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8 Views

¤тт kān ¤C ○

Written by
banner

華宇辰被這句話問的莫名其妙,手臂一揮,“給我上,不要傷了他性命,我要親自折磨死他!”

十幾個華族打手一聽到命令便出手了,三階四階的玄能在他們拳掌間波動,向中間的雲琰抓去。

各種攻擊下一刻就要打在身上了,雲琰冷靜的將長劍往空中拋出,一躍而上,真氣流轉,長劍發出淡淡熒光。

雲琰踏劍升上了半空中,可是由於林木太茂盛,他沒法繼續升高了。

“御劍術?這個小子不是武者嗎?”華宇辰身後的老者驚呼。

在衆人驚駭莫名的時候,雲琰沒有停留,催動長劍,向郭東昇離去的方向飛馳而去。

“還愣着幹什麼啊,快追啊!”華宇辰見雲琰已經跑了,焦急的催促道。

老者道:“少爺莫慌,那個雲琰只有煉氣初期的修爲,這種程度御劍飛行的速度,老奴完全可以帶着少爺你追上他!”

“那還廢話什麼,快點啊!”

林間,雲琰在錯綜複雜的樹木枝梢間穿梭飛過,但是由於修爲實在是低,飛行速度慘不忍睹。畢竟一般煉氣初期的道者是做不到御劍的,雲琰完全是因爲對御劍術無比熟練的緣故才能打破這個規律。

身後,那名老者在樹木之間騰躍,還帶着華宇辰,沒一會兒,華宇辰那張狂的笑聲已經清晰入耳,雲琰額頭間已經汗珠密佈,心中想着快,快,再快一點!

但是煉氣初期的真氣量已經快支撐不住他長距離的御劍飛行了,眼看真氣即將枯竭,雲琰終於見到了一絲月光在樹林的盡頭,遠處似乎還有人影晃動,這片樹林總算要到頭了。

郭東昇急匆匆的來到了樹林外的一處山谷,一番查找之後,的確見到了伍荷,就連沐習也在,他們隨身的執法隊成員也在這邊陪伴,但幾人分明是支起了帳篷弄起了野餐,有說有笑的好不熱鬧,哪來的六重進化的進化生命?

“金翅喙食鳥呢,你們已經解決了嗎?”郭東昇幾步衝到幾人當中,語氣慌張的問道。

其中一位執法隊的中分頭青年疑惑道:“金翅喙食鳥?沒有呀,我們今天走了很遠,但是這附近古怪的很,進化次數最多的也就二重,連個三重進化生命出沒的痕跡都沒有。”

“糟了!”郭東昇大呼不妙,此時終於明白過來自己是中計了,雲琰危險了。

伍荷不明所以,道:“學長怎麼了,雲琰呢?你們要不要一起過來野餐?”

沐習此時已經意識到了問題,剛想開口,卻見樹林中一道身影御劍衝出,帶起一片樹葉四飛,仔細一看,正是雲琰,此時的雲琰由於急速飛行,加上晚上漆黑難辨障礙物,臉上手上,甚至身體,都被樹林中的樹枝、荊棘等劃出了一道道血痕。

“雲琰!”沐**喊,郭東昇也立刻回過神來。

聽到叫喊,雲琰也看見了山谷邊的衆人,正欲開口呼救,身後的老者已經趕到,一掌拍過來,力道之猛,雲琰只覺得耳膜都被空氣震動的生疼。

“剃!”雲琰的身影在老者眼中瞬間朝着山谷方向移動了一段距離,自己這一掌也就夠不到了。

華宇辰此時也從林間走了出來,大笑道:“哈哈哈,雲琰,看你往哪跑!”

郭東昇見雲琰已經在空中搖搖欲墜了,知道雲琰已經油盡燈枯了,怒吼一聲,五階的玄能像風暴一樣席捲全場,“老鬼!納命來!”

