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0 Views

慕初笛在鈴木和律師的幫忙下,上了車。

Written by
banner

車,是娜姐的車。

娜姐開著車,直接離開商貿大廈。

轎車如風一般,開往偏僻的海邊。

見已經沒人跟過來,娜姐放慢車速。

「你剛才的話……」

「是真的。我跟霍驍是夫妻。」

慕初笛坦言相對。

娜姐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

DD不是跟沈京川關係很好的嗎,怎麼現在老公又變了個人。

而且儘管這樣,也不應該在記者面前說。

娜姐嘆息,「DD,你不是第一天混娛樂圈,我不管你的感情生活是怎樣,可是剛才,你就不應該說出來。」

「你知道你這麼一說,霍氏倒是好了,沒事了,可你卻被捲入流言的中心,記者針對的人,現在就是你了。」

之前的情況雖然惡劣,可至少有霍氏和UK在頂著。

可DD爆料后,那些還忌憚霍氏的傳媒,肯定轉移目標,把所有污水全都潑在DD身上。

「我知道,可是總有些人,是不能辜負的,不是嗎?」

透視鏡映出一雙灼灼生輝的黑眸,此時的DD,簡直就是霸氣側漏,十分的有范。

娜姐不由得佩服。

到底是怎樣的情感,才能讓DD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呢?

娜姐不由得好奇了。

慕初笛似乎想到什麼,眸光幽幽。

「而且這事,沒完!」

惹了她卻想全身而退?有這麼容易的事?

現在的她,可不是四年前那個可隨意欺負的慕初笛了。

她可是有仇必報,十倍奉還! 江岸夢庭

一輛普通的商務車輛開進庭院。

娜姐頗為新鮮地看著這四周的建築,容城的風向標,連住處都很不一樣,低調而奢華,

漸漸靠近主屋,她發現越來越多DD所喜好的東西。

隱隱的感受到屋子主人對DD的寵溺。

車停了下來,慕初笛正欲抱著牙牙下車。

駕駛座上的娜姐,遽然轉過身。

「剛才的暴亂我會替你調查清楚,你有什麼要做的直接給我電話。」

「記住,不管任何時候,我都站在你這邊。」

剛才的暴亂,娜姐也看出問題的所在。

既然知道有人在背後搞事情,而DD也表了態,娜姐是一定會支持的。

「謝謝!」

慕初笛對娜姐,可是衷心的感謝。

畢竟這次是她任性了。

現在網路上肯定都炸開了,即便找公關也不好處理。

「有什麼好謝的,我等著看你的翻身戰呢。」

慕初笛與娜姐沒說得幾句,娜姐的電話就狂響不停。

娜姐需要回去處理事情了,慕初笛抱著牙牙下了車,牙牙沖駕駛座的娜姐甜甜一笑,「姐姐再見!」

娜姐這種年紀,早幾年出去都被喊阿姨,現在聽到牙牙那麼一喊,心都甜了。

頓時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娜姐離開后,慕初笛抱著牙牙回到大廳。

把牙牙安頓下來后,慕初笛捏了捏眉心,坐在沙發上稍作休息。

打開了電視,各種新聞頻道都在播她的新聞。

竟然連VC台都在播。

VC電視台,是國際頻道,別的國家也能看到。

慕初笛倏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爆出她跟霍驍的關係,卻還沒來得及跟沈京川說一聲。

她需要儘快聯繫沈京川,好讓他做好後續準備。

慕初笛撥打了沈京川的電話號碼,卻一直沒人接聽。

柳眉微微上挑,眼底閃過一絲擔憂。

然而很快,便有一個電話插入,那是梵缺的電話。

慕初笛連忙接了過去。

「先生怎麼了?為什麼沒接電話?」

沈京川不接她電話,這可是第一次。

一道冷冷的鼻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先生忙啊,你不看看是誰讓先生忙成這樣的。」

慕初笛頓時明白梵缺的意思,看來她爆出她跟霍驍的關係,對UK已經有所影響。

「對不起,這次是我任性了。」

「我剛才給先生電話,就是想告知先生這事,好讓他提前有個預防,沒想到,還是遲了。」

慕初笛話語里充滿愧疚,梵缺聽了出來。

其實他不是想要怪責慕初笛,畢竟她答應先生的事情已經完成了,古曼這邊已經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只是,梵缺一想到先生現在,他就忍不住對慕初笛存有怨氣。

「你不用擔心,你所需要的資料,我已經命人送過去。」

「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跟我聯繫,我會直接回容城。」

先生,給慕初笛鋪好了一切的路。

甚至提前想到她所需要的資料,給她送過去。

然而慕初笛卻不能在先生最需要她的時候,呆在他的身邊。

只可惜這些,先生並不讓他說。

慕初笛隱隱地察覺到梵缺語氣里的不妥,她再次確認,「先生他,真的沒事?」 「UK現在不是運行得好好的,能有什麼事?」

梵缺沒有直接回答慕初笛的問題,然而牙牙又在喊慕初笛,所以,她並沒有留意到梵缺的怪異之處。

UK的經營很正常,而且不少項目也在實行。

正因如此,慕初笛才會這麼放心地呆在容城。

電話剛掛斷,張姨便跑了進來,說有人找她。

能找到江岸夢庭,慕初笛腦海里想到的只有剛才梵缺那通電話。

果然,進來的是先生那邊的人。

她見過的。

「慕總,這是先生讓我送過來的。」

來人把東西放在桌面上。

慕初笛打開牛皮袋子,翻開資料。

她細細地瀏覽了一遍,抓著紙張的手漸漸用力,紙張被她抓得皺巴巴的。

沒想到沈京川想得比她還要嚴謹,竟然把四年前的事情調查個徹底。

這裡的資料,正是四年前她被綁架的因果,裡面,宋唯晴可是脫不了關係。

宋唯晴,她還真是鍥而不捨!

