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8 Views

不過這隋飛好歹也是神宗長老,武尊境界的絕世強者,葉楓也只能硬著頭皮,道:「前輩說吧,晚輩怎樣才能給你補償?」

Written by
banner

聽到葉楓這麼一說,隋飛咧嘴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黃牙,笑眯眯的望著葉楓,道:「你小子孺子可教,不愧是幽然那丫頭生出來的兒子。」

「前輩認識我娘?」葉楓不禁問道。

「豈止是認知,當年本長老可是看著你娘從小長大的,按照輩分,你得叫我一聲隋爺爺才行。」隋飛手捋白須,笑眯眯道。

「爺你一臉!」葉楓心中腹誹,臉上卻堆起笑容,道:「既然都是親戚,前輩怎麼好意思跟我一個小輩要補償?」

隋飛甩給葉楓一個大白眼,道:「少跟你隋爺爺套近乎,輩分是輩分,補償是補償,豈能混為一談?」

葉楓面色一僵,恨不得一拳砸在這個老傢伙的臉上。

只見隋飛嗅了嗅鼻子,臉上泛起笑意,盯著葉楓道:「你小子的乾坤袋裡有酒,趕緊拿出來給你隋爺爺嘗嘗。」

「老爺子您鼻子真靈。」葉楓一臉無語的從乾坤袋中取出一罈子烈酒。

「嘿嘿,老頭子我別的不行,就這鼻子最管用!」隋飛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掉酒罈的封泥,直接就這麼抱著罈子喝了一大口。

「這酒不錯,夠勁!」隋飛大笑一聲,旋即又笑眯眯的望著葉楓,道:「你小子乾坤袋裡寶貝東西不少,還有你小子的身上,老頭子我聞到了先天道兵的味道!」

聞聽此言,葉楓的瞳孔微微一縮。

「你小子緊張個屁,老子既然是你爺爺一輩的,豈會好意思搶你寶貝?」隋飛一邊喝酒,一邊擺了擺手,道:「你小子進去吧。」

這位神宗長老沒有再提補償的事兒,似乎一罈子烈酒就讓他滿意了。

「前輩是如何知道我身上有先天道兵的,前輩又是如何知道我乾坤袋裡有酒的?」葉楓好奇問道。

隋飛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自顧自的喝酒。

葉楓皺了皺眉,自是不會相信對方說是自己聞到的。


見這老傢伙也不理自己,葉楓邁步向深水寒潭那邊走去。

等等!他說是聞出來的,難道是那種可以分辨萬物氣味的特殊天賦,萬物息?


武者的天賦以金木水火土陰陽風雷九大行屬為主流,此外也有一些特殊類型的各種天賦,稱得上是千奇百怪。

『萬物息』這種非常特殊罕見的天賦,葉楓曾經在一本典籍中看到過相關的記載。

據說這種天賦對於天地萬物的氣味都非常的敏感,對於常人根本嗅不到的氣息和氣味,他都可以敏銳的洞察到不說,還能夠通過氣息和氣味的不同,分辨出屬於哪一種類型。

當然,擁有這種天賦的武者修為越高,萬物息的功效就越是強大,就譬如葉楓放在乾坤袋裡面的東西,那隋飛便可以通過氣息和氣味來分辨出裡面有哪些東西,就連他藏在眉心識海中的吞天青葫蘆,也逃不出萬物息的感應。

據葉楓所知,這種萬物息的天賦最厲害的功能,就是尋寶!

ps:10月1國慶,今日五更,9點,10點,11點,16點,17點各一更,十月份10張月票加一更,500貴賓加一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忘情~~ 主流的九大行屬類型的天賦,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就算是天賦等級在七級以上的,五大聖地也有很多。

但是如萬物息這種無比稀罕,卻又功效非凡的特殊天賦,有時候遍尋天下也未必能有一個。

據葉楓所知,玄天武宗的老祖便是特殊天賦擁有者,名為破妄之眸,能夠看出武技神通招式中的破綻,三十比較厲害的特殊天賦之一。

但若論稀罕程度來講,破妄之眸仍然比不上萬物息。

葉楓敢肯定,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神宗長老,手頭上絕對有著很多讓人難以想象的寶貝兒。

萬物息不是戰鬥類型的天賦,但是若說尋找寶物的能力,卻是可以稱得上是天下之最。

心中念想之間,葉楓來到了深水寒潭的附近。

僅僅只是站在寒潭的岸邊,陣陣冰寒的氣息便迎面撲來,但是寒潭裡面的水卻並沒有結冰,隨著一陣陣寒風呼嘯而過,水潭表面還有蕩漾起道道的波紋漣漪。

葉楓邁步走入其中,刺骨的冰寒將他包裹籠罩,很快就潛入了寒潭的水下。

水下到處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石頭,葉楓避開那些有人修鍊的區域,選擇了一個方位開始下潛。