郭東昇身法全速展開,數秒間便已來到老者面前,一拳轟出,有開山之氣勢。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了 ,也不敢怠慢,玄能涌出,做爲護體之用,同時擡起一掌與郭東昇對抗。

“轟!”兩個五階的強者對撞,發出隆隆的衝擊爆破之聲,玄能在山谷上肆虐,附近的參天林木都被衝擊波晃動的葉飛枝折。

雲琰在真氣枯竭,玄能殆盡的情況下用出一招剃,徹底抽乾了體內全部力量,長劍失去了光澤,雲琰從幾米的空中直直墜下。

“哈哈,去死吧!”華宇辰雖然修爲不高,只有一階,但是也是一名武者,在看到雲琰的頹勢後便衝了過來,此時正好來到雲琰落地之處,附帶玄能的一腳踢出,將雲琰踢飛向了懸崖邊,好在雲琰及時用長劍插向地面,卸去了大部分力道,這纔沒有掉下去,但是距離懸崖已不足一米。

“雲琰,不要掙扎了,乖乖去死吧!”華宇辰狂笑,慢慢的走向已經精疲力竭,在拼命喘氣的雲琰。

“住手!華宇辰!你要是敢殺雲琰,我定要父親把你也殺掉!”伍荷在向雲琰這邊狂奔,眼淚已經在她眼中打轉,她害怕,害怕藍眼睛的帥哥,自己的朋友,今天會命喪於此。

沐習表情冰冷,沒有說什麼,但是也在拼命的趕過來,心中對華宇辰的憤怒已經讓他無言相向。


郭東昇與那名老者纏鬥,老者畢竟比郭東昇高上一個層次,雖然打不贏郭東昇,但是卻完完全全的拖住了,且不停的將戰場轉向離懸崖邊更遠的地方,讓郭東昇根本沒辦法救助雲琰。

另外兩名執法隊成員也被已經趕到的華族打手纏住,對方十幾人,他們只有兩人,雖然修爲比打手高,但雙拳難敵四手,一時之間也是抽不開身。

“華宇辰!”雲琰扶着長劍大喝,令華宇辰已經再次擡起的腳停了下來。

華宇辰譏諷道,滿臉不屑與嘲弄,彷彿此刻他就是主宰生死的天帝一般,“怎麼,想求饒了嗎?給我叩三個響頭,今天可以讓你先讓你活一天,改日再殺!”

雲琰抹了下嘴角的血跡,輕笑道:“今日之仇,來日我要你百倍償還!華族,我早晚會滅你滿門!”

心中有種無比強烈的悸動,在生死一刻,雲琰將十幾年的一幕幕都回憶了一遍,居然發現了生活中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似乎暗藏玄機,

七階道根,一階武體,道根被封印,但是卻又能隨着武體的修爲升高而逐步解封,父親知道這一點嗎?如果知道,是不是故意封印的?雲琰此時也相信杜布書的話了,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爲人中龍鳳!

所以,今天,他絕不會死!

“你這個廢物哪來的自信!”華宇辰一腳踢出,這一腳甚至都沒有玄能,但是此時已經虛弱到站立不穩的雲琰也承受不住,身體在這一腳之下倒退。

一腳踩空,雲琰一隻腳已經踏在了山谷之上,長劍沒有拿住,翻飛着落下了懸崖,久久聽不見落地的回聲,懸崖之下,黑漆漆一片,不知道里面有着什麼。

“雲琰!”沐習及時趕到,一隻手抓住了掉下懸崖的雲琰的右臂,“沒事的,我這就拉你上來。”

伍荷也來到了雲琰墜崖之處,激動的說道,“我力氣大,馬上就拉你上來。”


雲琰有氣無力,提醒道:“小心後面啊······”

伍荷救人心切,卻沒想到華宇辰還在後面,華宇辰掏出一把電槍,高強度的電流瞬間穿過伍荷的身體,一陣電光閃爍,伍荷還沒抓到雲琰的手便昏死了過去。

“唉······”雲琰輕嘆,伍荷還是太單純了。

沐習一個人力量有限,一時拉不起雲琰,僵持在懸崖邊。

而華宇辰卻是蹲了下來,很是噁心的說道:“沐同學,需要幫忙嗎?”

