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51 Views

張兵好像是沒有聽到林曉曉的話一樣,對着她繼續說道:“曉曉,今天好不容易我們見面了,這樣吧我請你吃飯,然後我們再過來看電影。”

Written by
banner

“張兵,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說了這是我的男朋友,以後請你不要糾纏我了。”林曉曉說着話,挽住了林凌的胳膊,向着電影院裏面走去。

“你就是那個當兵的,我告訴你一件事情,曉曉這樣的女孩子不是你能夠追求的,我也可以告訴你,只要是我一句話,你在軍隊的一切都會結束了,所以你自己考慮好。”

張兵說着話,擋在了林凌的面前,用挑釁的眼神看着他。

“看樣子你很厲害,不過好狗不擋道,這句話你應該知道吧。”林凌看着張兵平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和你們這些臭當兵的在一起就是受罪,一點文化素質都沒有,曉曉,就算是你結婚了,和這樣沒有文化素質的人在一起生活,你覺得有意思嗎?”

張兵臉色變得發青了,說話的語氣中顯得很是猙獰。

“張兵是吧,你最好是嘴巴不要胡說,當兵的怎麼了,要是沒有當兵的保家衛國,誰知道你還在那裏做什麼呢?”林凌狠狠的瞪了一眼張兵說道。


“怎麼的,你還想打我,你有那個本事嗎?”張兵用充滿了嘲諷的語氣說道,同時揮揮手,有兩個保鏢模樣的傢伙就快步走了過來,站在他的身後,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怎麼樣,我就說了,你這個臭當兵的,你能夠怎麼樣?這樣吧,我也不和你多說,你要是能夠打我幾下,我不會找你的,要是我打了你,你也不要當乖寶寶,去找你媽哭訴。”

張兵說完話,冷哼了一聲,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林凌。

“張兵,你怎麼這樣說話,你想要做什麼?”林曉曉看着張兵,很是委屈的說道。

其實林曉曉和張兵認識已經有很多年了,而且她知道這個男人和喜歡她,不過她不喜歡這個類型的男人,但是一直對他的影響很好,可是在今天,這個男人徹底的顛覆了她的影響,她的心中還真的有一些難受。

張兵 並沒有回答林曉曉的問話,而是看着林凌說道:“你還是不是男人,要是男人就和我比試一場。”

“好呀,既然你有這個願望,我就答應你。曉曉,你也看到了,這可是張兵自己求着讓我打的。”林凌笑着說道,今天看樣子他要是不動手,還真的是對不起張兵的要求。

“那好,誰要是後悔誰是孫子。”

張兵說着話,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要知道他可是跆拳道黑帶,就算是林凌是當兵的,他也有把握幾拳就把他搞定。

“我不會後悔,這樣吧,我們既然是要比試,再加上一些賭注,你說行不行?”林凌看着張兵的樣子,笑着說道,語氣中也是充滿了不屑。

“行呀,你還有什麼賭注?”

張兵聽了林凌的話急忙說道,本來他就覺得比試自己贏了也沒有什麼意思,就是把林凌打一頓,可是現在他主動要求要加賭注,他自然是巴不得了。

“我們誰輸了,就脫光衣服,在這裏爬上三圈,要是我輸了,我也和你一樣,你敢嗎?”林凌看着張兵淡淡的說道。

張兵愣了一下,看到林凌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他還真的是有些猶豫了。

“不過你可以找幫手。”林凌又說了一句。

“可以找幫手,那好呀,我答應你。”張兵說完話,朝着兩個保鏢揮揮手,指了一下林凌。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林凌隨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對着張兵叫道。

“可以開始了,既然我可以找幫手,那麼我就先讓幫手上了。”張兵冷哼了一聲,又朝着兩個保鏢揮揮手。

兩個保鏢朝着林凌走了過來,兩個人的臉上都是流露出猙獰的神情。

這兩個傢伙本來就是社會上的混混,可以說是身經百戰,加上後來他們有經歷過特訓,受過專門的特種兵的培訓,所以他們的招數都是殺人的招數,現在在他們的心中,林凌已經是一個殘廢人了。

