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8 Views

舞非要帶來,龍宇也不好拒絕,而且都是鄭氏出品的最好的藥,龍宇就要了那麼一點點,也就十幾萬的樣子,然後現在用的着了。

Written by
banner

龍宇不會打針,又不想驚動舞,只能現學現賣,照着說明書看了半天,這才笨手笨腳的給阿峯打了一針。

然後找出生肌活血的藥來,不懂藥量的龍宇把一瓶藥全糊了上去。

阿峯暈迷中動了兩下,就安靜下來,發出輕輕的呼聲。

這倒整的龍宇滿頭大汗,以前有再生能力的時候,受傷從來都是直接恢復的,那有這麼費事的。

完事了龍宇才長出一口氣。

麗亞看到阿峯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這才放下心來,先是對龍宇道謝,然後纔打量了一下四周。

這個還算完好的房子破洞的地方都被玻璃紙補了起來,就連房頂破洞的地方都被蓋了起來,房子被收拾的很乾靜,角落的地方有一個帳篷,裏邊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正躺在裏邊睡着。

房屋的正中央一個小小的火爐正燒着開水,邊上放着一個咖啡壺。

龍宇起身倒了一杯咖啡遞給麗亞。


麗亞看向龍宇,道謝接過咖啡,小聲道:“不知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

“龍宇。”龍宇自己也倒了一杯咖啡喝着。

麗亞覺得耳熟,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繼續問道:“那,龍先生,您怎麼會在魔人領地,這裏對人類來說很危險的。”

“我是和愛人一起來旅遊的。”龍宇笑着回答。

此時,帳篷着舞發出懶洋洋嬌媚的哈欠,然後坐了起來,道:“宇,有人嗎?”

“恩,救了兩個人,出來坐會吧,一會天就亮了。”龍宇回答。

舞穿好衣服走了出來,麗亞一見舞立刻戒備起來,因爲舞臉上的那道火焰條紋就像自己頭上的那頭水藍色長髮一樣,是魔人的標誌,而且是焰魔的標誌。

冰魔和焰魔一直視事水火,這一見面麗亞自然的就戒備的起來,忘記了現在的身份。

隨即麗亞就覺得不好意思,龍宇和愛人一樣也是人類和魔人,那麼他們在這裏應該也是躲避什麼吧?接着就放下了戒備心。

舞也看到了麗亞,卻沒有在意,只是看着龍宇柔聲道:“又惹事了。”

“沒啊,只是救人來着,我都沒動手。”龍宇聞聽立刻喊冤。

“鬼才信呢?你查動手的話不惹事纔是怪事。”舞故意嘟起小嘴。

龍宇無奈的說着,“恩,算是吧,跑了一匹,不過根據情況看來,很快就會再來一批的。”

麗亞聞聽立刻擔心起來,急聲道:“那,那怎麼辦?我們要怎麼躲起來啊。”

“躲,這些傢伙還沒有本事讓我躲起來,哎喲,舞,幹嘛打我頭。”

“你太驕傲的,而且好像開始自大了。”

“我這是自信。”

“我纔不信呢!”舞輕哼一聲,笑着。

“不信算了,到時候來的時候就知道了,不用我自己動手,我就能搞定他們,要不要打賭啊舞。”

“鬼才和你打賭,誰知道你又要耍什麼小聰明。”

“唉,居然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啊。”龍宇一副惋惜的樣子說着。

“就是不信。”舞開始發揮女人不講理的特長開始撒嬌。

“那就當我是騙子就好了。”龍宇知道自己無半分勝算了,和老婆頂嘴是最不明智的決定。

早晨的時候,石魔領地的天氣變得十分詭異,一會寒風呼嘯,一會是沙塵漫天,當一切平靜的時候這裏居然起了大霧,大的伸手不見五指。

外邊天氣變得十分寒冷,呼出的哈氣開始結出白霜。


一到冷的時候,舞總是喜歡躲在龍宇的懷裏,縮在毯子裏。

麗亞則抱着阿峯坐在火爐的邊上藉着火爐的溫暖來讓阿峯不要凍着,對於麗亞來說冰魔人不懼怕寒冷,對火甚至有一種厭惡,但是阿峯不行,因爲受傷加上嚴重的失血阿峯十分虛弱,如果再被凍着可是相當的麻煩。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舞的頭枕在龍宇肩膀上,望着麗亞問着。

麗亞望着阿峯,眼神中充滿着憐愛和疼惜,回憶着道:“阿峯是一名戰士,一年多以前人類從望海平原上穿過石魔領地,穿過冰雪平原到了冰魔領地,他們在邊緣大肆的抓低級魔人準備買到人類領地去當奴隸,我也被抓去了,我知道只要被賣到人類領地我的一生就只能成爲人類匯欲的工具,本來我己經打算自殺。這個時候我遇到了……”麗亞頓了頓道:“阿峯就是其中的一個僱員,但是他和那些人不同,那天晚上他冒着危險把我們全放了。我沒走,我躲在遠處,看着阿峯被一羣人打的不能動彈,然後被扔到了平原上,這些人才離去。”

