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42 Views

“你!龍角不行,只要你放我走,其他的都可以,就算精血我也可以給你一滴!”龍彬死死的咬牙,龍角對他來說極爲重要,而精血雖然也同樣重要,但花費百年,一滴精血便可以再次恢復,這一滴精血已經是他能承受的極限了!早在之前他便贈與一個人類一滴精血,現在再失去一滴已是極限,不能再多了!

Written by
banner

此時的龍彬現在蒙受的簡直就是天大的侮辱!就算三百年前白風鵬就它鎮壓時也沒有提出索要精血的要求,這對他高貴的龍族來說是極大的侮辱!但此時迫於這紫衣男子強大的威勢下他只能暫時屈服!

“一滴精血?一滴有什麼用,起碼也得百八十滴吧?如此如何,你贈與我七十滴精血,或者龍角我便保你離去如何?”雷古說道。

“你!找死!”龍彬終於無法忍受,雙目都要噴火了,頭髮倒豎,濃濃的煞氣衝出!冰霜血龍本就是主殺伐,最爲暴戾的龍族之一,若不是雷古給他的威脅感太強,他豈能與雷古對過廢話?但這雷古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龍彬全身長出細密龍鱗,變成了人立狀的血龍,張這猙獰的龍嘴,向着雷古猛撲了過去!

“怎麼回事,這冰霜血龍怎麼瘋了一樣攻擊老師,難道老師和他有仇?”葉影疑惑的看着變身了的龍彬疑惑道。

“砰!” “砰!” “砰!”

龍彬雙拳如同流星般瘋狂的對着雷古猛砸,但雷古神情絲毫不亂,雙掌的火焰收斂壓縮形成深紅色火甲將其手掌覆蓋,龍彬一瞬間已然擊出百拳,但卻沒有一拳砸中雷古的身體,皆被其手掌擋住!

龍彬暴退!怔怔的看着自己手掌的龍鱗,手掌龍鱗可是他最爲堅硬的部位,是他祭煉最多的鱗甲,這可謂是他最厲害的兵器,但剛剛打出百拳後,碰觸那雷古的火甲時竟然讓自己的手掌龍鱗燙成了深紅色,自己的寒冰之意竟然都難以完全擋住那無盡的熾熱!

“好恐怖的意境領悟,這傢伙到底是何人!”龍彬目光多出了一絲畏懼,萌生了退意,他已經知道自己定然不是眼前這男子的對手了,畢竟龍彬是理智的,性格雖然暴戾,但他還不想死!

“接我一掌!”

雷古喝出一聲,同時手掌火光如同太陽般閃耀!火焰形成特殊複雜的紋路在其手掌上刻畫,只見雷古向下一壓!一道巨大的如同天神手掌一般的火焰巨掌在龍彬上頭出現,隨即狠狠壓下!

“這是!”白風鵬瞳孔猛縮,眼中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而白風鵬一旁同樣在觀戰的周姓男子心臟都是一震,他對於火屬性的領悟比起雷古不得不說相差的太遠了,雖然同爲尊級,但尊級與尊級之間的差距極大!

無盡的熾熱蔓延至寒靈島,此時如同陷入火焰世界,之前那的白雪早已消失,寒冷之感也早已不見,現在葉影他們周圍極熱,炎熱!那火掌僅僅散發的溫度,就讓各學員都有些受不了了!

“尊級!至強的尊級!”

王坤、狄禹等排名榜前十的學員都怔怔的看着遠處的戰鬥,此時之前的任何驕縱之心都立刻消失殆盡,在尊級眼中,什麼天才妖孽都不過是螞蟻而已,不成尊終爲螻蟻!

各學員喃喃出聲,眼中有着只剩下了敬畏!

火掌轟然拍下,那龍彬咬着牙齒雙拳狠狠向着上方轟去,形成兩道冰拳,欲要將這火掌擋住!

“轟!”

一道白影如同隕星,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被砸下了寒靈湖!寒靈湖如同遭受蓋世重擊一般,猛然炸開!湖水衝上天空,但瞬間便被無盡的熾熱蒸成了虛無!

火掌拍入寒靈湖,簡直就是滅世一掌!寒靈湖一瞬間被蒸發掉了近十米深的湖水!

寒靈湖陷入了寂靜之中,隨即一道人影閃動,那是雷古!只見雷古瞬間衝入寒靈湖!

“轟!”

地動山搖,湖水翻騰!寒靈湖下方如同又升起了大戰,隨即一道龍吟聲響起!這龍吟聲響徹天地,但卻失去了那震天的威勢,反而叫的極爲悽慘,讓人聽了心中發寒!

“轟”

又一次巨響,寒靈湖猛然炸開!一條白色巨龍瘋狂衝出!此時那白色巨龍渾身是傷!最爲悽慘的是他的兩根龍角已經少了一根!腦袋上血肉模糊!