沐習因爲用力,猙獰的面孔看都沒看華宇辰,此刻他只想拉起自己兄弟,可恨平時沒有好好修煉,這個時候竟然連一個人都拉不動。

“沐習,你放手吧!”雲琰看到華宇辰又掏出了一把匕首,知道再這樣下去,沐習也會凶多吉少。

果然下一刻,華宇辰的匕首在沐習的背上隨意的劃了一道,沐習卻哼都沒哼一聲,仍然在拼盡全力要救雲琰上來,“呦,你這個小矮子還挺傲氣啊。”說着又劃了一下。

背部鮮血沒一會兒已經染紅了沐習的校服,猩紅的血液順着胳膊流到了雲琰的臉上。

還能感到溫熱的鮮血,讓雲琰心神劇顫,自己可以死,但是不能讓兄弟也陪葬。

“沐習,如果我死了,下輩子再找你做兄弟!”

雲琰劇烈的晃動了下手臂,因爲沐習的血本就變得附着力不足的手掌,終於抓不住了,沐習眼睜睜的看着雲琰被山谷中的黑暗吞噬,但是那傢伙的臉上,卻是一副十分灑脫的笑臉,一如他平時吊兒郎當的模樣。

“雲琰!!!”

悲憤的怒吼在夜空中久久無法散去。 “雲琰!”


沐習一聲呼喊,引起山谷間陣陣回聲,甚至壓過了執法隊三名成員與葉族之人戰鬥的聲音。

郭東昇聽出了沐習的呼喊聲中深深的悲痛,心中已經知道雲琰已被迫害,怒目圓瞪,劍眉倒豎,“殺我天下武學院之人,罪不可恕!”

郭東昇憤怒的一腳再次與葉家的那名老者對抗,雙方倒退幾步後,郭東昇這次沒有急着追打,停在原處,雙手舞動,他的周身玄能開始狂躁起來,一招蓄勢待發。

“大破滅拳!”郭東昇怒喝,自責,愧疚,憤怒,讓他不顧一切,雙拳出擊,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向着老者呼嘯而去,並且這一拳之勢,穩穩壓制了老者,讓他沒法向別的方向躲避,只能正面接下。

老者暗呼不妙,這大破滅拳也是天下武學院,地字學院中有名的拳法,對於使用拳法之人的消耗十分巨大,看來這郭東昇是真的拼命了。

慌亂之中,老者只能舉手硬抗,勉強催動了一個防禦的功法,但是在大破滅拳面前,仍舊被摧枯拉朽的毀去防禦之力,拳勁狠狠的撞擊在老者雙臂之上,隱約之間,聽到老者手臂咔嚓斷裂的聲音,同時吐血倒飛出去。

華宇辰一腳踩在沐習背上的傷口上,一副嗜血的模樣,“哈哈,你兄弟也死了,你就下去陪他吧!”說着一腳就要把沐習踢下懸崖。

沐習靈活的翻了個身,在華宇辰幾步遠處站定,這一番動作讓他背後的傷口又拉開了更大的傷口,但是他恍若未覺,目光森寒,緊緊盯着華宇辰,像是一匹受傷的惡狼見到仇人一般。

華宇辰依舊狂妄如故,“怎麼,想爲你兄弟報仇嗎?你這個小矮子,不要以爲你比我高一階就能殺我,你這個懦夫!”

被辱罵沐習也恍若未聞,只是默默的從背後的空間揹包中取出了一個帶鉤子的槍械物,“該下去陪葬的是你!”

言語之間,沐習把這件發明已經調試完畢,對着華宇辰發射了一枚倒鉤,倒鉤後面一條長長的皮繩連接在沐習手上的發射器上。

“哼,你以爲憑這種垃圾玩意兒就可以殺我嗎?”華宇辰輕鬆的躲過了擦肩而過的倒鉤。

“收!”沐習撥動了發射器上另外一個按鈕,皮繩猛地繃直,快速的收回,倒鉤自然順勢回來。

“撲哧!”倒鉤在倒飛的過程中刺進在原地毫無防備的華宇辰的肩膀內。

“啊!”華宇辰肩膀吃痛,跪倒在地,疼的面目全非。

“去給雲琰陪葬吧!”沐習用力向懸崖之下的方向一拉皮繩,華宇辰被肩膀上的倒鉤刺中身體,只得順着倒鉤被拉向了懸崖之下。

“不!”華宇辰在落入懸崖的最後一刻,忍痛撥動皮繩,皮繩順利的絆倒了沐習,本就在懸崖邊上的沐習,這一摔,也被拉向了懸崖。

“學弟!”郭東昇及時趕到,一把抓住了沐習。

沐習一陣後怕的望向了懸崖之下,已經看不見了華宇辰,他得到了應得的報應。

“雲琰,我替你報仇了!”

