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1 Views

此時暈倒了的老太監幽幽的醒轉,看見上王已經身死,頓時失聲大叫,少頃,吃力的爬起身來,雙手抓着玄逸的胳膊,眼神炙熱,“上王死了,您就是我的新王上,讓我跟在您身邊伺候你吧!”

Written by
banner

“滾!老子最討厭人妖!”玄逸全身頓時起了滿滿的雞皮疙瘩,一拳打翻了死太監,不住的撓着身體。(今日三更完畢,求支持!) 第171章:有我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全兄,你不會真的想去趟這趟渾水吧,咱們頂多算個打醬油的,還是早點回去五道比較好吧?”玄逸安逸的躺在小墨的背上,看着一旁神情緊張的大猴,一臉的無所謂。

“如果是穆巖的個人行爲,我倒可以不管,可是關鍵他抓捕了我的兄弟,這件事情就不得不管了!”全無方眼放兇光,昔日的種種歷歷在目,五個一起穿開襠褲長大的好兄弟,一別20年,竟然會走到這個地步,究竟是什麼改變了他們的初衷。

“好吧,那我就權當旅遊度假了,反正萬事有你!”玄逸懶洋洋的看着天空,嘴裏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墨和小羽的速度可不是蓋的,眨眼之間,就來到了王都,熱鬧的大都市盡顯繁華,這裏似乎並沒有出現戰爭,在這個相對於混亂的地方,換個君主無異於換了身衣服,老百姓根本不在乎誰當君主,反正無論是誰,都免不了對他們的剝削。

“哇!這就是王都啊,還蠻熱鬧的嘛,怎麼看不出打仗的痕跡啊?”玄逸好奇的打量着人來人往的街道,看着大猴,低聲的問道。

“玄大俠你可能不瞭解我們五道戰場,這裏的人早已習慣了戰爭,哪怕你先在當街殺人,也不會有任何路人圍觀,在這個動盪的時代,鮮血比雨水還要常見,換個君主對他們來說,根本都不算新聞!”大猴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驚訝的玄逸,輕輕地聳了聳肩。

“擦!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麼牛X的地方,換了個君主都不算新聞?額、、、好吧,你們贏了!”玄逸收起他那快落地的下巴,看着繁華的大街,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裏的人早已泯滅了人性,什麼禮儀,什麼倫理,在他們的眼裏什麼都不是,今天你被殺了,明天他被殺了,簡直就跟煮飯做菜一般,如果今天一天十分的正常,沒有發生任何的廝殺,沒有見到一滴鮮血,那才叫新聞!”久未說話的心妍,看着每個路過的路人,淡淡的說道。

“這樣的生活究竟有何意義?”玄逸徹底被震驚了,看着木頭一般的行人,真的恨不得上去給他們幾腳。

“這就是王都統治的核心,每一個上位者,都會這樣教化自己的子民,讓他們心甘情願的爲自己勞作,只要給他們一口吃的,他們就能很滿足,也不會有任何人謀反,說穿了,他們只是一羣會說話的牲口!”大猴略有感觸的搖搖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聽起來,你好像對這種狀況很不滿啊?”玄逸抱着個膀子,看着大猴,輕聲的問道。

“呵呵,我不滿又能怎麼樣呢,沒有人能夠改變這種狀態,就算一天換一個上王,只要他們的執政理念不變,那又有什麼區別呢?”大猴不滿的看了一眼街上的人羣,轉身往前走去。

“那如果這個上王讓你來做,你會怎麼改變呢?”玄逸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看着大猴,若有深意的說道。

“呵呵,玄大俠說笑了,我區區一個平民,又怎麼可能當上上王呢,自己的仇恨還沒有解決,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大猴尷尬的笑了一下,靦腆的臉上盡顯孤獨。


“我只是問問,你不妨說說,也許老天有眼,讓你當上這上王呢!”玄逸輕聲一笑,十分感興趣的看着大猴,期待着下文。

愛到深處是無言 呵呵,說這個太遠了,不過既然玄大俠想聽,那我就說說自己的想法!”大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看了一眼全無方,見對方肯定的點了點頭,稍稍整理了一下嗓音,開始侃侃而談。

