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0 Views

視頻畫面顯示着穿着黑色鴨舌帽的小偷正在左顧右看,然後小偷朝着前面的一個女子靠近,他再次東張西望了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小偷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後,他便拿出一把鋒利的小刀朝着女子的揹包慢慢劃去,緊接着小偷的手慢慢伸進女子揹包……

這個拍攝的角度非常好,畫面也非常清晰,完全將小偷的一舉一動全都拍了下來。

李風看到這裏,它眼睛立馬亮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說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小偷啊小偷,你肯定想不到你犯罪行爲被拍下來了吧。”


“有了這個視頻,那麼一切都會真相大白了,這時候大家就明白我爲何要撲倒這個傢伙了,因爲他就是一個小偷。”

與此同時,在一個房間裏,一名英姿颯爽,五官精緻穿着警服的女子正在看着文件。

“林隊,別看了,這個調查科那邊的人都已經確認了,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了,這確實是一個突發事件。”

“畢竟大熊貓是動物,它突然發狂也是很正常的,只能說歡樂動物園這一邊在安全防範這一塊做得不夠好。”一名男警開口說道。

“是啊林隊,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大熊貓呆萌可愛,但它可是食鐵獸啊,蚩尤的坐騎,那怎麼說都是猛獸,發狂很正常。”

林婉清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她看着手中的文件總感覺哪裏不對,而且大熊貓攻擊人的視頻她也看了,她心中有兩個疑問。

首先,大熊貓爲何只攻擊這個人;其次便是大熊貓撲倒這個人之後,它並沒有任何的動作了,也沒有任何的撕咬行爲。

正是這兩個疑問一直困擾着林婉清,因此她纔沒有這麼快下定論。

“我始終覺得這個案子有着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在裏面,我們都知道動物發狂攻擊人,它在撲倒獵物之後肯定會撕咬。”

“老虎,獅子,狼之類的都是如此,但小風僅僅是撲倒那個人而已,它並沒有任何的撕咬行爲,這也是在受害者身上沒有一丁點撕咬傷的原因。”

“其次便是小風爲何只選擇這個人,難道你們都不覺得有疑點嗎?”林婉清看着衆人說道。

“額,這個……”


衆人聽到林婉清這麼說,他們一時間都回答不上來,對他們來說,他們看到的便是大熊貓攻擊人。

“所以說這個案子不能草草下定論,還有繼續調查才行,你們去醫院對那個受害者做一下筆錄,我去一趟歡樂動物園看看。”林婉清說道。

衆人見林婉清這麼堅持,他們也就不反對什麼了,該幹嘛就幹嘛去。

半個小時後,林婉清便來到了歡樂動物園,接待她的便是張立濤。

“林隊,不知道你需要我怎麼配合你?”張立濤笑着說道。

“張園長不用緊張,我就跟你瞭解一下小風的情況,然後再去看一看小風。”林婉清微微一笑說道。

“好的好的,那林隊,我們這邊走吧。”張立濤笑着點了點頭,然後帶着林婉清前往了小風所在的地方。

“張園長,在這之前,小風有沒有什麼發狂的現象?”林婉清問了起來。

“一直以來小風都是非常的溫順,並沒有任何的發狂……”張立濤便將小風的情況如實告知了林婉清。

十分鐘後,,林婉清和張立濤便來到了小風所在的籠子。

林婉清看着籠子中正眯着眼睛休息的小風,那肉乎乎的身子再加上呆萌可愛的表情,這讓她看着都喜歡。

正在閉眼休息的李風突然感覺到有人,於是它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大美女正在看着它。

“我去,這什麼情況,這大美女是誰啊,這麼看着我?”李風心裏微微吃驚起來,畢竟睜開眼就看到一個大美女近距離盯着自己,換做是誰都驚訝。

林婉清看到小風睜開眼睛,她笑了笑說道:“小風,我叫林婉清,很高興見到你。”

“林婉清,這是誰啊?”李風心裏疑惑了起來。

就在李風疑惑的時候,耳邊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林婉清,女,25歲,職業:警察,警花,這次事件便是由她負責。”

李風聽到系統的提示,它立馬恍然大悟了過來,眼睛亮瞪瞪地看着林婉清。

想到這裏,李風便對着林婉清笑了笑,然後揮手打了個招呼。

“婉清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不過李風的話在林婉清耳裏變成了“咕咕咕”的叫聲。

一世魔尊 ,直接萌化了她的心。

鳳隱江山 小風真可愛,真聰明。”林婉清笑了笑,然後靈光一閃說道:“小風,你撲倒那個人一定是有原因的,對不對呀?”

