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1 Views

林飛頓時就警惕了起來,然後看着侍女問道:“不知道貴會想要什麼樣的誠意呢?”

Written by
banner

“實不相瞞,我們拍賣會背後是東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祁家,我們想要聘請您成爲我們家族的特級煉丹師,待遇什麼的一定是十分的好的,您要是答應的話,這些東西都當時見面禮送給您了。”

“這,我考慮下。”林飛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這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好了,但是自己只是憑藉着青銅煉丹爐纔有這種煉丹的水平的,要是去祁家當特級煉丹師,一定會被他們發現自己的祕密,到時候恐怕是身死道消,所以他絕對不嗯能夠答應祁家。


臉上露出了爲難的表情,林飛開口說道:“這個恕我不能夠自作主張,我要請教家師纔可以。”

侍女幽夢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如果林公子不能夠答應我們的要求的話,那我們就只能讓您在這裏面選擇一個功法了,而且還有三個附加條件。”

說罷,幽夢的臉頰頓時就紅潤了起來。

“哦,什麼附加條件,請說。”林飛聽到能夠讓自己隨便選一個就已經十分高興了,畢竟知道自己不能夠太貪了,但是聽到附加條件的時候,眉頭緊皺了起來問道。

幽夢沉吟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第一個附加條件就是讓您再給我們煉製一批二十枚的中介升竅散,材料由我們來出。”

林飛點了點頭,畢竟自己拿人家一個黃階高級的術法不能夠白拿,這個要求還不算過分,“這個要求可以答應,到時候貴會將材料湊齊之後送到冷家就好了,那剩下的兩個條件呢?”

“第二個附加條件就是您要答應不再加入東海市的其他三大家族,不然我們會對您採取一些強制性的措施。”

林飛眉頭緊皺了起來,沉吟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這也是祁家害怕自己投靠了別的家族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這種考慮也在情理之中的,畢竟祁家不用強,林飛就已經對這個家族印象很好了。

“至於第三個條件,就是您必須要將我帶在身邊,我本身也是一命練氣五層的修煉者,是水火金三屬性靈根,可以隨時服侍您的。”說罷侍女幽夢趕忙底下了自己的頭,俏臉立馬就紅潤了起來,直接紅到了耳根子上。

“這……”林飛臉上露出了爲難的神色,這前兩條還在情理之中,至於這最後一條,林飛就有些不明白了,是想通過這個侍女幽夢來監督自己,還是想要利用她將自己套牢?

畢竟侍女幽夢的容顏也是萬里挑一,身材也是魔鬼般的身材,只是林飛身邊有太多的極品了,有些審美疲勞了,不然這種美女放到網上,絕對又是一個國民級的女神啊。

不過在功法的誘惑下,林飛只好硬着頭皮點了點頭,自己現在太迫切需要提升實力了,爲了這點,也只能接受祁家這些安排了。

林飛只感覺自己好像是跳進了祁家的坑裏,祁家看似吃了虧,白給自己了一本高階的功法,但是他一點也不虧,不再林飛身上將這些東西都賺回來,絕對不會罷手的,他嘆了口氣,只感覺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那好吧,我答應你們的要求,現在可以吧東西給我了吧?”林飛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最終在這術法面前還是向大家族的淫威屈服了。

當然,林飛知道這只是祁家套住自己的第一步,以後他們肯定還會有其他的手段來控制自己的,但是現在自己實力太低,只能夠任人擺佈了,現在這種也是最好的結果了,對面沒有直接扣人一是想要在林飛面前展示大家族的風範,想要林飛折服,二就是摸不清林飛所說的師傅的底子,所以不敢貿然行動。

“那太好了,您請稍等一下,我這就將東西給您取出來。”侍女幽夢看到林飛妥協了,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畢竟林飛看上去一表人才,像是個正人君子,而且還是祁家大力拉攏的人物,不管從什麼方面比較,都要比那些富商之類的要好得多。

侍女幽夢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前面的臺子上,然後就看到檯面上的靈氣團開始運轉了起來,確認了侍女幽夢的身份之後,就直接打開了一個小口子,幽夢將手伸進去,然後將林飛選擇的那個《玉金經》拿了出來,然後遞給了林飛。

拿到《玉金經》後,林飛 趕忙迫不及待的打開檢查了起來,看到裏面記載的果然與侍女幽夢所說的一樣後,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神色,有了這個功法,自己的實力又可以直線上升了,又多了一種保命的手段。

此時,在操作間的經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這次事情自己算是辦成了,該去邀功去了。