當下潛到一百丈的深度之後,葉楓看到一些巨大的岩石被人開鑿出了一座座洞府,顯然是一些曾經來這裡修鍊的神宗弟子所留下來的。

武道煉體,講究的是內外兼修,內修便是如葉楓這般以混沌之力來錘鍊強大肉身,外修便是藉助外界力量的刺激,激發武體肉身的潛能,內外兼修,雙管齊下,被稱之為最好的煉體方法。

至於最終的煉體效果如何,則與煉體的法門有關了。

完全摒棄了鍊氣,轉而專註於煉體,葉楓的混沌肉身可以稱得上是最頂尖的煉體法門,以他目前肉身的強度,最起碼也要五百丈以下的深度,才有效用。

一百丈到五百丈,是武皇境界所在的區域,即便是走煉體路子的半步武帝,也最多到了五百丈就要止步,如果再繼續深入的話,不僅肉身無法承受冰寒氣息的侵襲,五百丈以下區域中的冰寒氣息還會對武者的紫府識海造成衝擊。

一般只有達到武帝境界,才能夠憑藉虛無元神的力量抵擋住這種冰寒之氣的衝擊。

葉楓以極快的速度下潛,片刻后便來到了五百丈以下的區域。

與此同時,一道道神念瀰漫而來,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人是誰?怎麼看不透他的修為,難道是武聖境界的護法不成?」

「蕭雲,你不會連他都不認識吧?此人名為葉楓,是最近才加入神宗的弟子,據說在南荒那邊很有名氣。」

這些探查而來的神念在深水寒潭中相互接觸,彼此以神念傳音交流了起來。

「聽說這個葉楓曾經在登天閣中一拳轟飛了鍾魁,武皇初期便如此厲害,真是了得啊。」

「放屁!老子當初是因為太輕敵了,所以才吃了虧!」一道神念劇烈的波動起來。

很明顯,這道神念波動的主人應該就是鍾魁,他也在深水寒潭中修鍊。

「哈哈,鍾魁你小子也太丟人了吧,被一個武皇初期的小子轟飛,真是笑死了我了。」

「蕭雲你這混蛋再難這個說事,小心老子過去打爆你的卵蛋!」鍾魁大怒道。

鍾魁一直以來都很看不起那些天賦等級高,卻始終都無法突破到武帝境界的人,被葉楓一拳轟飛的那件事情,被他視作奇恥大辱。

只是因為登天閣那位長老的警告,讓他對葉楓手上的那塊尊者令有著忌憚,再加上他是武帝初期,若是去找一個武皇初期的麻煩,就算是贏了,自己臉上也不光彩。


「武皇初期敢下潛到五百丈以下,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估計很快他就會承受不住冰寒氣息對識海的衝擊。」


「就算是半步武帝境界,也最多只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即便這個葉楓實力要比修為更強,也頂多能堅持半柱香時間算是逆天了。」

十幾個武帝修為的人以神念在深水寒潭中交流,而且就在葉楓的附近,根本就沒有避諱他,可以說是非常的肆無忌憚和囂張。

穿越五百丈這個臨界點后,葉楓也感受到了冰寒氣息對識海的衝擊,紫府中坐鎮的虛無元神遍體生輝,青光湛湛,頃刻間便將這股衝擊力化解於無形。

十幾個人的神念在不遠處相互傳音交談,葉楓眉頭一皺,冷聲道:「你們在這裡唧唧歪歪的不嫌煩人嗎?」

「小子,你在說誰?」一道神念驀然變幻,在葉楓的面前化成一道人形虛影,呵斥問道。

與此同時,其他的十幾道神念也都各自變化成人形虛影,似笑非笑的向葉楓這邊望來。


「這小子倒是個刺頭,就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咱們神宗可是好久沒出現這麼有意思的小傢伙了。」

「十七歲的年紀才武皇初期的修為,在咱們神宗裡面只能是墊底的修為,他有什麼資格囂張?」

十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渾然都沒有將葉楓放在眼裡。

葉楓目光冷漠的望著眼前這十幾個神念化身,冷聲道:「我好好在這裡修行,你們卻在我旁邊肆無忌憚的傳音交流,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我們就在這裡傳音交流怎麼了?」先前的那道人影虛影冷笑道,此人便是名為蕭雲的武帝強者。

