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6 Views

處於煉精化氣境界的野獸一般統稱兇獸,因爲靈智還尚未開啓,而這些野獸積累的能量積累到一定的高度,就會打開靈智,這時候就有了如同嬰兒般的靈智,達到了修真之人所說的煉氣化神,不再稱呼爲兇獸,稱爲妖獸。

Written by
banner

玉簡上已經有說明,但是傅孤白現在身無寸鐵,不知該如何對抗。

十三隻野豬隻是看着傅孤白,不斷的哼唧哼唧的對吼着,最後那頭頭豬似的野豬才大吼一聲,拍案決定了,於是,十幾只野豬就帶着萬豬奔騰的氣勢向着傅孤白衝來了。

“果然有靈智啊!”傅孤白驚歎一聲,隨即發現這些野豬的體型雖大,但是在體型的影響下,速度已經是慢了幾分。

逐浪身法即刻運行,傅孤白腳下重重一踏,整個人輕飄飄的朝着十三頭野豬躍起,經歷兵絕峯倒塌的修煉後,傅孤白對絕浪的領悟愈發的深厚了,隱隱有領悟下一招的預感。

不過一個瞬間,十三頭野豬就已經穿過了傅孤白原本所站的地方,不過卻沒有任何發現後,在地上犁出長長的十三對痕跡後停了下來,轉身茫然的尋找起傅孤白的蹤影。


“有靈智是有靈智,但是智力太低下,本能的運用反而有些遲鈍了。”傅孤白就站在頭豬寬厚的背上,自顧自的分析着,不過身下的頭豬完全沒有察覺到。

“以我的力量如果沒有武器的話根本殺不死這些皮粗肉厚的野豬,那就看看這羣野豬的智力程度試試。”

傅孤白心中一動,腳下朝着頭豬的腦袋踩了下去。

頭豬終於發現了自己的頭被一個渺小的人類踩着,野豬的碩大腦袋不停的晃動着,想把傅孤白甩下來,嘴中躁動不安的吼着。

“吼”

旁邊的幾頭野豬也不知所措的吼着,而傅孤白的腳下就是一動不動的站着,在藏功閣呆的時間雖然不長,不過足以讓傅孤白琢磨出一些小技巧,例如,更精確的真元外放。

“咻——”傅孤白手中金光一閃,一道凝聚成芒的庚金真元就朝着其他的野豬射了過去,據天機老人說,金光指只有在天地靈氣極爲充沛的地方纔能使用,比如上次的歷練之地就是吸收了元素傀儡獸的力量,否則就靠他本身的真元用一下就會被吸成人幹。

連續十二道金光閃爍,十二頭野豬都中招了,傅孤白終於達成他的想法,吸引仇恨,而十二頭野豬具於頭豬的威名不敢攻擊,只能原地接受傅孤白的攻擊。

“這些妖獸野豬的皮還真厚。”傅孤白不由得皺了皺眉,發射出去的庚金真元射在這羣野豬身上竟然不能起到多大的傷害,儘管洞穿了小指粗細的孔洞,不過其中血液的流逝卻沒有多少,沒一會兒就止住了,不過傷口卻沒有癒合,看來也不是沒有作用。

“這種情況下只能打要害了,看來不能快速解決了。”傅孤白手指上重新閃爍起金光,“咻”的飛向了其中一頭野豬的眼睛。

“嗷!”一陣亢長的低音尖銳的慘嚎從豬嘴中傳來,響蕩的傳出很遠,野豬羣瞬間變得不安起來。

妖獸野豬雖然皮粗肉厚,但是眼睛這種要害之地是絕對不可能擋得住傅孤白凝聚的庚金真元的,在傅孤白繼續第二發將這頭野豬的眼睛射瞎。

那隻瞎了的野豬頓時不安的慘嚎着,刺耳的豬叫聲就像掛玻璃那樣讓人頭皮發麻,傅孤白連續二十二下將其餘的野豬都打成了瞎子。

“叫得這麼大聲不知道會不會吸引別的東西過來。”傅孤白心中突然警覺起來,有種不好的預感,如果只是這些野豬妖獸也太好解決了,從戰無名口中聽他這麼說就肯定是很不輕鬆的事情。

快點解決吧,心中剛閃過這個念頭,傅孤白腳下的頭豬卻開始發狂起來,連續十幾只同伴變成瞎子已經讓這頭靈智開發的比較多點的頭豬心中慌亂起來,生怕自己也成下一個瞎豬,拼命的奔跑起來,比剛剛衝來的速度還快,奔跑間竟然讓傅孤白有種萬豬奔騰的感覺。

