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56 Views

“紅綾,要不我們去那個房間看看?”我的心裏一驚,總覺得在那個房間裏面似乎正在隱藏着什麼祕密,而我好想去看看。也許,都教授把我們請來吃飯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Written by
banner

“好。”紅綾也同意了我的看法,於是我們兩個人一起慢吞吞的來到了二樓靠近陽臺的那個房間。

還未進去的時候,我在門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來讓自己放鬆。總覺得,在那裏面似乎將有可怕的事情發生,所以我順手摸了摸脖子上的檀香珠,又摸了摸顧之寒給我的符咒,這些都還在,我這纔有了很大的勇氣,慢慢的朝着前面走去。

“遙遙,難道這裏面有鬼嗎?”紅綾見我的動作這般怪異,而且還摸出了符咒,心想這事定然沒有那麼簡單。於是,便纔想到了在那裏面會不會有鬼?

“也許吧……”我並沒有給她一個確定的答案,因爲至於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或者在裏面究竟有什麼我都不清楚。既然我不知道,我又怎麼告訴紅綾這個事情的答案呢?索性,一會我們將要一起來揭曉這個答案。

紅綾聽罷,索性把身子縮在了我的身後。其實我已經習慣她這樣了,雖然看起來是一個膽子很大的姑娘,其實都是自己在逞強。

我清楚的記得,剛剛我們來的時候,門是鎖住的。而現在,我再來看的時候,門竟然輕而易舉的自己打開了,這多少讓人不覺得匪夷所思嗎?

我輕輕推了一下,讓門的縫隙更大一點,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牆……那人帶着偌大的黑框眼鏡,頭髮被染成了栗色,黑色西裝上面戴着一個藍色的領結,手腕處是一塊pe?plppe的限量版名錶,我的頭只到了那人的肩膀處……

“杜教授……”紅綾驚訝的喊了一句,我迅速的往後退了退,然後擡頭便看到了都教授那略有深意和帶着絲絲憂愁的眸子。

“不是說過了嗎,不要喊我教授,喊我老師就可以。”教授淺淺說着,有關這個問題我倒是記得蠻清楚的。可是我們都教授都教授的喊習慣了,況且我們喊的本來就不是杜教授,而是給了一個諧音成爲了都教授……想來,對於這些事情,我感覺他都是知道的。

“都……老師,我們……等了你很久不下樓,所以纔想要上樓來看看的。”紅綾見都教授還沒有質問我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所以纔想要先發制人,趕快的把這件事給他解釋清楚。

的確,人家我們的教授是有錢人,難免會不會把我們兩個當做了小偷,看人家主人不在家,我們兩個竟然擅自在人家的家裏隨便的走動起來了。就算我們的初衷是好的,不過未免真的讓人感覺有點不禮貌。

於是,我也慢慢的給他解釋瞭解釋,無非告訴他我們不過是想要快點找到他而已。

當他出來的那一刻,教授已經順手把裏面的門給關死了。“哐當”一下,聲音很大,彷彿給了我的心臟一個重大的打擊,對於在那一扇門裏面所隱藏的祕密,我終究還是沒有給挖掘出來。

雖然心裏有點後悔,甚至好奇心很強很強,迫切的想要知道那裏面到底有什麼。然而,當那扇門截然不動的那一刻,我死心了……既然教授不想讓我們看到,那麼我們便不看了。

“走,我們下去吧,先吃飯。”教授今天的表情總覺得怪怪的,而且說話的語氣冷淡了很多,有點不像是我們所熟識的那個都教授了。在我們廣大的學子心目中,都教授可以一個很暖很暖的暖男呢,他平易近人,溫文爾雅,風流倜儻……好像那些很好的詞彙用在他的身上都一點也不爲過。

可是,今天的都教授,眸子裏面卻出現了一絲絲的清冷。甚至還有着一種絲絲的憂慮……甚至,不經意之間,我還看到了一絲的狠絕,像是一股殺意。

然而,這種感覺只是持續了幾秒的時間,一晃而過。我甚至懷疑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不然的話怎麼會在都教授的眼睛裏面看到這種殺意呢?他又不是殺手,我和紅綾不過是他的學生啊,他怎麼會想要對我們兩個下手呢?