「那是不是我也能去你修鍊的地方隨便搗亂,干擾你的修行?」葉楓反問道。

「哈哈,你小子要是有這個膽子,儘管放馬過來!」蕭雲不禁大笑道。

其他幾個人形虛影也都笑了起來,卻見葉楓直接在深水寒潭中邁步而行,一道青光閃現,噗嗤一聲,將那蕭雲以神念幻化而成的人形虛影直接洞穿。

緊接著,一朵青色的火焰升騰而起,直接將蕭雲的這一道神念焚滅成了虛無。

「轟!」

深水寒潭五百多丈的區域猛然震動,潭水的劇烈波動引起了在這片區域修鍊的許多人注意。

在這片區域上面修鍊的一些武皇境界的武者也都紛紛睜開眼睛,不清楚下面那些武帝級的強者到底在做什麼。

一座洞府轟然炸裂,身著青衫的蕭雲沖了出來,滿面怒容。

原本來湊熱鬧的十幾個武帝境強者也都驚呆了,誰也沒有想到葉楓居然說動手就直接動手。

這個世界已經如此瘋狂了嗎?武皇初期挑釁武帝境界?

只見葉楓在水中邁步而行,如履平地,冷冽的冰寒之氣對他彷彿沒有絲毫的影響,直往蕭雲的所在而去。

就在剛才滅掉對方的那一道神念時,葉楓就已經鎖定了蕭雲所在的位置。

他很清楚在這裡只有實力強大才能夠少些麻煩,所以葉楓原本就打算以戰立威,這蕭雲正好撞到了他的槍口上。

若是在三個月前,他還不敢輕易挑釁武帝境界的強者,但是在與聖尊化身的廝殺中,他的殺戮之氣修鍊到了第一重殺氣成鎧的境界,彌補了攻擊手段不足的問題,所以他便有了與武帝強者正面一戰的把握。

「鍾魁,這小子是不是瘋了?」

「誰知道呢,蕭雲比我突破到武帝初期更早,一個小小武皇初期挑釁他,簡直不知死活。」鍾魁冷笑道。

他並沒有將葉楓有尊者令的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因為如果說出來的話,這幫傢伙就有可能會有所顧忌。

「蕭雲那傢伙平日里就喜歡跟我作對,這一次正好借他的手教訓這個姓葉的小子,到時候惹出來尊者令背後的那位,蕭雲也要倒霉,正是一舉兩得!」

心中這樣想著,鍾魁便越是在中間起鬨挑撥,陰腔怪調道:「蕭雲這次可是被人打臉打的啪啪響,以後可怎麼有臉見人呦……」

此言一出,有幾個好事者也跟著瞎起鬨,那氣勢洶洶而來的蕭雲更是怒焰中燒,恨不得將葉楓碎屍萬段才能解心頭之恨。

葉楓聽在耳中,目光冷冷的向鍾魁的神念化身望去,道:「不用你這裡火上澆油的挑撥,一會兒蕭雲之後,下一個就是你!」

鍾魁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道:「你先過蕭雲這一關吧。」

「不知死活的小子,老子今天要碾碎你身上所有的骨頭!」不遠處,蕭雲遍體籠罩著黑色的罡氣,寒潭之水在他的面前紛紛破開到兩側,讓出一條通道,直往這邊衝來。

葉楓的目光中透出絲絲的冷意,對方既然抱著這種目的,他也不介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只見葉楓邁步向前,直接朝著氣勢洶洶而來的蕭雲迎了上去周遭的潭水皆被他身上湧現出來的氣勢強行破開,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黑水罡氣!」

蕭雲探手一抓,濃郁的水元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化作兩道粗大的黑色劍罡,劈斬殺來。

這蕭雲本身就是水系天賦的武者,主修鍊氣,修鍊出來的黑水罡氣,在水屬性的力量中,也是一種比較難纏的類型。

黑水具備很強的腐蝕性,一旦沾上便如跗骨之蛆,不僅會將肉身腐蝕成膿水,修鍊到一定境界后,還可以腐蝕元神神念。

「雕蟲小技!」

葉楓冷哼一聲,以他為中心的真空地帶擴散開來,從一丈左右的範圍,瞬間擴張到了十丈。

萬古不朽的混沌,衍生萬物的造化,毀滅蒼生的殺戮,狂放霸道的意志,葉楓將自己武的武道之勢釋放而出,形成一片如同領域一般的真空地帶,將那兩道黑水罡氣阻隔在十丈之外,無法靠近過來一寸一毫。

蕭雲看到這一幕頓時變色,怎麼也無法想象,一個武皇初期的傢伙居然僅僅憑藉武勢就可以抵擋住自己的攻擊。

太可怕了!身為武帝初期的強者,蕭雲卻在這一刻感覺到葉楓實力的深不可測。

葉楓冷漠的望著他,道:「你仗著修為高,便認為實力比你低的人就要任你欺凌,那麼現在我的實力比你強,那麼是不是我也同樣可以隨意的欺凌於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