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4 Views

32漲到45用了18個小時,穩定不到1小時,然後用了7個小時,跌回了32,又過了5小時,跌破了18,就在這個時候,巨鱷們開始出手了。

Written by
banner

股神曾說過一句話: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

這個道理懂的人很多,而最後能因此獲利的,畢竟是小數,127定律:10個人搞投資,1個賺,2個平,7個虧,7虧掉的錢都進1的口袋裏了。


金子匯率慢慢回升,而後又經歷了大大小小無數起起落落後,在入夜的時候,穩定在25附近。就在貨幣功能開啓的這一夜之間,暴富和暴斃的人,數不勝數。

能從中獲利的人不外乎3種:財力雄厚的那些大財團,見好就收的小財團,不貪的小平民。

作爲第一個知道金子在幫派發展中用處不大的我,我手下的護花集團還有李父的李氏集團當然不會虧,早早就開始準備的張強和李父在這一夜裏賺了多少錢我不知道,但賺的錢肯定沒我多。

爲什麼?因爲我有戰魂公司5%的股份啊,要知道,在商會中出售金子,是要收3%手續費的。

全世界都在戰魂炒金,光是這3%的手續費,這36小時裏戰魂公司得賺多少錢啊?我也沒看我的分紅賬戶裏多了多少錢,但我可以肯定,本來就很富有的我,一夜暴富了。

以前很多人都不知道戰魂公司靠什麼賺錢,現在他們知道了,只要這個公司想賺錢,動動手指頭就可以了。

不知從何時起,戰魂世界已經不是一個單純地遊戲世界了,人們慢慢地意識到,兩個世界已經開始接軌了。

如今,主流玩家的等級已經是20~21級了,無論是單飛還是組隊刷冒險任務,一晚下來,受益在100金左右的大有人在。除去丹藥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消耗,淨收益在70金左右,留一大部分提升戰力,剩下的一小部分兌換成華夏幣,解決溫飽問題。

大衆玩家一般不會把自己一天下來的收益全換成現金,除了因爲不利於日後的發展,還因爲,他們是真的愛上這個遊戲了。

戰魂世界大概史上唯一一款不會讓玩家感到絕望的遊戲了,無論你技術好與壞、財富多與少、年齡小與大,都能在這個遊戲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採藥、煉藥、裁縫還有一些簡單的跑金任務,適合一些技術不怎麼好或年事已高的人去做,城內的幫派已經開始招收這類人了。畢竟,一個幫派,只有戰鬥人員是不行的,後勤人員也是必不可少的。

戰魂世界沒有裝備、沒有神器、沒有毀天滅地的道具,只要技術過硬,平民玩家也是有春天的。戰力排行榜1億名以內,超過8成的玩家都是沒有充過錢的,絕大多數的土豪玩家都幹不過這些平民玩家。

屬性果、潛能果、勳章這些快速提升戰力的物品都是自動綁定的,土豪玩家立馬就想到充錢砸寵。但砸寵也是有限制的,當寵物的戰力超過玩家的時候就會不聽指揮,戰力相差巨大的時候甚至還會攻擊自家主人,到頭來還是得提升自己的戰力。

魔獸可以掉落的人物技能書不值錢,誰都能買,買回來還得刷熟練度,不然技能效果差不說,用起來還不順手。公會裏的技能有錢也買不到,只能用積分兌換,兌換回來也還是得刷熟練度。

戰魂世界對於玩家戰力的評估系統是非常複雜的,如果一個玩家靠隊友帶着去升級的話,屬性提高了,戰力也會下降的。長時間不用心戰鬥,不琢磨戰鬥技能,不好好指揮寵物,戰力都會下降。


代練或者帶練都行不通,兜兜轉轉還是得艱苦奮鬥,土豪心裏苦,土豪不說。

有細心玩家指出,戰魂世界的種種設定,都離不開一箇中心點:要在戰魂裏叱吒風雲,必須憑自己的努力去變強。

戰魂世界的生存之法在潛移默化中改變着人們的價值觀,在解決溫飽問題的前提下,人們對力量的追求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超越了對財富、物質的追求了。

一些在現實世界中無法觸碰的體驗,在戰魂世界中只需要少量的金幣就可以輕鬆獲得,而且一切的感覺和現實沒有任何區別。現實與虛幻的界線,已經開始模糊,對於絕大多數在現實世界中活得不怎麼樣的人來講,戰魂世界纔是他們真正的現實世界。

