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2 Views

「好。」

Written by
banner

岳超前走後,岳有為開始泡茶,「我家超前要沒請你來,你這就打算直接回去,也不來我這個老同學這裡坐坐?」

當初,岳有為不給他面子,他就當眾羞辱過岳有為,雖然兩人後面還見過面,但那都是出於場合需要,那麼多年過去了,若不是如今梁家落得這個地步,他豈會坐在這裡心裡會硌得慌。

在乎自己在岳有為面前的形象,不服輸的梁平瞟了眼對面的岳有為,又恢復以往的神態,高高在上批評一句,「我說有為啊,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跟你來往,那就是因為你這個人直腸子,容易得罪人,不會說話。」

「你說的沒錯,就因為我這張嘴,我直到退休,還跟那孫猴子一樣,只混了一個弼馬溫的工作。」這阿諛奉承自我嘲諷自我羞辱的話,夠讓梁平心裡平衡和開心了吧?

「你——」他並沒有覺得心裡有什麼痛快,反而因為現在的處境覺得這句話是在嘲笑自己。

對面的岳有為也不說話,就安靜的泡茶,看梁平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

氣氛有些尷尬,梁平坐不下去。

他現在真是病急亂投醫,找了一個幫不上忙的,還把自己送過來給人冷嘲熱諷。

「時候不早了,司機還在等我,我還要回景城。」

在梁平起身時,岳有為笑著,把杯子放在梁平面前,「行了老梁,都什麼時候了,還司機,你為什麼來景城,我還不知道?」

被岳有為一針見血直接揭穿的話搞的面紅耳赤的梁平,落在扶手上的手用力抓住,「你,你會知道什麼?」

「你來景城,不就是為了梁先生的事情。」

難道,北城這邊已經傳遍了?

目光著急的梁平早就顧不上什麼了,「你還知道什麼?」

「我還知道你的心腹,準備跳槽了。」

「我看你就是胡說八道,要報當年我在同學會上羞辱你的仇恨吧!」端起岳有為給自己倒的茶,梁平用力把茶杯砸回桌上。

在廚房熱菜,聽到聲音的岳超前馬上出來看動靜。

岳有為瞪了眼出來的孫子,「長輩說話,你湊什麼熱鬧,還不趕緊進去吃了飯去上班。」

「……」他這不是怕打起來嘛,一個性格耿直,自恃清高,一個喜歡被人阿諛奉承,講排場,這兩個人簡直就是水火不相容,碰上就出事。 與此同時,二十多萬里之外,靈韻仙族內。

勝雪仙子看著手中傳來的消息,久久站在仙宮中,秀眉緊皺。

這一刻,她越加的後悔了。

「看來我終究小看你了。」勝雪仙子自語,而後眼中帶著若有所思,看向仙宮中的某處,那裡曾經是青鸞的居所。

「你的眼光比我好。」

勝姬仙子仙宮中,勝姬仙子和姬婢也都得到了消息。

「還真是超乎想象,這才多久,成仙了!」姬婢驚嘆不已。

一兩年前,林楠才進入仙界,不過足足化靈境而已。

眼下,成仙了!

「此子,必將一飛衝天!」勝姬仙子雖然心中早有這種感覺,但真正的出現在眼前,讓人驚嘆。

天人境就能弒仙,此刻必然強上太多了。

「這下仙族有麻煩了!」勝姬仙子一想到這裡,突然間笑了。

仙族倒霉,她高興!

至於為什麼,因為她也討厭這個族群!

靈韻仙族的幾位族老得知,一個個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因為林楠,他們靈韻仙族成為各方的笑話,丟人之極。

甚至開出了千塊仙晶的獎勵,但硬是沒能抓住一個下界而來的天人境小子,反倒是損失慘重。

而今,竟然成仙了。

「派人去亂域,不惜一切代價斬殺此子!」一位族老怒聲,雖然林楠加入了凌雲仙宗,但只要不在凌雲仙宗附近動手,他們也不會輕易去管。

「增加懸賞,我就不信抓不到此子!」一位族老沉聲,臉色陰沉。

他的嫡孫,被林楠所殺!

靈韻仙族很生氣,林楠之前的所作所為,打臉很響。

與此同時,相距靈韻仙族數萬里之外,一座比靈韻仙城更加輝煌的大城聳立,古老仙山仙光綻放,帶著真真古蘊。

靈域古仙族所在之地。

作為聖子,傲雲自然是居住在古仙山之上,地仙境後期的實力,在整個古仙族也堪稱天驕了。

而一旦順利和勝雪仙子結成道侶,天仙境指日可待。

甚至,仙王境也會簡單很多。

自然,傲雲聖子在古仙族的地位也頗高,是少主級別的存在。

仙宮,自然也氣勢恢宏,更有數位地仙境高手守護。

此刻,這位古仙族聖子也得到了林楠在亂域凌雲仙宗的消息,有人故意散步而出,有人悄然傳訊給靈韻仙族,也是為了獎勵。

對林楠的追殺,這位古仙族聖子派出的高手更多其實。

甚至,青鸞之死,便是這位所為!