來到了地下的修煉間內,經理走過一段昏暗的走廊,然後在一個毫不起眼的房間門口停了下來,然後大氣都不敢喘息的敲了敲房門,聽到了裏面的聲音後,經理纔敢走進去。

感覺到經理回來了,本來在打坐的祁老,趕忙睜開了眼睛,他對於林飛的事情還是很上心的。

“祁老,事情搞定了,果然如你所料想的那樣,林飛選擇了第二種方式,他現在算是已經入了您的套了。”經理趕忙拍馬屁到。

祁老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鬍子,點了點頭 說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個小子十分的謹慎,所以一定不會直接答應咱們,如果直接抓人反而就不美了,而且能夠教導出這麼優秀的弟子,他的身後一定有高人指點,然們不如就一點一點的利誘,投之以桃,雪中送炭,只要讓他對我們祁家產生好感,這件事情就算是辦成了一半了,這次你做的很不錯,我提拔你成爲南林市的副代理人,你好好幹,家族不會虧待你的。”

經理大喜過望,林飛簡直就是自己的福星啊,沒想到自己竟然直接成爲了南林市的副代理人,這可是個不小的職位,自己在族內的地位可以說是邁出了一大步,但是他知道,家族並不是看重了他,而是看重了林飛,只是需要他這個跟林飛接頭的人罷了,所以他雖然升了職,但是本職工作還是跟林飛溝通的工作。

這點他十分的清楚,在這個職場裏摸爬滾打了這麼久,這就是他鍛煉出來的能力。

此時林飛正坐着專用的電梯從上面走了下來,剛剛打開電梯門就看到那個一直服侍自己的經理正在外面恭敬的站着。

“林公子,您下來了,我在這裏等您好久了,我們拍賣會爲您準備了天上人間的最尊貴服務,還望您賞臉啊。”經理一臉誠懇的看着林飛說道。


林飛的眉頭緊皺了起來,但是知道今天自己獲得了這《玉金經》還有之前在經理那裏買來的青銅丹爐,自己確實應該好好地感謝他一番,自己的進步跟他也是有着不少的關係的。

點了點頭,林飛說道:“那好吧,不過我時間有限,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咱們快點吧。”

經理的臉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看來林飛是給他面子,這讓他十分的自豪,就連走路腰桿好像也挺直了起來,趕忙對林飛身邊的侍女幽夢說道:“你現在是林少爺的侍女了,怎麼還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趕緊服侍林少爺上車。”

侍女幽夢還是第一次這麼服侍人,所以有些手忙腳亂的,經理說完話之後就緊張的看着林飛不知道將自己的手放在那裏。

經理頓時就開始吹鬍子瞪眼了起來,大罵侍女幽夢笨,自己白給她這個機會了,早知道就找個更加凌厲的人來替代她了,還問林飛需要需要給他換個侍女。

幽夢頓時 就直勾勾的看着林飛,眼中滿是哀求的神色,她們這些侍女都是大家族養的,用處就是用來籠絡人心,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就會被當做禮物送出去來收買人心。

林飛明顯是一個很好的歸宿,如果被送給一些肥頭大耳的老闆,那幽夢的下場一定會十分的慘淡,被當做奴隸一樣任人擺佈,等到年老色衰了,再被賣進一些特殊的場所從事服務業。

有些不忍的看了一眼侍女幽夢,雖然林飛十分不滿祁家在自己身邊安插眼線,但是看到這個幽夢傻傻的,一看就不是那種心機婊,也好防備,於是他衝着經理擺了擺手,示意不用換,經理這才放過了幽夢。

經理很快就直接來到了拍賣會的前臺,然後對前臺的一個服務員說道:“給我報銷兩千萬的經費,今天要拿來接待咱們會的貴客。”

前臺的服務員也是個青春靚麗的女子,聽到經理一下子要這麼多的錢後直接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說道:“你也是咱們會裏的老人了,應該知道你這種經理只能夠報銷最多兩百萬,而且經理檔次的客人,那裏需要兩千萬來招待啊,兩百萬已經不少了。”

前臺女子話中的嘲諷意義已經很明顯了,聽到這話,經理馬上就怒火中燒了起來,指着她罵道,你怎麼跟我說話呢,我就算只是一個經理,也不是你能夠比的,我看你是不想幹了吧,不相干就趕緊給我走人。 誰知道那個前臺小姐根本就不吃經理這一套,直接蔑視了經理一眼,然後說道:“你只是一個經理,也就比我大一級而已,你還沒有資格來開除我,況且我姑夫可是人力資源部的部長,我看是你不想幹了吧,小心我去我姑夫那裏告你一狀,讓你立馬滾蛋。”

