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6 Views

作爲現在屋子裏主角,周浩那邊,此時正發生着不忍直視的事情,在周浩的位置上,他正閉着眼睛,兩隻手在前面不斷的摸着前面的東西,而在他的腿上,原來那個小孩子一樣的雨舒童變成了一個看起來20多歲的姑娘,身穿着很小的連衣裙,豐滿的身體幾乎要爆開衣服。她的臉漲得通紅,感受着周浩的兩隻手不斷在她身上各種亂摸,從上到下,一處都沒有放過。

Written by
banner

“啊——”

變大的雨舒童在周浩的手再次襲上她的胸過後,也反應可過來,大叫着跳了起來,立馬轉身給周浩狠狠的來了一巴掌。

“啪!”這一聲出奇的響,一掌過後,直接是在周浩的臉上印上了一個通紅的巴掌印,可見雨舒童的這巴掌有多重。周浩也是忽然覺得腿上一輕還以爲雨舒童消失了,還沒等他大聲呼喊,忽然感覺臉上傳來一股強烈的痛感。

毫無準備的周浩顯然是被雨舒童這一巴掌給扇的蒙圈了,由於力氣太大,他直接是被從沙發上打倒在了地上。

“我去!大家小心有東西攻擊我!”周浩倒在地上也不忘提醒大家,他的雙手更加迅速的揮舞想阻止那個未知生物再次靠近他。

“周浩你夠了!還給我裝是不是?”雨舒童看着周浩的樣子,也是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她纔剛被周浩的鹹豬手給摸了一遍,哪能放下心,還是用着略帶慍色的語氣給他說道。

聽着耳邊傳來一道感覺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周浩覺得非常奇怪,她在說自己裝?我裝什麼了?還有她是誰?

“你是誰?你把雨舒童怎麼樣了,告訴你,雨舒童是我帶出來的,有什麼問題衝我來,不要威脅孩子!”周浩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是不是暗殺星的人追來了,暗歎現在自己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也不能就此認慫,連忙起身,不顧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指着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厲聲喝道。這時候,他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自己的同伴們現在怎麼都沒有聲了,難道……,這麼一想,周浩心裏也變的更加緊張起來。

變大的雨舒童看着周浩如此情況竟然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當即更加不好意思起來,這樣一看,對方的確是什麼都看不見,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變回來的事情,那摸自己,他也不是故意的了。

“你……你真的什麼都看不見?”雨舒童自知錯誤,便一改之前的嚴厲語氣,小心翼翼的問着周浩。

周浩不答,雖然不知道敵人爲什麼忽然說話溫柔了,但是他現在怎麼會告訴她自己的短板,所以,他還是非常嚴厲的看着對方。

“好了,周浩,前面沒有敵人,只是雨舒童已經移除了異能的影響,變回來了而已。”文華終於是看不過去了,淡淡的給周浩解釋道。

“什麼意思?”周浩聽到了文華的解釋,但顯然沒有聽懂,但是他戒備的雙手已經放下來了,眼睛閉着還是能看到他是一臉疑惑的對着文華。這時候方穎也起身來到周浩身邊,先說了一聲接着就扶着他坐回了沙發上。

接下來的時間,周浩就閉着眼睛認真的聽着文華更加詳細的解釋,聽完文華所說的話,周浩也是明白了現在的情況了。

“童童……變大了?”雖然經過文華的詳細解釋,周浩還是不敢相信的自問了一下,接着忽然想到之前自己雙手摸到的某物,血液瞬間就涌上了頭部,整個臉變得紅的發紫,直接不好意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憋了半天,才小聲的說出了一句,“對……對不起!”