「一個下界的螻蟻,不知死活!」傲雲聖子冷聲,充滿了不屑。

此言一出,頓時就有強者上前。

「聖子,我這就派人趕過去!」

傲雲聖子微微點點頭,也就是一個螻蟻而已,之前是沒有尋到,一旦有了消息,還想逃?

哪怕加入凌雲仙宗,成為人仙境又如何?

隨便派出一位地仙境,擋的住嗎?

殺林楠,根本不用他操心,若非是因為勝雪仙子的關係,根本進入不了他的視線之中。

「一年後,成婚大典,好好安排,我不想出現任何的意外!」傲雲聖子淡淡說道。

身後,地仙境強者當即開口恭聲應了一聲。

「聖子放心,幾位族老已經在給靈韻仙族商討,據時靈帝大人都可能派遣使者出席聖子大婚!」

傲雲聖子聞言,頗為滿意點點頭。

一個大婚,能讓靈帝大人派遣使者出席祝賀的,整個靈域之中也屈指可數。

他傲雲,算是其中之一。

至於林楠之事,已然拋在腦後。

一位人仙而已,能和兩個古老仙族對抗?

螳臂當車罷了。

凌雲仙宗內,當林楠崔慶明軒仙人三人返回之際,很明顯的無數道神識探查而來,更有人直接帶著濃濃的敵意。

對此,崔慶林楠直接無視,明軒仙人雖然擔心,但也無用,只能硬著頭皮頂著。

隨即林楠返回自己的仙宮,崔慶也跟著進入明軒仙人的仙宮。

為了方便,林楠索性將仙宮轉移到明軒仙人邊上,兩座仙宮比鄰,遙呼相應!

三人是打定了主意,崔慶不渡劫,不出門。

一旦崔慶步入人仙境,依靠強大的雷電屬性規則的攻擊力,三位人仙境聯手,哪怕是地仙境強者想要對三人動手也不易。

林楠也趁機閉關,再度專研空間至高屬性規則,風屬性規則也在快速感悟之中。

雖然已經是人仙境,但還不夠,他需要更加強大才行。

青鸞的仇,他一直記得。

靈韻仙族,古仙族傲雲聖子!

林楠都記得!

而且,吳俊凱他們還等待著自己,還有妖窟中的徐江龍蔣鑫等人。

這些,都需要強大的實力才行。

靈莫城,有地仙境強者守著。

妖窟,也有地仙境強者。

只要林楠一冒頭,那些人便會動手,絕對不會手軟。

以他此刻的實力,碰到一位地仙境,有著崔慶配合,還能勉強應對。

但再有其他人仙境高手一起動手,那就麻煩了。

實力還是不夠!

「只有到了天仙境,在這仙界之中才有資格稱為真正的高手!」林楠自語,進入仙界一兩年時間,林楠了解了很多。

仙境,算是一個大的分水嶺。

成為仙人,便等若是有了闖蕩的資格。

不為凡人 但這個資格,也只是入門而已。

就好似明軒仙人,人仙境巔峰,但在這凌雲仙宗,也只是最低等的仙而已,地位也就比普通的天人境弟子高上一些,依舊入不得高手的眼中。

天仙境,才能算是強者,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才能有的一席之地。

在這亂域之中,有天仙境強者坐鎮的勢力,便算是不錯了。

而有仙王境坐鎮的,便算是強族,強大仙宗之類的。

靈韻仙族,有一位仙王坐鎮,但已然是靈域頂級大族。

凌雲仙宗,有著四大仙王坐鎮,在這亂域之中,除去三位帝級強者所在勢力之外,它為最強!

而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有仙王境強者!

仙王震懾,天仙境屬於中堅力量,屬於明面上的強者和代言人! 聽著秦未央咬牙切齒的聲音,路彥昭在心裡笑了。

他就是看她張牙舞爪,肆無忌憚的樣子,想故意治一治她。

雖然說,這樣的她,也挺好的,可是,當她拒絕自己的好時,他就不開心了。

他眼睛裡帶著濃濃的笑意,看著秦未央:"我沒什麼高見啊,秦秘書吃的香,這就是說明,我們公司食堂的伙食好,我是真心的高興!"

薛丹見眾人都盯著路彥昭,畢竟,他剛才可是說,有事情才過來的。

她忍不住主動問了一句:"路總,您剛才說,過來你有事要說?"

