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5 Views

那和尚指了指跌落在地上的烤雞,葉求雨拿起烤雞了,疑惑的看了看他,那和尚直接搶過烤雞來,一口咬下去,吃了一口雞肉,

Written by
banner

龍武天尊 ,「和尚,看來你也是個當鬼也是要當個滿足了的鬼,我看你重來就沒有吃過烤**,「

等的和尚吃完了,面色開始發黑,和尚微微一笑,念了一聲佛號,盤腿在地上,面色慈祥,不消三息氣絕身亡,

葉求雨抿了抿嘴,這老和尚著實讓的他心中歡喜,

葉求雨在老和尚身前磕了三個頭,然後站起身來,走到那黑色巨石旁,細細打量一下,只見的這黑色巨石表面光滑無比,富有光澤,石頭上的紋路不同於他之前看過的石頭,

葉求雨搖了搖頭,手指輕輕敲了敲這大石,身子輕輕一躍,居然躍到了這大石之上,葉求雨雙腳輕輕一踏,向兩邊一分,「咔嚓「的一聲,大石從中間裂開了,葉求雨雙腳一撇分開的大石轟隆倒了下去,

大石居然被葉求雨如此輕鬆的將其分開兩半,莫非他是江湖高手,可是就葉求雨這副模樣,也不像啊,難道是那和尚給葉求雨醍醐灌頂的結果,

葉求雨落在地上,拍了拍上,見得大石之中有一副石棺屹立在地面之上,石棺之上,雕刻九條怒龍,

葉求雨哼笑一聲,單手一鉤,五指鉤住石棺的棺蓋之上,猛然起力,直接將石棺打開,

「噌,「,石棺打開的一瞬間,裡面躥出無數牛毛針,葉求雨輕說了一聲」散,「,真氣自體內而出,四周盪起陣陣漣漪,這些牛毛針紛紛被震開到一旁,

葉求雨看向棺中,棺中只有一柄玄色長劍,長劍古樸,散發出森森寒氣,而在長劍一旁還有一女子,

那女子神色淡然,雲鬢高挽,眉心點紅,柳葉眉,櫻桃嘴,穿白衣,氣質便如寒宮嫦娥,葉求雨看的那女子,卻是一愣,經脈氣血一涌,心中猛地一跳,口中乾涸,


可是就在下一刻,那女子赫然震開眼睛,而那柄玄色長劍陡然一陣,劍氣衝出,葉求雨腳步一踏,身子急急往後退去,而那女子手握玄色長劍,追殺出來,

山風輕輕,吹起那女子青絲三千,神色冷冷之間,御風而來,手中玄色長劍劍吟陣陣,

葉求雨一時間看的呆去,口中只得輕輕念道「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傾國者,唯此者,「

葉求雨看的呆去,腳步一踏,那劍氣隨即追了上來,但那女子手中劍尖一壓,劍氣消散在葉求雨身前三寸,

那女子腳踏一隻桃花枝上,遙遙而立,手持長劍驚艷絕世,

葉求雨咽下一口口水,拱手對著這女子說道「不知姑娘芳名,「,那白衣女子,一撇四周,秀眉一蹙,聲音清冷說道」你是何人,「

葉求雨將自己身上的破爛布衣拉扯拉扯,讓的他好看些,然後才學著城裡面那些公子施禮,腰一彎,手在身前重疊,拱手說道「小生葉求雨,巴蜀人士,今日原本上山賞花,想不到在此遇見姑娘,實在是三生有幸,」

可是葉求雨說完,抬起頭來,卻只看見桃枝搖擺,只在山風之中留下一陣香風,便是不見身影了,

葉求雨無奈的笑了笑搖搖頭,轉過身去,把那大和尚放在那副石棺之中,然後將分成兩半的巨石抬起來,雙手一拍,巨石又是緊緊靠在一起,葉求雨就把巨石放倒在地上,靠在桃花山上的一個裸露的石頭旁,對著巨石又是敗了敗,