對方不知情,雨舒童也沒有什麼可怪罪的,但是出於女孩子的矜持,她還是冷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不想看周浩。

這一聲“哼”傳到周浩耳裏,讓他着實尷尬,悻悻的坐在沙發上,無所適從。

“對了,我的眼睛什麼時候才能看見啊,不會就這麼瞎了吧!”周浩尷尬了一會,忽然從雨舒童那邊想到了此時自己的身體狀況,連忙對着面前的空氣這麼說。

“嗯……,”文華想了一會,“你這種狀況是因爲眼睛受到強光照射後的短暫性失明,等到一定時間後,就會自己恢復的。”

雖然周浩沒有看向他,但文華知道周浩一定是在問自己,眼前周浩閉着眼睛,一半臉還腫了起來,看起來真的有點讓人心疼。 (本書已經參加十月爆更活動,只要打賞滿三百五,就可以加更一張哦,期待大家的紅包。另外介紹一下羣:523234512,喜歡本書的朋友,可以進羣聊天打屁,討論劇情,商定龍套)

坐在回到小區裏的車裏,周浩還是一臉茫然,雖然文華已經解釋的很詳細了,但是不到自己親眼所見,他還是不能相信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文華等人也知道周浩的難處,解釋了一遍之後也不在說什麼了,一切等到周浩的眼睛能看到之後,必然就能清楚了。雨舒童坐在周浩旁邊,還是沒能從被周浩給摸過之後的氣憤中緩過來,一路上也是一言不發。


一路無話,因爲納蘭玲瓏麪包的關係,再加上中間發生的這一系列事情,衆人也就打消了去吃飯的念頭,徑直回到了家裏。簡單的收拾了一番,衆人都各自回到了房間,睡下了。一天的忙碌讓他們身心俱疲,就算是心裏亂糟糟的周浩,也只是在牀上躺下了一會就自然的睡着了。

伴隨着東方射來的第一道陽光,新的一天也這麼到來了,眼前忽然閃過的光照,直接閃醒了周浩,對於已經失明這麼長時間的人來說,一點光明都顯得非常的珍貴。

強忍着眼睛中傳來的疼痛感,周浩慢慢的睜開眼睛,前方迷迷糊糊的景象讓他非常難受,但是好在能看到一些了,這也讓他有一點欣慰了,就這麼睜着眼睛盯着周圍,漸漸的,眼睛像是適應過來了一樣,逐漸清晰了起來。

感覺不到十分鐘,眼睛終於是恢復了正常,看着眼前清晰的景物,周浩鬆了一口氣,這眼睛,算是保住了。除了眼睛有點疼痛以外,並沒有再感覺到其他的情況了。

也許是昨晚失明的原因,他的衣服脫的到處都是,翻遍牀鋪把全部衣服找到之後,全都穿上,就下牀離開了臥室了。

“方穎,把鹽給拿來!”一出臥室,周浩就聽到了一陣吆喝,隨即,方穎就“唰”的從一旁跑過去,直接進去了廚房裏。在途中她也看到了已經起來了周浩,略微驚訝了一下,也沒有說什麼,先進去廚房把手裏的鹽送了進去。接着纔出來走到周浩的面前,伸出一隻手在他的眼前揮了揮,“怎麼樣?能看見了嗎?”

“嗯,能看到了。”周浩笑了笑撥開了方穎的手,揮了揮手錶示自己已經沒有大礙了。

聽到方穎這邊的對話,文華和華也從客廳裏的沙發上起身走了過來,“已經恢復了嗎?和我想的一樣,果然還是需要休息一陣。”文華拍了拍周浩的肩膀,臉上也是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誰?周浩醒了嗎?”外面的異樣也吸引了正在廚房裏操作的人,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圍着一條粉紅色的圍裙,一手拿着鍋鏟就出來了。

周浩看着從廚房裏出來的女人,一臉疑惑,聽這和聲音,他知道這個人昨晚他失明的時候絕對見過,但是他還是不太確定,看着眼前這個身材完美,面容姣好的女人,周浩聲音有點顫抖的問,“你是誰?”