看到這兩個傢伙的樣子,林凌也是有一股殺氣冒了出來,這兩個傢伙手上不知道沾過多少人的鮮血,可是他們並沒有受到懲罰,看樣子是後臺有人。

只不過今天他們倒黴,遇到了林凌,那麼他們以前沒有受過的懲罰,今天他們就要全部兌現了。

這時候,兩個保鏢已經是一前一後圍住了林凌,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兩個人一個用拳,一個用腳,一起向着林凌打了過去。

林凌的身體突然像是鬼魅一樣的消失了,接着他出現在了其中一個傢伙的身後,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腦袋上。

這傢伙還處於懵比當中,結果被這一巴掌扇的原地轉了幾圈,接着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時間他眼前出現的都是小星星。 另一個傢伙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很快就反應過來,一腳又是狠狠地朝着林凌踢了過去。

林凌看到這傢伙踢出來的這一腳,還真的是有一些佩服,這傢伙的身手應該和李二牛差不多,不過就是他的功夫用錯了地方。

就在這傢伙的腳即將要踢到林凌的時候,林凌突然伸出手可抓住了他的腳踝,手上加大了力氣,頓時一陣清脆的骨折的聲音鑽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裏面。

本來電影院散場以後,人就很多,看到這邊有熱鬧看,就紛紛圍了過來,看到林凌竟然單手捏碎了一個看上去很是牛逼傢伙的腳踝,他們的嘴裏面都是發出了驚叫聲。

那個保鏢慘叫了一聲,用驚懼的眼神看着林凌,那樣子就好像是在看魔鬼一樣。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腳踝受了傷,但是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有一股猛烈的力量鑽進了他的身體裏面,把他的身體內臟已經是破壞了,他受了很是嚴重的內傷。

這種內傷要是不及時得到正確的治療,那麼他這一輩子的保鏢生涯也就徹底的結束了。

這時候,那個被一巴掌扇的坐在地上的傢伙也站了起來,看到自己的夥伴受了傷,他一下子就像是猛獸一樣朝着林凌撲了過來。

那個被捏碎了腳踝的傢伙看到自己夥伴的樣子,張開了嘴巴想要提醒他小心一點,可惜的是他還沒有顧上說出來,他的夥伴就被人家一下子抓住了肩膀,接着又是一陣熟悉的聲音鑽進他的耳朵裏面。

他的夥伴已經被人家捏碎了肩胛骨,至於能不能夠復原,那是誰也不知道的一件事情了。

看到自己的兩個保鏢被林凌很是輕鬆的搞定了,張兵臉上有一些驚懼的神情,不過很快的,這種神情一下子就消失了,他站在原地,看着林凌,一句話都沒有說。

“怎麼,你害怕了?”林凌沒有看那兩個保鏢,而是看着張兵問道。

“害怕,我的字典裏面沒有這個詞,林凌,就算是我站在這裏,你敢打我嗎?”張兵冷哼了一聲,看着林凌不屑的說道。

話剛說完,張兵就覺得自己眼前多了一個拳頭,拳頭是越來越大,結結實實地打在了他的臉上,接着他就覺得自己臉上有劇痛瞬間傳遍了他的全身,然後他就覺得自己鼻子裏面有液體噴了出來。

張兵捂住了自己的臉,惡狠狠地看着林凌,只不過他臉上已經是充滿了鮮血,眼睛裏面也是,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人長的是什麼樣子的。

“張兵,你還不認輸嗎?”林凌看着張兵又是冷冷的說道。

“你這卑鄙小人,趁我不注意打我,你贏得太不光彩了吧。”

張兵冷哼了一聲說道,他知道現在嘴巴不能夠認輸,不然的話,在地上爬三圈的事情,他可是沒有臉面做。

“現在輸了,就說別人贏得不光彩,你還真的不是一個男人,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今天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你爬三圈的事情都的必須要做。”