“少爺!”老者拖着折斷的雙臂,撲到了懸崖邊上,痛哭失聲,惡狠狠的看向郭東昇和沐習,“你們殺死了華族這麼多年第一個特殊體質,華族勢必與你們天下武學院不死不休!”說完竟然縱身一躍跳了下去,卻是一個忠心耿耿的奴僕。


華族其他打手一看少爺和管家都跳下了懸崖,知道事情鬧大了,連忙收手,急匆匆的離開了此處返回華族,這件事必須要和華族高層彙報。

沐習被拉上懸崖之後,便覺得昏昏沉沉,是失血過多造成的,不一會便昏迷過去。

另外兩名執法隊成員問道:“東昇,他們兩個沒事吧。”

郭東昇搖頭道:“及時治療就行,都不礙事,我們回去吧,唉,可惜了,雲琰學弟,就這麼夭折了。”

另外兩名執法隊成員也是一陣嘆息,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學弟,此番出來五個學弟,回去卻註定要少一個人,是他們的失責。

太行山脈的這一處山脈,從高處看似乎只是一個山脈,但若是往下探查,就會發現山谷之下是一條條錯綜複雜的河道,流向山腹之中。

雲琰落在了其中一條河流之上,隨着水流流進了一個黑不見底的山洞,這種山洞會一直通入山峯的內部,甚至會形成迷宮一般的地下通道。昏迷過去的雲琰隨波而行,不知過了多久,雲琰停止了漂流,停在一處佈滿夜光石的地下湖泊岸邊。

昏迷中,雲琰像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小時候在中庸城旁邊的一個小城中長大,和母親相依爲命,過着清貧但卻很開心的日子。母親是他見過最活潑陽光開朗的女性,雖然自小和母親在一起生活,但他沒有像類似的家庭的孩子那樣柔弱,甚至有些僞娘氣質,相反十分調皮搗蛋,在小城一帶稱霸,是孩子王。

母親勒令他絕不能爆露他修道者的身份,所以雲琰每次在城裏鬧事打架都是和人拿着板磚互相砸,簡單粗/暴。這也可能造成了他對一拳一腳,有板有眼的武學提不起興趣的原因,他有時候覺得戰鬥只要拳拳到肉就行了,不必擺那麼多招式。

或者如道者那般瀟灑,御劍殺敵,決勝千里之外。這也是雲琰喜歡的戰鬥方式。

大夢一場十四年,雲琰像是又經歷了一遍人生。夢境進展到了這一晚,他在懸崖邊上被華宇辰一腳踢了下去,再次目睹這惡徒可恨的嘴臉,雲琰怒向膽邊生,可恨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去誅殺他。

“你想獲得力量嗎?”一道聲音彷彿從太空中傳來,空曠幽遠,迴音寥寥。

“我想!”雲琰毫不猶豫的回答,來到天下武學院的這些日子云琰深刻的感受到沒有力量帶來的憋屈,以至於最後自己受小人所害還連累朋友受傷。如果不是道根被封印,他也不會淪落至此。


就在雲琰回答想之後,他身邊的環境瞬間變了,黑漆漆的懸崖被一片火紅的星空取代,遠處似乎有一縷縷火苗在燃燒,像是要炙烤這整片星辰宇宙。

“這是哪?”雲琰疑惑,自己不是摔下懸崖了嗎,怎麼來到這裏?再一看自己的身體,居然沒有了肉體,只有一團白乎乎的光芒。

“我的天!我是死了嗎,剛剛那個莫非是上帝?”

“我不是上帝,上帝早就被我滅了!”那道聲音再次悠悠傳來,並且語氣中難掩霸道之氣,同時一道身着火紅色戰甲的男子在虛空中逐漸幻化出來。

雲琰打趣道:“你這身行頭倒是很拉風啊。”

男子無視雲琰的調侃,繼續道:“你現在是處在靈體狀態,如果你回去太慢,你的肉體就會壞死,你也就真的死了?”

“是你把我靈體抽出來的?”

男子的目光看着這片星空,沒有直視雲琰那團白花花的靈體,“準確來說,是傳承石帶你來到這裏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