那個女人很滿意周浩現在的樣子,臉上掛上了一副略顯深意的壞笑,把自己的身體往周浩身邊靠了靠,“怎麼了?不認識了?”


看着對方臉上的笑容,周浩當即就認出來了,一下往後跳了一步,指着眼前的女神,“童……童童!”雖然雨舒童和現在想比相差甚遠,可是周浩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小魔鬼的壞笑,不管變成什麼樣這種笑還是沒有變。

“切~沒意思。”雨舒童發現自己一下就被周浩猜出來了,顯得非常的不爽,努一努嘴就轉身回去廚房裏忙着她的做菜大業了。

“她……她真的是雨舒童!”見那女人如此,周浩也知道了自己猜的不錯,可是直到雨舒童已經轉身回到了廚房,周浩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揉了揉眼睛,依然是震驚的看着其他人。

方穎帶着周浩來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接着又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一遍,有目擊者的證言再加上自己的親眼所見,這下週浩不想相信也不行了。雨舒童,真的變大了!

這傢伙,一開始就不是開玩笑的,她真的有28歲!周浩在心裏想着自己剛見到雨舒童所發生的事情,腦中一片空白,原來她真的沒有騙自己。

“來啦~”這邊周浩還在胡思亂想, 醉後談情,前妻生個娃 ,邊走還邊說着,“哈哈,爲了報答你們把我變回去的恩情,以後得飯菜就由我來給你們做吧,來,這是第一頓,你們先嚐嘗看,廚房裏還有,我再去端來。”


說完, 女神的布衣兵王 ,轉身又往廚房走去了。

看着桌子上的菜餚,周浩實實在在的被震撼到了,雖然只是簡單的小青菜和豆角但是在雨舒童的配菜下顯得非常的精緻,而且色香味俱全,一看就能勾起人的食慾。由於昨天一天沒吃飯,只是在晚上的時候大吃了麪包,可是麪包完全就不頂餓,這時候周浩已經又是飢腸轆轆了。但是礙於大廚還沒上桌,周浩也不好意思動手。

雨舒童一盤接着一盤的從廚房裏把菜端出來,不一會兒,就擺滿了整個桌子,等到她完全結束後再看桌子上的菜,真的猶如滿漢全席一樣,葷素搭配,種類齊全,現在周浩的心裏直接是對雨舒童豎起來大拇指,沒想到這小孩恢復成人之身後,這麼能幹。

“好了!開動吧!”隨着雨舒童一聲令下,衆人都是端起了飯碗,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吃到最後,直讓衆人連連稱好,對這次飯菜顯得非常的滿意,更是對雨舒童的手藝讚不絕口。雨舒童也不謙虛,很欣然的接受了衆人的讚美,這一瞬,幾個人就如同一家人一樣和睦融洽,美好的氛圍幾乎讓衆人都忘了現在他們所處的緊張氛圍。

然而,這種美好只持續了一會就被電視裏的一則新聞給打破了。“各位市民請注意,現在播報一則緊急通知,根據各方得到的消息,我市被懷疑已經滲入了間諜組織,希望各位再看到這些人之後,第一時間通知最近警局,舉報有獎!”和這個新聞一起出現的,赫然是電視屏幕上出現的周浩幾個人的肖像!

“這是什麼情況!”周浩一看這新聞,當即沒坐住,當即跳了起來,一臉震驚的看了其他幾個人一眼,而在他們的眼中,也都是毫不知情,顯然這一次突襲已經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了。 推薦一本書【娛樂大亨】,歡迎品嚐。

周浩怔怔的看着電視屏幕,都不敢相信會出現這種情況,自己隱藏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會以這種形式暴露了,不大的熒幕上,幾個人的頭像就那麼掛在上面,正正規規的像是遺像一樣。

“這怎麼會……”周浩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是纔講出前面幾個字,接下來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現在心情非常混亂,自己也會上電視?只是這出現的情況卻不讓人感到開心。