“如果我是上王,第一件事就是破除五道戰場的三種勢力劃分,允許其他兩個勢力與我們進行通婚,儘可能的造出新的一批有思想的新人類;第二件事,廢除現行的苛刻法制,還老百姓一個自由;第三,大力推廣教化,教育引導民衆改變早已根深蒂固的思想;第四,強化軍隊的管理,集王權於一身,避免改朝換代的事件再次發生;第五,融入若水神州,釋放五道戰場,固步自封只能退化,不能進步。”大猴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大通話,身上的氣勢也陡然間發生改變,隱約間,有一種王者的霸氣。

“呵呵,我果然沒看錯人,你小子很有頭腦,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這五條措施,實施起來困難重重,首先,你憑什麼釋放五道戰場,其他兩個勢力會買你的面子嗎?所以,要想完成這樣的一個宏偉藍圖,你第一步就是登上王座,第二步就是一統五道戰場,接下來纔是你大顯身手的時候!”玄逸一針見血,點破了大猴話語中的缺陷,若有深意的看着大猴,滿臉的笑意。

“呵呵,這個我自然知道,無非是玩笑,說說而已,我現在連第一步都很難完成,更別談接下來的步伐了!”大猴尷尬的笑了笑,靦腆的臉上紅暈再現,顯得十分的不好意思。

“不!我不認爲你不能完成,現在我們不正在進行第一步嗎?”玄逸哈哈大笑,看着大猴,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輕聲說道:“小子,別跟我耍花樣,我幫助你,只是不想若水神州存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憑你的智商,還無法利用到我!”

“你難道就不怕我獨霸若水嗎?”大猴此時臉上滿是凝重,絲毫不見之前的靦腆,雙眼死死的盯着玄逸,十分的鎮定。

“你認爲在你有生之年內能夠辦到嗎?”玄逸低聲一笑,露出一個十分自信的微笑,“小子,我不反對別人有野心,也不介意別人玩陰謀,只是希望你要選對人!”

玄逸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弄得大猴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十分尷尬的站在原地,身上的衣服早已溼透,雙腿不自然的打顫,方纔的話語,宛如魔咒,不停的響徹在自己的心間。

“怎麼了大猴,你們兩個說什麼悄悄話呢?”全無方看着茫然的大猴,好奇的看了一眼走遠的玄逸,低聲問道。

“哦!沒什麼,玄大俠在指點我呢!” 撿個王子回家 ,手抓着腦袋,傻傻的笑道。

“走吧,咱們還得救出全指和古力他們呢!”全無方並沒有任何的懷疑,輕輕的拍了一下大猴的肩膀,往前走去。

“恩!”大猴淡淡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牙齒,小跑這追了上去。

身後,心妍若有所思的看着大猴遠去的背影,眼光中閃過一絲詫異,漆黑的眸子泛着精光,緩緩地點了點頭。


“心妍,看什麼呢,快走啊!”遠處傳來全無方焦急的呼喊聲,心妍身體一顫,“來了!”

王都就是比那巨爵城要富裕的多,最起碼這客棧也多了一點,幾人大步走進一間名叫上品客棧的木樓,一錠黃橙橙的金子砰的一聲,砸在掌櫃的身前的長桌上,發出一聲悶響,嚇得正在算賬的掌櫃猛的一驚。

“掌櫃的,三間上房,好吃好喝的儘管上!”玄逸牛皮哄哄的看着掌櫃的,大聲的叫道。

“爲什麼是三間房,我要單獨住一間!”心妍氣鼓鼓的看着玄逸,衝着掌櫃的大吼道。


“額、、、這、、”玄逸立刻將無奈的目光投向了全無方,“四間就四間吧!”全無方也沒辦法,無奈的衝着掌櫃的說道。

“好來,四間上房!”掌櫃的看到黃橙橙的黃金早就財迷心竅,屁顛屁顛的朝着樓上跑去。

很快房間就分好了,這次住的比較奇怪,全無方住最東面,接着便是大猴的房間,然後是玄逸,最後纔是心妍,據說這是咱們美麗的心妍小姐主動要求的,沒辦法,寧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您說咋辦就咋辦吧!