口中說道「和尚,在江湖上混什麼身時候死都不知道,就連死在那裡也不知道,你今天還算好,死在這桃花山上,遇見了我,我也就給你一個安息之地,說道這裡,我不知道你和那個黑袍人有什麼恩怨,那個女子又有什麼關係,我也就不管了,我走了,」

說哇,葉求雨就踏步走下山去,走了幾步,還背對和尚的石墓擺了擺手,喊道「別問我,為什麼不出手,」

此刻只留下山風呼嘯敗落的桃花山上,這裡埋下了一個江湖之上的高手,在江湖,埋江湖,桃花山上,也是江湖,因為有了江湖人,

再說這,葉求雨,不知何故有了這一身武功,看上去絲毫不弱啊,莫非是那等江湖上所說的隱俠,就像他們讀書人說的那種隱士一樣,

不過暫且不說這些了,看那葉求雨三步並作一步,幾步是跑下山去的,那動作就彷彿猿猴一般靈活,也怪不得,他之前還能抓到一隻烤雞呢,

這座桃花山也不高百丈有餘,不過山勢還是比較陡峭,偶爾有山路,也是那些上山採藥的人留下來的,而在這桃花山山腳處,有一個小廟,平日里香火延續倒不是問題,但是算不上是鼎盛,這也是得虧靠著大路,要不然這小廟估計都么人來,

葉求雨幾步就從小廟一側的,山壁上跳了下來,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上了廟裡面,這廟不大,也就四間,只有一個小小的大雄寶殿,大雄寶殿之上有一個如來佛,葉求雨探頭探腦的走進去,見得沒有人,便是恢復了大搖大擺的樣子,先是在蒲團之上磕了一個頭,就站起來,伸手抓上上面案桌的果子,

「啪」

「哎呦,「

葉求雨痛呼一聲,摸著頭,轉過身去,見得一個身穿布滿補丁的木色僧袍的老和尚,看著自己,想必是這寺廟裡面的和尚,見得葉求雨想要偷難果實,一手打在了葉求雨的頭上,

那老和尚聲音沙啞的說道「佛前凈手,」葉求雨嘿嘿一笑說道「不礙事,不礙事,我吃了沒病,心中有佛就行,」

說著葉求雨就迅速拿下一個果子,一口咬了下去,笑嘻嘻的看著老和尚,

葉求雨經常來這寺廟裡面拿些吃食,這老和尚人也好,時不時的還和葉求雨說些佛理,兩個人就這樣,時間久了,也就成了忘年交,

老和尚嗅了嗅鼻子,嘆了口氣說道「殺氣,罪過,」,葉求雨拿著被自己吃了一般的果子,站起身來,說道「哎,何來罪過,我身本虛幻,死了失了這虛幻之身,才可追尋佛道啊,」

老和尚聽得葉求雨如此一說,哈哈一笑,又是一巴掌削在了葉求雨的後腦,說道「就你嘴皮子會說,」

葉求雨哈哈一笑說道「都是你教的好,」

老和尚搖了搖頭,笑說道「還是你有佛性才行啊,」,說著自己在一側木魚處,一手豎起,一手再敲起木魚,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阿彌利哆,悉耽婆毗,阿彌唎哆,毗迦蘭帝,阿彌唎哆,毗迦蘭多,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訶」老和尚佛音輕啟,念的卻是《往生咒》

而葉求雨則是看向那如來佛像,口中隨著老和尚的木魚之聲輕聲念道「持此咒能拔除一切根本業障,能使身口意悉皆清凈,虔誠持念,即能消滅五逆十惡謗法等重罪,並常有阿彌陀佛,在其頭頂以護行人,現世享安樂,臨終往生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凈土」

最後葉求雨也是念了一句,「阿彌陀佛,願江湖上人人往生,「 「阿彌陀佛,願江湖之上人人往生,」,秦臻坐鎮大陣之中,心神一陣恍惚,在喊殺聲中,雙目便如浮光掠影一般,憶起多年前之事,如今儘是由不住,口中念出那一句話,

