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39 Views

白天成搖搖頭道:“我也不明白,他剛纔向我使眼色,可能想以他的方式制止侯晶晶跳樓吧。”

Written by
banner

鄭燕雪道:“這時,我們不如配合龍雲吧!”

“對,我們過去攔他!”白天成率先衝了過去,鄭燕雪緊跟身後。

雲飛龍搖搖晃晃走得並不是很快。

“龍雲,你不要這樣想不開,有什麼事難道不能坐下來談嗎?”

白天成和鄭燕雪擋在雲飛龍的前面。

“你們不要管我,工作沒了,還欠下一屁股債,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不如一了百了,早點解脫!”雲飛龍掙脫白天成和鄭燕雪的阻攔衝向欄杆。

白天成他們跟着也衝向欄杆。

“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跳下去!”雲飛龍有意識叫道。

“他能有什麼辦法?”陳明君根本就不信任雲飛龍。

“好了,我們別說,繼續看下去。”白天成好似對雲飛龍有信心。

雲飛龍有意識將頭髮弄得更亂,提着花瓶跨上欄杆。侯晶晶正要跳下,冷不防聽到有人在上方叫道:“我不想活了!”

她轉過臉去,只見一個披頭散髮形容相當憔悴的男子正跨在欄杆邊上。她本能地叫道:“你別過來!否則我就……”

雲飛龍大叫道:“難道你想制止我跳樓?”

正說着,雲飛龍已經跨過欄杆,跳了下來與侯晶晶站在一起。

“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思?”雲飛龍跳下來後繼續叫道。一會兒又對侯晶晶叫道:“你幹什麼?還不上去,難道你也想看我的笑話?”

侯晶晶聽他這一聲叫,嚇了一跳,本能地靠到牆上。

雲飛龍不理會她的表情,自顧着說話:“我爲什麼要來這個世界?這世界有什麼好?骯髒、渾濁,還沒有這隻花瓶來得乾淨。”


說着將花瓶朝地面摔去,片刻後地面傳來“劈啪”花瓶碎裂的聲音。

侯晶晶很清楚的聽見花瓶摔碎的聲音,心也隨之有一種撕裂的感覺,同時內心產生極度的恐慌。

“多好聽的聲音啊!劈啪!沒了,花瓶的生命沒了,待會我也像這花瓶一樣劈啪沒了。”雲飛龍邊說邊看着侯晶晶的表情,只見她神色已經倉皇。

“你,你爲什麼還在這裏?是不是想陪我一同下去?一塊‘劈—啪—’”說着,雲飛龍的手就抓向侯晶晶。

“放開我!放開我!我還不想死!”侯晶晶剛纔聽見花瓶碎裂的聲音時,已經打消死意,此時更加害怕地哭起來。

雲飛龍見目的達到,便說道:“你不想死,還不快走,是不是要我拉你一同跳下去!”

侯晶晶慌忙攀向欄杆,這時一隻強有力的手從欄杆的那邊伸了過來將她拉了過去,白天成他們過來了,他們滿意的看了看雲飛龍。

站在欄杆這邊的侯晶晶怔怔的看着故作跳樓姿態的雲飛龍對鄭燕雪說道:“校長,快救他,別讓他跳下去了,跳下去很慘的。”也許是精神過於緊張,或是驚嚇過度,侯晶晶一陣眩暈,昏了過去。

此時,校醫已經來到,將侯晶晶擡到校醫室。而云飛龍早已跳了上來。

白天成緊握雲飛龍的手說:“龍雲,你是怎樣做到的?”

