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0 Views

「憐,你在說什麼!我們是不會走的!」加里奧不禁急了,他就那麼像是怕死的人嗎?安妮將憐的手抓緊,「小憐,庫伯不怕的,有小憐在我也不怕!」

Written by
banner

隱月看向皮埃爾,「你若是害怕,可以取消任務。」

皮埃爾的臉色一黑,開什麼玩笑,這幾個小孩子都沒說怕都沒說要退縮,他一個魔導師級別的召喚師豈能在這個時候做縮頭烏龜?雖然面對狼人有危險,但也不代表他們走不過去!

「既然沒人退出,那我們就後退到安全距離,從長計議吧。」皮埃爾開口,幾人緩緩撤退,撤退到安全距離之後,加里奧狠狠鬆口氣,「狼人,只在聖經中讀到過,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過。」

「書籍中對狼人的記載也是很少,群居,血腥殘忍,力量力大無窮,嗅覺和視覺靈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去招惹狼人。」憐開口,皮埃爾眼中閃過驚訝,「貝拉小姐見多識廣啊。」

「只不過看的書多了一些而已。」憐笑笑,眾人沒有升起火堆,怕引起狼人的注意,好在準備了足夠多的食物和水,在簡單的吃過之後,皮埃爾向上看了看,「現在要搞清楚山嶺頂端到底是什麼情況,到底有多少狼人,我們勢必是要通過這裡,戰鬥是比可避免了,要做好準確的估計。」

所有人都向上看去,誰去打探?那上面可是狼人窩,幾十隻狼人在那虎視眈眈的盯著,嗅覺和視覺都異常靈敏的狼人,在你沒有到達山嶺之前就已經發現你了!

「我去吧,我能用威壓將自己的氣息壓住,剛才也是這麼騙過那個狼人的。」皮埃爾開口,這裡應該就屬他的實力最高,不是他去難不成還是這些小孩子?

上前打探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任務,稍有不慎驚動狼人,很可能有去無回。「若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狀況,你們幾個就迅速下去,不要管我。」皮埃爾站起身,他是傭兵,在刀口上過生活的職業,生死已經看的很淡,每次任務他都做好了會死的覺悟。

「等等,皮埃爾。」憐開口,「這件事太過危險,況且你雖然能夠壓制氣息,但目標太過龐大,若是山嶺上面沒有隱藏的地方,你該怎麼辦?」

皮埃爾挑眉,「貝拉小姐難不成是想要七歲的小孩子去嗎?」

憐笑笑,「你誤會了,我不會讓我們之中任何一人做無謂的犧牲,我有更合適的選擇,這件事就交給它吧。」

憐的話音剛落,一條身子細長的蜥蜴出現,小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憐,皮埃爾很為驚訝,這是蜥蜴?她的寵物?一個小姑娘竟然養長相這麼奇葩的蜥蜴做寵物,還真是……

憐將此處的任務告訴小丑之後,小丑點點頭,一溜煙便沒影了,憐放心的坐下來,這件事小丑是最合適的,目標小動作快,就算被發現也能迅速脫身,就算被抓到以小丑驚人的咬力,狼人也討不到任何好處。

皮埃爾明顯一副這真的靠譜嗎的表情,憐笑笑,「坐下吧,等它回來就好。」

「小丑去探路,的確是最好的選擇,我們就安心等著吧。」加里奧笑笑,皮埃爾見其他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也只能坐下,雖然心中狐疑也沒有發問,等等看吧。

夜晚降臨,頓時陣陣狼嚎而起,光聽聲音就能知道有不少狼人盤踞在這裡,狼嚎陣陣在這漆黑的夜裡有些慎人,帳篷之內幾人等待著小丑的回歸,然一晚過去,小丑並沒有回來。

皮埃爾這一夜根本就沒有睡,神經綳的死緊,有什麼風吹草動皮埃爾會立刻警覺,相比加里奧的輕微鼾聲,皮埃爾只能冷冷一笑,都是些毛頭小孩兒。

第二天晨光紮起,憐剛拉開帳篷就見到小丑正乖乖的站在外面,憐輕聲一笑,「各位,小丑已經回來了。」

皮埃爾第一個沖了出來,緊接著其他人也自帳篷內出來,皮埃爾懷疑的看著小丑,就算這隻蜥蜴能夠打探出什麼消息,但這位貝拉小姐能夠聽懂蜥蜴的語言,兩者真的可以交流?