這一句話念完,舒天歌倒是聽得一清二楚,看了看秦臻,

秦臻哈然一笑,眾將不知他為何發笑,

只見的秦臻手中馬鞭一指,指著蘭州城朗聲說道「給我殺,入城之後屠城,」

慕容敵和其餘將領聽得這句話,皆是發出陣陣狼嚎之聲,興奮非常,而秦臻臉上笑意更濃,當初秦臻在擴張千雪西線邊疆之時,屠城一事何曾少過,

只不過舒天羽卻是略略皺眉,

城牆之上,白少,白秋影兩人目光緊盯城下的千雪大軍,

人潮湧動,千雪盾牌手扛著盾牌已經衝到了城下,撞車也是被緩緩推到城門處,至於那投石車,巨石源源不斷的砸來,或砸在城牆之上,或砸在蘭州城內,

箭雨交錯,兩軍尚未短兵相接,皆是付出了代價,

白少淡淡說道「我們沒有投石機,能對千雪本陣造成的傷害極其微小,我總覺得我們能守住蘭州的可能性很小,」

白秋影輕笑一聲說道「現在的天下,千雪人才輩出,北涼亦是不差,我們大乾之中卻是人才匱乏,無上將之才抵禦千雪鐵騎,就算是宰相之能的劉無知也是到了北涼之中,無可奈何,」

白少淡淡的哼了一聲,並不說話,

看向城下,箭雨嗖嗖之中,盾牌手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趕到城下,一到城下,城上的滾石檑木又是紛紛砸來,讓的搭建雲梯極為困難,