林凌看着張兵冷冷的說道,說話的時候,他臉上的神情很是嚴肅。

就在這時候,圍觀的人們知道了他們兩個人的堵住,於是紛紛的叫喊道:“願賭服輸,願賭服輸。”

張兵朝着這些人看了一眼,惡狠狠的說道:“你們亂起鬨什麼,有本事你們再說一遍,我保證不把你們打死。”

圍觀的人們聽到了張兵的話,頓時臉上都是流露出怒火,本來看電影的都是小年輕,而且他們都是一對一對的,他們可是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是把他們的脾氣惹了起來,他們可是做事情不管後果的

“扒了他,扒了他。”隨着說話聲,幾個小年輕快步走到了張兵面前,伸出手就準備要扒他衣服。

雖然被林凌打了一拳,可是張兵畢竟四跆拳道黑道選手,幾個年輕人他還是能對付的,這幾個小年輕還沒有把他的衣服扒了,張兵一頓拳腳就把他們打翻在了地上,一時間,地上躺了好幾個慘叫聲不絕的小年輕。

看到張兵現在還這樣囂張,頓時所有的年輕人們都不願意了,紛紛圍了過來,把張兵圍在了中間,就算是他再厲害,可是畢竟只是一個人,於是沒有一分鐘的時間,他的衣服就被扒光了。

“你是自己爬呢,還是讓我們幫忙。”一個鼻青臉腫的小年輕手中抱着張兵的衣服和褲子,惡狠狠地問道,看樣子只要是張兵說一句不爬的話,他肯定是會幫忙讓張兵趴的。

感受着四周的殺氣,張兵知道今天這件事情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了,他滿臉殺氣的看了一眼這個小年輕,還沒有說話呢,他的屁股上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腳。

“快點,要是不會爬,我來幫你。”小年輕的話剛說完,緊接着就有好幾腳踢在了張兵的屁股上。

“林凌,是不是太過了?”

林曉曉低聲的對着林凌問道,她知道張兵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今天的事情他一定會記在林凌的身上,以後他一定會找林凌算賬的。

“男人願賭服輸,要是今天我輸了,那麼你覺得他會放過我嗎?”林凌笑了笑,對着林曉曉低聲的說道。

林曉曉沒有再說話,她知道林凌說的是真的,既然他說的是真的,她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走吧,回家,電影也不看了。”林凌看了一眼林曉曉,低聲的說道,說完話,就抓住了林曉曉的手,向着電影院門口走去。

走出了電影院,看到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羣,林凌突然有一種感覺,好像眼前的這個世界和他的世界不是很相適合一樣,他覺得自己在這個城市,竟然是這樣的格格不入。

“你怎麼了,要是不願意逛街了,我們回家吧。”林曉曉也是發覺了林凌的不對勁,就低聲的問道。

“沒事情,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好好的陪着你逛逛街。”

林凌看着林曉曉很是溫柔的說道,眼前這個女孩子已經讓他徹底的失陷了。 “那就好,我們轉一圈就回家吧。”林曉曉說着話,也是溫柔的看了一眼林凌,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容。

兩個人慢慢的在街上走着,現在天色不是很晚,大街上的人還是很多,人們在忙碌了一天以後,纔會在這樣的夜色中,把一天的壓力徹底的釋放出來。

林曉曉兩個人在街上走了大概有幾百米的距離,來到了一個紅綠燈路口,這時候,有好幾個混混一樣的傢伙紛紛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有一些不對勁,我估計等會兒還會有更加刺激的事情發生。”林凌看了一眼圍過來的這些小混混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說道。自己的生活還真的是精彩呀。

那些混混們圍了過來,把林凌兩個人裹挾在中間,其中一個傢伙惡狠狠的對着林凌說道:“小子,最好是乖乖跟着我們走,不然的話,我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林曉曉剛準備要說話,林凌對着她搖搖頭,他已經是冒出來了殺心,既然這些傢伙們一次次找自己的事情,那麼他一定要讓他們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走了大概有幾百米遠的地方,這時候已經有十幾號小混混們圍住了林凌和林曉曉,他們朝着一處偏僻的地方走去,看樣子要在那裏把林凌教訓一頓。