“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文華率先回過了神,看着電視,表情有些凝重,他所認知的世界裏,異能界和常人世界時有着明確的劃分的,異能者從來都不會用常人的手段來達成目標的,然而,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被刷新了世界觀。

暗殺星的人,竟然通過電視臺來逼迫他們!文華想着想着,神情也越發凝重了,如果真的是暗殺星這個組織做的,那麼那個組織就不止是異能者所掌控的組織了,其中應該還有常人,甚至是一些在常人世界位高權重的大人物。

“現在怎麼辦?”周浩現在也回過神來了,神色焦急的看向文華,有點手足無措起來。遇到這種情況,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如果他被通緝的話,父母那邊少不了會被波及其中,說不定現在二老就已經在警局接受盤問了。

周浩雖然經歷過幾次生死,可充其量還就是一個剛剛成年的男孩,在這樣的情況下頓時慌了神。

相比較周浩的驚慌,方穎所表現出來的則是愧疚,在看完新聞的第一時間她就把衆人的暴露歸結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時間也是非常巧妙,就在她偷偷回家觀察情況被發現之後,這則新聞就出來了,不得不讓方穎把關係連到自己身上。她呆呆的站着,嘴中輕輕的吐出了一句,“對不起。”

不過衆人也都是從大風大浪中經歷過的人,稍微消沉了一會,便恢復了冷靜,周浩猛烈的晃了晃頭,驅散着自己的慌亂,文化也鎮定了神色,開始思考解決辦法,其他人雖然沒有什麼動作,但是神情也都回復了從前。

“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裏吧!”文華思索了一會,先給衆人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其他人對此也沒有異議,既然電視臺都開始通緝了,那下一步應該就是着手搜查自己的藏身之處了,如果繼續呆在這裏,早晚會被搜查出來,到時衆人真的就如同甕中之鱉,逃無可逃了。

下定了決議,幾個人也都沒有任何猶豫,簡單收拾一下,便下樓前往地下停車場,坐上了車,朝着城市邊界絕塵而去。他們想着是至少得離開這座城市一段時間。

行駛在依舊繁華如初的街道上,幾個人的心情卻變得不同了,現在的他們連車窗都不敢開,害怕被人給認出來。現在這個時代。可不是隻在家裏才能知道新聞時事的,既然他們能在電視臺搞出這麼大動靜,那麼,手機上,報刊上,廣播裏……信息的傳播方式數不勝數。

“叮鈴鈴……”

周浩正在透過車窗緊張的看着外面。忽然從自己腰間出來一陣急促的響聲嚇了他一跳,定了定神才意識到那是自己手機所發出的聲音,而這部手機是回來這個世界後,文華從家裏找給他的,手機的唯一作用就是和四毛二保持聯繫!自然會打來的電話的也只有一個人。

拿着手機看了看其他的人,在衆人都點點頭的情況下。周浩按下了接聽鍵同時打開了免提。

“周浩,你們現在在哪?”剛接通,那邊就傳來了四毛二急切的詢問。

周浩知道四毛二會問這個問題,可沒想到第一句就是這個,而且聽着語氣,心情比自己還要緊張,整理了一下思緒,周浩就回了過去,“在路上呢,怎麼了?”經過這次事情,周浩也對NCB尚存的幾人帶着一絲懷疑。

周浩說完,清楚的聽到電話那邊吐氣的聲音,像是四毛二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你們被通緝了,發佈新聞的是仇天真。”吐完這口氣,四毛二的語氣也冷靜了許多,接着說出了另一個讓人震驚消息。

仇天真?法部部長!周浩立馬就想到了那個看起來非常古板的老頭,按理說法部現在應該是全權負責了NCB,仇天真這麼做,不是會把調查局暴露在衆人的視野中嗎?