“不是說動物都很重感情的?你就這樣拋棄的自己的同伴?”傅孤白義正言辭的對着身下的頭豬說道,不過這頭頭豬顯然還是靈智還未開發完全,聽不懂人話,亡命的狂奔着,專門往低矮的灌木叢跑着,而傅孤白依舊穩如磐石的呆着。

隨着野豬在這片林子中踐踏出很長足跡,傅孤白突然想到:

“跑了這麼久,發出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有人注意到的,先躲起來。”

傅孤白想到這裏,腳下已經躍起,跳到一旁的樹上藏好了。

不多時,就在傅孤白剛剛想離去的時候,一陣微弱的談話聲突然傳進傅孤白的耳朵,話語有些興奮。

“師兄,從這條痕跡留下的氣味來看,似乎是一頭落單的妖獸啊,從腳印看,是一頭豬類妖獸!”

“哎,講究一點吧,這年頭,豬肉我們也快要吃不起了。”

兩人的慢慢靠近,傅孤白從藏功閣找到的幾本藏匿氣息的身法琢磨出的小技巧立即使用,悄悄的打量着下方謹慎的兩個人。

一男一女,從同樣身穿黃色的衣服上看似乎是同一個門派的,以傅孤白的目力可以看到胸口標着一對咆哮的獅子頭。

這對男女並沒有發現頭上的傅孤白,只是謹慎的看着周圍,氣息也被收斂的十分微弱,兩人慢慢朝着頭豬踐踏留下的痕跡走去。

跟不跟?傅孤白心中閃過這個想法。 傅孤白心中思量一番,並沒有貿然的跟上,這個小天魔天危機重重,從這個名字就可以聽出來妖獸並不是主要的,或許有可能是來自別的危機。

再等等看吧,既然這裏是正道魔門的歷練之地,人數肯定不會少。

最終,傅孤白做了決定,按奈在樹梢上沒有動彈,將氣息藏匿起來,注意力卻集中在下面,等待時間的出現。

這個想法剛實施一會,又有人來了。


傅孤白心中大定,果然不出我所料,人多,那麼爭鬥是難免的,所以,等待另外一方的出現,然後可以跟着他們大致的瞭解一下情況。

下方是一個男子,身上完全是一副用獸皮做的衣服,沒有任何門派的標記,只見那人蹲下身子,手指輕輕抓了一把泥土在手中搓了搓,口中隨口喃喃道:“一頭,兩個,黃雀。”

說完,腳下縱躍着消失在傅孤白的眼前,傅孤白這時才發現那男子腳下沒有穿鞋,還聽到他臨走時的話。

“黃雀在後嗎?”傅孤白淡淡的笑了笑,沒有繼續多說,是動身的時候了!一陣風吹來,傅孤白順着風勢沿着頭豬踐踏留下的痕跡走去,只在周圍的樹梢上起起落落,並沒有在地上留下痕跡。

……

而在此時,一衆兵域提前來到小天魔天的歷練弟子也已經陸續到達,不過所有人都沒有碰面,不知是巧合偶然,還是兵域故意爲之,每個人來到小天魔天的位置各不相同。

“小天魔天啊!好熟悉的地方啊!”小天魔天的某一處角落之中,易天行踏入屏幕後,開始漫不經心的行走着,每走一步就彷彿與周遭的陰影相合,輕輕走過有人或是有妖獸的地方,愣是沒有一個注意易天行的奇怪行爲。


易天行雙眼中帶着寂渺的滄桑神色,口中不着邊際的自言自語起來:“嗯,無敵也是一種寂寞呢,對手難求啊!”

騷包的一甩頭髮,這個看起來也就十一二歲的易天行長嘆一聲,晃着身子繼續悠哉悠閒晃悠起來。

……

而作爲繼傅孤白之後第二個來到小天魔天的任威……

任威穿過屏障之後,一言不發,沒有第一次見到新奇而未知危險的神色,一副淡然的模樣,找準了一個方向後,就彷彿輕車熟路的走了過去,沒有刻意的隱蔽身形,身上散發的氣勢竟然讓周圍原本發現任威打算羣起圍攻的妖獸們心生恐慌,逃也似的離開了。