這冰霜血龍衝出寒靈湖什麼都不管,拼命的向着遠方逃去,甚至連頭都不回,不知撞斷多少巨樹,隨即飛上天空,瘋狂奔逃,隨即消失在了山脈中!

“今天心情不錯,奪了你龍角便放你走吧。”

一會兒,一道紫色人影衝出湖面,手中握着一根白色巨角,笑呵呵的衝出了水面。 龍彬重傷奔逃,雷古則是全身無恙,雷古之實力不用在多說了!葉影怔怔的看着原處那紫衣的身影,一臉驚愕,他老師的實力簡直太恐怖了!怪不得之前雷古之前直接在大夏王朝宮殿上方肆無忌憚的飛行,想必那大夏皇帝根本不敢招惹雷古!

“跑了!”白風鵬他們兩人看到龍彬逃走,臉色都沉重了起來,白風鵬之前還希望雷古能將龍彬留下,然後他們便可將其鎮壓!沒想到竟然跑了!

“哈哈,白兄,真是不好意思,這條老龍一時間沒攔住讓他給跑了。”雷古哈哈笑道。

白風鵬看着經過一場大戰,身上沒有一絲傷痕的雷古,眉頭微皺,這雷古確實是攔不住那龍彬被他跑掉的?

雖然極爲懷疑,但雷古與他並不是熟識,他也不好強求雷古做什麼事,對此只能無奈。

“算了,跑了便跑了,若他再敢來我們龍騰學院,下次我定當將其親自鎮壓!”白風鵬沉聲說道。

“哈哈,如此最好,我先去見見我那徒兒了。”雷古說完,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空中。

此時的寒靈島各個學員都將目光死死看着空中,剛剛那紫衣男子雷霆出手一舉重傷冰霜血龍的一擊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這紫衣男子倒地是誰?難道是龍騰學院的一位不知名的副院長之一嗎?

此時葉影身旁忽然出現一人,正是那雷古,這寒靈島的護陣在雷古眼前如同無物,根本無法將其阻擋!

“葉影,走,跟我來。”葉影腦海響起雷古的聲音。

看着那紫衣男子忽然來到了周邊,各學員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極爲導師也是極爲尊敬的待在了原地,

葉影看了看雷古,隨即對這靈兒說了聲便跟着雷古走去。


等雷古離去,那幾位導師纔開始低聲交談:“這是我們學院的哪一位副院長?沒想到我們學院竟然還是這麼厲害的一名副院長,我們龍騰學院果然底蘊深厚啊!”

一會兒,在一個無人之處,雷古停了下來,將一根白色龍角取出,這白色龍角本來極大,但不知雷古用了何種方法使它顯得極爲小巧,僅僅只有兩個拳頭般大。

“老師,這是?”無盡的寒氣籠罩在龍角周圍,這寒氣葉影極爲熟悉,是寒冰之意的味道!

“剛剛那條老龍的角,這玩意兒對你寒冰之意的領悟應該有大用,你拿着吧。”雷古一把丟了過來。

葉影急忙接住,怔怔的看着這白色龍角,一時間顯得有些不真實,這是那尊級魔獸的龍角?

“老師,這…….”這東西太貴重了,葉影一時間都不知該怎麼辦。

“別唧唧歪歪,拿着吧,收你爲徒後都沒送你什麼看的上眼的東西,這個東西不錯,就算是給你的拜師禮了!”雷古板起臉說道。

葉影停頓片刻,也不再多推辭,說實話,這龍角葉影確實極爲喜歡,將這龍角琢磨一番,定能在寒冰之意上更快的進步,即使不能讓葉影直接突破下一層意境層次,也能讓葉影在寒冰之意上的領悟更爲深刻,定然能爲之後的突破做好鋪墊!

將龍角收入儲物戒指中,隨即一鞠躬說道:“多謝老師!”

“葉影,你知道我這次來是幹什麼的嗎?”雷古轉而說道。

葉影一怔,思索了一會兒後說道:“莫非是關於位域戰之事?”

