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1 Views

「芙蘭。」蕾米莉亞想不到芙蘭朵露會甩下她這個姐姐跑到別人懷裡,心裡覺得十分的鬱悶,不過她也知道芙蘭朵露平時就很喜歡粘著魔理沙了,所以也只能搖搖頭,不再管這件事了。

Written by
banner

窩在魔理沙懷裡的芙蘭朵露偶然一轉頭,卻發現一個人正睡在對面的沙發上。「咦!」芙蘭朵露放開了魔理沙,看著那個人,她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對方。為了看明白一點,芙蘭朵露往對面的人走了過去。

看見芙蘭朵露的舉動,蕾米莉亞覺得不妙了,昨晚兩人可是打得難分難解的啊!她剛想解釋,芙蘭朵露卻已經發現對方是誰了,她的臉sè一變,突然朝東方遙沖了過去。

「芙蘭,快停下。」蕾米莉亞大吃一驚,就想阻止芙蘭朵露,卻已經遲了一步。就在她以為事情要變糟的時候,芙蘭朵露卻做出了一個驚人的動作,她竟然趴在了東方遙的身上,而且抱住了他。

「大哥哥。」芙蘭朵露趴在東方遙的懷裡,還把小臉蹭來蹭去,顯得很高興。

蕾米莉亞一群人頓時呆住了。 第三十集幽暗的圖書館,不見天rì的少女

---小惡魔,使魔,外號「管理員」,喜歡魔法和魔法書。

---帕秋莉·諾蕾姬,魔女,外號「圖書」、「香草」、「月亮頭」,喜歡研究魔法。

我正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突然覺得一具嬌小的身軀伏在了我的懷裡。「⑨,不要頑皮了。」我以為是琪露諾,推了推她,卻沒能把她推開。我覺得有些奇怪,睜開眼一看,卻發現對方根本不是琪露諾,而是芙蘭朵露。

「小不點,你……」我剛想問芙蘭朵露想幹什麼,琪露諾卻先開口了。「你這傢伙,究竟在幹什麼啊?」看見芙蘭朵露突然趴在了我的懷裡,她覺得非常的生氣。

「幹什麼?那還用說。」芙蘭朵露把頭轉向琪露諾,看著她奇怪的道,「當然是趴在大哥哥的懷裡啦!」

「那你為什麼要趴在我師父的懷裡啊?」她的回答讓琪露諾更生氣了,早上的千葉也是這樣,老是纏著自己的師父,這讓她覺得十分的不舒服,感覺就像自己最喜歡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了一般。

「因為大哥哥打敗了我啊!」芙蘭朵露很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琪露諾有些懵了,哪有因為對方打敗自己糾纏著他的理由,這種事實在太荒唐了。「快給我起來。」琪露諾氣憤的盯著芙蘭朵露道。

「不要。」芙蘭朵露想也沒想就拒絕了她的要求,還示威似的在我懷裡蹭了蹭。

琪露諾十分的生氣,可是又拿她沒辦法,只能一臉委屈的望著我,希望我能將芙蘭朵露推開。

旁邊的一幫人發了半天楞,現在總算回過神來了。看見芙蘭朵露還窩在我的懷中,蕾米莉亞有些不滿的開口道:「芙蘭,別胡鬧了,快給我起來。」

「知道了,姐姐。」蕾米莉亞的話可比琪露諾的有份量多了,芙蘭朵露雖然不願意,但還是乖乖的從我懷裡爬了起來。

我摸了摸頭坐了起來,剛才的事情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了,搞不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見我坐起來了,琪露諾趕緊靠到了我右邊,還把我的手緊緊抱住了。看她這樣,芙蘭朵露又跑回來坐到了另一邊,也把我的另一隻手抱住了。


「哼。」琪露諾望著芙蘭朵露,**把我的手樓了摟。芙蘭朵露也不甘示弱,對她吐了一下舌頭,身體向我靠的更近了。

看著她們大眼瞪小眼,一副看對方不順眼的樣子,我覺得很鬱悶,都不明白這兩個小鬼究竟在想些什麼。

「喂,小不點,你還記得昨晚的事嗎?」想了想,我覺得還是先要把這個問題弄清楚才行。


還在跟琪露諾對視的芙蘭朵露聽見我在問她,趕緊回答道:「當然記得了,不過後來的事我就不記得了。」

雖然她的話前言不搭后語,但我還是聽明白了。這下我覺得奇怪了,問道:「你不是很恨我的嗎?」昨晚她還跟我拼死拼活的,現在怎麼反而粘上我了呢?