都教授紳士的安排我和紅綾入座,然後從酒臺那邊拿出了一瓶八四年的拉菲。雖然我沒有喝過,但我知道它價值不菲……再配上教授親自做的牛排,我驚呆了……

“路遙,你是不是可以除鬼?”教授的一席話,讓我剛喝到嘴裏的酒給全部吐了出來。他這樣問了,我要怎麼說呢?是不是我應該實話實說?

“怎麼了,教授?是你遇到什麼邪門的事情了嗎?你就放心吧,我們遙遙厲害着呢!她可是顧之寒的師妹,顧之寒,老師你知道嗎……”紅綾率先說出了口,不過還沒等她完全說完的時候,我就迅速的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嘴上。用來防止她再瞎說什麼。

的確,我是顧之寒的師妹沒錯。可是,降妖除鬼這事……僅僅憑藉我一個人的力量恐怕不行,雖然我已經跟顧之寒學了一點簡單的捉鬼方法。但我有自知之明,我這些都是雕蟲小技。要是對付一般的小鬼還可以,萬一要是遇到了什麼難纏的惡鬼,我自然就只有等死的份了,和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的。

“老師……我,不行的……別聽紅綾瞎說,實在不行,我給顧之寒打電話,讓他過來?”說完,我便摸出來了手機,想要給顧之寒打電話。

誰想到,教授見我這樣子,情緒異常的激動。迅速的從我的手裏奪過了我的手機,嚴肅的看着我,“這件事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在這個學校裏,我就信得過你兩……”

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竟然讓我無力反駁了。我不知道,怎麼教授最信任的人竟然成了我和紅綾?難道只是因爲曾經我和紅綾在他的課上曾經告訴過他,他戴藍色的領結最好看嗎?而在教授的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他還不想讓別人知道…… 我和紅綾愣在那裏,不過心裏總覺得有點一絲絲的彆扭。我在桌上拿了一杯果汁,然後喝了一口。當果汁的甘甜進入口中的時候,我輕輕的嚥了下去……

“老師,您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放下杯子,我緩緩問着。直覺告訴我,這一次他把我們兩個喊來絕對不是隻是想要請我們吃飯這麼簡單。或許剛剛他所問我們的那件事纔是重點吧。

婚後試愛:老公,請接招 然而,都教授爲什麼會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難道他這房間裏面有鬼嗎?剛剛進來的時候,我就感覺在這屋子裏面的氣氛有點不對。而且有一種詭異的磁場特別的強烈……或許,教授他真的是遇到了麻煩事吧。

可是我……真的能幫到他嗎?不是我不想幫他,而是我害怕因爲自己能力的關係會弄巧成拙。也許,顧之寒在這裏的話就真的太好了吧。可是,教授卻不讓我給顧之寒打電話,甚至他會覺得越少的人知道這個事會更好……

這個事到底是怎麼樣一件事呢?爲什麼他的表情會如此的凝重呢?

“路遙,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幫我了……你是我的學生,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求求你,幫幫我吧……”都教授幾乎是懇求了,眸子裏面慢慢的都是一種求助的神色,而我只是愣了愣,因爲我並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幫他。

“老師,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如果我能幫到你,一定幫。可是,在你的身邊到底發生了什麼離奇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如實的告訴我。”我和他實話實話,其實我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都教授已經被鬼給糾纏上了,因爲剛剛趁着他不注意的時候。我從背後拿出了玄靈鏡,這鏡子是我的爺爺留下來的,我自小便一直戴在耳邊。

只不過一年前它神祕的消失了,而直到前幾天它自己才突然的出現。當我看到玄靈鏡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的爺爺。打小爺爺就很疼我,而這玄靈鏡也是爺爺留在這世上給我的唯一的念想……