“你救了她嗎?”舞的眼角有些溼潤,自己好像也險些變得了人類的玩偶吧,如果不是遇到了龍宇,說着舞仰頭看了看龍宇不由的笑了。

“笑什麼?”龍宇吻着舞的額頭問着。

舞嘻嘻一笑,身軀扭動着撒嬌道:“我高興呀。”

麗亞看着幸福的兩人,只是抱以祝福的微笑,繼續道:“是的,我救了他。怕被其它的魔人發現這裏有人類,我揹着阿峯逃到了一片森林裏,然後阿峯身上的傷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纔好,那些人類下手太重了。”

這個時候,阿峯**了一聲,睜開眼睛想要動一下身體,立刻痛苦的皺起眉頭。看到麗亞連忙問道:“我們沒有被抓吧?這裏是那裏?”

“這裏是一座廢城,你沒有被抓,恢復能力不錯,那麼重的傷居然可以這麼快醒過來。”龍宇笑着站了起來,走到阿峯和麗亞身邊,檢查了一下阿峯身上的傷,冷聲道:“阿峯是吧,如果我要麗亞,給你一個人逃跑的機會,你同不同意?”

阿峯聞聽大怒,掙扎着站了起來,把麗亞護到身後道:“救了我我很感激您,但是對不起,要逃我也不會一個人逃,我和麗亞絕對不分開。”阿峯剛毅不屈的表情告訴着龍宇自己的決心。

“那我只好殺死你了。”龍宇打着哈欠說着。

刷,龍宇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件兵器,直接架在了阿峯的脖子上。

阿峯臉色大變,突然間不顧危險一個前衝抱住龍宇,大吼道:“麗亞快跑,能跑多遠跑多遠,不要回頭。”

麗亞居然道:“你死我也不活了,阿峯,要死死在一起。”

麗亞是魔人,自然也會有能力,出手的冰箭顯的細弱了此,打在龍宇的身上被淡淡的白光彈了開來,化成碎片。

麗亞沒有多想,只是不停的發射着冰箭,希望可以傷到龍宇。

阿峯後背剛剛癒合的傷口開始崩裂,新生的肌肉滲出鮮血,很快的染滿了沙布。用盡了全力也無法扳道龍宇。 龍宇笑了笑道:“算了吧,你們兩個沒辦法傷到我的,阿峯,如果你要是自己逃走,我可以幫你。不然……”龍宇笑着,劍刺穿了阿峯的胸膛,直直的刺入地下。

“休想。”阿峯咬着牙大吼着。

麗亞一見,悲聲道:“阿峯。”

“快走,難道你覺得兩個人都死了好嗎?麗亞你一定要活下去。”阿峯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變得猶如蚊蟲。

麗亞眼睛一閉,一咬牙心中開始默默的運起力量,她要自爆,絕對不會成爲人類的玩偶。

“算了,好像有些過火了。”龍宇懶洋洋的聲音響起,麗亞自然的睜開眼睛,發現龍宇站到了自己面前,道:“阿峯沒死,我只是想試試他到底願不願意爲你去死。”

麗亞瞪大着眼睛,望着地上的阿峯,發現阿峯的全身正被一層液體包裹着,此時液體正在緩緩的退去,露出阿峯的身體,背上的傷口全部消失。

阿峯痛苦的冷哼一聲,站了起來一見龍宇和麗亞站在一起,也不管原因一個箭步又衝了上來,抱住龍宇的腰努力的向後推,同時大聲道:“麗亞快跑啊。”

麗亞幸福的哭着,一把抱住阿峯道:“阿峯,我愛你,一輩子都不離開你。”

“你活着就好了,還不快跑,難道在這裏你等死嗎?”阿峯氣的一把推開麗亞怒吼着。

“小子,勇氣不錯,你通過考驗了。”龍宇一手掐住阿峯的脖子,不用什麼力氣就把阿峯給拎了起來。

阿峯雙目盡赤,瞪着龍宇,卻因爲被制全身無力,疑惑道:“考驗,什麼考驗?”

龍宇將阿峯放下,摘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和戒指,然後用手在胸口一抺,一根細針.

