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3 Views

金鴻飛踉蹌後退,氣血翻涌。

Written by
banner

只是一擊,高下立判。

金鴻飛儘管有不滅劍體,但依然不是沈沐陽的對手。

“金鴻飛,你初入七境便有如此戰力,沈某人不如你。”沈沐陽讚歎:“可惜你境界太低。”

“你廢話太多了。”金鴻飛不退反進,居然主動攻向沈沐陽。

“我說了,你境界太低。”沈沐陽搖頭,長槍疾刺,擊退金鴻飛。

金鴻飛再攻。

這一次,金鴻飛居然避開了沈沐陽的長槍。

沈沐陽輕哼,長槍疾抖,槍花朵朵,漫天槍影瀰漫,幾乎填滿整個天空。

金鴻飛連續數拳方纔化解掉這一輪攻勢,隨後他只能後退。

沈沐陽把木序列能量全部灌注於長槍之中,長槍之上青芒大作。

一株大樹的虛影突然浮現在他身後。

他這一式槍法,名爲一念問蒼茫。

一槍既出,蒼茫皆震,四方轟鳴,那珠大樹虛影隨之鎮壓而下。

金鴻飛一拳擊出,周身劍紋流動,全部匯聚於拳尖,巨劍虛影橫空,斬向那巨樹虛影。

“轟!”

巨劍虛影散去,金鴻飛嘴角溢血,臉色蒼白之極。

遠處,顧七劍臉色凝重,他獨自面對兩頭神皇,已倍感壓力,根本無法騰出手援助金鴻飛。

更何況,就算他顧七劍出手,也多半不是沈沐陽的對手,天堂教四大首領可不是浪得虛名。

儘管,沈沐陽以謀略見長,乃是天堂教的“軍師”,但絕對不要低估他的戰力。

“金鴻飛,今天此地便是你的藏身之地。”沈沐陽一笑,又是一式一念問蒼茫擊出。

就在這時,一條黑影掠至金鴻飛面前,手持血色戰刀,一刀破了沈沐陽的一念問蒼茫,刀氣餘勢不減,直劈向沈沐陽!

沈沐陽瞳孔一縮,往後急退,連續三槍擊出才化解掉刀芒。

金鴻飛滿臉吃驚的望着這突然到來的黑袍人。

遠處,顧七劍也不禁色變,此人是誰?

沈沐陽笑道:“閣下是誰?”

這黑袍人實力極強,他向來謹慎,當然不會跟黑袍人拼命。

黑袍人笑道:“吾名夏侯。”

夏侯?

所有人皆是一怔,華夏有這樣一個七境武者嗎?

沈沐陽目光一閃,笑道:“贖沈某孤陋寡聞,並未聽過夏兄大名。”

夏侯哈哈大笑:“螻蟻一樣的東西,也配與夏某稱兄道弟。”

沈沐陽臉色微沉,他好歹也是七境巔峯,天堂教四大首領之一,此人居然視他爲螻蟻。

夏侯笑道:“跪下,爲本座僕人,或者死!”

沈沐陽冷笑:“閣下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好大的口氣。”

讓七境巔峯的武者爲奴僕?你以爲你是誰?京都那位天下第一人嗎?

夏侯不屑:“你很幸運,本座急需一奴僕,否則今日本尊必取你首級。”

沈沐陽冷笑:“哪裏來的狂徒?”

夏侯不語,一步邁出,居然已經出現在沈沐陽面前。

金鴻飛和顧七劍瞳孔一縮,這種速度?八境?

沈沐陽也大吃一驚。

夏侯的刀已經斬下!

