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1 Views

見他出了卧室,黎曉曼以為他離開了,卻沒想到他出去了一會又返回了,而且手裡還多了一份文件和筆。

Written by
banner

見狀,黎曉曼眯起了眼眸,想起他今天說的契約的事。

龍司昊英挺的俊眉輕蹙,狹長的幽眸牢牢的凝視著她,將文件和筆遞給了她,薄唇輕抿,「把它簽了,三天之後,你就可以見到你舅舅,至於你和霍雲烯離婚的事,我會幫你處理好,你只需要安心留在我身邊就可以了。」

黎曉曼抬眸,目光清冷的凝視著龍司昊,過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拿過了他遞過來的文件,翻開后令她意外的是,這竟然是一份沒有契約內容的無字契約。

她清澈的水眸眯起,目光不解的睨著龍司昊,「你什麼意思?」

龍司昊斂眸,眸光幽深的睨著她,「曉曉,你只需要簽字就行了。」

黎曉曼拿著手裡的文件,緊盯著龍司昊,「沒有契約內容我怎麼簽?」

龍司英挺的俊眉輕挑,目光帶著幾分深意的睨著她,薄唇彎起,「你希望契約內容是什麼?我可以添加上去?曉曉,你的舅舅能不能從監獄里出來,就全在你一念之間,一份沒有契約內容的契約,就算你簽了對你也不會有損害,我只給你今晚的時間考慮,過了今晚,就算你簽了你的舅舅也不出來。」

面對龍司昊赤果果的威脅,黎曉曼心裡窩了一團火,正蹭蹭的癢頭頂冒,她凜冽的眯起眼眸,「龍司昊,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龍司昊揚眉,對她的話不置可否,狹長的幽眸意味深長的眯起,目光戲謔的睨著她,薄唇彎起,「我的確是混蛋,而且還是一個大混蛋,今晚還要做混蛋事……」

說到這,他長臂一伸,將她攬進懷裡,薄唇附至她耳邊,「餓了吧?我去做晚飯,吃飽了才好做混蛋事,嗯?」

黎曉曼見他推開,目光憤怒的睨著他,「龍司昊,你都有未婚妻了,你還來招惹我做什麼?」

龍司昊淡淡挑眉,狹長的幽眸眯起,敏銳的目光緊鎖她,「這就是你生我氣要離開這裡的原因?誰告訴你我有未婚妻了?就算有,那也是你,曉曉,今天下午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黎曉曼緊咬下唇,因為還在氣頭上,沒有將索菲來這裡的事告訴他。

龍司昊見她不說,也不逼問,只是將她再次擁進懷裡, 溺愛貪歡:總裁大人輕輕撩 ,「曉曉,我不知道你是聽誰說我有未婚妻的,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的未婚妻只會是你,我這輩子想要的女人也只有你,我只愛你。」

「是嗎?」黎曉曼勾起唇角,目光清冷的睨著他,「難道我不是你某個女人的替代品嗎?」

龍司昊狹長的幽眸眯的更緊,目光沉沉的睨著她,「曉曉,看來我還不夠愛你,對你還不夠好,以致於你對我是這樣的不信任,是不是任何一個人說我不愛你,你就信了?任何一個女人說是我的未婚妻你也就信了?我心裡的確是藏著某個女人,那就是你,如果你真覺得你成了誰的替代品,那你替代的就是你自己。」

話落,龍司昊沉下臉色,薄唇緊抿,像是很不高興的出了卧室。

見他沉臉離開,黎曉曼站在原地,張嘴竟不知道說什麼?

難道真是她誤會了,那個女人不是他的未婚妻?

可那個女人對他的生活習慣為什麼那麼清楚?

龍司昊為了她可以不顧生死,她應該相信他的吧?

她拿著手裡的文件,出了卧室,聽到廚房裡傳來響動,竟是一喜,立即進了廚房,見他正在切菜,她走上前,張了張嘴,「那個……」

龍司昊沒有理會她,放下菜刀,出了廚房,走到了冰霜前。

見狀,黎曉曼眯了眯眼眸,剛要走向他,便見他從冰霜里拿了食材,開始洗菜切菜,直接漠視掉黎曉曼。

黎曉曼想起今天要給她做飯的,因為那件事她沒給做,有些尷尬的說道:「讓我來吧!」


隨即她走上前準備幫忙洗菜,食材被龍司昊眼明手快的拿走了,像是和那食材有仇似的,放在砧板上就「啪啪啪」的切。

見他好似要將砧板都切成兩半,黎曉曼抽了抽唇角,瞥了眼手裡的文件,蹙了下眉便簽了遞給他,「好了,我簽了,別忘了你自己說的,讓我來吧!」

龍司昊見她簽了,幽深的眸底一抹笑意一閃而過,但他俊美的臉上依舊是處之泰然的淡漠表情。

他半眯起狹長的眸子,淡掃了她一眼,薄唇吐出三個字,「放書房。」

聞言,黎曉曼眯了眯眼眸,瞪了他一眼,才轉身出了廚房。

進入書房,她重重的將那份簽好的無字契約擱放在檀木桌上。

因為她的用力,不小心碰到了滑鼠,檀木桌上的電腦屏幕亮了,屏保竟是一張照片,是一個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

白色的連衣裙,還帶著稚氣的小臉清純素凈,正是她小時候的照片。

在照片下還配有一句話,Mysunshinegirl!