雷古此次來顯然是有關葉影的事,而說起葉影,如今唯一值得雷古關心的便是位域戰之事了。

“呵呵,我來這確實爲了此事。之前這位域戰的事我也和你說過了,這東南板塊和東北板塊爭鬥一直不止,因此出現了位域戰,兩大板塊的將士在交界地廝殺,後來那裏被稱作了血浴平原,而之後普通的高手漸漸少了下去,漸漸演變成兩大板塊的天才的爭奪戰。到了現在去血浴平原的已經不止東南、東北兩大板塊的天才了,其他兩個板塊的天才也開始前去那裏歷練,這地方不得不說是天才的聚集地!”雷古微笑的說道。

“老師是想讓我也去歷練。”葉影淡淡道。



“這血浴平原極爲危險,這我絕對沒有誇大!在血浴平原甚至連不少尊級強者都待在那地方,尊級之間的戰鬥在血浴平原並不少見!說實話,我確實希望你去血浴平原,那裏雖然危險,但若是你能在那地方待上幾年,你的實力、心性等等方面將會有極大的提升!那裏的死亡率是九成!甚至更高!一個個天才的死亡,造就了真正強者的崛起,自血浴平原活着出來突破到尊級的人也極多,那裏死亡率極高,但我相信你若是去,你的存活率有三成!”雷古怔怔說道。

“三成?”葉影略微一怔,以自己的實力在那裏存活的機率也只有三成嗎?葉影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極爲自信的,相信雷古對葉影的實力也極爲清楚,但這樣依然只有三成的存活率?

“怎麼?不信?那地方可不是光實力高便能安然活下來的,實力低微者擊殺了高手這等事可不少見,除非你能達到尊級,否則你在血浴平原的生存率便是三成!”雷古鄭重道。

“血浴平原,這可是個極爲有趣的地方,你若是抱着現在這個心態去的話,你的存活率是一成!”

“話就說到這裏了,雖然我希望你去位域戰,但至於去不去還是你的事,我只是提個意見罷了。不過我可告訴你,你只有在那待上三年纔算是我真正的弟子,否則出去可千萬別說你是我雷古的徒兒,聽見沒有!”雷古板着個臉說道。

葉影一聽頓時苦笑,老師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不去?這不是逼着他去嗎?

“哈哈,話已說完,至於究竟去不去你再好好考慮考慮吧。”雷古說完便要轉身離去。

“哦,對了,你若已經決定要去的話,我能告誡你的便是小心!不要小看那裏的任何一個人!好了,我來龍騰學院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我便回大夏!”話剛說完,雷古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顯然已經離開了。

四周看了看,確定雷古確實離開後,葉影臉色沉重的向着原路走回。

“血浴平原?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天才的屠戮場,強者的崛起地!”葉影微微唸叨慢慢行走。

(這作者後臺又出問題,傳了我十多次,十點時章節終於傳上來了。) 試煉正式結束,關於寒靈湖幾大尊級強者的對戰的議論聲也漸漸消停下去,如今的寒靈湖學員心情卻極爲低落,不爲別的,只因爲寒靈湖的寒氣漸漸消散,寒靈湖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寒,如此也就是說無法在湖底修煉吸收寒氣了。

今年的排名賽結束,第一名出乎意料的竟然被一個剛入學院的新生奪得,對於葉影的名字衆人都熟知了起來,而這段時間葉影卻如同消失了一般。

暗影山脈一處,一塊山壁被鑿開一個巨大的洞口,洞口周圍瀰漫着白色的冰霧,一直白毛犬類魔獸正趴在洞口,目光時不時看向周圍。

周圍一些魔獸經過此地都遠遠的走開,因爲這裏充斥着濃厚的寒氣,濃濃的冰寒自那洞口傳出,給魔獸一種極爲危險的感覺。


洞內,一黑衣男子正閉眼盤膝在地上,濃濃的寒氣正是自他身上散發而出,這男子樣貌剛毅,眉宇間透露出極強的自信,此人正是葉影!


“這滴血液果然神奇!”閉眼的葉影喃喃自語。

此時那滴自冷刀手臂中取出的精血正被葉影吸收而懸浮在丹田位置。

丹田是鬥氣運轉的樞紐,雖然葉影身體特殊,即使丹田被毀也可修復,但被破壞時短時間將會影響鬥氣的運轉。

那滴血液正被葉影的淡藍色鬥氣包裹在中間,血液中蘊含的寒氣被葉影的鬥氣不斷同化吸收,這血液正緩緩的縮小!

“這滴血液應該便是那冰霜血龍的精血!”此時的葉影已經暗自猜測到了精血與那冰霜血龍的關係,如此濃厚的寒,定然與那冰霜血龍密不可分!