小丑站在憐的面前,上半身揚起,小眼睛對憐眨巴幾下,加里奧有些期待小丑打探的結果,「憐,你能聽懂小丑的話了?」

憐扯扯嘴角,她當然讀不懂蜥蜴的語言,不過她完全可以換種交流的方式,「小丑,如果我說的是對的,你就點點頭,如果我說的是錯的,就搖頭,明白嗎?」

小丑點了點小腦袋,皮埃爾瞪大眼睛,真的可以交流!

「狼人的數量有五十隻?」這是憐的保守估計,五十,也相當於一個小的族群了。小丑想了一會兒,或許是在數數,最後搖搖頭,憐皺眉,「比五十還要多嗎?」

小丑小眼睛眨巴了幾下,最後點點頭,憐的心頭一沉,「比五十多出很多?」

小丑又想了一會兒,隨後搖搖頭,其他人不禁鬆口氣,皮埃爾也是如此,「不到六十,這個數字雖然不多也不少,好在可以在承受的範圍之內。」

憐想了一會兒,隨後找了根樹枝在地上畫了起來,畫好之後讓小丑看,皮埃爾湊了上去,這位貝拉小姐似乎在畫什麼分布圖,改動了幾遍之後皮埃爾見到蜥蜴點頭,也算明白了什麼。

「分布圖差不多出來了,你們看,應該就是這樣分佈的。」憐指了指地面,幾個簡單的圖形呈現在地面上,憐開始解釋,「根據小丑的打探,狼人族群並不是很集中,呈現分佈居住的情況,只不過彼此居住的地方距離不遠,我們倒是有機會悄悄溜過去,但麻煩的是要躲開守衛的巡查。」

「守衛?」皮埃爾皺眉,憐點點頭,「最開始的那個狼人,我猜想應該是守衛,這樣的小族群更在意自己的周圍環境,守衛不應該是一個。」

皮埃爾吃驚的看著憐,這位貝拉小姐僅僅從這條蜥蜴的點頭和搖頭中就推斷出這麼多信息?加里奧開口道,「我們只要小心一點,從這裡、這裡溜過去不就好了。」

「這只是憐畫的示意圖,狼人的族群並不見得就是這樣分佈。」隱月開口,黑眸看了看坡頂之上,「五十幾隻狼人……若是硬拼起來,我們也不見得沒有勝算。」

「唔,這倒是沒錯,不過能不出手就不出手,要打的話也是一場惡戰。」憐低聲開口,皮埃爾已經在一旁聽傻了,他沒聽錯吧!這幾個小年輕剛才說什麼,就算硬拼也不見得有勝算,他們、他們到底從哪裡來的自信!勝算?!難不成他們以為有一個魔導士級別的他存在,就一切萬事大吉嗎?他可沒自信一對五十啊!


「若是有什麼辦法可以轉移這些狼人的注意力,我們再偷偷溜過去,也可以。」加里奧喃喃自語,憐就此沉默,這的確是個好辦法,正面硬拼就就算會贏也是贏的狼狽,況且另一個山嶺是什麼情況不得而知,若是再碰到一波狼人呢?到時候他們連反手的力量都沒有了!

「讓庫伯去好不好?!」安妮興奮的將她的小熊拿出來,憐笑笑,那隻熊么?體型太龐大了,況且周身都燃燒著兇猛的火焰,一出來很有可能將整個山嶺毀掉!

「下次吧,好不好?」憐安撫了一句,安妮只能有些可惜的將小熊收回來,「那好吧。」

「用我的召喚獸去吸引狼人的注意力,我們趁機過去對面。」皮埃爾開口,憐很吃驚,縱然是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也不見得召喚出來的生物能夠頂得住這麼多的狼人!就算能夠頂得住,召喚出來的生物多半也是有去無回了!召喚之書也會就此碎裂,相當於報廢掉了!