……

剛剛傅孤白所見到的那兩名不知道哪個門派的弟子已經找到了從恐慌中恢復過來的頭豬。

“師兄師兄,就是這裏了。”那女弟子有些興奮的說道。

“小點聲,你想被發現啊?”那個師兄拍了一下女弟子的腦袋,小聲低喝道。

“哦,我知道錯了,師兄啊,你說我們該怎麼做?”女弟子被拍了一下頭趕緊認錯,卻又抑制不住興奮的神色。

“這豬玀獸比一般的豬玀獸還大點,看來是屬於頭目的級別,不過豬玀獸一般是羣居的,怎麼頭豬會落單呢?”這名師兄比較警惕,反而躊躇着不肯動手。

豬玀獸一般是羣居生物,最多的時候甚至能有千百隻一起行動,其中就算是頭豬都會有煉氣化神三品以上的實力,而首領一般在五品以上,而這頭豬玀獸只是十二支豬玀獸的頭豬,本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煉氣化神的二品。

“哎呀,師兄想那麼多幹嘛,趁現在沒動靜趕緊啊,不然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有人發現的,現在快點解決了就算有人要過來也會花一點時間吧?”看來這女弟子還是有點小聰明。

“你說得對,我們兩人合力,快點將這頭豬玀獸解決吧!不過師妹,要小心點,從這頭豬玀獸的體型來看是即將步入煉氣化神二品的樣子,肉體的防禦能力已經算是上了一個臺階。”身爲師兄的男弟子還是謹慎的提醒了一下女弟子。

我的隱形人男友 知道了,快上啦。”女弟子白了她師兄一眼,說完,小心的朝着豬玀獸頭豬的方向走去。

看到這個情景,師兄只能無奈的搖搖頭,轉身跟了上去,卻沒有發現一道身影正在他們的身後。

“豬玀獸?垃圾!”跟在兩人身後的那名身穿獸皮的男子眼中閃過一陣失望的神色,興趣頓時減了大半,不過依舊盯着眼前,豬玀獸的價值不大,不過這兩人的價值就不一定了。

傅孤白此時就藏匿在獸皮男子的上方,看到這名男子眼中的失望,不由得朝着前方兩人看去,獵物太次嗎?看來這豬玀獸也就是普普通通啊?看就看看那兩人的實力吧。

隨即,伴隨着一聲嗷嗷的豬叫聲開始了戰鬥,那一男一女手持武器可比傅孤白手無寸鐵拉風多了,兩人分別手持着寶劍,修真門派的武器對於世俗的武器來說是削鐵如泥,對於這些煉氣化神的妖獸也能輕易的將之砍傷。

好武器,等等如果可能的話……

不用多說,傅孤白已經打定主意等兩方戰鬥快結束的時候,趁機出手,那把劍看來雖是普普通通,不過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比自己啥都沒有強多了,也不知道兵域當初怎麼沒有發武器,難道要自己來這邊搶武器嗎?

傅孤白百思不得其解,不過眼前的戰鬥已經進行到白熱化,那頭豬玀獸已經是全身帶傷,傷口不斷的流着血,沒有停止的勢頭,不過這一男一女的身法着實不怎樣,那個師兄爲了替女弟子抵擋身上都已經掛彩。

“師兄加油,它快死了!”女弟子絲毫沒有顧及那名男弟子的傷勢,用着嬌膩的話語鼓勵着那名男弟子努力。

那名男弟子和豬玀獸相鬥,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在女弟子的鼓勵下臉色更是潮紅起來,手上的攻勢更加犀利起來,一道道劍氣翻飛着。

“轟”的一聲,戰鬥過程不過十幾分鍾,豬玀獸轟然倒地,男弟子氣喘吁吁的站在原地,全身的真元消耗得有些過多,那名女弟子趕緊走上前去替師兄擦汗,還不忘適時的鼓勵着:

“師兄,你真厲害!”