蒼天啊,大地啊,終於有一個明事理的人出現了,嗚嗚嗚……

李風聽到林婉清這番話的時候,它瞬間感動了起來,那種被人相信的喜悅之情油然而生。 林婉清看着激動中的小風,她笑得更加開心了,這更讓她確信小風攻擊遊客是有內幕的。

“小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林婉清看着小風說道。

儘管林婉清接觸小風才一會兒,但是憑藉多年的經驗,她覺得這件事另有隱情,這更加讓她繼續追查真相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林婉清在歡樂動物園待了半個小時,然後便離開了。

李風看着林婉清越走越遠的背影,它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不錯不錯,這婉清給我的印象是善良,正義,是一位好警察啊。”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夜幕逐漸降臨,此時在雲城論壇上,一名網友發佈了一個帖子,標題爲《歡樂動物園明天開門營業,咱們誓死不去》。

帖子內容:剛剛得到的消息,歡樂動物園明天開門營業,他們這麼做說明不把動物傷人事件放在心上,說明不把受害者當回事,這也說明他們在踐踏我們。

所以我呼籲大家明天都不要去歡樂動物園,我們要用實際行動抵制歡樂動物園,不然他們是不會意識到自己大錯特錯……

這個帖子一經發出便受到了不少網友的關注,這熱度迅速飆升,一下子衝上了熱搜榜,點擊量,留言量立馬飆升了起來。

“樓主說得非常多,這歡樂動物園真是傲慢姿態,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咱們堅決不要去歡樂動物園。”

“必須的,我們要用實際行動抵制歡樂動物園,要讓歡樂動物園付出慘痛的代價。”

“兄弟們,咱們還要抵制小風筷子,我們以後都不要用小風筷子,讓那些跟歡樂動物園合作的公司意識到錯誤。”

“加油,勝利就在眼前了,我們堅決抵制。”

衆多網友紛紛高呼抵制口號。

“怎麼這樣子呢,這些人也太過分了吧,真是氣死我了。”蘇小曼坐在椅子上,她那精緻的俏臉佈滿了慍色。

雖然她離開了歡樂動物園,但是她一直關注這件事,看到網友們紛紛攻擊抵制歡樂動物園和小風,她就非常着急和擔心。

“都怪我,要是當時我沒有開門,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了,歡樂動物園和小風就不會被這麼多人攻擊了。”蘇小曼心裏非常的自責,但是她對此又無可奈何。

現在這個事件愈演愈烈,不是她蘇小曼一個人就能夠解決的。不僅僅是蘇小曼着急生氣,吳勳同樣如此。

吳勳可是非常喜歡小風的,看到網上這麼多人攻擊小風,氣得他都沒胃口吃東西了。

“小勳,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不吃東西了?”吳東成看着自己兒子說道。

“氣都氣飽了,還吃什麼吃啊,爸爸,這些人真是太可惡了,他們竟然如此說小風,完全把小風說成十惡不赦。”

“爸爸,我真是看不下去,你幫幫小風吧。”吳勳看着自己的父親說道。

“小勳,並不是爸爸不想幫忙,而是不能幫忙,我要是在這個時候發聲的話,那隻會加重大家對小風的誤會。”

“現在只能等警察那邊的調查結果,如果說是事出有因的話,那這一切就好辦了。”吳東成說道。


“總之你要耐心一點,我相信很快就會真相大白了。”

“嗯,我相信小風撲倒那個傢伙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那麼溫順可愛的小風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吳勳一臉認真說道。