我一直以來都視若珍寶,從來不會讓它離開我。而一年前的某一天,它變消失了。不管我怎麼尋找,就是找不到……我心想,也許這是我命中註定會有這麼一劫難吧,而玄靈鏡於我,主要是一個念想。我當初甚至在想,也許這是爺爺的意思吧,後來也便把這件事給忘卻了。

直到前幾天的時候,我在櫃子裏面收拾東西,突然從一個角落裏面發現了。當時我心裏的那一種欣喜之情,簡直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玄靈鏡,在爺爺的手札之中是這樣記載的:鬼物可在鏡中顯現,無處遁形。此物還有一隱祕功效,不祥。前半句我能看懂,就是說什麼鬼物都不能逃脫這個鏡子,這作用相當於柳葉的作用。我用柳葉明目可看見鬼物,而有了這玄靈鏡,這麼一照,我也可以看清鬼物……

而後半句我卻怎麼也猜想不透。或許,爺爺也不知道吧,所以纔會用了不祥二字來記載。可是我還記得,在緊跟着這句話的後面是應該翻頁了,然而爺爺的手札後面那一頁卻像是有過撕扯的痕跡,莫不是當初的爺爺,已經想到了什麼事情,自己做了點筆記在上面?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又讓爺爺把那一頁給撕扯掉了呢?或者還有一種情況,那便是那一頁根本就不是被爺爺撕掉的,或許他也不知道那一頁已經被撕掉了吧……

剛剛,我用玄靈鏡衝着都教授的身子照了照,然後我偷偷瞄了一眼鏡子……我心裏一驚,而紅綾也正好看到了那一幕,她差一點就尖叫起來了,而我快速的用手堵住了她的嘴巴,成功的防止了她的尖叫。

我可是見識到過紅綾尖叫的厲害的,所以我擔心一方面會引起都教授的恐慌,而另一方面我也害怕打草驚蛇……

剛纔那鏡子之中赫然出現了一個女人的影子,那女人穿了一身紅色的嫁衣,頭上戴着鳳冠霞帔,模樣看不真切,可是我卻知道那個女鬼絕對不是一個現代人,像是從古代的仕女圖中走出來的人物……

“遙遙,都教授看來是被女鬼給糾纏上了。”紅綾小聲的在我耳畔說着,就算她不說,我也已然知曉。剛纔那女鬼的樣子,我也真切的看到了,可是我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我直到,那女鬼,也許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都教授,我也只能盡力的試一試吧。如果我要是降服了這個女鬼,恐怕我也可以出師了吧……顧之寒雖然名義上是我的師兄,我感覺他就像是我的師傅一樣,平日裏面我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都是向他請教的。

我只是空有一點點的理論,很多的實踐操作問題都是他教給我的。

“我知道,紅綾,不要說話,一會的時候可能我需要你的幫忙……”我小聲的和紅綾耳語着,我的聲音很小很輕,我儘量不讓都教授以及咋他身邊的那個鬼察覺。

我詢問了好久,都教授才同意慢慢的把他的故事說給我聽。我認真的聽着,我怎麼也沒想到,多少女生心目之中的單身帥氣多金男杜敏俊居然已經結婚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從他的嘴中緩緩說出的時候,我驚訝的眼珠差一點都要出來了。

原來都教授是隱婚,現在這樣不是很流行嗎?也許教授也從我們的神色之中看到了我們心中的疑惑,他到底爲什麼隱婚呢?

原來,新娘子是高官的女兒,如果被人知道了或許會很麻煩……說到這裏,我和紅綾都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我們的教授攀上了高枝,既然都要隱婚,我感覺這新娘子的父親看來這官不是一般的高啊……

不過這並不是這件事的重點,重點是上一週的時候,教授和他的新婚妻子小枝一起去了一趟某個江南水鄉小鎮遊玩。古色古香的小鎮讓人流連忘返,本來他們在那裏一切相安無事,可是怪事就出現在了他們所住的那一家旅館裏面。

“在旅館中發生了什麼事?”我弱弱的問着教授,我暗自在心裏想着,也許現在跟在教授身邊的這個女鬼就和那個旅館有關吧……

而同時我的心中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不是說教授結婚了嗎?那麼他的新婚妻子小枝呢?就算是隱婚,兩個人也是應該住在一起的不是嗎?