舉個簡單的例子,現實世界那些所謂的幫派,包括我的護花使者幫:

那些幫衆,在現實世界中永遠是利益至上,已經沒什麼人會講義氣了,因爲大家都知道講義氣沒什麼卵用。有時候我都分不清這些到底是幫派還是公司了,大家只知道一點,有奶便是娘,誰是幫主誰是兄弟都無所謂。

但在戰魂世界中,那些幫衆好像又開始講義氣了,誰敢在野外弄死我兄弟,我就弄死你。隊友手頭緊,不夠錢贖走戰利品,沒關係,哥給你墊着。兄弟在幫裏待不下去了,哥跟你一塊兒走,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哥倆一起仗劍走天涯。

現實世界裏,人們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很多時候,都活得不像自己。但在戰魂世界中,人們無所顧慮,反而找回了那個真實的自己。

不再瞻前顧後、不再畏畏縮縮,隨心所欲、快意恩仇,做最真實的自己,這就是網遊的最大魅力。

經過這幾天的發展,凌魂觀已經是3級幫派了,可容納300萬人。管理這麼大的一個幫派,肯定少不了各種各樣的幫規,但我定下的大幫規就只有一條:


不利於幫派團結者,先踢,後殺,絕不姑息。

值得慶幸的是,這條幫規定下的這幾天裏,都沒有執行過。也不知道張偉從哪兒招來的這些幫衆,不光戰力高,人品也好,就是不知道爲什麼女玩家特別多。

後來張偉偷偷地告訴我,招來的這些人,絕大部分都是我的粉絲。這些幫衆特別喜歡這個幫派,還特別喜歡我,不論男女,都嚷嚷着要給我生猴子。

我看了看身後那8位國色天香的娘子,45度仰望戰魂的星空,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仔細想想,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靠近過除幾位娘子以外的異性了。逛街的時候,8位娘子圍成了一個圈把我包圍在內,看上去好像很恩愛,其實她們是爲了阻隔一切企圖接近我的異性。

逛街是這樣,去龍組探班的時候是這樣,連在戰魂世界都是這樣。我還能怎樣?痛並快樂着唄。

其實幾位娘子沒必要這樣做的,我雖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但我也不是見一個愛一個的那種人。之所以會愛上她們,不僅僅是因爲她們樣貌、身材、性格,還因爲一種叫緣分的東西,讓我們走到了一起。

一次是偶然,二次是必然,三次,是命中註定啊。 戰魂入夜後,我跟往常一樣,本體跑到災星上修煉,分身留在戰魂世界煉藥。忽然,分身接到了張強的視頻通訊請求,嘟,視頻接通。


“老闆,跟您彙報一下昨晚的戰果,咋們和李家聯手之下,賺了個盆滿鉢滿。財務部那邊統計出來的數據顯示,咋們幫的流動資金增長了63.8%,大獲全勝。”

“嗯,籌備了這麼長時間,流動資金漲了一半多,很不錯。這段時間護花集團的兄弟們都辛苦了,從這增長的資金裏,抽一半出來當福利發給兄弟們吧,這事兒交給你去辦。”

“好,我就先替集團的兄弟們謝謝老闆了,哈哈。還有一個想彙報的是,最近集團在戰魂世界的發展,老闆你要聽嗎?”

“雖然我是個甩手掌櫃,但這可是兄弟們的勞動成果啊,當然要聽。”

“獬廌城就不多說了,各類產業的市場份額佔了7成有餘,當之無愧的霸主。由於其他城鎮沒有主場優勢人手也不足,所以我們主攻丹藥市場,在擁有小金庫丹藥一手經銷的情況下,也能佔據丹藥市場份額的3成多。”

“不錯,在人家的主場,搞其他的行業肯定會吃虧的,就大力發展丹藥行業吧。3成多的市場份額還算不錯,但還不夠,我再給你一筆資金,你幫我把市場份額提升到6成甚至以上。”


“老闆…咋們這是要壟斷戰魂的丹藥行業嗎?”

“壟斷談不上,混口飯吃而已。”

“額…好吧,弱弱地問一句,老闆你這比資金有多大?”