“他動用了方家的力量,對電視臺進行了操縱。”四毛二也不知道周浩這麼有多吃驚,繼續給他們說着消息。

再次聽到方家,方穎顯然坐不住了。運用方家的力量,而在電視屏幕上,分明有着自己的肖像,一直愛護自己的父親絕對不會允許外人這麼做的,那麼,出現這樣情況的原因便只有一個,父親可能遭遇了不測!方穎這麼一想,神情頓時緊繃了起來。

周浩在方穎的旁邊也看到了她的狀態,對此自己也沒有絲毫辦法。而電話那邊也沒有掛,四毛二接着說,“現在全市已經被下令封城了,所有的來往車輛都會要接受檢查,所以,你們不要往城市邊境去!”說完這句話,四毛二那邊忽然就發出一陣“呲呲拉拉”的聲音,一段時間之後,盲音傳來,顯然對面已經掛斷了電話。


雖然已經失去了通信,可是四毛二的最後一句卻已經被車內的每個人清脆的聽到了。封城?那自己開去的地方,不正是死路?聽完消息的下一刻,文華就猛然踩下了剎車。

前面是死路,後面是追兵,周浩的眼中出現了一絲迷茫。這一下,他們該怎麼辦?腦中極速搜索着可用的辦法,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辦法。

而與此同時,文華也把車發動了,車子經過不遠的路口直接是掉了一個頭,朝和之前開的位置完全相反的方向駛去。看到這個方向,周浩也沒有再說出自己的想法了,因爲如此看來,文華已經想到了和自己一樣的辦法,他們的車前進的方向,正是這座城市的別墅區!

他們幾人時隔不久將再次拜訪納蘭兄妹,不過這次,全爲逃難! 汽車一路疾馳,不消片刻就來到了別墅區,挑了一個地方把車停下來之後,幾個人輕車熟路朝着納蘭兄妹所在的房屋走了過去。

穿過兩個樹林,哪一棟別墅再次聳立在了衆人眼前,昨天因爲是晚上,周浩完全沒有看到房屋的樣子,而現在正值午後,周浩也能清楚的看到了這棟別墅,這一看之下,着實震驚了。

原來不止屋內豪華,這棟建築在外觀上就已經非常引人注目了,潔白的白瓷磚整齊的貼在房屋立面上,頂部是一個金燦燦的大球,昭示着屋主人的豪氣。看到這一幕,周浩完全無力吐槽了,原來散人老哥真的是如此的高調。

“納蘭散人——”文華來到別墅鐵門前,看到大鐵門依舊是緊閉着,便大聲喊到。場景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樣,只是少了暗號。

話音剛落,從房屋那邊就“唰”的出來了一個人,面色白皙,身材高挑,周浩仔細一看,竟是覺得有些眼熟。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會過來的,特別梳妝打扮了一番,怎麼樣?有沒有被驚豔到?”鐵門那邊的小白臉一邊說着,一邊把鐵門給打開了。

“你你……你是散人老兄?”周浩聽到男人的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指着他不敢相信的說,眼前的小白臉和昨天晚上看到的中年人模樣的納蘭散人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如此大的差距怎麼能讓周浩相信他倆是一個人!

“沒錯!就是我!”散人沒好氣的給周浩說,看周浩的表情極爲不耐煩,不過,等到他看向站在靠後的雨舒童和方穎那邊,頓時換上了一臉笑意,“來來,快進來,跑的挺累了吧。”特別是對雨舒童,納蘭散人的臉都幾乎快貼到她面前了。

不過雨舒童卻沒有給納蘭散人好臉色,看到他湊過來,嫌棄的朝後退了幾步。納蘭散人也不介意,微笑着就轉身往房屋裏面走去了,一行人跟在他後面,不斷聽着納蘭散人在前面說話,一會兒就走到了房屋裏。