況且這邊是富豪區,一般來這邊的人相對來說就少,交通不是很便利,需要做很久很久的車才行。所以本不用擔心會被熟悉的人發現他們已經結婚這個事,所以按道理小枝也是應該住在這裏的。

不過,我們兩個已經來這裏這麼久了,卻沒看到小枝的影子。況且,我們剛剛在找都教授的時候不是把整個房間都找了嗎,也沒有看到有女人在他家啊!

其實,在剛剛的時候,在都教授的臥室裏面,我和紅綾的確看到了一個女式的手提包,而且我們還看到鞋架上面有女式的高跟鞋……這點點滴滴的小細節說明這裏的確是有一個女主人的,可是我們卻看不到這個女主人,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當初我和紅綾雖然感覺很奇怪,不過認爲教授一個單身男人,而且他還那麼優秀。在他的身邊,多多少少出現一個兩個的女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甚至他作爲一個年輕的正常男人,想要解決自己的某些本能性的問題,我和紅綾也對此感到無可厚非……當時認爲那些東西都是別的女人不小心留在這裏的。

可是現在,我們知曉了這事。看來那些東西都是那個叫做小枝的姑娘的。

紅綾本想問問教授,他的妻子小枝到底在哪裏,不過被我攔住了……與其這樣,我最關心的是他的那個故事,尤其是他還沒有說的在旅館之中,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許他們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這纔是導致那個女鬼一直跟在都教授身邊的最重要的原因吧。

或許現在我們之所以見不到這個故事的女主角,也和這個故事有關……

“路遙,你能幫我的,對嗎?”教授的神情很恍惚,一般時候,那個女鬼都是站在都教授的身後,我就這般的看着她……根本不當她存在,她倒是也沒有什麼過激的行爲,只是就這麼呆呆的站在他的身後。

我有的時候感覺,那一股強大的力量一直盤踞在我身邊……而這力量彷彿不是從這女鬼的身上來的。可是究竟來自於何處,讓我也有點說不出來……

我默默點了頭,算是對教授的問題有了一個回答。而教授也開始默默的講述那個發生在旅館之中的詭異故事……

我癡癡的聽着,感覺他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就像是置身在這裏面一樣。甚至,在我的腦海之中還能浮現出來各種各樣的畫面……

教授說,在這旅館之中有着一個十分奇怪的老闆娘,她告訴她們午夜的時候千萬不要出來……而當晚,小枝肚子疼,而她又不想在房間裏面的馬桶解決,便喊起來教授,陪着她一起去公共衛生間……

可是當他們回來的時候,卻發生了詭異的一幕…… 當小枝和教授兩個人想要回自己屋子的時候,卻發現某個房間亮着紅色的光,那麼的怪異。而且裏面還不時的聽到嗩吶和鑼鼓的聲音,吹奏着一首首曲子。曲子是結婚時候才吹的喜慶曲子,可是都大半夜了,莫不是還有要結婚的?

都教授心裏十分好奇,想要偷着去瞅瞅。可是一邊的美嬌娘小枝卻告訴他,還是不要去了。畢竟都已經這麼晚了,再說了,剛到這個旅館的時候老闆娘不就已經告訴了他們,晚上的時候最好不要出來走動嗎?

現在他們本來都已經違背了老闆娘所說的話,何況那曲子聽起來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小枝不停的搖着頭,而且還緊緊的抓住教授的手,希望他們快點離開,不要過去……無奈,那個詭異的屋子,那神祕的曲子,那異樣的光芒都已經激起了教授心中強烈的好奇心。

所以,他已經聽不進去小枝的話,他必須得過去瞧瞧。而小枝呢?這麼黑的天,又沒有燈,她一個人自然是不敢回去的,於是也只能跟在教授的後面,一併去了。即使她的內心是恐懼的,是害怕的。

可是當越來越靠近那個屋子的時候,小枝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很快……在那裏面,彷彿會隨時出現一個魔鬼一樣,她把她的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都教授見她這樣驚恐,輕輕的在她的額頭一吻,算是給了小枝一個心理安慰。