夏冉冉那邊也給了她答覆,幕後找記者的人,就是宋家的人。

看來這次,她要徹底地把霍驍這朵桃花給砍掉。

資料差不多看完,慕初笛翻頁的動作也減慢了。

「慕總,我們在調查宋唯晴的時候,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

「六年前她那場假死,有好幾處是對不上的,當時的環境,如果不是自願的,對方很難把她從軍方眼皮子底下帶走。」

「而且,我們覺得還有一些事情是挺奇怪的,卻又沒能調查出來。」

沈京川身邊人的能耐,慕初笛是沒有懷疑的。

「那就給我好好徹查。」

宋唯晴對她那樣上心,慕初笛怎麼可以讓宋唯晴日子過得那麼無聊呢。

宋家

呯的一聲,玻璃杯砸在地上,濺起了水花。

電視機還在播放著新聞,記者字正腔圓的話語,還在室內迴響。

「滾,都給滾出去。」

宋唯晴突然發飆,傭人們再也不敢待下去,連忙往後退。

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還好好的,宋唯晴最近情緒變化越來越大。

房門關閉后,宋唯晴馬上撥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剛接通,她便責問道,「為什麼牙牙被救出來了?」

「你們竟然沒有套出什麼新聞?主場是你們的,竟然讓她牽著你們的鼻子走?」

一想到剛才的新聞里,慕初笛恍若女王般霸氣的姿態,宋唯晴便覺得胸膛壓抑得難受。

憑什麼,她憑什麼大聲宣告她就是霍太太?

霍太太那個位置,她盯了那麼久,憑什麼給慕初笛搶走?

「告?她有本事就讓她告,有我在,你們怕什麼?」

「像你們這麼膽小,還想成為主編?想都不用想了。」

「開新聞發布會?呵呵,那又怎麼樣?反正我要看到全民擠壓她,霍太太又怎麼樣,我要她在這個位置上坐都坐不穩。」

得到再失去,沒有比這更讓人難受的了吧!

宋唯晴對對方下了死令這才掛掉電話。

目光幽幽地盯著屏幕里的慕初笛,視線落在慕初笛嘴角的笑容上。

笑,看誰能笑到最後。 遽然,房門被推開。

「寶貝,你要我替你辦的事我辦好了,只是你確定要看?」

宋母推開門,便看到這滿地的碎片。

她驚訝地捂著嘴,「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晴晴,你沒事吧?」

宋母只擔心宋唯晴哪裡受傷,她的目光在宋唯晴身上掃視了片刻,確定她沒有受傷后,這才稍微的放心下來。

「媽咪,照片呢?」

宋唯晴語氣的焦急,使宋母一下子便聯想到一塊去。

「晴晴,又是霍驍的事把你惹成這樣對吧?」

「霍驍竟然在四年前就結婚,這樣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一往情深。」

宋母在市廳有著強大的人際網路,所以,宋唯晴拜託她去民政局找霍驍與慕初笛的結婚證明。

「我們宋家人,就不該跟霍家有任何的聯繫,如果不是霍驍,你爸爸和弟弟怎麼會天天忙到大晚上?」

宋家人全都反對宋唯晴與霍驍。

只是當時宋唯晴精神脆弱,受不了刺激,她才不敢說這些話。

現在宋唯晴已經痊癒了,宋母便不想忍了。

特別是最近霍驍對宋家的針對,宋母全都歸咎於霍驍結婚的事上。

「媽咪,你先不要管那麼多,把證明和結婚證的照片給我。」

宋母最疼愛就是這個女兒,她當然不會有所耽擱。

從包包里掏出一張證明,還有那個結婚證的照片,她也發到宋唯晴的手機里。

「晴晴,你不要太傷心,你爹地已經幫你物色了一個好對象,到時候你們接觸接觸。」

宋父已經給宋唯晴在物色聯姻對象。

宋唯晴微怒,「我只認定霍驍!媽咪,你先出去吧。」

她只能嫁給霍驍!

如果嫁不了霍驍,那她就會……

她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宋母被趕出房間后,宋唯晴把這些照片和證明發給她剛才打電話的記者,還命人發了到網上。

網路,頓時炸開。

一個「世界大騙局,DD就是慕初笛!」的帖子在各大貼吧發表,一下子成為最熱門。

如果說幾個小時前,DD承認她跟霍驍在一起,而且他們還是夫妻關係的新聞,讓網民震驚。

那麼現在這個帖子的內容,卻讓網民們震怒。

他們竟然一而再地被一個女人欺騙。

「什麼情況?慕初笛跟霍驍結婚,DD又承認她跟霍驍是夫妻,而且小孩都四歲大。這是不是承認自己就是慕初笛?」

「我的女神一而再地戳我心窩,我再也不會相信女人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