夜間,今夜的天氣還算正常,一輪明月掛在天空,發出皎潔的月光,不時的從明月下方穿過一團烏雲,稍縱即逝,很快恢復平靜。

屋頂上,玄逸一個人,嘴裏叼着一根不知何處拔來的雜草,獨自發呆,不發一語。

“在想什麼呢?”心妍不知何時也爬上了屋頂,看着目光迷離的玄逸,低聲的問道。

“你怎麼上來了?”玄逸吃驚的看着心妍,印象中的心妍是個很文靜的女子,從來沒見過她幹過什麼出格的事情,怎麼今天就爬到屋頂來了呢?

“呵呵,很奇怪嗎?我現在也是悟道境的高手,你不會以爲我連這麼高的屋頂都爬不上來吧?”心妍輕輕一笑,緩緩的坐在了玄逸的旁邊。

“哦!是不是全無方給你吃了那顆血神珠?”玄逸恍然大悟,看着心妍,纔想起了當初剩下的一顆血神珠,看來全無方這小子已經給心妍吃了!

“呵呵,你現在纔想起來啊?我早就吃下去了,你難道沒發現身邊多了一個高手嗎?”心妍不禁莞兒一笑,看着吃癟的玄逸嗎,捂着嘴脣,發出咯咯的聲音。

“哎!你看夠了沒有啊,叫你半天都不理我!”心妍滿臉羞紅的看着玄逸,原以爲這個男人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見到美女還是如此的好色,不過心中卻有暗暗竊喜,自己將近40的年齡,還能吸引少年的關注,說明自己青春還在啊,只可惜自己心中已經有人了,否則、、、、

“哦,對不起啊大嫂,看到你再加上此時此景,讓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妻子,當初也是在屋頂上,她用計欺騙我跟她成親,現在想想倒也十分的有趣!”玄逸此時心中滿是自己的兩位妻子,都說男人花心,其實在男人的內心深處,最愛的還是自己的妻子。

“呵呵。做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心妍淡淡一笑,看着玄逸,滿臉的好奇。

“作爲丈夫,我想全大哥會比我跟優秀,只看你何時給他機會了!”玄逸淺淺一笑,看着心妍調笑道。

“恩!等這次五道戰場的事情結束後,我一定嫁給他,做他的妻子!”心妍並沒有任何的扭捏,看着玄逸,十分大方的說道。

“呵呵,那我可就等着你們這杯喜酒了!”玄逸大聲的笑了起來,拿出身後的酒葫蘆,猛灌一口美酒。

“拿來,我也喝點!”心妍上去就搶玄逸手中的酒葫蘆,想要喝酒。

“哎,這你不能喝,我說你們兩口子怎麼都一個德性啊,上來都喜歡搶人家的酒喝,真是的,這酒你要喝了,全大哥非得把我給殺了!”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心妍,大聲的呵斥道。


“爲什麼我不能喝啊?”心妍滿臉的疑問,看着玄逸,非要尋求一個答案。

“這酒是空焰靈液所釀,喝了之後,皮膚便會硬化,刀槍不入,本來你喝我是沒什麼意見,可是爲了全大哥以後更有手感,我看還是算了吧!”玄逸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懵懂的心妍,低聲的說道。

“玄逸,你無恥!”心妍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臉色瞬間變得通紅,死死的盯着玄逸,雙手不停的拍打玄逸的身體,生氣的吼道。

“好啦,好啦,說吧,找我什麼事?”玄逸猛的抓住心妍的雙手,感覺氣氛過於曖昧,連忙鬆開手,開玩笑,調戲大嫂,這不是找死嗎?