黎曉曼怔怔的睨著電腦屏幕,如果一個男人將你的照片放在電腦屏幕上,說明你在他心裡是很重要的吧!

或許今天下午那個女人的話真的不值得相信,龍司昊對她一直很好,即使生她的氣,也沒有對她怎麼樣,甚至沒有大聲吼過她,她不應該僅憑那個女人的一面之詞就信了她。

她被綁架那次,龍司昊不顧生死的救她,若他不是真心,斷不會做到如此。

不過她好奇的是,他怎麼會有她小時候的照片?

自從小時候的那次綁架事件后,醫生說她因為那件事受到了極大的影,給她的心裡造成了很大的陰影,所以她選擇性遺忘了那件事。

因此她失去了一些記憶,對龍司昊的印象不是很清晰,她已經不記得和龍司昊之間有過什麼交集了?

她對他最深的記憶就是他很冷,他的目光太過凜冽,周身充滿了生人勿進之勢,讓人不寒而慄,不敢靠近。

龍司昊要比她大六七歲,而霍雲烯比她大三歲,所以,她小時候和霍雲烯走的比較近……

在她神遊之時,她腰身一緊,被龍司昊從身後抱住,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在想什麼?飯已經好了,是想先吃我還是吃飯?」

他灼熱的氣息像一張網鋪天而來,黎曉曼小臉微紅的伸手掰開他圈在她腰間的大手,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你有什麼好吃的,當然是吃飯。」


話落,她轉身出了書房。

餐廳里的燈被他給關了,餐桌上擺放著兩隻精美的水晶燭台,蠟燭已經點上,跳躍的燭火折射出夢幻般的金色光芒,桌上的五菜一湯,在燭光的映襯下,似乎更加美味。

優美音樂緩緩的響起,營造出浪漫的氣氛。

燭光晚餐?

黎曉曼挑了挑眉,側眸睨著龍司昊,「這些都是你特意準備的?」

龍司昊拉著她坐下,目光柔和的睨著她,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玫瑰紅盒子遞給她,薄唇輕抿,溢出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曉曉,看看喜歡嗎?」

燭光下的他,輪廓更加深邃迷人,黎曉曼一個不小心多看了他一眼,隨即目光疑惑的睨著他遞過來的精美禮盒,挑了挑眉,「這是什麼?」

龍司昊英挺的俊眉微挑,俊美的臉上線條柔和,目光深情的睨著她,「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黎曉曼頓了下,不知為何,接過他手裡的精美禮盒時,手有些發抖,不僅如此,她的心還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這種感覺就像被求婚似的,莫名的激動而又莫名的不知所措。

慢慢打開了禮盒,她傒地撐大了瞳孔,竟是一條設計獨特的鑽石手鏈,手鏈的銜接處是一片白水晶四葉草,並且刻著她的名字,而手鏈的吊墜竟是心連心戒指的設計樣式,目測這手鏈上有十個心連心鑽石戒指。

在夢幻般的燭光下,每一個戒指都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龍司昊見她撐大了雙眸,替她將鑽石手鏈戴在她纖細的手腕上,低下頭在她的手背上印了一吻,狹長的幽眸緊鎖她,目光深情寵溺,「曉曉,一個戒指代表一生一世,這手鏈有十個戒指,代表十生十世,我用它套住你的十生十世,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你都是我的。」 她清澈的眸底氤氳起一層水霧,在燭光下,那漂亮的眸子像是被注入了一彎清泉,閃爍著水晶般的光芒,襯的那雙黑曜石般的瞳眸越發澈亮動人。

「這是你設計的?」她抬眸睨向他,眸底的動容化作一股熱潮沖眶而出。

「傻丫頭!」龍司昊起身坐在她身旁,傾身靠近她,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狹長的幽眸深情而寵溺的睨著她,聲音低沉清潤,「別太容易感動了,這會讓我很有成就感,你就不怕我以後對你不夠用心,嗯?」

「司昊……」黎曉曼緊咬下唇,動容的撲進他的懷裡,水眸中幸福的淚水抑制不住的涌落,噎聲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對我這麼好,如果哪天你不再對我好了,我該怎麼辦?」

她好怕有一天他不再對她好了,那她會墜入怎樣的一個深淵?