「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雖然厲害,但……你的召喚之書未免太可惜了。」憐開口,「這之後還需要你的幫忙,不必要在這裡就話費如此大的力氣。」

皮埃爾笑笑,「貝拉小姐不用擔心,每次出任務我身上不可能只帶著一本召喚之書,況且貝拉小姐付出的籌碼,夠我邁上幾個好貨了。」

憐笑笑,原來如此,看來是她多慮了。「既然這樣的話。就只有麻煩你了,我們爭取以最快的速度過去對面,減少你的損失。」

皮埃爾點點頭,拿出自己的召喚之書,一陣黃色光芒自召喚之書中四散開來,奇特的法陣出現在皮埃爾腳下,「貝拉小姐,我一直都沒有糾正你,魔導士那只是元素師的高階稱呼,對於我們召喚師,則有著自己的稱謂。」

召喚之書緩緩打開,一股奇異的力量正在急速湧出,「跨越高級階段的召喚師被喚作,王者召喚!」

6號到8號請假,大家知道的,我帶著存稿君回來見父母了,存稿君很容易害羞,所以得陪著他,=。=~存稿君說了,回去之後給大家補償,當然,如果存稿君有存稿的話……寶貝們,9號見了,9號恢復更新 章節名:章34金色大鳥

王者召喚師是屬於召喚師的特別稱呼,在跨越了高等級別之後,召喚師們即將邁入全新的境界,王者,便是對召喚師這一職業的肯定。

召喚師這一職業唯有到越高境界越能表現出這一職業的力量性,對於召喚師而言,一切的力量源泉都來自於召喚之書,召喚之書的等級區分有很多差異,到了王者這一級別,召喚師所使用的召喚之書召喚出來的召喚生物,等級也將和召喚師的能力持平!也就是說,召喚師的厲害之處是隨著等級的提升而提升,低等級的召喚師不足畏懼,然而實力很高的召喚師卻要另眼相看!因為召喚師的實力增長是成倍增長!

「召喚!蜘蛛之王!」皮埃爾大喝一聲,腳下的召喚法陣猛然爆發出一陣光芒之後歸於平靜,一道黑影已經屹立在皮埃爾身後,蜘蛛的體型碩大無比,那雙眼睛如馬燈一樣,閃著幽幽光芒很是慎人。幾條蜘蛛腿如毛茸茸的巨型鹿角,碩大無比,看上去很有力量,一聲聲奇異的昆蟲叫聲傳來,安妮有些害怕的抓緊憐的手,小身子狼狽的往後退了幾步,加里奧忍不住狠狠皺眉,「啊哦,還真的是……個頭相當大的傢伙。」

「你們準備好了沒有?」皮埃爾開口,「我的召喚已經引起了狼人的注意,我的蜘蛛會先去拖延他們的注意力,你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兩個懸崖之間的地方,明白了沒有?」皮埃爾說的又急又快,他甚至已經感覺到狼人們已經迅速朝這裡靠近!

「明白了,放心!那你呢?」憐將安妮抱起,隱月看了一眼加里奧,加里奧扯扯嘴角,「麻煩你了,我可能跑的慢點。」

「不是一般的慢。」隱月淡淡開口,將加里奧的手臂抓緊,皮埃爾看了幾人開口道,「你們不用管我,時間只有三分鐘,三分鐘!」

「嗷嗚!」狼人憤怒的嚎叫已經傳來,接著便是狼人快速移動的聲音!巨型蜘蛛已經有了動作,粗壯的長腿不斷動作,速度很快的便爬了上去,憐將安妮抱好,皮埃爾低吼一聲!「走!」

憐的身影迅速往前衝去,緊接著便是隱月,拽著加里奧也疾步前行,皮埃爾看了看幾人離開的速度,心中不免驚訝,還真是快!

冷風自臉頰邊割過,憐將安妮密實的護在自己懷中,小姑娘也很乖沒有其他動作和言語,似乎知道如今的狀況很為棘手。憐一馬當先衝上坡頂,映入眼帘的便是狼人們分佈的族群痕迹,憐驚訝的看著面前凌亂分佈的居住地形,坡頂上生活的狼人比她預計的還要多!而且多出很多!

「糟了!狼人的數量超過了我的估計!」憐大吼一聲,但腳步沒有停下,身後的隱月也是皺眉,「那隻蜘蛛應該攔不下這麼多,三分鐘……我們的時間應該沒有這麼多了。」

憐狠狠咬牙,「隱月,皮埃爾跟上了沒有?」

「我跟上了!」皮埃爾的聲音自後方傳來,「狼人的數量很多,你們只管往前沖就是!快一點!」

「知道了!」憐咬緊壓根,突然一道幾道黑影自旁邊竄來,撲向憐幾人!