“不要怕,有我在。”他輕輕說着,也許小枝聽到了他溫柔細膩的聲音。所以心裏的那一種恐懼消失了很多。

於是,他們兩個悄悄的靠近那一扇門,等到到了那裏的時候,他們兩個發現門並沒有鎖。甚至還留有一個小小的縫隙,而他們兩個正好順着那個小小的縫隙,可以清楚的看到屋子裏面發生的情形。

彷彿這一條小小的縫隙是專門爲他們兩個而設立的,可是當看到裏面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時候,小枝和都教授都快要嚇傻了。

裏面居然正在舉行冥婚!之前的時候,他們也只是聽說過罷了,而且在打算要來這個地方的時候,教授有提前百度一下攻略。而且他還特意在論壇上面發了帖子,尋求了一些網友在這裏自己應該注意點什麼,要去哪裏玩等問題。

其中有一個網友的回答讓都教授至今印象仍然十分的深刻,他當時帖子裏面就寫道,在這個小小的地方,還流傳着給死去的年輕男子和女子配冥婚的傳統。如果晚上的時候最好不要瞎溜達,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便衝撞到了正在舉行婚禮的鬼魂……如果外人驚擾了他們的冥婚,後果不堪設想。

當初的時候都教授有回帖問那個ID叫做“王之界冥”的朋友,他所說的這些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真的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那麼那個後果是什麼呢?可是都教授等了很久很久,那個ID一直沒有亮過,而且那個帖子居然莫名的消失了……甚至,他都在心裏想,這會不會是自己的胡七八想?也許這件事都從來沒有發生過吧。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都教授和小枝的腳似乎被禁錮住了一樣,想要走也走不了。此刻,他們想動都動不了了……只能是看着裏面繼續進行着冥婚。

他們的耳邊不時的吹過呼呼的陰氣,森森寒意,刺入人的骨髓之中。

裏面倒是有幾個人的,而有一個人是他們認識的。正是這家旅館的老闆娘,在她的手中抱着一副偌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們兩個猜想也許這個男子是老闆娘的兒子吧。

老闆娘看起來四五十歲,照片上的男子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這樣的話年齡差不多符合。就在這時,老闆娘突然下跪,懷中抱着排位,然後雙手高高的舉了起來……這時,一個怪婆婆揮舞着手裏面的大紅色的拂塵開始不停的舞動。真有種羣魔亂舞的感覺……

這要是在平時的時候,小枝和教授兩個不相信鬼神之人看到這樣的情形一定會哈哈大笑起來。不過在今天,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他們怎麼也笑不出來了……

甚至,在他們的後背可以感受到絲絲的涼意,全身被禁錮,他們這不就是見鬼了嗎?

屋子裏面紅色的蠟燭擺在臺上,中間有個大紅色的喜字,可是喜字的兩側卻是兩盞白色的燈籠……

那個奇怪的老婆婆突然睜眼,然後回頭,她好像發現了他們兩個……可是嘴邊卻詭異的一笑,繼續不動聲色的做着法事。

他們兩個也大致明白了這一場冥婚的新郎和新娘到底是誰,新郎是老闆娘的兒子,而新娘卻是一雙紅色的繡花鞋。

教授他並不明白,怎麼繡花鞋也可以用來冥婚了?其實,冥婚不過是讓兩個死去的鬼魂交換彼此的信物罷了,而這繡花鞋可以將那女鬼引來,而照片上的男鬼也會出現……兩個人如果看對了眼,冥婚就成功。

他們兩個繼續看着這一場不屬於人類的婚禮……就在這個時候,在那一隻繡花鞋的鞋底居然慢慢飄出來了一個姑娘……一個很是標緻美麗的姑娘,她的服裝頭飾看起來都不像是現代人,莫非這冥婚的新娘是一個已經死去了很多年的鬼魂嗎?