“嗯…比昨晚貨幣兌換市場交易總額的0.15%多一點吧。”

“…”

“對了,咋們幫人員方面的發展如何?”

“那還用說,必須給力啊,咋們幫可是戰魂裏公認的美女最多的幫派啊,男人的天堂啊。”

“額…戰力方面呢?”

“戰力也是槓槓的,特別是在大型團戰的時候,誰敢動咋們幫的美女,那些男牲口開團就玩命啊。這不,最近有幾個大財團的分會在野外跟咋們打了起來,咋們幫愣是以10萬兵力,殲滅了好幾支敵軍共計38萬的兵力。”

“這麼兇?”

“那必須的,咋們幫丹藥充足,兵強馬壯,還這麼團結友愛。在野外大型團戰中,發揮的實際戰力不是那些烏合之衆可比的,再說了,這可是咋們的主場啊。”

“那些大財團真猥瑣,只在咋們這裏開分會,也不開總會,無敵真寂寞啊。”

“保守估計,獬廌城的玩家有6成以上都是你的粉絲,他們在這裏和你對剛,那不是找死嗎哈哈。”

“哎,有時候,魅力無限,也是一種煩惱。”

“放心吧,我估計用不了多久,老闆你就不會寂寞了。”

“此話怎講?”

“有細心的玩家發現,隨着魔獸巢穴被搗毀的數量越來越多,戰魂大陸的版圖正在慢慢縮小。”

“你的意思是說,城與城之間的距離在縮小,在不久的將來會迎來戰爭?”

“沒錯,戰爭是早晚的事,版圖縮小隻是加速了這個過程。”

“這麼說來,3級城鎮就是用來拼發展的咯,看來咋們得未雨綢繆了。”

“我建議把城內那些大財團的分會逐個滅掉,甚至趕出獬廌城,以免將來城戰的時候節外生枝。”

“就按你說的去辦吧,但別操之過急,畢竟是塊挺好的磨刀石,太過分的話,把他們嚇跑就不好了。”

“嘿嘿,我懂的。”

“我離開2級村莊的時候,魔法師會長曾說過,玩家是可以當上城主的,難道就是在暗示玩家翻身做主?”

“有這個可能啊,NPC雖然厲害,但也不是不可戰勝的,看來老闆你得多加努力了。”

“戰魂世界啊,太血腥,太殘暴,太有趣了,哈哈。”

我的修煉,娘子們的歷練,護花集團的發展,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5月8日深夜,我成爲戰魂世界第一個到達25級的玩家,與此同時,也成了二十一世紀中最年輕的黃魄後期修煉者。

次日凌晨,凌魂觀成爲戰魂世界第一個5級幫派,所有凌魂觀的成員都獲得了一個史詩級榮耀,情緒高漲到了極致。我從分會裏抽了100W幫衆以擴充總會,稍作整頓後,找到了城主,領取了領地任務。

叮,您的幫派凌魂觀已接受領地任務,前往特殊地圖,消滅魔獸霸主後可佔領其地盤,發展成幫派的領地,任務成功可獲得領地一塊。任務失敗幫派等級-1,幫內成員等級-1,無法領取領地任務1個月。

我站在寵物的背上,居高臨下看着這將近500W的幫衆,登高一呼。

“各位凌魂觀的兄弟姐妹們,大家晚上好,我是王偉。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到幫裏的公告了,咋們即將面對的,是一個領地任務,要前往特殊地圖擊敗魔獸霸主。咋們先把陣容給列好,先到城外練練兵,找找感覺,再去殺霸主,好不好?”

“好。”

“新來的那100W兄弟姐妹剛開始的時候,可能不太適應我們的戰鬥節奏,沒關係,慢慢來。等你們找到感覺了,我只要捏碎手裏的這個小珠子,就能直接傳送到任務場景了,很方便的。”

“好。”

帶着差不多500W人去打架是一種什麼感覺呢?說實話,沒什麼感覺,還不如帶着十幾個人去打架來得爽。

團戰的時候,我的任務就是通過隊伍頻道指揮着50個軍長,這50個軍長分別指揮100個團長,再由這5000個團長分別指揮100人的團隊。

以100人爲一個單位的團隊由同一類型的玩家組成,大致分爲坦克、近戰、控制、遠戰、醫生5種類型,團戰的時候靠的是意識和默契,一般的指揮都是在請求支援的時候才用得上。