「嗷嗚!」屬於狼人的氣味迎面撲來!利爪帶著厲風,甚至帶著血腥臭味!「啊!」安妮驚叫一聲將小腦袋埋了起來,憐的右腳狠狠用力,一個狼人便被應聲踹飛!

要快點離開這個山峰坡頂,若是稍有所停留,就會被那些狼人追擊而上!到時候就不是面對幾個狼人的局面了!

「砰砰!」竄上來的幾道黑影全部被踹飛,在迅速穿過狼人大本營的時候,憐也清楚的感覺到,身後追擊的狼人們是越來越近了!

「它們快要追上來了!」加里奧往後看去,這個時候也只有他能夠充當後面的眼睛,烏壓壓的一片黑影,幾十隻甚至上百隻的狼人瘋狂追擊!

再快一點!快一點啊!憐只覺得自己的腳下要冒火!

「速度祝福!」一聲大吼,幾道光芒同時落到幾人身上,在加里奧的速度祝福之後,幾人的速度明顯加快,也算是和身後追擊的狼人拉開了距離!

皮埃爾心中忍不住鬆口氣,在這種關鍵時刻沒有祭司還真的不行,若是不能拉開差距,以狼人奔跑的速度和力量,他們早晚要被追上!

「前面就要到了!」看了看前面,憐的黑眸不僅充滿喜悅,幾人速度全開齊齊沖了過去,但到了兩個坡頂連接的地方卻徹底傻了眼!

兩個山峰自地面上看似相距不遠,但實際的距離卻是相差甚遠!而且兩個山峰之間鏈接的竟然是兩條最簡單不過的繩索!繩索之間串起來的幾塊木板而已!若是一個不小心就此踏空,掉入山峰之下,和萬丈懸崖有什麼區別?以憐如今的實力水平,也只不過是魔導師級別,根本沒有駕馭空間的能力,掉下去也只能是個死!

「不能管這麼多了,只能衝上去!」皮埃爾大吼一聲,身後便是一百多隻狼人的追趕,這是他們唯一的生路!

「憐,快走!」隱月忍不住開口,憐看了看面前站上一步都會搖晃不止的弔橋,深吸一口氣,「安妮,閉上眼睛,只要一會兒便到了。」

安妮點點頭,聽話的閉上眼睛,憐將小姑娘抱得更緊,隨後一鼓作氣的直衝上去!

「嘎吱!嘎吱!」剛一踏上,整個弔橋便晃動起來,發出可憐不已的震顫,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斷裂,就此墜落!

憐知道自己的腳下不能停,硬著頭皮往前行進,在如此搖晃的弔橋之上速度明顯減緩許多,很快,憐便聽到身後傳來陣陣狼人的嘶吼,不一會兒,加里奧的聲音傳來,「那些狼人也上來弔橋!天!他們似乎都想上來!」

「這弔橋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重量!快走!」皮埃爾神情一沉,連忙大吼,憐始終咬緊壓根,她自然知道要快走,但在這樣的弔橋之上,她根本快不起來!

狼人登上弔橋,根本不想放過這突然闖入他們的地盤,並且將他們攪合的一塌糊塗的人類就此放掉,瘋狂的狼人們一個接一個的也跨上弔橋,弔橋搖晃的更加明顯,發出的聲音更加可憐,維持弔橋重量的兩個繩索漸漸下滑,越來越危險!


「吼!」狼人瘋狂的吼叫著,憐幾人拼盡全力此刻也只行走到了弔橋的中間位置,隨著一陣猛烈的晃動之後,「啪!」後方傳來清脆的一聲響,接著便是第二聲!

不好!憐心中一股不祥之感升起,腳下一陣懸空之感,弔橋猛然自腳下脫離,墜落下去!弔橋毀了!

「嗖!」幾人的身影自弔橋毀掉的那一刻開始,急速的在高空落下,伴隨著的還有無數同樣跨行弔橋的狼人們!

「嗷嗚!」這次的叫聲均是慘叫,不停的有狼人自身旁急速落下,憐幾人的神情也好不到哪兒去,這麼墜下去的後果只有一個!

「防禦祝福!」加里奧大吼一聲,一口強風猛然灌進嘴裡,身子一個踉蹌好在隱月用力的抓緊他,加里奧呼出一口氣,不知道這防禦祝福能夠承受住多少的傷害……起碼,摔下去不會死的太難看。


皮埃爾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睛,他早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只是沒料到會是在這一次,接下這個任務有沒有後悔,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小憐,我們……會死嗎?」墜落的狂風之中,安妮軟軟的聲音響在耳邊,憐的手臂一緊,一股熱血陡然湧上心頭,死?她會死在這裡?不!她不會!