雲飛龍笑笑說道:“其實很簡單,這女生是有尋死之心,但還有些遲疑,否則她早就跳下去了,這時如果有人逼她或者有人上前勸她,反倒會將她逼到絕路上。”

鄭燕雪聽到這裏說道:“難怪我剛纔一叫她,她便越過欄杆跳到外面的平臺中。”

“對,這時只有轉移她的注意力,於是我便裝作也想跳樓的人跑去,這樣便打斷她想跳樓的思緒,同時又有意識的將花瓶扔下,讓她聽到花瓶碎裂的聲音,使她聯想到她跳下去後也像花瓶一樣四分五裂,這樣她的尋死之心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天成這時心服了:“也只有你才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制止侯晶晶跳樓,你真是有功之人啊!

雲飛龍繼續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女生之所以會跳樓,肯定還有其他原因,還是要先查明。”

“你放心吧,我會叫陸老師將這件事情查清楚的。”

白天成轉過臉對陳明君說道:“陳董,龍雲今天以機智制止了這場悲劇是不是可以作爲一次面試呢?”

陳明君此時也無話可說,再提出異議恐怕說不上理了,只有日後找機會將他“請”出校門。

“好的,龍雲,我們學校正式聘請你,今天是九月三十日,國慶假回來後到學校正式上班。”

鄭燕雪卻道:“願我們合作愉快,龍雲老師!”

“校長,你叫我什麼?能不能再叫一遍?”雲飛龍內心非常激動,他渴望這是真的。

鄭燕雪笑道:“龍雲老師,以後請你多多費心!”

“龍雲老師!龍雲老師!”

雲飛龍聽了真的心花怒放,“太好了!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他聯想到前天晚上還在盼望有個餡餅掉下來,今天果真掉下來了,並且是大大的餡餅。 第24章 飛龍賣車

今天對於雲飛龍來說是又喜又憂,喜在終於可以實現自己此生的願望,憂目前三餐住宿不知如何解決?

“該怎麼辦呢?這一星期的生活總是要想辦法打發過去。”雲飛龍騎着‘雅馬哈’邊走邊想。

“二手車行!”雲飛龍經過鎮江東街時看到一家二手車行,不由得內心一動。

“鐵兄弟,今天不得不委屈一下你了。”雲飛龍拍了拍這輛跟隨他出生入死的雅馬哈自言自語道。接着將摩托停好,走進這家二手車行。

“老闆,您來了,是不是想要挑一輛順手點的?”將近兩百斤的車行老闆滿臉堆笑地迎了出來。

雲飛龍並沒有理他,只是在打量車行裏的車輛,看看這裏的二手車都賣些什麼價錢,好對比一下自己這輛雅馬哈的價位。

“老闆,您慢慢挑,要是您挑中了哪輛?跟咱說一聲,至於價位方面,我們可以商量商量,保證讓您買的放心,用的舒心。”胖老闆跟在雲飛龍身後,不斷做他思想工作。、

“老闆,你別嚷好不?”雲飛龍很煩這胖老闆在耳旁如同蚊子嗡嗡叫。

“好,好,您看!” 胖老闆暗自惱火, 絕品透視仙尊 ?但是他不敢發火,因爲他知道顧客就是上帝,更何況雲飛龍那置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

雲飛龍來回地走,終於發現一輛與自己的雅馬哈無論在車齡還是外觀上都很相近。

“老闆,您的眼光真的不錯,這輛雅馬哈還沒怎麼修過,最多縫補過輪胎什麼的。”

“一口價,多少錢?”雲飛龍話很少。

“好,爽快!一口價三千。”

“嗯!”

“您要了?”

雲飛龍又是一句“嗯!”


孽愛囚情:總裁放過我 ,倒是倒是挺爽快的。

這時,雲飛龍卻出去將自己的那輛雅馬哈推了進來。

“老闆,您這是?” 胖老闆不解雲飛龍的舉動。

雲飛龍道:“不,我不是來挑車的,而是來將我的車轉手的,剛好看到你那輛雅馬哈與我這輛雅馬哈無論在外觀還是車齡上都很相似,我這輛車也只是修補過輪胎而已。你的那輛一口價三千,那我也不想佔你便宜,開價兩千五。”