“新郎新娘歸位……”那個老婆婆說着,只見兩個鬼魂一男一女慢慢的跪在了地上……

“敏俊,這個男鬼好面熟……”當男鬼出現的時候,小枝突然說了這樣一句。

不過都教授並沒有把她所說的話放在心上,在燭光下,看的人的樣貌並不是很清楚的。況且這個地方距離他們工作的地方很遠很遠,小枝向來都是不怎麼出遠門的,她怎麼會認識這個照片上的男人呢?

“別多想了,我們現在快點想辦法離開……啊!我們可以動了!”當都教授意識到他們可以行動的時候,內心不知道是多麼激動。

“那我們快走……”小枝回答着,可是當他們剛想要離開的時候,那一扇門竟然自己開了……

他們的身邊就像是有一陣風一樣,把他們給捲到了冥婚的那個場地上面。而小枝的臉正好衝着那個照片……屋子裏面的兩個鬼影已經不見了,可是那個照片上男人的臉卻一直迴盪在她的腦子之中。

是啊,那個面孔是那麼的熟悉,好像自己從哪裏見過!可是到底是在哪裏見過呢,小枝不停的在腦海之中回想着、回想着,可是就是想不起來,而且頭還開始隱隱作痛……

“宋小枝,你終於來了……”這個時候,那個老闆娘居然開口了。

小枝愣在那裏,她……好像認識自己一樣?可是,爲什麼她根本對她沒有任何印象呢?

“我們……認識嗎?”小枝怯怯的說着,心裏滿是疑惑。剛剛被摔了那麼一下,全身的骨頭都像是散了架一樣,很疼……

都教授先自己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再慢慢的把小枝從地上扶起來。兩個人一起看着老闆娘,總覺得老闆娘的眼神之中有着一股殺意,好像要把他們兩個殺死一樣。可是他們兩個跟她無冤無仇,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你不認識我沒關係,可我認識你!宋小枝,我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你……”老闆娘異常的狠絕,而這時她對着旁邊奇怪的老婆婆行了一個眼色,然後老婆婆變笑了笑,然後手裏用拂塵撒了一些陰陽水,便朝着教授和小枝的身上撒來……

都教授的故事就講到了這裏,然後他便是一陣沉默……

“後來呢?你們怎麼樣了?老師,你沒事吧?”紅綾已經忍不住,突然問着都教授。

我不免覺得紅綾怎麼腦子有點傻了呢?如果教授有事的話我們現在不就看不到他了嗎?

然而,的確有一件事是很奇怪的,小枝去了哪裏?

“老師,不知道有一個問題,我該不該問?”最終,我決定問一問,我感覺小枝纔是這個事情的關鍵……就像是剛纔的那個故事,老闆娘明明認識小枝啊,可是小枝卻不像認識老闆娘的樣子……這裏面是不是還有着什麼其他我所不知道的故事呢?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你是不是想要問我我的妻子她現在在哪裏,對嗎?”都教授脣邊露出了淺淺的笑意,他是一個聰明的男人,很多事情不用我點破,他自己都能猜出來。

“恩。”我弱弱的小聲回答着,頭已經低了下來。不知道爲什麼,看到教授那英俊帥氣的臉,我會害羞……見到錦軒和顧之寒那樣的帥哥的時候我都不曾有這樣的表現,可是對着都教授……我似乎有一種情不由衷的害羞。

不過,紅綾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倒是一個例外……

“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裏……所以,我求你們的事便是幫我找到她,或者準確的來說,幫我救救她……因爲我總夢到她正在和那個照片上的男鬼在洞房!”都教授神情略有點憂愁,這個故事讓我感觸很深,看着這個可憐的男人,我似乎沒有拒絕他的理由。

“好,我幫!”

…… 夜色之中,外面不合時宜的突然傳出來幾聲犬吠,在這樣高檔奢華的別墅區顯得有點突兀。而都教授的目光卻看向了遠方,我並不知道他在看什麼,不過我在想,也許他此時此刻正在思念自己那個不知所蹤的妻子小枝吧。

而我的目光卻一直集中在教授的身上,不是我犯了花癡,而是因爲……那個一直呆在教授身後的女鬼,竟然不見了……

“遙遙,她走了嗎?”紅綾小聲的說着。

然而,依舊被教授聽到了,他的眸子裏面帶着不解,似乎並不知道我們在說些什麼,便疑惑的問着,“誰走了?”