「當然不會!我保證!」憐的聲音被風沖的支離破碎,黑眸看向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山峰頂端,憐狠狠咬牙,她怎麼會死在這裡!

「唧唧!唧唧!」清脆的雞鳴聲響徹憐的腦海,是小黃?!

下意識的,沒有經過半秒鐘思考,憐的手腕一轉,一個毛茸茸的小身影便出現,小黃在憐的腦袋上蹦了幾下,接著小翅膀張開便自憐的腦頂跳了下去!

「嗡!」

一道強烈的金光閃過,憐忍不住眯起雙眼,那金色的光芒……是什麼?

一聲奇特的鳥鳴自那金光中出現,一道身影自金光而出,向上盤旋!

「小憐!是金色的大鳥!」安妮雙眼瞪大,盯著天空中那展翅翱翔的金色身影,憐的目光也忍不住痴痴追隨,鳥類全身都是金色,不斷揮動的翅膀似乎畫出道道金色光芒,只不過……那個頭,好眼熟!

黑眸之中,金色大鳥俯衝而來,憐愣愣的看著,看著金色大鳥越過她的身體,隨後就此停住!

「唔!」整個身子被什麼東西就此接住,憐掌下摸到的都是一片金色的柔軟毛髮,憐翻身而起,是這隻金色大鳥接住了她!

「小黃?」憐下意識的喚出這個名字,金色大鳥的翅膀猛然拍動幾下,隨後再度俯衝而下,尋找另幾個人而去!

「我去!那是什麼!」加里奧吼了一句,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人已經落到了鳥背之上,金色大鳥還在向下俯衝,追著皮埃爾而去!

皮埃爾絕望的閉著眼,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聽到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這才狐疑的睜開雙眼,怎麼,他還沒死么?

然在睜眼的瞬間,皮埃爾陡然瞪大眼球,一道身影站立在金色之上,一道力量將他的身體猛然拉了上來!那雙璀璨的黑眸似乎烙印在自己的心頭一般,皮埃爾心臟狂跳,是她,憐。貝拉! 章節名:章35到達,極寒之地!

「都沒事吧!」站在小黃背部,憐看了看背上的幾人,所有人都在這裡,憐拍了拍小黃的脖頸,示意它可以向上升起了,金黃色的翅膀猛然扇動,幾陣強風吹來,隨著一道奇特鳥鳴小黃盤旋向上,飛越過兩座山峰之間的地勢,直衝天際!

「哇哦!」加里奧興奮的低吼著,畢竟能夠站在巨鳥背上的體驗還是頭一次!

「在飛!我們在飛!」安妮的雙眼鋥亮,好奇的看著周身不斷上升變化的景色,小身子在鳥背上走來走去,很是興奮。

隱月則是低頭看著腳下索踩著的金黃色鳥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一陣風吹來獎他黑色短髮微微吹散,隱月微眯起眼睛,踏空而行的確始終完全不同的感受。

最安靜的當屬皮埃爾,應該說他目前還處在震驚中,這金色大鳥是怎麼回事?皮埃爾的目光轉到憐的身上,心虛複雜,這位貝拉小姐是什麼人?這金色大鳥和她的關係非同一般,說到底……這可是只魔獸啊!

「你們快看!」加里奧一聲大吼,指著另一個山峰坡頂,所有人的目光都跟著掃了過去,只見另一個坡頂之上烏壓壓的一片黑影,皆是狼人!

「就算到了對面,我們也逃不過。」隱月無奈的開口搖頭,就算他們平安的躲過這個山峰的狼人追擊,迎面而來的是另一群狼人,後果不堪設想。

「還好掉下去了,寧可被摔死也不要被這群狼人咬死。」加里奧頗為感慨,內心更有種慶幸感,若不是這隻大鳥,結果都是一樣的。說回來,這隻大鳥是怎麼回事?

幾個盤旋之後眾人已經遠離了雙峰,狼人的吼叫依稀能夠聽到,還是很震懾人心,雙峰之後便是一片平底樹林,一個俯衝,金色大鳥帶著眾人往地面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