經理簡直 就要氣炸了,立馬指着女子的臉說道,你馬上把你姑夫給我叫過來,我要當着他的面來問問他是怎麼做事的。

前臺小姐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神色,然後對經理說道:“你算是哪個小餅乾啊,我姑父這麼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見的,你要想見我姑夫啊,預約吧,估計要排到下個月了。”

說罷,前臺小姐還臭美的扣了扣自己手上塗得鮮紅的指甲油,對着經理說道:“趕緊走開,別在這裏擋着,要不然一會來了貴客,你可擔待不起。”

經理氣的直接笑了出來,然後直接打開了自己的手機,對着前臺小姐說道:“你不叫是吧,我自己叫他來跟我解釋,今天要是不跟我解釋清楚,我就讓你們倆都給我滾蛋。”

“切,你嚇唬誰呢,我看你是失心瘋了吧,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啊,還在這裏大呼小叫的。”前臺小姐一點都不怕,來之前他姑夫就已經將公司裏的勢力劃分都告訴她了,這裏面那些人有背景不能夠招惹她已經是清清楚楚了,至於眼前的這個經理,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人罷了,她那裏知道,經理因爲把接上了林飛,已經是會裏的副負責人了。

這權利可不是她姑夫的一個小小人力部主任能夠比得上的,出了會裏的會長之外,沒有人能歐制約現在的經理。

很快,經理就直接撥通了人事部的電話,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慵懶的男聲,“喂?又是快說,沒事被打擾我,找我的助手就好了。”

經理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準備這第一把火就要把這人力部的毒瘤給處置了。

“你馬上給我下來,到前臺來,我有事情要問你,聽到了嗎?”說罷,經理就趕忙掛斷了電話。

此時在人力資源部的辦公室中,一個肥頭大耳的男子正趴在沙發上,只見他的身下還壓着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正是他的女助手,兩人正在辦公室裏面進行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接到電話後,肥頭大耳的男子臉色十分的難看,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經理竟然敢對自己這樣子說話,他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甚至已經想好怎麼整這個張經理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打來電話的正是拍賣會的會長,於是趕忙換上了笑臉接通了電話。

接完電話之後,只見他趕忙放下了手中的電話,然後快速的起身穿上衣服就往下面前臺跑去。

看到前臺那裏的張經理,或者是說現在的張副會長,他趕忙露出了一臉笑容,笑臉像是一朵綻放的菊花一樣,十分的猥瑣。

“張副會長,您這是什麼事情啊,有事您直接吩咐我一聲就得了,何必在這裏久等呢,我親自去您的辦公室就好了。”

此時那個前臺的小姐睜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這個平時十分威嚴的姑夫,不知道他怎麼會突然露出了這種神情來,但是她也不傻,一瞬間就明白自己惹到不該招惹的人了,頓時悔的就連腸子都青了,這不是明明只是一個經理嘛,怎突然之間變成副會長了?

“哼,你倒是牛氣得很,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厲害呢,包括你的這個侄女,也是厲害的很啊,竟然敢公然侮辱我,最可恨的是就連祁老都尊敬的客人都一起侮辱,我看你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想活了是吧?”

聽到經理說林飛是就連祁老都尊重的人物,肥胖的主管直接一屁股就做到了地上。

祁老是什麼人?那纔是真正的掌權者,也正是祁老在這裏坐鎮,就連南林市的八大家族都不敢放一個屁,甚至八大家族的族長也要年年都來拜見,祁老都懶得接見,就連拍賣會的會長也只是祁老的一句話就可以換的。

他在人事部混了這麼長的時間,自然是明白這些道道的,立馬就知道自己惹了大事了,於是趕忙站起身來,走到自己侄女的面前,掄起大巴掌,就向着她的臉上狠狠的打了過去,然後趕忙給經理跪了下來說道:“都直我沒有管教好,他不懂事,給您帶來了麻煩,我把她交給您來處置,您打死她我也不管,您看怎麼樣?”

前臺小姐趕忙哭着跑過來抓着她姑夫的肩膀說道:“你不能這樣啊,你不能把我交給他,他一定會虐待我的,你不能這樣做啊。”

“給我閉嘴,你這個惹禍精,都怪你,還想連累我,你自己去死吧,你去死吧。”說着,人事部主任就掄起大巴掌向着他侄女的臉上打了過去,巴掌打的啪啪作響,旁邊值班的其他前臺女孩也開始悄悄地議論了起來,“真是活該,平常仗着她有個姑夫對我們大呼小叫的,如今惹了不該惹的人連累她姑夫也跟着一起倒黴,真是一個喪門星。”