看來,對於他的身邊一直有着一個女鬼這件事,教授是壓根不知道的。而之前教授所問我的會不會捉鬼,他所指的這個鬼應該也不是我和紅綾所看到的這個女鬼。

難道是剛纔那個故事之中的正在冥婚的兩隻鬼?或許他的妻子宋小枝現在正被其中的一個鬼給糾纏住了……所以纔會不知所蹤吧,教授應該是讓我們去幫他捉那鬼的。這樣想來,似乎對於這個事情便有了一個清楚的瞭解。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的頭很疼很疼,而且一股陰森的氣息正在朝着我的身邊襲來……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得我有點窒息,而在這背後莫名其妙的力量到底會是誰呢?

是衝着我來的?還是衝着都教授來的?我完全對此一概不知……

“老師,你的身後……”紅綾似乎想要把那女鬼的事情告訴都教授,可是我並沒有讓她繼續說下去。剛纔,我有看過教授的印堂,烏黑一片,而且身體之中積聚了很多的陰氣,這說明這個女鬼呆在她的身邊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如果我們把這事告訴了都教授,難免他不會害怕……而我感覺,那女鬼的修爲似乎並不很強大,所以一般的鬼符想必是可以鎮住她的。

“沒什麼,老師,紅綾是說你身後的這張婚紗照很是好看,尤其是新娘子……”我的話鋒不覺一轉,然後便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張並不起眼的婚紗照上面。

照片上一男一女都穿着西式的白色婚紗,新娘子面容姣好,身材勻稱。新郎英俊帥氣,風流倜儻。他們兩個看起來真是般配,想必這就是教授的新婚妻子小枝了。

“這便是我的太太……可是,哎……她現在在哪裏我都不知道,不過想來,肯定是被那天冥婚的鬼魂給纏住了。這都怪我啊,要不是我非要看的話,就不會這樣了……”教授的臉上滿滿的都是自責。

他的心情看起來十分的沮喪,看到他這般難過,我和紅綾你看着我看着你心情也不是很好。於是,也不禁的嘆了一口氣。

然而,這件事怎麼能怪教授呢?既然這都是命中註定,那麼凡事便是我們強求不得的。

“老師,您也不要太自責了,況且這事……如果您要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局,自然也是不想的。你放心吧,我剛剛用你的命盤和師孃的命盤合了合,我發現師孃還活着……”我盡力的安慰着教授,並且告訴了他一個好消息。

我真是慶幸自己在爺爺還在世的時候,和他學了這麼一門小手藝。人生來就有屬於自己的命盤,命盤可看透人的生死。而與之親近之人則可探究其命盤,既然小枝已經和教授結婚,則兩人則命盤交錯一起。通過教授的命盤,我已然算出了小枝的命盤……

“真的嗎,路遙?那麼現在她在哪裏?”都教授聽到我這麼一說,心情自然是十分激動的。看到他的眸子裏面閃現的那一種充滿希望的光芒,簡直和剛纔的那一種絕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也是爲他感到高興的。

可是,教授問我的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要怎麼回答他……宋小枝現在在哪裏?不是我不想告訴他,是因爲我真的不知道……

“抱歉,老師……因爲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們不能放棄,我感覺也許她就在她失蹤的那個地方……江南的小鎮?老師,你們到底去了哪裏?”對此,我感覺十分的對不起教授,甚至我爲自己的無能爲力而感到有一種痛心。

如果這事同樣擺在顧之寒的身上,想必他會處理的很好吧。然而,這一次我卻不能告訴他,得要我自己親自解決才才行。

教授告訴我,他們去的那個地方叫做“龍淵鎮”,當我聽到這個地名的時候,我驚住了……紅綾看出了我的恍惚,不停的問我到底怎麼了?或者是那個地方有什麼古怪不是?