「是啊,原來我是很討厭大哥哥的。」芙蘭朵露歪著腦袋看著我,回答道,「不過現在我最喜歡大哥哥了。」

「呃,為什麼?」我更想不明白了,雖然我知道愛與恨的轉換是很快,但也沒到這種地步吧?

「因為大哥哥很強啊!」芙蘭朵露回答道,還點了點頭,「能夠打敗芙蘭的人一定十分了不起的。」

我明白了,原來是一個對強者懷有強烈崇拜心理的傢伙啊!這下樂子可大了。這種傢伙最是纏人了。哎,我大是頭疼,看來昨晚玩得雖然過癮,但留下的手尾可就一大堆了,看來以後的rì子不好過了啊!

「東方你果然很受小女孩歡迎啊!」魔理沙笑著對我說道。

雖然她的話像是在稱讚我,但我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在我看來她這是在幸災樂禍,讓我覺得十分的惱火。

「好了,既然芙蘭已經醒來,那麼是時候該去看望一下帕琪了。」蕾米莉亞看見這邊的事已經了了,就打算去探望帕秋莉。

「嗯,時間也不早了。」靈夢也覺得在這裡拖太久了,「還是快走吧!」

「是啊是啊,快走吧!」我趕緊把手抽出來,站起來就往外邊走了出去,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師父(大哥哥),等等我啊!」琪露諾和芙蘭朵露一時反應不過來,被我掙脫出去,兩人趕快跟了上來。

靈夢幾人對望了一眼,搖搖頭,也跟了上來。

在紅魔館里繞來繞去又轉了半天,最後到達了一扇大門之前,這裡可能已經是紅魔館的最深處了吧!周圍的光線非常的昏暗,看東西都不怎麼清楚。一名長著一頭紅sè長發,外形十分像惡魔的少女站在門口,見蕾米莉亞幾人來了,鞠了一躬,帶著她們走了進去。


「那是誰啊?」我向抱著我右手的芙蘭朵露問道,剛才又被兩個小傢伙纏上了。

「哦,那是小惡魔。」芙蘭朵露回答道,「她是帕琪的使魔。」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沒再問問題,看見其她人都已經進去了,我趕緊拖著這兩個傢伙跟了上去。

一進大門我就吃了一驚,裡面一排接一排的,都是些十多米高的巨大書架,書架上一層接一層的擺滿了書籍。這裡,竟然是一個圖書館!

「怎麼了,大哥哥?」見我突然站著不走了,芙蘭朵露覺得奇怪,就問道。

「發了。」我定定的看著那些書籍,喃喃自語道。實在想不到啊!在紅魔館裡面竟然會有一座圖書館,真是讓我太意外了,看來今天的付出總算沒有白費。我剛想走過去,走在前面的魔理沙卻開始叫我們了。「你么幾個在磨蹭些什麼啊?還不趕快跟上。」

「是啊,快走吧!」琪露諾和芙蘭朵露使勁拉著我,她們可不想一直呆在這個yīn森的地方。

「好了好了,不用拉我的。」見她們都在催我,我不舍的看了那些書籍一眼,和她們一起走了,還是等下再來吧!