“哈哈,可惜這冷刀得到這精血卻無法將其吸收同化,只能當做兵器用,雖然如此做短時間提升的實力極大,但長遠來看卻是不智之舉!嘿嘿,倒是便宜了我!”葉影嘴角揚起,繼續吸收那血液精華。

這精血乃是尊級魔獸冰霜血龍的精血,其中蘊含的寒氣精華極大,葉影想將其同化吸收也不是個容易事。

雪脈,這地方正是葉影現在所在之地,雪脈立處暗影山脈中部,離寒靈湖大概是一百里的路程,因爲怕在寒靈島時被打擾,葉影便找了到了這地方,吸收這精血。

雪脈這段時間與之前略有不尋常,一處山壁這幾天一直散佈着濃濃的寒氣,濃濃的寒氣不僅冰寒還遮擋了視線,不少魔獸都想進入瞧瞧,但自從進入的魔獸盡皆凍死後,魔獸的出現就漸漸少了,但總有一些較爲強大的魔獸自持實力足夠想進去一探,然而響起幾聲狼嗷聲後,進入的魔獸皆是從沒出來過。

故此再有勇氣闖入此地的魔獸已經幾乎沒有了。

一隻目光冷厲,全身雪白的一人高猛虎邁着輕緩的腳步從此地走過,冰冷的寒氣透過其的身體,這隻白毛猛虎目光向着冰霧處看去。

這隻猛虎是這一帶的王之一,在這山脈中部,它宗級巔峯的實力絕對可以橫掃周圍魔獸!在加上它的血脈天賦,它的實力足有讓它毫無爭議的成爲這一帶最強的王之一!除非是絕級魔獸降臨,否則它便是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

這隻白毛猛虎腳部停留了下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冰霧,白毛猛虎目光盯着白霧持續了許久,最後終於還是轉過了頭,放棄了闖入冰霧的想法,繼續向着走去,之前一隻和它實力相差無幾的這一帶王之一的魔獸便是在這鬼地方失蹤了,白毛猛虎雖然很想去一探究竟,但最終還是放棄。

“終於要盡皆煉化了!”盤膝在洞內的葉影露出笑意。

此時丹田內那精血已經只剩一絲,而葉影體內的藍色鬥氣則是瘋狂的吞噬,終於那精血盡皆被煉化吸收!

葉影眼眸睜開,藍色的光芒在葉影瞳孔中閃現,不一會兒,藍色消失,恢復成黑色的眸子,且眸子中露出濃濃喜意。

“果然有大收穫!雖然對寒冰之意的領悟併爲上漲多少,但感覺對寒冰之意的操控增強了不少,同時體內寒冰之意的量多了不少!”葉影喃喃自語。

就像之前在寒靈湖觀看那冰霜血龍爭鬥那般,那冰霜血龍不僅對寒冰之意的領悟達到了極高的境界,同時他體內存在的寒冰之意多的嚇人,好像用之不盡一般!而葉影雖然屬性意境達到了第二層,但體內的寒冰之意並不多,若是廝殺的久一些就會耗盡,需要吸收水屬性靈氣好久才能恢復。

“現在體內的寒冰之意應該將近有之前的兩倍!”葉影嘴角揚起。

這精血的作用當然不止於此,最重要的是對接下來寒冰之意的領悟速度,在吸收精血之後,想必接下來葉影對寒冰之意的領悟力將會大漲,在領悟力上葉影本來就極強,現在在寒冰之意的領悟上恐怕真要逆天了!

“接下來就是這玩意兒了!”

葉影儲物戒指光芒一閃,一根白色龍角便出現在了葉影手中,龍角出現的一刻,洞內寒氣立刻猛增!濃濃的冰寒從龍角中散出,葉影都能感覺到握在手中的龍角的冰冷!

“好傢伙!這纔是真正的寶貝!”葉影心都忍不住狂跳!

白色的龍角,其上有着數道奇異的紋路,這紋路顯然是天生便存在的,線條交錯,一眼看去,彷彿眼前突然多出一道寒風,凜冽的寒風如同刀子一般在眼前割裂。

葉影精神力探入,想仔細看看這龍角的內部。

“嗷!”

一聲龍吟聲在葉影腦海響起,龍吟聲中攜帶着濃厚的殺意,如同要將葉影的靈魂吞吃了一般!

“竟然還有冰霜血龍的意志存在,不過這僅僅是意志,一個靈魂都沒有的玩意兒也敢逞兇!”葉影冷哼一聲,目光如刀鋒,精神力瘋狂衝入,那龍角內殘留的意志立刻被葉影精神力碾壓成了粉碎!

此時葉影細細的看着觀看其的龍角起來,眼前一片冰藍的世界出現在葉影眼前,這世界是冰的世界,鵝毛大雪紛紛落下,這世界好似是葉影腦海構架而成,但有好像是這龍角內存在的,葉影自己也說不清。

白雪皚皚,一朵朵雪花如同精靈一般在葉影身周飛舞,葉影體內的淡藍色鬥氣皆是興奮的跳動起來!但葉影那近前好不容易增長了些的渺小的火屬性鬥氣卻是如同碰到天敵一般,躲在角落裏瑟瑟發抖,那微弱的火光不斷搖動,彷彿要熄滅了一般。 一片片雪花在葉影眼前飛舞,雪花的飄落極爲自然,但卻又好似帶着一種規則一般,葉影欲要看透,卻總感覺眼前蒙上了一層簾幕,看不真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