聽到雲飛龍是來轉手車輛的,胖老闆馬上臉色變得不新鮮。

“小夥子,原來你是來消遣我的,根本不是來買車,白白浪費了我的口水。”

“錯,我不是來消遣你,是來與你談這筆生意。”雲飛龍冷冷道。

“小夥子,你找錯地方了,我這裏那麼多車都還沒有賣出,那還有閒工夫理你的車?” 胖老闆擺了擺手“請”雲飛龍出去。

雲飛龍並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他推着車往外走,誰知剛走的門口,胖老闆嘀咕了一句“真他媽的倒黴,也不知是哪裏摸來的破車,害的我白搭了這麼多功夫。”

雲飛龍怎容這老闆胡言亂語來詆譭自己?他停好車,一個箭步,衝了過來,一手揪住他的衣領,一運力,漸近兩百斤的老闆便雙腿離地,懸在空中。

“你說什麼?你居然說我的車來路不明!”

“你想幹什麼?快,快放我下來,不然我報警了!” 你好,灰姑娘

“不把話說清楚,你報警也沒有用。”雲飛龍怒吼道,他此生最氣人家冤枉自己。

雲飛龍的怒吼聲和胖老闆的驚叫聲,引來了路人的圍觀。

有的說道:“這人居然這麼大膽敢惹胖牛,不怕被他表弟給剁了。”

也有的說道:“胖牛平日裏是個鐵公雞,總是在算計別人,這回該他受的了。”

“這人可真夠厲害的,單手居然將胖牛提起,這回胖牛可有的受嘍!”

“還不把我放下來,你找死啊!哎呀,別……”感情是胖老闆被雲飛龍捏的很痛苦。

這時,圍觀的人羣讓出一條道,一個手臂上的人紋着白虎的年輕人衝了進來。

“看,胖牛的表弟江中虎來了,那狂妄的年輕人這回麻煩了!我們還是避一避,免得待會殃及我們。”人羣中有人驚叫道,接着好些人往外散開。

“你幹什麼!還不趕快放了我表哥!”江中虎怒叫着便衝上去抓雲飛龍另一隻手。豈料這隻手反被雲飛龍抓的死死的。

“放可以,但必須讓他交代出個道理來,爲什麼說我的車來路不明?”

雲飛龍側過臉,一道冷光如飛箭般直逼江中虎。

“啊,飛哥!”

“是你!江中虎。”


雲飛龍不由得將胖牛放了下來。

胖牛一放下來就叫道:“成虎,你要幫我出這口窩囊氣呀!”

雲飛龍卻道:“你問一下你的表弟,我這輛車是不是來歷不明?”

江中虎忙道:“飛哥,你別生氣,牛哥,這車是我親自在車行幫飛哥挑選的,怎會是來歷不明?”

胖牛還指望江中虎幫自己出這口氣,卻想不到江中虎對這愣不說話的年輕人有種說不出的敬畏。

“好了,牛哥,一場誤會,你繼續做你的生意。”

胖牛生氣的走到一邊,江中虎跟過去,小聲道:“牛哥,怎麼?還在生氣?”

胖牛道:“本來想指望你幫我出這口氣,難道連你也怕他?”

江中虎卻道:“牛哥,我認爲你以後多燒燒高香求神保佑。”

“什麼意思?”胖牛更加納悶。

“你該謝天謝地,他並沒有對你下毒手,如果他發起狠來,就是加十個我也不能制住他!”

胖牛大驚:“啊!他是誰?這麼厲害!”


“你不要問我,問我也不會告訴你!”

胖牛又氣又怕又納悶,但又沒辦法,只能繼續招呼顧客。

圍觀的人羣見架沒有打成,便各自散去,但也有些人內心暗自嘀咕,“這年輕人是什麼人?好像連江中虎都怕他。” 第25章 江中虎

雲飛龍和江中虎來到鎮江華興酒樓,找了個位置坐下。

“飛哥,我們一直以爲你已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