穿過幾十排書架,最後來到了圖書館的盡頭,那裡有幾間房間。「就是這裡了。」魔理沙指著一間房間說道,然後走了進去。我們三個緊隨在後。

進到房間,卻發現蕾米莉亞跟靈夢幾個已經先進來了,此時正圍在一張床旁邊。我湊了過去,只見床上躺著一名少女,長著紫sè長發,肌膚白的異常,一副隨時會掛掉的樣子。站在她身邊的是剛才帶路的小惡魔。

「帕琪,沒什麼事吧?」蕾米莉亞關心的問道。

「咳咳咳,老毛病而已,沒什麼大礙的。」帕秋莉咳了幾下,想要坐起來,小惡魔趕緊將她扶了起來。

「可是這一次好像特別嚴重啊?」蕾米莉亞還是非常的擔心,眉頭都皺了起來。

「安啦安啦,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過幾天就會好的。」帕秋莉安慰她道,語氣中帶有認命的味道。

「帕琪。」蕾米莉亞一時也無話可說了,雖然她能夠改變別人的命運,但是卻不能夠改變已經確定的未來,帕秋莉的病是遺傳病,就算是她的能力,也沒辦法將它消除掉。

一邊的魔理沙卻不識時務的開口了,說道:「什麼嘛,我還以為帕秋莉你的病真的那麼嚴重呢!害我擔心死了。」

「你會擔心我?」帕秋莉冷笑了兩下,「早上也不知道是誰跑來這裡搗亂。」

魔理沙尷尬的笑了兩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旁邊的愛麗絲看情形不妙,趕忙一按她的頭躬身向帕秋莉道歉道:「非常對不起,請原諒我們吧?」

魔理沙本來想要掙扎的,聽愛麗絲這樣講也就老實的低下了頭。

看見兩人都向她道歉,帕秋莉的心情好了不少,也沒責難她們。只是道:「只要你們能把借我的書都還回來,我就感激萬分了。」對這件事帕秋莉是最為在意的了。

「這個嘛?」說到這個魔理沙就覺得遲疑了,轉頭看見我站在她身後,她頓時有了主意。「帕秋莉,我幫你找了一個能幫你看病的人。」

聽她這樣說,我眼角跳了跳,自己什麼時候是她請來的,她請得動我嗎?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呢!」蕾米莉亞不禁恍然大悟,她可是聽我說過我是會看病的。

「誒,真的嗎?」魔理沙這下傻了,剛才她不過是為了轉移帕秋莉的注意力才那樣說的,根本不知道我究竟懂不懂醫術,卻想不到竟然被自己撞對了。

「真的可以嗎?」帕秋莉用懷疑的目光望著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不過了,她的病是家族遺傳病,一直以來都沒人治好過,她可不相信有人能夠醫好她。

「真的真的,大哥哥最厲害了。芙蘭的病就是被她治好的。」芙蘭朵露一臉興奮的道。

呃,我什麼時候治好過她的病,我只是弄醒她了而已。

「是啊,帕琪,可能他真的有辦法也說不定。你說是不是啊,靈夢。」蕾米莉亞見識過我的本事,覺得我或許真的治得好帕秋莉的哮喘病。

「嗯,東方,你能醫好帕秋莉的病嗎?」靈夢也不是很肯定,就問我。

「小問題而已。」我不緊不慢的道。

「那你快動手啊!」蕾米莉亞焦急的道,她可不希望帕秋莉一直承受著那種痛苦,最好是立刻就結束。

我把雙手從琪露諾和芙蘭朵露的雙手間抽了出來,拉過一張椅子,坐到了上面,兩手搭在椅背上。直直的盯著帕秋莉,一直把她看得全身都不自然了,才說道:「我拒絕。」 第三十一集放心吧,我會很溫柔的

「誒!為什麼?」其他人都想不通我為什麼會不答應,紛紛向我發問。

「那是當然的了,我跟她又不熟。」我把頭趴在雙臂上,說道。「而且她的病也跟我沒關係,我為什麼要出手?」

這下連魔理沙都覺得不滿了,「你動一下手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這對你來說不過小事一件而已。」