這口刀只是能量所化,卻宛如神兵利器,銳不可當。

沈沐陽橫槍抵擋,長槍卻被一刀斬斷,他自己也踉蹌後退,忍不住噴出一口血。

然而,夏侯似乎對自己這一刀頗爲不滿意,嘀咕道:“肉身還是太弱了。”


吞天神帝 ,又有現在佛印,已經堪比六境武者的肉身,但夏侯還是覺得太弱了。

聽到夏侯的嘀咕,蘇武頗爲無語。

夏侯再次舉起刀,非常簡單,非常輕鬆的斬下第二刀。

沈沐陽竭盡全力抵擋,依然被一刀劈入地面,砸出一個百丈深坑。

金鴻飛和顧七劍完全驚呆了。

那兩尊神皇突然朝着下方宮殿飛去。

夏侯看着那兩尊神皇大笑道:“想帶着裏面那東西走嗎?已經遲了。”

他凌空一刀劈出,千丈刀氣破空,直接把下方宮殿劈成兩半。

一股恐怖的威壓自宮殿內散發出來,令人心悸。

金鴻飛和顧七劍臉色鉅變。

那宮殿裏面居然藏着一顆巨大無比的頭顱。

“這是……神帝頭顱?”

金鴻飛和顧七劍臉上寫滿難以置信。


這地方居然隱藏着一顆悼亡族神帝的頭顱!

黑袍之下的蘇武也不由大吃一驚,夏侯這傢伙應該早就知道這裏面有一顆神帝頭顱了。

“褻瀆神帝,找死!”

那兩尊神皇大怒。

夏侯不屑:“神帝?螻蟻而已,低賤的生命。”

兩尊神皇怒歸怒,卻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跟夏侯硬碰硬,他們擡起神帝巨大的頭顱,朝着外界飛遁。

“走?走得了嗎?”

夏侯大笑,虛空連斬四刀。

兩尊神皇抵擋住第一刀之後,第二刀便無法抵擋,被一刀斬飛,若非他們神皇的防禦力驚人,這一刀足以要了他們的命。

夏侯伸手一抓,神帝頭顱消失不見,落入紙片世界中。


蘇武忍不住道:“你把神帝頭顱拿回來幹什麼?”

夏侯笑着說道:“儘管是螻蟻,但對於現在的你也是有點用處的。你太弱,我現在吃掉你不划算,你得儘快變強,我的二重身。”

說話間,夏侯落在地上。

沈沐陽狼狽的爬了起來,身上散發出一股八境能量氣息。

八境崩域!

“死!”

沈沐陽冷冷道。

他以八境崩域鎮壓夏侯,然而夏侯卻一點事也沒有。

沈沐陽臉色鉅變。

夏侯譏笑道:“螻蟻借用螻蟻的力量,也想妄圖吞天?不自量力!”

沈沐陽難以置信的看着夏侯。

這叫夏侯的人明明不是天王,爲何會如此強大? 太強了!

夏侯之強,令沈沐陽絕望,連八境崩域都奈何不了夏侯,他還能如何?

金鴻飛和顧七劍何嘗不震驚,整個華夏的天王級高手,他們基本上都認識,但是夏侯之名他們卻從來沒聽說過。

夏侯笑道:“放心,本座不會殺你。”

他擡起手虛空一點,一枚血色印記射向沈沐陽,沈沐陽悶哼一聲,倒地不起。

夏侯看着不遠處的兩頭神皇,大笑道:“死吧,悼亡族的爬蟲。”

一刀劈向兩頭神皇!

兩頭神皇合二爲一,化作一人,氣息暴漲,已經超越了七境武者。

“砰!”

融合之後的悼亡族神皇,骨槍擊出,破了夏侯一刀。

祭雪紛飛珊瑚海 融合了嗎,倒是有點麻煩,不過你們還是得死。”夏侯大笑,大步邁出,一刀斬下。

他的刀法大開大合,看起來極爲簡單,但卻又開天闢地之勢,強橫無邊。

那頭神皇竭力抵擋,卻被一刀劈飛,他趁勢遁走,居然想逃走。

“你逃不了。”

夏侯大笑,提着沈沐陽,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金鴻飛和顧七劍相視一眼,也追了出去。

然而當金鴻飛和顧七劍追出去的時候,夏侯已經不在了。

金鴻飛突然色變,蘇武不見了。

突然,蘇武傳音給金鴻飛道:“我沒事,不用管我,你們繼續去找血祭臺吧。”

金鴻飛遊目四顧,卻沒找到蘇武。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