我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我卻在心裏想着,如果我們去那裏,必定得萬事小心纔是。

其實有關那個地方的傳說,我最初的時候是不知道的。只不過某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聽到了見多識廣的顧之寒告訴我了一件事:

說是在江南的一個小鎮,總是發生稀奇古怪的事情。而最離譜的事情便是總會有前去旅遊的人莫名其妙的失蹤,最後都出動了警察,可是就算藉助了警察強大的警力,也並沒有查出那些失蹤的人到底去了哪裏。

後來,事情便不了了知了,這事在曾經那幾年可謂是轟動一時,一時間在各大電視臺不停的輪播。無奈,像是我這樣的人,不喜歡看新聞,所以自然是不知道的。

我並不知道,宋小枝的失蹤會不會這裏的這些傳說有關,或許是吧,可是我在內心不停的期盼着,但願不是這樣……

在龍淵鎮,還發生過更多的離奇怪異之事。其中還有一件,便是教授之前所說的那樣,在那個古鎮現在還流傳着給死去的年輕男女冥婚的傳統……冥婚一般選在午夜十二點進行,參加冥婚的無非是雙方的至親,此外還會有一個冥婆婆,專門負責男女鬼魂的牽線搭橋工作……聽教授所說的,上一次他們就是無意之中看到了龍淵古鎮冥婚的情形。可是冥婚一旦被驚擾,必定會給自身帶來災難。

也許宋小枝的失蹤也跟這次的冥婚有關吧……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揣測罷了,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麼,還等着我們自己去發現。

“看來,我們得去龍淵鎮一趟……路遙同學,這事就擺脫你了。而同時,我希望你可以保密,我和小枝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教授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自然是不得不同意的。況且,我之前就已經答應過他了,我向來都是一個說話算數之人,必然不會違背。

“老師,您客氣了……不過,我們無故曠課,我害怕我們導員……”這的確是我目前所擔心的情況之一,導員是個什麼樣子的人我再清楚不過了。其實,我的言外之意是希望教授可以幫我搞定我的導員。

當然,我知道都教授是一定可以的。我們導員雖然三十多歲了,可是一直還未婚……況且,據我們同學背後議論,導員一直暗戀着我們的都教授,所以如果都教授替我們說話,或者是胡亂編個什麼藉口,比如要配合教授做些什麼科研工作了,所以我們兩個的課沒法上了……像是這樣的藉口,導員肯定會看在教授的面子上,放我們一馬的。

“好,我會和你們的導員說的。”都教授語氣十分清淡,不過這正合我意,也解決了我的後顧之憂。

突然“叮咚”一聲,嚇了我和紅綾一跳。都教授不慌不忙的解釋,說是家裏的老式鐘錶在想,於是我們兩個長長舒展了一口氣。的確,我們打眼掃了一下客廳,在某個角落確實有一個老式的鐘表。

這鐘表直到現在居然還能用,着實讓人不得不佩服曾經的造表工藝是多麼的精湛。而都教授在這般裝飾現代的家裏卻放着這麼一個看不起不搭調的東西,用意何在?或許,他只是一個懷舊的人罷了。

“天吶,不早了!遙遙,我們寢室大媽快要給我們鎖門了!”紅綾看了一下手機,發現已經九點半了。現在我們還在郊區,等到我們回到學校的時候,恐怕都得十點了……十點一到,宿管大媽準時把大門一鎖,而且絕對一點都不通情達理。

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我和紅綾只能出去住賓館了……而問題是,住賓館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啊。無奈我們兩個都是月光族,現在依然是月末了,所以我們身上身無分文……

“好,那你們早點回去吧。明早八點我家門前見,我開車帶着你們一起去……你回去也準備準備……”都教授的神色匆匆,彷彿他也在迴避什麼似的。

可是我並沒有多想,我知道他剛剛所說的準備準備是什麼意思……龍淵鎮真要是那麼詭異,我們什麼都不帶肯定是不行的。看來回去的時候我得向顧之寒取取經,還得把爺爺留給我的小札子拿出來看看,畢竟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