切,要是我絕對不會這麼打,這樣傻傻的硬碰硬,不受傷纔怪,真元消耗這麼多,也不知道這兩個傢伙是怎麼活下來的。


傅孤白鄙視着看完了兩方的戰鬥,從小溪村的時候,對待獵物的時候,傅孤白就以一種獵人對待獵物的心態面對,只有巧計不成才會選擇正面對戰,能渾水摸魚是最好的。

“快走吧,趁現在沒被人發現。”剛纔不過氣血上涌,男弟子很快就冷靜下來,對着女弟子吩咐道。

“真是廢物的戰鬥!”這時,隱藏在一旁的身穿獸皮的男子終於出場了,沒有隱蔽身形的想法,直接走了出來,雙眼一陣鄙夷的看着兩人。

“我乃大荒萬獸門弟子,閣下是?”那名男弟子謹慎的護住身旁的女弟子,小心翼翼的報出自家的名號,說道。

“萬獸門,哼!”獸皮男子聽到那名男弟子這麼說,冷哼一聲,手中握拳,如同猛虎出籠一般向着兩人撲出,拳頭上覆蓋着一副黃濛濛的朦朧。

“師兄怎麼辦……”這名女弟子的實力也不過剛剛踏入煉氣化神二品,而即將達到三品的男弟子剛剛也真元消耗過度,面對這個不知深淺的陌生人哪怕二對一也是有些懸。

一般能在外面獨行的永遠都是少數,多數的都已經葬身了,所以能出來單練的都是擁有一定實力的。

“上吧,我拖住他,你快跑!”男弟子咬咬牙,沉聲道。

女弟子感動的點點頭,沒有多說,沒有遲疑的轉身就跑,邊跑邊喊道:“師兄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哎呀,這樣就沒啥懸念了,我的劍啊!傅孤白看到那女的竟然跑了,心中不由得鬱悶了,不過還是理智的呆着沒有追過去。

“去死吧。”獸皮男子的速度很快,就在女弟子剛跑開不遠,就已經來到了男弟子的身邊,一記黑虎掏心拍了過去。

“啊!”男弟子一聲慘嚎,手中長劍還沒來得及抵擋,就已經被瞬間拍飛,翻滾着落在豬玀獸的身邊,眼看重傷不能動彈。

“師兄!”女弟子回過頭來剛好看到這一幕,頓時嚇得亡魂皆冒,也不知道是擔心師兄的傷勢還是擔心後面的陌生敵人,反正腳下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跑,你跑得了嗎?”她快,獸皮男子的速度更快,就在女弟子剛叫出口,獸皮男子已經飛快的竄到他的面前,揮掌甩了下去。

女弟子也被這一擊打到男弟子的身旁。

“竟然冒充我大荒萬獸門的弟子,你們的膽子不小!” 啥?這兩個是冒充的,難怪人家打上門來。

想着那位自稱萬獸門的獸皮男子已經將地上已經將嚇得臉色煞白的兩名弟子胸口的那個野獸咆哮的標記撕了下來。

“這位大哥,您大人有大量,饒我們一命吧!”男弟子已經躺在地上不能開口了,說話的是那名女弟子,說着還淚眼婆娑的掉下淚。

“死!”不過換來的卻是獸皮男子冷漠無情的厭惡的一聲低喝,腳下連踏兩下,兩人頓時做了一對亡命鴛鴦,血跡沾滿了他的**着的腳底。

厭惡的將腳在兩人身上擦了擦,半蹲下身拾起兩人的乾坤布袋,傅孤白清楚的看到他臉上的不屑和失望神色。

東西太次了?哎,這人看起來在這裏混得很好的樣子啊,從氣勢看已經達到了三品,比這兩人厲害多了,比傅孤白更不用說,他只達到一品就來這裏了,難怪兵域要說半年才試煉,那時候想必兵域很多名弟子都達到了煉氣化神一品以上了,來到這邊足以自保。


傅孤白縮了縮腦袋,這種出手毫不留情,見面分生死的作風,他自信有能力能離開,不過前提是對方的物質條件和自己差不多,看到那兩個手持武器的男女弟子一個照面就被撂倒了,還是空手,這兩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弟子至少還有武器,這個都達到三品的獸皮男子會沒有嗎?

想到這,傅孤白這欲退去,耳朵忽然一動,眼神向一邊看去,離去的心思淡了不少。

“有人來了!”

再看那獸皮男子,聽到一旁的動靜,腳下也是一動,留下了三具剛死不久的屍體在原地,整個人走到一旁的灌木中隱蔽起來。

“這裏有打鬥的痕跡!”一陣嚷嚷聲傳出,入眼的是十名身穿青色道袍背後各持着一把劍的隊伍。

十個人?這隻豬玀獸看來是要留給他們了。

這時,另一側的灌木中又是一陣稀稀疏疏的動靜傳來,傅孤白神色一動,或許事情有了轉機。

那十個人也聽到動靜,都抽出背後的長劍,警惕的盯着前方的人影聳動。

“青冥劍派的小崽子,看到你家陸爺爺還不過來行禮!”人還沒見着,一陣洪亮的叫罵傳來,也不怕將周圍的妖獸引來。

事情熱鬧了,快打起來吧!傅孤白心中許願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