“是啊是啊,這種人就是該死,還連累別人,真是沒腦袋的蠢蛋,要不是有着他姑夫給他撐腰,她根本就在這裏待不下去。”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前臺小姐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起來,然後直接指着跪在地上的人事部主任說道:“你要是不保我,我就把你對我做的那些齷齪事情都說出去。”

“你給我閉嘴,我打死你。”人事部主任這下子慌張了起來,趕忙站起身來捂住了她的嘴,但是前臺小姐像是瘋了一樣,一下子將所有的事情都吐露了出來。。

林飛眉頭緊皺了起來,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今天自己還看了一場好戲,這簡直太勁爆了,他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然後眉頭緊皺了起來,對經理說道:“你在這裏處理事情吧,下次有機會再一起聚吧,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經理趕忙想要上前阻攔林飛,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林飛直接非也似的離開了拍賣會,經理哎呀一聲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然後對一邊還在發愣的侍女幽夢說道:“你還在這裏看什麼,看戲這麼好看嘛?要不然你就留在這裏看戲好了,我派別人跟上去。”

侍女幽夢嚇了一跳,她剛纔八卦之魂發作了,眼前這麼好看的一場戲,確實讓她看的津津有味,都沒有發現林飛已經悄悄地離開了,被經理一下子點醒後,趕忙慌張的去追,但是走到門口已經沒有了林飛的身影,頓時就着急了起來,又回去找經理打聽了林飛的住處就在冷家之後,趕忙打了一輛出租車向着冷家開了過去。

經理此時懊悔的嘆了一口氣,這是一個多好的跟林飛加強關係的機會啊,竟然就被眼前的這對叔侄給破壞了,他簡直就連殺了兩人的衝動都有了,不過雖然氣,但是他辦事還是很守規矩的,也正是因爲這點,祁老纔會提拔他直接當了副代理人,畢竟祁老深謀遠慮除了看重林飛之外,也是看重了張經理的辦事能力。

張經理冷眼看着已經撕吧在一起的這對叔侄,趕忙招了招手讓保安將兩人分開 ,此時人事部主任還有些看不清形勢,立馬向張經理說道:“經理,啊不,副會長,你要相信我啊,我是被冤枉的。”

“你們去幾個人到他的辦公室好好的查查,看看能不能查到什麼貪污的證據,查到了立馬給我,我們要公事公辦。”張經理向着幾個手下啊吩咐道,這幾個人都是一直跟着他的人,忠心耿耿,如今看到張經理升任了副會長,他們的身份也是水漲船高,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ωwш¤т tκa n¤¢Ο

幾人很快就從人事部走了回來,然後將一本本的罪證交給了張經理,他看了一眼後,臉色立馬就陰沉了下來然後說道:“好你個人事部主任,竟然私自貪污了公司三億多,你這輩子都在牢裏也蹲不夠,來人啊,給我壓到司法部門,我們要對他提起上訴。”

“副會長,您高擡貴手啊,高擡貴手啊。”

“帶走!”張經理辦事雷厲風行,公事公辦,立馬就迎來了周圍的一陣好評,至於那個前臺小姐則是像是一條死狗一樣的躺在地上,披頭散髮的,她的周圍還有一羣女人對她指指點點的。

張經理來到她的面前,她擡起頭來看着,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趕忙抱住了張經理的大腿說道:“張經理您給我個機會吧,我不能沒有這個工作的。”


“你放心好了,因爲你剛纔的過錯,導致我失去了跟貴客見面的機會,保守估計爲公司直接帶來了五個億的損失,所以你要在這裏打一輩的工來償還了,你現在就去保潔部門報道吧,從一樓到五樓的衛生間以後都是你負責,公司管吃管住,你的原工資是四千塊錢,現在都要用來還公司債務,每個月再發你兩百塊錢的補貼吧。”

說罷,張經理就直接一腳踢開那個抱着自己腿的前臺小姐,向着公司內部走去,他很享受這種大權在握的感覺,甚至深深地迷戀這種一句話就決定別人命運的感覺。

此時,林飛已經回到了冷家,至於張經理是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的他一點興趣都沒有,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沒有什麼意義,還是自己實力的提升更有意義,他趕忙打開了那本放在自己空間戒指中的那本《玉金經》。

有些愛惜的撫摸了一下《玉金經》的封面,林飛翻開了第一頁。

“取玉之精華,採金石之魂,練就玉金之體,玉質溫潤,金體強勁,隨意轉換……”

全本書並不多,只有一百多頁,甚至還有一些圖解,林飛將自己的精神能力注入到書中,書中的圖解竟然會緩慢的動作起來,就像是看視頻一樣,但是比之視頻要更加的真是與生動。

林飛很快就沉迷了進去,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等級的術法書,裏面所講的道理實在是太過的玄妙了,包括人體經脈的一些活學活用,還有如何運用靈力將自己的身體轉化成爲潤玉之體,以及精金之體。