“哼!我想問你,你今天跟大猴都說了些什麼?”心妍不滿的看了一眼玄逸,低聲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閒聊!”玄逸東搖西晃的打着哈哈,看着心妍,模模糊糊的說道。

“你真當我傻啊?你以爲我看不出大猴是在利用全大哥嗎?我想你今天一定是給過他警告了吧?”心妍雙眼死死的盯着玄逸,盯得人心裏直發毛。

“好吧,我輸了,求你別在那樣看着我了!”玄逸徹底敗走,看着心妍,求饒道。

“沒錯,早在茅屋的時候就看出大猴是個有野心的人,他故意用全指和古力來吸引全大哥,然後又出手殺了上王,這其中肯定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不過這些我都不在乎,今天我聽了他的治國之方,覺得還不錯,所以決定幫他一把,總之我不希望這裏變成死城!”玄逸仰望真天空中的明月,低聲的嘆息道。

“難道你就不怕他擁有更大的野心嗎?”心妍呆呆的看着玄逸,小聲的追問道。

“他也問過同樣的問題,只要有我在,這都不算個問題!”玄逸一下子站了起來,看着明月,自信的說道。

“你就那麼的自信?”心妍也隨着玄逸站了起來,不確定的問道。

“這句話,要是全大哥他,就絕不會問出來的,好了,疑難解答完畢,我也該回去睡覺咯!”玄逸一個縱身跳下了屋頂,心妍稍稍停頓,也跟着跳了下來。 第172章:實施計劃!

一夜無話,彎彎的明月也下班回家去了,太陽公公懶洋洋的爬過地平線,冒出一絲柔和的光芒。公雞開始打鳴,早起的人們也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玄逸,快點起牀啦,今天咱們還有正事要幹呢!”全無方一大早就來到玄逸的房門前,故意提高嗓音,眼睛不是的瞄着隔壁心妍的房間。昨晚,自己出來小便,不小心看到兩人在一起,作爲兄弟,情人,自己理應不該懷疑,可是一夜失眠,心裏面就像有個疙瘩,總是揮之不去,所以今天一大早就起牀,就是想要看看兩人是否真的在一起。

“幹什麼,這麼早你想去幹嘛?”先起牀的並不是玄逸,而是隔壁的心妍,穿着寬鬆的睡衣,隱約可見裏面雪白的肌膚,睡眼朦朧,半開着門,看着全無方。

“嘎、、難道他們真的在一起?”全無方一時傻了眼,雙眼死死的盯着心妍裏面的風光,心中十分的疑惑。

“你、、、你討厭!”心妍注意到了全無方的目光,頓時臉色羞紅,嬌嗔一聲,逃跑進了房間。

“幹嘛啊,大早上還讓人活不?”這時玄逸也從房間了出來了,打開門看着傻了一般的全無方,低聲的埋怨道。

“額、、、你在屋裏啊?”全無方看到玄逸從自己的房間裏出來,心中頓時大舒一口氣,直接就進了玄逸的房間,什麼也不說,直接將手伸進玄逸的被子中,見裏面餘溫尚在,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我說你大早上沒病吧?發什麼神經啊?”玄逸徹底呆着了,這叫什麼事,自己竟然被兄弟懷疑,我勒個去。

“呵呵,沒事,就是來找你商量一下,我們該怎麼救出我的兩個兄弟!”全無方心中有愧,看着玄逸,忙岔開話題說道。

“什麼叫我們?這好像與我無關吧?”玄逸也不點破,畢竟這麼敏感的話題還是不說爲妙,反正自己是清白的。

“不會吧兄弟,再怎麼說咱們也是一起共患難過,你不可能不幫我吧?”全無方一時傻了眼,雖說自己擁有悟道境的實力,可是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一個國家,而不是一個個人啊!

