他覺得腳步是從來沒有過的輕鬆,前方隊伍跟進手術室時候一樣,但是心境和情況已經截然不同。

他的目光很快被不遠處那抹倩麗的身影給吸引,再也移不開。

她站在陰暗的角落裡,手裡捧著一個保暖壺,似乎感覺得霍驍的視線,慕初笛瞬間整理好情緒快步向霍驍走去。

她走得很快,來到霍幗封的移動病床前,溫聲道:「爸爸,你沒事真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