周浩在心裏也是極爲佩服散人老兄說話的功夫,僅僅是這一路,他的嘴幾乎都沒有停過,真正的讓人感受到,這纔是真的商人。

“快坐下吧,我去拿點東西,一會再過來聽你們7說話。”一進門,納蘭散人就招呼衆人一聲,自己就往裏屋走去了。

“這裏靠譜嗎?”看到納蘭散人消失,周浩這纔有機會說話,連忙轉頭看向文華,表情略帶一絲擔憂。確實,這棟別墅真的是太耀眼了。

“放心了,安全的很!”文華肯定的點點頭,堅定的神色讓周浩也打消了心裏的擔憂。

“是周浩過來了嗎?”剛剛放下心的周浩忽然就聽到從別墅的樓梯處傳來了一陣聲音,音色輕柔,一聽便知道了聲音的主人是誰,正是昨晚說話不多的納蘭玲瓏。因爲說話稀少,而且大多都是和周浩對話,所以他一聽就認出來了。

果不其然,聲音傳來不久,一道曼妙的身影就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下來了,上身一件粉色衛衣,帶着的帽子上還有兩個大大的兔耳朵,下身穿着水洗藍的牛仔褲,這麼一看,完全就是女神級別的人物。周浩這一瞬也是看呆了,這和昨晚穿着睡衣的納蘭玲瓏變化也挺大的,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啊。

“你……你好!”愣了一回神,納蘭玲瓏都已經走到了自己面前了,周浩這才反應過來,連忙緊張的站起來打了聲招呼,手也順其自然的伸了出去,但忽然想到對方是女生,又連忙縮了回去。

不過周浩縮回去了,納蘭玲瓏卻迎了上來,只見她臉上掛着甜甜的微笑,直接伸出兩隻手把周浩縮回去的手給抓起來,“請……請再次嚐嚐我新做的麪包吧!”

周浩只覺得手上傳來了一陣涼涼的,軟軟的觸感,就像是果凍一樣,直刺激的他全身都顫抖起來,不過再聽到納蘭玲瓏所說的話,語氣中還帶着一股請求。

在這種情況下,周浩怎麼會拒絕,正要點頭答應的時候,散人老兄卻是從裏屋走出來了,直接是看到了他妹妹抓着周浩手的畫面,而且從他的角度看去,周浩的手也放在一個非常讓人遐想的位置。

“給我放手!”散人一看這情況,臉上的笑意瞬間就化爲憤怒,幾步就衝到周浩這邊,一把就拍開了周浩的手,“你個小兔崽子野心不小啊?敢猥褻我妹妹?”

“哥……”納蘭玲瓏作爲當事人,聽她哥哥這麼說,當然是不願意的,可話剛說出口就被散人老兄打斷了。

“沒事,妹妹不要怕!我還就不信了,在我的地盤上有人還敢對你怎麼樣!”納蘭散人那是一個義憤填膺,對着周浩怒目而視,真的像是在保護自己妹妹,勇敢面對惡霸的好哥哥一樣。

這樣子着實讓周浩一陣無奈,想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連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文華他們。

然而,文華和華卻沒有要爲他辯解的意思,神色平淡,不知道在想什麼。方穎那邊不知爲何是一臉生氣的模樣,雨舒童還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壞笑表情看着周浩這邊。

“完了……”周浩心中一陣絕望,這羣隊友果然是在這個情況下沒有任何想解救他的意思。

“哥哥!”這時候,納蘭玲瓏卻出聲了,她用了比之前大好幾倍的聲音喊了出來,“周浩沒有猥褻我!是我有事求他,你不要在無理取鬧啦!”

“玲瓏你……”散人老兄沒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爲了一個外人,這麼的吼叫自己,莫名的心裏一陣疼痛,隨即恨恨的看了周浩一眼,一擺手,做到了一旁的沙發上。接着把手裏的東西也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周浩看到兄妹倆氣氛如此緊張,感覺非常尷尬,這也是因爲自己的關係把兄妹倆的關係搞的這麼僵硬,乾笑幾聲,周浩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接着,納蘭玲瓏竟然是直接來到周浩的身邊,坐了下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