而隨著城門前的撞車十足的哼哈聲傳來,城牆之上也能感覺的到城門所受的那股巨力,

白少雖然早已經將蘭州城門封死,但是在千雪如此猛烈的撞擊下,也遲早有撞爛的一日,

這一場攻城戰,打的很艱辛,喊殺聲震耳,哀嚎聲亦是不差,一個投石車巨石砸來,砸在城牆之上,數名禁衛軍被巨石砸成爛泥,

白少對著一旁的副將說道「你暫時統領全軍,」,說著便是抽出腰間佩刀,細看去原來是兩柄苗刀,

白少提了提苗刀,腳下忽然一踏,身形飄零而起,

就在白少身形飄零而起之刻,舒天羽搭弓拉箭一氣呵成,眼中寒芒閃現,秦臻也是看見舒天羽動作,隨著舒天羽箭尖所指看去,白少隻身一人,手持雙刀飄零而落,

就在那瞬然一刻,舒天羽手中鐵箭嗖然一發,箭入流星入地,殘影無限,自沖向白少,

白少身形飄然而行,已在阻一阻千雪進攻勢頭,

哪知就在那身形飄然而下的瞬間,一直鐵箭無聲無息襲殺而來,白少眼中只閃過一絲寒芒,手中苗刀頓然而起,右手一刀斬落,

「噌,」,箭刀撞擊一刻,鐵箭被白少一刀劈成兩半,就在那刀勢落下的那一刻之中,舒天羽更是手持三箭,使得是三星追月之法而來,

三箭之中,箭勢更強,三箭互成一線,這一線,遍布殺機,入目殺氣,

白少仰天一笑,口中笑說道「來得好,」

白少腳步凌空一點,空中借力,苗刀之中倏然衝出道道不散刀罡,刀罡交錯之中,雙刀落下,

一箭,一刀,一箭,一刀,白少手中刀罡之勢洒然被舒天羽手中衝破,而第三箭迅捷而來,白少身形不減,看看掠過第三箭落在地上,



這三箭而出,四周的千雪將領紛紛看向舒天羽,眼中有些不可思議,

秦臻問道「你這箭法可是從來沒有聽說哦啊,」

舒天羽收起弓箭淡淡說道「撻拔將軍在之前就將他的弓箭絕技傳授給了我和展台連戰,」

秦臻嘴角微微一翹,他知道舒天羽所說的撻拔將軍就是死在連城所外的撻拔玉壺,

白少落地,腳步一點,手中苗刀隨身一旋,苗刀四周的千雪士卒皆是被白少雙刀腰斬,

白少落地,千雪士卒涌殺而來,

白少仰天大笑,朗聲說道「爾等來得好,」

周身真氣激蕩,披風飄飄,白少手持雙刀沖向撞車所在,

白少手中的苗刀刀長五尺,刃長三尺八寸,是採用百淬精鐵所造,雖然並非如那白秋影的春秋劍,蕭輕塵的塵劍,劍藏鋒的攔江劍,秦臻的霸道黃泉那般有神兵利器之名,但是也是不可小覷,這可是在數十年前江湖明教中的二十大刀器之中有名的狂刀,

何為狂刀一名,只因為是使用此刀的明教長老施展起來,瘋魔一般,狂性大發,幾乎無人可敵,

狂刀在手,白少豪氣十丈,

手中苗刀劈砍,挑刺之間,之間的千雪士卒飲恨倒地,狂刀刀尖已然是血流泊泊,要知道在狂刀刀身和刀尖之上有明教獨門的放血手法,在遠處看去,就看見苗刀刀身再飲血一般,

白少一個虛步,手中狂刀一左一右,刀鋒所過,殘肢斷臂,

城牆之上白秋影看下去,見得白少此刻已經是殺成一團,刀勢更加凌厲,

白少往後退一步,左手手中狂刀往後一桶,那一尺二寸的刀柄將身後一名劈砍而來的千雪士卒捅穿,

白少哈哈大笑,右手苗刀倏然觸地,插入地中,白少右手將那一名被刀柄捅死的千雪士卒推開,雙手持一柄狂刀,狂刀之中血流不散,

白少獰笑一聲,說道「某來也,」

白少兩步並成一步,身形凌空而起,隨之凌空而下,一刀猛劈,

刀勢猛劈,刀身之下,兩名千雪士卒直接被白少一刀劈成兩半,

「殺,」,喊殺聲更響,樹桿長槍從人群之中捅向白少,

白少腳尖一點,身形偏轉之中,一股暗勁湧起,震開捅來的長槍,雙手持刀柄,刀鋒掠向四周,千雪士卒被白少一刀封喉,

白少身形躍動,如猿猴攀岩,難以預測,單柄狂刀大劈大砍,

「哼哈,」,盾牌手用盾藏身擠向白少,白少腳步猛然一踏,後背撞向一名千雪盾牌手,那名盾牌手直接被白少撞退,白少更是趁此機會,腳步一踏,身形一偏,踏進盾牌手之中,身進刀隨,盾牌頓時裂開一個口子,

秦風指揮前陣,早就看見白少在那裡大劈打殺,回頭看了一樣秦臻,秦臻默默的點了點頭,

秦風冷哼一聲,手中唐刀一拔,腳一踏馬鐙,身形凌空而起,衝殺向了白少,

白少殺的興起,四周伏屍遍地,無立足之地,

白少一刀捅死一名千雪校尉,剛抽刀,眼中寒芒閃過,

「噌,」,秦風一刀砍下,勢大力沉,白少平然一刀抬起擋住秦風一刀,隨即秦風落地,手中唐刀,得勢不饒人,雙腳連起鎮山腿,身形連進,手中唐刀劈砍撩撥,一氣呵成,將白少連連震退,

白少連連後退,就在秦風第三刀落下,白少一個踏步,側身而開,雙手持刀,刀勢渾圓,一刀橫砍向秦風身後,

秦風眼疾手快,腳尖一踏,身形往前一衝,隨即轉身,手中唐刀猛劈而落,

白少橫砍被秦風的猛劈擋住,白少只覺得雙手陣痛,


秦風落地,咧嘴一笑,雙手持唐刀,看著白少,殺氣衝天, 白少被秦風手中唐刀一刀逼退,雙腳一踏城牆,身形拔高,欲衝上城牆之上,

奈何白少身形拔高之時遠處又是一隻利箭而來,將白少前路封死,被逼無奈,白少只得落在地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