龍司昊雙臂一收,將她擁緊,白皙的下巴抵在她的額間,目光深情而堅定,「曉曉,對你好是我這輩子最想做的事,能讓你幸福才是我的幸福,所以,為了我自己的幸福,我怎麼可能不讓你幸福?嗯?」

黎曉曼被他的話給逗笑了,心裡像被灌了蜜一般的甜。

她抬眸睨著他,纖細的小手捶了摧他健碩的胸膛,嬌嗔道:「花言巧語,用這番話騙了不少小女孩吧?」

「嗯哼……」龍司昊英挺的俊眉輕挑,狹長的幽眸眯起,用眼神問她,你怎麼知道?

睨著他一副你怎麼知道的表情,黎曉曼清澈的水眸眯了眯,目光不悅的瞪著他,「你………你還真有啊?」


她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他還承認了。

果然,天下烏鴉一般黑。

龍司昊見黎曉曼有些生氣了,他伸手在她的額頭上不是很溫柔的彈了個暴栗,狹長的幽眸危險的眯起,目光似要生火的睨著她,沉下臉色,「這麼不信任我,以後要怎麼過一輩子?嗯?」

黎曉曼皺起眉,伸手摸了摸被他彈痛的額頭,目光嗔怒的瞪著他,「誰要跟你過一輩子了?下手也不知道輕點?」

見她皺起眉,龍司昊幽深的眸底劃過心疼,低下頭在她的額頭上印了一吻,目光寵溺的睨著她,柔聲問:「還痛嗎?」

黎曉曼摸了摸被他親了下的額頭,眯起眼眸瞪著他,「比剛剛更痛了。」

「哦?」龍司昊挑了挑英挺的俊眉,狹長的眸子意味深長的眯起,伸手在她的額頭上再彈了一個暴栗,淡聲問:「現在呢?還痛嗎?」

「你……」

還不等黎曉曼出聲,龍司昊便彎唇一笑,「應該不痛了,親過還更痛,說明彈過就不痛了,是吧曉曉?」

「你……」黎曉曼一口怨氣憋在喉間吐不出咽不下,一雙澄澈的水眸死死的瞪著他,他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她真的很想在他那張笑的欠扁的俊美臉龐上咬一口以泄心頭之恨。

龍司昊見她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魅惑的眯起狹眸,目光溫柔,薄唇彎出誘人的弧度,聲音低沉充滿了磁性,話外有音的說道:「很想咬我嗎?一會我隨你咬多少次都行,乖,不急,先吃飯。」

從他曖昧的眼神里,黎曉曼自然是聽出了他的話外音,她抽了抽唇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頭吃飯,就是不理他。

餐廳里只聽到兩人細嚼慢咽的聲音融入了緩緩流淌的輕音樂中,和諧而美好,無比溫馨。

……

飯後,黎曉曼主動請纓去洗碗,並讓龍司昊去洗澡。

龍司昊則是意味深長的睨了她一眼,便進了卧室。

黎曉曼洗完碗,將廚房收拾妥當後進入卧室,見龍司昊已經洗好澡了,正坐在kingsing豪華大床上,背靠著床頭,姿勢慵懶魅惑,倒三角的身材比例,露出性感健碩的胸膛,沒有一絲贅肉,六塊腹肌毫不張弩,結實有力,白皙的膚色在水晶吊燈下似散發著瑩潤的光澤,狂野而誘人……

黎曉曼一個不小心又多看了幾眼,還一個不小心咽下了口水。

龍司昊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炙熱的睨著她,聲音低沉沙啞,「還不去洗澡?」

聽到他這飽含情|欲的沙啞聲音,黎曉曼全身一顫,不敢迎視他那炙熱的目光,拿了睡衣準備進浴室,龍司昊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曉曉,出來的時候就別穿了,反正一會都是要脫的。」

黎曉曼抽了抽唇角,清麗的小臉火燒般的燥熱起來。

隨即她進入浴室,「嘭」的就將浴室的門給關上,確定把門給關好后,才開始脫衣服洗澡。


浴缸里龍司昊已經幫她放好了水,她摸了下水溫剛剛好,便坐了進去,閉上了眼眸。

或許是泡的太舒服了,她泡著泡著就被睡神給召喚走了。

正當她睡的香穩時,迷迷糊糊聽到龍司昊在叫她。

她迷濛的睜開了雙眸,因為剛醒來,神智還有些迷糊,她從浴缸里起來,一絲不掛的走到浴室門口,伸手打開門。

「曉曉,怎麼洗那麼……」

龍司昊突然住聲,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灼灼的欣賞著她一絲不掛的身子。

「曉曉,我的寶貝,你可真聽話。」龍司昊聲音低沉沙啞的睨著她說完,替她擦乾了身子,便將她一把橫抱起,壓倒在了豪華的kingsing大床上。

到了下半夜,兩人才結束,相擁而而眠。

激|戰的後遺症就是全身酸痛,第二天醒來的黎曉曼深刻的體會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