“好了好了,先吃點東西吧,你這樣不吃東西,身體很容易就垮的,到時候就看不到事情真相了。”吳東成說道。

“好,我吃,我一定會等着真相公佈的。”吳勳點了點頭說道,然後便拿起筷子吃東西。

……

第二天一早,張立濤便召集全體員工到會議室開會,會上張立濤交代了各種事情。

半個小時後,會議解散,大夥陸續走出了會議室。

“老吳,你說今天會不會有人來我們歡樂動物園?”老王語氣有些沉重說道。

“我覺得情況不容樂觀,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的,大家都說抵制歡樂動物園,抵制小風,我看今天夠嗆。”老吳搖了搖頭說道。

“哎,你說怎麼就出了這件事呢,要不然咱們歡樂動物園還是好好的。”老王沉聲道。

“算了算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咱們還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吧,反正有園長他們解決。”老吳說道,然後便朝着售票室走去。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歡樂動物園開門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往日這歡樂動物園門口可是人山人海,但是現在卻是冷冷清清,一個人都沒有。

“臥槽,我知道這件事影響挺大的,但是沒想到這麼大,一個遊客都沒有,天吶,這也太嚴重了吧。”


“是啊,我剛剛去售票室看了一下,還真沒有一個買票的遊客,這影響真是超乎想象啊。”

“靠,都是網上那些人胡說八道,各種造謠我們歡樂動物園,各種帶節奏,要不然絕對不會這樣的。”

“對對對,這些別有用心的傢伙爲了博流量,粉絲和熱度,竟然帶節奏,各種造謠,真是氣死我了。”

“奶奶個熊的,真想一拳將這些王八蛋幹趴下。”

歡樂動物園員工羣裏,大夥都非常生氣,一個個都斥責那些胡說八道的傢伙。

張立濤很快也知道了這個情況,他坐在椅子上,臉色顯得非常沉重,他沒想到這個事件對歡樂動物園影響這麼大。

“本來我還以爲遊客會減少,但還是有遊客願意來的,沒想到一個都沒有,這事情還真是棘手啊。”張立濤一臉沉重說道。

“是啊,歸根結底還是那個傢伙在網上胡說八道,然後有人爲了利益跟風帶節奏造謠,這對我們歡樂動物園影響真的很大。”趙立點了點頭說道。

“難道真的要花錢消災?”張立濤皺着眉頭說道。

這是張立濤最不願看到的場景,一來兩百萬確實不是小數目,二來給錢對方,這就坐實了歡樂動物園心虛,萬一對方拿了錢在網上胡說八道,那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園長,我不建議這麼說,這風險實在是太大了。”趙立沉聲道。

“嗯,我也這麼想,好了,我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兒,你先出去吧。”張立濤說道。

我在民國看風水[甜寵] ,隨即便走出了辦公室。


此時跟張立濤一樣煩惱有壓力的人便是張濤了,作爲銘豐餐具公司總經理,小風筷子受到這個事件影響實在是太大。

在這之前,小風筷子還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現在小風筷子處於無人問津,庫存一大堆的狀態。

“張總,要不這樣吧,我們直接宣佈終止和歡樂動物園合作,然後再將小風筷子變成普通筷子,這樣一來就能夠將損失降到最低了。”

“要我說咱們直接發聲明批評歡樂動物園的行爲,這樣一來肯定會讓網友們知道我們公司不同流合污。”

“對對對,這個辦法不錯啊,這樣一來咱們公司損失就沒那麼大了。”

在場人員一個個都激動討論了起來,但是張濤卻不認可這種做法,雖然能夠降低損失,但也是讓人所不恥的。

一旦這麼做了,以後還有誰敢跟銘豐餐具公司合作,誰不怕到時候出事了被銘豐餐具公司給賣了。

“都給我安靜!”張濤一臉嚴肅說道,“關於終止合作,抨擊歡樂動物園的想法都給我打住,誰要是再提,我直接開除了。”

張濤這話一出,現場立馬變得安靜了下來。

“我讓你們過來是怎麼解決的,而不是說這種背信棄義的話,這以後還有誰敢跟我們公司合作嗎?”張濤大聲訓斥了起來。

“你們都給我回去好好想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