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36 Views

“男僕,你沒事吧。”

Written by
banner

小小頓時急道。

“我沒事。”

林傑說着,頓時辭了呲牙。

頭皮被劃破了,現在才感覺到疼。

“媽的,找死!敢動老孃罩着的人!!”小小直接怒道。

就像個小太妹一樣,刁蠻,不講理….

但是,明顯是擔心自己。

笑了笑,林傑扭過臉看着牆角。

半響,那黑影還沒動靜,似乎昏迷了。

靜靜心,他緩緩走上前去。

將他翻過身來,林傑還是有警惕心的,看到他蒙着臉,眼睛動了動,伸手一把將黑布扯了下來。


白嫩,消瘦,柳眉杏口,端的是一張美人胚子。

“我靠。”

林傑頓時被震了下。

這個殺手的容顏竟然絲毫不下方彩玲和杜夢晴。

щшш ▪ttκā n ▪c○

“喂,臭男僕!你不會是見色忘義的混蛋吧,”

這時,小小很不滿的道,濃濃的醋味頓時蔓延進了他的鼻子。

林傑沒好氣哼了聲,又看着這個女殺手。

眼中冷意絲毫不減、

他不是那種見了女人就腿軟的廢物,所以對這個殺手除了猙獰外,沒有絲毫的異心。

“等等,你看她的嘴脣。”

這時,小小冷不丁道。

聞言,林傑眼神直接聚集,發現女人嘴角又淡淡的紫黑色。

“中毒了?”

他幾乎下意識的道。

“應該是,不過我還覺得問清楚她是誰刺殺你的再下手也不遲。”

林傑又看了眼她,想了想:“嗯,有道理。”

說完,一把抱起她,認準前面的旅館走去。

….

正昏昏欲睡的老闆娘見深更半夜都有人來,頓時睡意全無,擺出笑臉。

“開一間。”

林傑扛着這女人,扔出身份證淡淡的道。

老闆娘一愣,但是她看到這個男人肩上的女人,徵了徵,頓時揚起一絲我懂得的笑容:

“嘿嘿,先生,現在只有大牀房了,包夜一百五,押金三百,免費送套哦。”

聽着,林傑那裏不明白她的笑…..頓時無奈的道:“嗯,那就大牀房吧。”

“好的好的,祝先生夜晚愉快。”

笑着,老闆娘不忘一個揶揄的眼神。

強行內涵,最爲致命。

終於,林傑紅着臉,拿着房卡上了樓。

找到自己的房間,直接走進去,隨即將這女殺手毫不客氣的扔在了牀上。

“男僕!你爲什麼要開大牀房!”

這時,金光一閃,小小白色的背影直接閃了出來,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小臉上滿是不滿的道。

“沒聽到現在只有大牀房了麼。

林傑一把掙脫開,無語看着這妞:“現在該怎麼辦。”

“哼,沒聽到那女人說了麼,有套!”

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小小冷聲道。

我曹,莫名其妙你突然生什麼氣。

林傑徹底怕了這妞了…..

……

“這女人中的毒不淺,八成有什麼來頭。”

放下女殺手的手腕,小小撅了撅小嘴,俏臉上有些凝重。。

正在窗前看風景的林傑一怔,轉過身來。 “什麼毒、”

林傑走上前,眼神淡淡的看着這個黑衣女殺手。


半天下來,他的怒氣也微微減少了些,終究不是那種恨不得一掌劈死的性子。

“怎麼,你要救?”

小小吸了吸鼻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林傑搖搖頭:“我還沒那麼仁慈,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誰派人來刺殺我。”

“那還不簡單,直接殺了她,本小姐幫你烙印她的靈魂,看完直接泯滅不就得了。”

小小很輕鬆的道。

“泯滅……靈魂?”

林傑嘴角一抽:“是不是就是那種魂飛魄散的地步,”

“不然你以爲呢,這種烙印靈魂的方法很恐怖的。”


小小不以爲然的道。

頓時,某人機靈靈的打了個哆嗦:“算了,還是救醒她吧。”

….這妞,真是個小惡魔啊….

誰知,聽了他的話,小小頓時有點不開心,直接踢了他一下,生氣的道:“喂,臭男僕,她可是差點要了你的命的人。”

“總感覺還是太邪惡了點,罪過罪過。”

林傑搖搖頭,臉色有些古怪。

“哼。”

小小一把拉住他的耳朵:“你說,你是不是因爲喜歡上這個大奶女人了!”

一邊憤憤的盯着他,一邊挺了挺自己不大的小胸脯。

林傑無奈的將這妞仍在一邊:“趕快把,我還想睡一會兒。”

這下,小小頓時炸了毛,俏臉漲的通紅:“你,你這個色情男僕!你,你居然還想…”

二話不說,林傑一個手刀,沒好氣道:“亂說什麼,我是說我困了,還有,在叫我男僕,信不信我收拾你!”

小小氣的抓着他:“我不管,是你說可以平等相處的!”

“現在這是在平等相處嗎!”

不說還好,林傑頓時來了氣,你丫的哪次不是把老子當做下人的。

頓時,小小不依不饒的:“本小姐不管,你就是本小姐的男僕,而且,而且本小姐初吻都給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說到初吻,這妞臉頓時更加紅潤了些。

宛如吃了啞藥,林傑老臉一紅,不知道該反駁什麼….

又想起下午驚豔的那一次…..

哼,這下,小小也紅着臉,不在說話。

氣氛有些古怪….


終於,好說歹說,這妞才很不情願的答應救這個殺手。

“她中的是殺手集團常用的沁心贏水,這種毒只有殺手組織的老大才會擁有,而且每一位殺手都會攜帶這種毒。、”

聽到小小的話,林傑一愣:“你是說,他們殺手老大要殺她?”

這一下,他不禁有些蒙了。

殺手老大要殺她,她又爲什麼要殺自己,臨死前都要帶個人走?

“你沒腦子啊!”

小小冷眼他一下,沒好氣的道:“這種毒雖然是老大親手下的,但是不到特殊時期肯定沒什麼事,除非…..”

“除非是這個殺手想要逃跑,老大才會驅使毒素攻心,看來,你不過是她想下地獄時候順便帶走的幸運兒罷了。”

說着,小小不禁有些揶揄的看了她一眼。

聞言,林傑臉色瞬間一黑。

二話不說,他直接咬咬牙:“奶奶的,滅了她。”

小小嘴角一揚:“哦,真的?”

看到這妞的眼神,林傑心中憤憤頓時一怔,不禁泄了氣,沒好氣道:“趕快弄醒她,我還有事。”

“切。”

豎了箇中指,小小開始從腰間摩挲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