我的工作就是衝到前線丟一套技能,然後回到寵物背上,一邊恢復一邊觀察場上的戰況。分析各個團隊的壓力情況,提醒軍長們什麼時候該上,什麼時候該退,什麼時候該支援。

這種指點江山的工作在我看來是非常無聊的,相比之下,我更喜歡到戰場上浴血奮戰。我本想讓張強替我指揮大軍,但他說這活兒必須我來幹,因爲我是幫裏的靈魂人物,自帶提升士氣的光環。

好吧,爲了大局着想,也只能這樣了。

經過3個多小時的野外掃蕩,虐翻了無數魔獸之後,我滿意地點了點頭,捏碎了手裏的小珠子。

特殊地圖之上,我們的500W大軍和密密麻麻一大片的魔獸在一處平原上短兵相接,大戰一觸即發。這次的大戰,和在2級村莊裏迎擊獸潮是有很大區別的,因爲這隻巨型的Lv30地獄魔龍霸主,是會指揮的。

我們的大軍懂得列陣,對面的魔獸也懂得列陣,雙方的坦克在前方僵持着,遠程範圍技能漫天飛舞着。對面還會時不時派出幾波飛行魔獸切我們的後排,還好咋們幫的人幾乎人手一隻飛行寵物,不然還真的要吃大虧。

我分析着場上的形勢,這樣耗下去對我軍其實是非常不利的,雖然我們有丹藥補給,但扛不住對面魔獸數量多啊,必須想辦法擾亂對面的陣型。

“全體都有,化一字長蛇陣爲八卦圓陣,收縮戰線,引對面的肉盾型魔獸進攻。”

“所有懂得土系魔法的遠戰和控制都聽好了,開始控制自己的魄力、魂力消耗和技能CD,留1招沼澤術和土牆術。現在是戰魂時間06:18,當戰魂時間06:30整的時候,集體往前方的肉盾魔獸丟去。”

“所有坦克注意,留3~5招霸體技和突進技,當前方魔獸行動受阻的時候,結尖刀陣發起突進。我的想法很簡單,殺進魔獸大軍的核心,優先擊殺那些高攻低血的魔獸。”

爲了突破魔獸大軍的陣型,不少坦克都犧牲了,但問題不大。但我們的戰線前移的時候,治療團隊剛好經過坦克們的屍體位置,用復活術拉起來之後。狀態加滿後,直接加入後方的坦克團隊,抗擊肉盾魔獸。

“把血寵和控寵都換成攻寵,咋們不和魔獸玩拉鋸戰了,簡單粗暴點,和它們的輸出決一死戰。”

戰鬥進入了白熱化階段,眼看已經不需要指揮了,我提起凌魂劍,開始大殺特殺。我和所有速度型的近戰一同在魔獸大軍裏來回穿梭,殺了個七進七出,把魔獸陣型徹底擾亂。

經歷了無數次的死亡和復活,嗑了無數的丹藥,終於在進入特殊地圖的5個小時後,我軍佔了上風。而後又經歷了3個小時,把魔獸大軍殲滅,開始羣毆魔龍霸主。

“最終BOSS來了,大家不要輕敵,好戲現在纔開場。化整爲零,分散走位,注意躲避,咋們慢慢耗死它。”

500W的大軍足足花了2個多小時才耗死這霸主,除了極個別的SSS級玩家,其餘的幫衆平均死3次以上,簡直可怕。

霸主倒下後,每個人的身前都出現了一個寶箱,與此同時,世界公告接二連三地響了起來。

叮,恭喜凌魂觀完成領地任務,獎勵幫派領地一塊,詳情請到城主處瞭解。獎勵2倍經驗幫派祝福buff一個,有效期7天,可與城鎮祝福疊加。獎勵幫派發展所需幫派聲望減半buff,發展速度翻倍buff,有效期7天。

叮,恭喜凌魂觀成爲第一個完成領地任務的幫派,凌魂觀的英勇事蹟已被載入史冊,所有凌魂觀的成員獲得史詩級榮耀一個,獎勵500聲望,10點全屬性。

叮,恭喜凌魂觀消滅魔獸霸主,成爲獬廌城的英雄幫派,所有凌魂觀的成員獲得3級公民特權,詳情請到城主處瞭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