“哎!你小子一有事就這樣說,你說以你的修爲,還會怕那個穆巖嗎?”玄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全無方,低聲的問道。

“可是我不敢確定自己兄弟的安全啊!”全無方支支吾吾的半天,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你是怕穆巖拿你的兄弟來要挾你?”玄逸若有所思的看着全無方,淡淡的說道。

“是啊,如果我是去尋仇的話,自然不懼他,可是這次不同,我是去救人的,萬一惹毛了穆巖,我的兩位兄弟性命就有危險啊!”全無方看着玄逸,面色十分困苦。

“哎,這還不簡單,我這裏有一計,絕對可以救出你的兩位兄弟,但前提是他們必須都還活着!”玄逸故意賣着關子的看着全無方,低聲的說道。

“這個你放心,我相信穆巖暫時是不會對他們下殺手的,畢竟咱們有那麼多年的感情!”全無方聽見玄逸這麼說,就知道有戲,臉上的表情頓時緩和了許多,滿臉期待的看着玄逸。

“哦,那就好,我這個計劃大猴是不能參與的,就咱們兩個人!”玄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着全無方,表情十分的認真。

“爲什麼大猴不能參加啊?”全無方疑惑的看着玄逸,好奇的問道。

“你先聽我說完,首先你獨自一人,去王宮找穆巖,什麼也不說,就說來尋私仇,儘量的拖延時間,表現的儘可能誇張一些,決口不提救人之事,然後,我獨自潛入王宮,查尋你兩個兄弟的蹤跡,並將他們救出!”玄逸呵呵一笑,看着全無方,說出了自己不算太高明的計劃。

“妙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全無方表情誇張的看着玄逸,一臉的崇拜。

“這還妙,其實很簡單,你一直將自己束縛在救人的牢籠中,首先穆巖肯定不知道我們已經知道那兩個兄弟落在了他的手上,其次你跟他之間也有着一定的仇恨,你大可以拋開救人,只談尋仇,這樣就能轉移穆巖的注意力,放鬆他的警惕心,我在從背後出手,絕對萬無一失!”玄逸滿頭黑線的看着全無方,小聲的解釋道。

“那爲什麼大猴不能夠參加呢?”全無方大致是聽明白了,看着玄逸的雙眼還帶着些許疑問。

“我擦,你小子是不是談戀愛談糊塗了,大猴是什麼人,他是唯一的漏網之魚,只要他出現,穆巖必定知道我們的目的是救人,所以他至始自終都不能出現,哎!其實也沒什麼,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都是枉然。”玄逸真是欲哭無淚,平時看起來挺聰明的一人,怎麼一戀愛就傻了呢!

“好吧,那咱們什麼時候動身?”全無方看着玄逸,臉上頓時一陣通紅,自己這究竟是怎麼了,怎麼越來越笨了呢?

“當然是傍晚了,你見過誰大白天潛入王宮的?”玄逸真是徹底無語了,看着全無方,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現在我們幹嘛?”

“當然是睡覺啦,昨晚陪美人聊天,可真是累死我了!”玄逸邊打呵欠邊說道。

“玄逸,你小子到底跟誰聊天了?、、、、、、”

傍晚,夕陽西下,全無方拉風的騎着小羽,遨遊在王宮的上空,高大的建築在他的眼裏宛如螞蟻一般,盡收眼底。

“什麼人,竟敢擅闖王宮,速速離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一名身穿鎧甲,威風凜凜的將軍,指揮着數千名士兵,手拿弓弩,對準着全無方和那隻鳥。


“讓穆巖出來,老子找他有事!”全無方絲毫不在意底下的弓弩,在一名悟道境高手的眼裏,這些冷兵器只是一個形式,只要自己高興,隨時都能以任何形式殺死這些人。

“大膽刁民,上王的名字豈是你這個賤民叫喊的,我看你是找死!”將軍一臉嚴肅的看着全無方,厚重的頭盔壓的他面色微變,仰頭往上看,可真他媽的累啊!

“呵呵,名字只不過是個代號,不讓人喊,那取來又有何用啊,難不成你們上王還要專門寫個牌子,掛在胸前?”全無方頓時哈哈大笑,看着那位將軍,滿臉的鄙視。 第173章:尋仇!

“額、、大膽刁民,給我射,射死這個不知好歹的賤民!”將軍一時語結,看着得意的全無方,一聲令下,萬箭齊發,發出一陣嗖嗖嗖的聲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