這兩種體質都各有用處,潤玉之體能讓修煉者的身體變的更加的柔軟有彈性,而精金之體則會讓修煉者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堅硬,即使是再鋒利的劍砍上去,也會被阻隔在外,當然這種強勁程度還是要看施法者的水平大小,但是在面對同等級的修煉者的時候,無疑是會十分的管用的。

這也是爲什麼林飛選擇這門功法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爲他的等階比另外兩本高,而是因爲他修煉出來的效果確實比其他的兩本要好的多,但是同樣的,修煉起來的難度也更加的高。

如果能夠將這門術法煉成,林飛的身體就能夠成爲一個人形的兵器,能夠將自己的身體隨意轉化成爲一種金屬性質或者玉性質的模樣,比如將全身變成一把長槍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是林飛估計,要想要練到呢個程度,沒有個十年半載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要求能夠將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變成那樣就好了。

畢竟,他現在根本就沒有這麼長的時間來修煉這門功法,他只需要將自己的手掌或者胳膊腿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就好了,比如變成一個盾牌來進行防禦,或者變成一把長槍來進行攻擊,只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就很好了,這簡直就是一個攻防一體的術法。

林飛說幹就幹,立馬就開始研究了起來,但是剛研究了一會就聽到自己房間中的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嗚嗚聲,林飛睜開了眼睛,這時候纔想到自己還綁了一個柳家的大小姐回來呢,於是走上前去將她的嘴巴上的抹布給取了下來,這纔想到已經好久沒有給她飯吃了,於是忙乎自己大意,趕忙命令下人做了一大桌的好酒好菜端了過來。

將柳茹身上的繩索解開後,林飛讓她坐在了桌子上讓她吃飯。 柳茹直接像是餓死鬼投胎了一樣,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一點也不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了,看的林飛有些懵逼,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吃慢點,別噎着,有的是,有沒有人跟你搶。”林飛開口說道,然後就看到被柳茹直接一個大白眼瞪了兩眼就閉嘴了。

畢竟都是自己的錯,將人家一個好好地黃花大閨女放在屋子裏一天不給吃的,要不是柳茹是個修煉者說不定已經餓暈了。


柳茹吃了好一會,吃飽喝足之後就開始大哭了了起來,好像是受到了什麼不公平的虐待一樣,然後媚眼惡狠狠的盯着林飛看着,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林飛此時無疑已經死了幾萬遍了。

“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要知道你剛纔吃的飯可是我給你的,要不然你可就餓死了,所以說是我救了你啊,你這麼報答恩人得嘛?”

柳茹看到林飛竟然這麼無恥,差點就氣炸了,把自己綁回來餓了一天還說是自己的恩人,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有了你這麼個恩人呢。

看到柳茹吃飽喝足了,林飛直接又將柳茹給捆綁上,然後準備繼續回去打坐。

“喂,你等等,我要去小解……”柳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林飛,然後羞紅着臉說道。

林飛一愣,小解?但是又害怕柳茹這小妮子自己逃跑了,所以林飛準備找個人看着她,就在這個時候,林飛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正是冷若塵的,林飛接通了電話之後就聽到冷若塵那邊語氣奇怪的問道:“林飛,有個女孩說來找你,說是你的侍女,現在就在門外面等着呢,你看看讓她進來嗎?”


林飛一聽就知道估計是拍賣會給自己的侍女幽夢了,畢竟自己答應了人家拍賣會,所以林飛只能夠硬着頭皮說了一聲放她進來,然後看了看在地上躺着扭捏的柳茹,林飛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最近大戰將來,幾人都忙着進行修煉,沒有人有時間來管這個柳茹,所以侍女幽夢倒是一個最好的人選了。

冷若塵很快就將侍女幽夢送到了林飛的房間中,冷若塵本來就已經狐疑了起來,現在又看到林飛的房間之中竟然還有一個女子,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了起來,然後直勾勾的盯着林飛的眼睛,要林飛給一個解釋。

林飛撓了撓頭,知道自己一定要好好地解釋一下才行,於是對侍女幽夢吩咐道:“你帶她去方便,看好了她,這事我交給你的任務,要是做不好的話我就把你送回去。”

侍女幽夢被嚇得趕緊點頭,生怕林飛真的將自己給送回去了,畢竟自己要是再被送回去,就說明字很不討林飛的喜歡,這樣拍賣會一定會把自己處理掉,賣給一些富商當玩物,下場一定會十分的悽慘,所以她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