「不行就是不行。」我搖了搖頭,「這是原則問題。」

「你這個傢伙。」見我一直在拒絕,蕾米莉亞內心的希望變成了憤怒,她氣沖沖的走過來,想要教訓我一下。

我手指輕輕一敲椅背,身下的椅子突然帶著我飛了起來,漂浮在了半空中。蕾米莉亞的攻擊落空了。

「可惡,快給我下來。」蕾米莉亞仰頭氣呼呼的對我喊道。

「告訴你,沒有好處的事情我是不會幹的。」我低頭看著她,悠然自得地道。

「不是魔法。」看著漂浮在空中的東方遙,帕秋莉下意識的開口道,剛才她完全沒有感覺到元素的聚集,對方就已經飛起來了。難道他也像靈夢一樣,能夠不受重力的作用?

「只要你能醫好帕秋莉的病,我想她一定會同意讓你隨意借閱巴瓦魯圖書館的藏書的。」靈夢望著我突然說道。

還是巫女最懂我的心思啊!被我輕輕一點,就明白了。我說了那麼多話,就是想獲得在圖書館里的zìyóu閱讀權。雖然就算帕秋莉不同意,我也會照樣拿她的書。但我卻不想這樣做,我最大的人生準則就是,就算幹了壞事,也要讓對方無話可說。

「你看怎麼樣?帕秋莉。」靈夢轉頭對帕秋莉道。

「呃,這個。」帕秋莉聽說要讓人隨意看她的藏書,就有些猶豫了。

蕾米莉亞見帕秋莉不怎麼願意,急了,趕緊道:「帕琪,快答應吧!」

見蕾米莉亞也這樣說,帕秋莉想想如果自己的哮喘病真的治好了,那麼以前許多做不了的事都可以隨心去做了,這可不是用那些魔導書就能話來的。權衡了半天,帕秋莉一咬牙,還是決定答應。她望著我點了點頭。

「契約達成。」我落回地面,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向帕秋莉走了過去,坐到了床尾,和她面對面。看見我這樣,帕秋莉的身體不禁往裡面縮了縮。


「把手伸出來。」我對她說道。

「幹什麼?」帕秋莉以為我想幹什麼,沒聽我的話,反而把放在被子外的手都收了回去。

「笨蛋,當然是給你把脈了。」我覺得她的問題真夠無聊的。

「笨蛋?」帕秋莉有些呆了,她還從來沒被人這麼叫過呢!

我眼角跳了跳,就她那副傻樣不是笨蛋是什麼。「好了,別拖拖拉拉的了,快把手拿出來吧!」

旁邊的小惡魔見我好像要生氣了,趕緊把帕秋莉的左手拉出來,遞給了我,我伸出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帕秋莉這時才反應過來,想要把手抽回來,被我一瞪,又不敢了,只能悻悻看著我。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其她人看到我這樣,都不禁緊張了起來。「到底怎麼樣?」蕾米莉亞先開口問道。

我把手收回來,搓了搓額頭,才回答道:「非常的糟糕!本來家族遺傳病就非常的難治了,再加上她平時不注意身體,病情已經變得很嚴重了。」

這時小惡魔也說道:「是啊!帕秋莉大人經常熬夜看書,我說她她也不聽。」

「閉嘴,小惡魔。」帕秋莉見小惡魔把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有些不滿的喊道。

「真是的,如果不是因為你是魔女,體質比較特殊的話,你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我不禁搖了搖頭,「不過就算是這樣,留給你的時間也不夠五十年了。」

「什麼?」蕾米莉亞幾個都大吃了一驚,雖然知道帕秋莉的並很嚴重,但也沒想到竟然會到這種地步。

「不可能的,」儘管一早就猜到自己的壽命不會很長,但帕秋莉絕不相信會連五十年都不夠。

「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一個魔法師。」我提醒她道,「魔法師的體質可是比普通人還要差的,你以為你能撐得比家族裡的人還要久嗎?」

帕秋莉這下沒話說了,作為一名純粹的魔法師,她當然對自身的弱點一清二楚了,也明白我的話並沒有嚇唬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