將三樣東西放到了阿峯的手中,龍宇道:“小子,如果剛纔你要是有一絲怯意現在你只能躺在地上變成一具屍體,不過很好的是你爲了心愛的人不怕死,所以我決定幫你。”

“幫我,怎麼幫我?”阿峯傻傻的拿着三樣東西有些搞不明白,手錶是雷登產的,上邊那用特殊標記標識出的號碼顯示這隻手錶是量產的,而且是排在前五位的稀有表,聽說在一年前這類稀有表的價格己經炒到了五千萬。

阿峯以爲是假的,拿起來摸了摸,那質地,做工和材料絕對沒錯,是真的,也絕對不是精仿的貢品。

“這,這是要送給我的。”阿峯拿着東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難道是讓你拿着看的嗎?”龍宇有些好笑,命令道:“戴上他們,然後那根銀針刺入體內。”

阿峯大腦己經開始變成一片空白,手拿着五千萬的東西搞的思維混亂,己經沒有了半點主角,龍宇說什麼他都照做了。

手錶戴上了,戒指也戴上了,然後將那根細細的銀針刺入了胸膛。

點點的刺痛迅速的喚醒了阿峯,他感到那根刺入體內的銀針正不斷的成長着,開始融入神經當中,然後順着神經向着大腦遊走而去。

新的宿主確認,腦波掃描正常,正在調節新宿主的身體機能,DNA檢驗完畢,一些正常,融合完成,開始輸入武器使用說明。

那一瞬間阿峯的腦中立刻擁入大量的資料。

阿峯呆呆的看着龍宇,腦中的資料告訴他,昨天自己握在手中的兵器真的是類神兵器,而且是最高級,妖……這就是他的名字,阿峯終於想起了一個傳說,一個擁有着妖的男人,一個人類,叫龍宇的人類。

那,那不就是眼前的人嗎?

阿峯蹬蹬的連退數步,幾乎貼到了牆壁上,驚喜的打量着龍宇,顫聲道:“您真的是龍宇?”

龍宇笑着點點頭,知道阿峯終於想到了自己的身份。

“真的是那個打敗了火焰公爵,逼退了魔獸皇后的龍宇。”

“嗯,我也不隱瞞,是我。”

“這,這件兵器真的要送我。”阿峯的心情己經無法用言語去表達,激動,驚喜還是驚訝,或者興奮。

現在的阿峯渾身顫抖着,望着地上的那件在火爐前閃着銀光的兵器,那可是一件類神兵器啊,不是破銅爛鐵,也不是什麼木棍廢材,就是這件兵器拼的火焰公爵認輸啊,這可是類神兵器的王者,最強的攻擊型兵器啊。

那可是無價的,阿峯想着,他不明白爲什麼會送給自己,自己又有什麼理由讓人送件兵器給自己。

“放在我手中現在沒有什麼用處了,我現在要對付的傢伙,如果用拳頭搞不定的話,我連動兵器的意念都不用考慮了,他們太強了。”龍宇無奈的攤開手,道:“所以呢,決定送給你了。”

“我,我沒有聽錯吧。”阿峯還是不敢相信。

“控制權都在你的手中了,你認爲我騙你嗎?”

阿峯再次呆愣了半天,這才反應過來驚喜的一把抱住了妖,用力的摟在懷中,一個勁的向龍宇道謝。

龍宇也本就討厭那些虛僞的事情,於是阻止阿峯不停的道謝,道:“用這把兵器何護你所愛的人吧,等你覺得用你自己的力量可以保護愛人的時候,將兵器還給我。噢,不要以爲我小氣,這件兵器我是和另一個人共有的,我可沒有權力送給別人。”

“嗯,嗯,我明白,我明白,龍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阿峯還是一個勁的猛點頭。

“好了,好了,在點頭我就收回來了。”龍宇皺着眉頭阻止阿峯。

這個時候太陽升了起來,外邊逐漸的暖和了起來,阿峯和麗亞起身告辭,他們要去望海平原盡頭的大海邊,在那裏阿峯在一個隱蔽的地方藏了一條船,然後就可以從海上回到人類領地了。

龍宇和舞要繼續深入,於是就在這裏和兩人告別。

舞一直支持着龍宇的任何決定,就連在剛纔龍宇扮演壞人的時候,舞也沒有反對,她相信龍宇不是那樣的人。

又花了十天的時間,兩人穿過了石魔領地踏入了一片冰雪平原,這裏同石魔領地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同的是石魔領地是石頭和沙漠。

這裏則是暴風雪和冰的世界,一片銀白的世界,

至於龍宇一路拍攝的那些照片和錄像每天晚上都通過衛星傳到了鄭氏公司的總部,然後經過技術處理後,成了收視率最瘋狂的一檔節目,每天在各個時間的黃金時段不停的播出,收視率己然超過的百分之三十五,這可是一個恐怖異常的數字。

先不說拍攝的人是誰,光是敢徒步穿越魔人領地這一點來說,鄭氏這次找來的高手絕對是可以數的着幾個。

這段時間龍宇也遇到過幾股阻擊,但是每次都被自己給嚇跑了,自己現在這不死小強似的防禦能力絕對是他們的噩夢。

龍宇一路上沒有遇到元素魔人,這些元素魔人可以察覺得到龍宇體內那無法超越的能量而放棄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