“林凌,我們……”

林曉曉有一些擔心的對着林凌說道,話還沒有說完,一個男人就惡狠狠的對着她說道:“臭**,閉上你的嘴巴,你再說話,等會兒我讓兄弟們……”

這個男人的話還沒有說完,肚子上就被林凌狠狠地踹了一腳,他的身體 直接倒飛了出去,砸在了幾個他的兄弟身上,一時間,幾個人變作了滾地葫蘆。

估計在場的這一幫混混們沒有想到林凌說動手就動手,一時間愣住了,林凌朝着這些傢伙們看了一圈,冷冷的說道:“誰的嘴巴再不乾淨,那就是他的下場。”

說完話,林凌沒有理睬這些傢伙們,拉着林曉曉的手大步朝前走去。

那些傢伙們把自己的夥伴攙扶了起來,緊跟在林凌和林曉曉的身後,前面他們是裹挾着人家走路,現在變成了人家在前面走着,他們就好像是跟班一樣。

走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林凌停住了腳步,對着林曉曉說道:“就在這裏了,我們把事情解決完了好回家。”

“回家,你們還想的回家,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想要回家,真的是在開玩笑呢。”緊跟在林凌身後的一個胖子大聲的說道,說完話就伸出手準備抓住林凌的身體。

林凌冷哼了一聲,一腳側踹踢了過去,這一腳踢在了胖子的肩膀上,頓時把他踢得栽倒在地上。

緊接着,林凌就好像是一隻餓虎衝進了羊羣一樣,拳打腳踢,每一拳就打翻了一個,每一腳又是踹到了一個。

剩餘的那些傢伙們看到林凌實在是太兇悍了,有兩個眼珠子轉悠了幾下,直接向着林曉曉撲了過去。


做人都是有底線的,這兩個傢伙的動作已經是踩到了林凌的底線,他怒吼了一聲,直接衝到了這兩個傢伙跟前,兩腳把兩個傢伙直接踢得倒在地上,再也是站不起來了。

不過林凌並沒有要放過這兩個傢伙的意思,又是兩腳踩在了這兩個傢伙的身上,頓時兩個傢伙就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就直接暈死過去了。

看到林凌的樣子,那些混混們都是懵比了,而且臉上都是流露出驚懼的神情,沒有想到他們今天是踢到鋼板上了,至於疼不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你們給我記住,不管你們是誰派來的,要是有下一次,你們下半輩子就在輪椅上坐着吧。”

林凌說完話,狠狠地一腳踹了出去,把自己身邊的一棵碗口粗的樹直接踹斷了,然後這才拉着林曉曉離開了這裏,留下了一地懵比的混混們。

這一番折騰,兩個人也沒有了繼續逛下去的意思,於是兩個人就直接回了家。

把林曉曉送到了家門口,兩個人又是聊了很久,這才分手了,看着林曉曉的身影消失不見了,林凌才轉身朝着自己家走去。

當天剛亮的時候,林凌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宿舍,換好了自己的作訓服,這時候,紅細胞的隊員們還沒有起牀。

這一天的訓練過去了以後,幾個人回到了宿舍,正準備要洗漱,有人敲宿舍門。

門被打開了以後,唐心怡站在門口,她穿着一身訓練服,看到在場的這些傢伙們都看着自己,於是就微笑着說道:“我順路過來看看,你們還好吧。”

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睛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看了一眼林凌。

林凌知道唐心怡對自己的感情,只不過在他的心中,只有林曉曉一個人,沒有別的地方給別人了,看到她看着自己,就微笑着點點頭。

“林凌,你現在有沒有時間?我有點事情要找你。”看到林凌對待自己的態度,唐心怡淡淡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