路彥昭一愣,點了點頭:"對,差點忘了,我剛才過來,就是想跟你們說一下,今天晚上有個慈善晚宴,我看秦秘書的外形不錯,今天帶著她出去鍛煉鍛煉,薛秘書,去慈善晚宴,一些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你下午跟秦秘書說一下,好了,大家你都吃飯吧,別光顧著看我了!"

秦未央在心裡呵呵一笑,得虧他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大家都在看他。

她還以為,這廝臉皮比城牆都厚呢!

只不過,她也算是看出來了,路彥昭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自己去參加慈善晚宴,就是為了讓大家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更是不讓自己拒絕他。

路彥昭這樣的行為,讓秦未央心裡有些複雜,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只不過,跟路彥昭出去參見晚宴,她本來也不排斥。

秦未央的心裡,正在亂七八糟的想著,突然聽到路彥昭喊她:"秦夭夭!"

秦未央猛地抬頭,看向路彥昭,大家聽到路彥昭喊秦未央的名字,也都抬頭看她。

秦未央有些無語的看著路彥昭:"路總,您喊我怎麼了?"

路彥昭勾唇笑了笑:"秦未青不是現在負責跟修遠集團的合作么,你們倆一起進公司的,我也不能厚此薄彼,這樣,吃完午飯,你來我辦公室一趟,我給你安排一些事情!"

秦未央簡直想罵人了,他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里說發,非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不就是覺得,這麼多人,自己不能反駁,不能拒絕么!

還一次又一次的,真是長本事了。

秦未央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路彥昭:"好啊,路總這麼抬舉我,我真的很感激,吃完午飯,我立馬就去找路總!"

路彥昭笑的像是一隻狐狸,那叫一個得意。

秦未央低著頭,眸子閃了閃,繼續吃自己的飯。

路彥昭真的是格外的喜歡,秦未央吃癟的樣子,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還不能對自己發火,他就覺得,心裡莫名的開心。

吃了午飯,秦未央就端著餐盤離開了。

路彥昭的餐盤裡,還沒有吃完,他就端著餐盤,也起身了。

薛丹看了一眼路彥昭的背影,眸子閃了閃。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怎麼覺得,路總像是在追著秦夭夭跑呢!

想到這裡,她趕緊搖了搖頭,怎麼可能,這樣的想法,也太過於荒謬了,路總是誰,秦夭夭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呢!

想明白這點,薛丹便收回了目光,開始收拾餐盤。

秦未央剛走出餐廳,便聽到身後的腳步聲。

她加快了腳步聲,卻沒想到,那人追了上來,秦未央無語的搖搖頭,就感覺到,那人已經走到了自己旁邊。

秦洛音站在電梯口,正在等電梯。

結果,那邊總裁專屬電梯剛一打開,她就被路彥昭拽著,直接進了總裁專屬電梯。

電梯里,看著電梯門合上,秦未央皺眉看著路彥昭:"路總,你這是做什麼?"

路彥昭笑著看向秦未央:"未央,電梯里就我們倆,你沒有必要這麼拘束!"

秦未央挑眉看了一眼路彥昭:"呵,我要是不拘束,我可就不客氣了,難道你希望,我在公司里跟你動武?"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路彥昭低頭,將秦未央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噙笑開口:"未央,真不是我說你,你說說,就你現在這小身板,是我的對手嗎?"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的臉,瞬間就黑了。

她自從醒來之後,就知道秦夭夭這副身體,到底有多弱了,就算是她曾經武力值驚人,這樣的特格,她的能耐,撐死也就發揮一般,跟一般人對手,可能沒問題。

可是,要跟路彥昭這樣的高手對決,那簡直是被完虐。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路彥昭:"欺負我你覺得有意思嗎?"

路彥昭笑了:"欺負你,當然沒什麼意思,所以,我就沒打算欺負你啊,我最多就是嘴上佔佔便宜而已!"

秦未央冷笑了一聲:"嘴上佔便宜,好玩嗎?還有,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我跟著你去參加慈善晚宴,讓我去你辦公室,你別以為我不敢拒絕你,我要是不去,你能拿我怎麼辦?"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笑的意味深長,好像秦未央生氣,他就能更高興似的。

他笑著看向秦未央:"我當然不能拿你怎麼辦啊,只不過,你不去我辦公室,我當然會去秘書辦請你啊,只要你不介意公司其他人的目光,我當然是不會介意什麼的,至於去晚宴么,就像是你說的,無論有沒有人看著,無論你答應與否,我都會拽著你去的,你本事……你就在大庭廣眾之下掙扎,看看有沒有人來幫你!"

秦未央震驚的看著路彥昭,她大抵是沒想到,在商場上浸淫了一年時間,路彥昭居然變得如此無恥。

她等著路彥昭:"路彥昭啊路彥昭,我還真沒看出來,你有這樣的本事!"

路彥昭笑了:"你誇獎了,對了,電梯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