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3 Views

歐陽紫玥只是茫然的看著他,然而看著他這張臉。

Written by
banner

心底的酸澀與痛苦居然愈來愈烈,就像是爆涌而出的山洪,沖刷著她的心。

巨大的壓力,壓得她快要承受不住!

空氣似乎不夠用了,她猛的呼吸著,劇烈的抽泣著,連胸脯也跟著上下起伏。 空氣似乎不夠用了,她猛的呼吸著,劇烈的抽泣著,連胸脯也跟著上下起伏。


倏然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一匹白馬停在了一片爛漫的櫻花林附近,君無邪翻身下馬,眸光微沉。

以前小時候,曾經和雲空大師進過花翎谷。

還好,還沒有忘記大致的方位。

剛剛走進,山谷的大門就已經關上,再也看不到來時的路。

一股別緻的幽香在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但卻很是好聞。

正在這時,一個飄然若雲的俊秀身影走了過來。

慕容曉嗅著清雅的花香,微眯著眼,仰望著頭頂上的一片粉紅。

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影照下來,紛繁的光圈映照著他完美的輪廓。

偶爾有絢爛的櫻花飄落下來,像是在跳著絕美的舞蹈,一片片落在他飄飄的白衣上,更是成就了一副絕美的畫面。

這樣平靜而祥和的日子還能過多久呢?

他幽幽的嘆了口氣,倏然回頭,眸光掠過一抹堅毅。

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對面一個墨發紫眸、妖冶美麗的男子正這麼靜靜的看著他。


精緻得不可方物的臉上呈現出一股強烈的銳氣,深沉的紫眸宛若遙不可及的星辰,美輪美奐。

「你來了。」

慕容曉淡笑道,臉上未見一絲慌亂,相反多了份誠懇與親切。

「她在哪?」

君無邪沒有時間繞圈,看著他,直接切入話題。

他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片刻,都不可以!

「她……在我們宮主身邊。」慕容曉停頓片刻,方才說道。

君無邪的眸中一時之間掀起驚濤駭浪,轉身就直接往前走去。

然而慕容曉卻搶先一步,攔在他身前,阻隔了他的步伐。

「想死嗎?」君無邪靜靜的笑著,那般妖孽的笑容卻看得分外刺眼。

沒有人看得透他眼中的怒氣究竟有多重,殺氣究竟有多濃。

慕容曉沒有被他殺氣騰騰的話所激怒,他深知以他的身手是根本攔不住君無邪的,他只是鎮靜自若的搖了搖頭。

「她現在不會有危險。」慕容曉的眸光慢慢蜿蜒向某處,悠遠綿長,「她和宮主愛的人長得一模一樣,所以宮主斷不會傷害她的。」

慕容曉不說這話倒好,說出口后,純屬是火上澆油。

君無邪眸光猛然一頓,頓覺得心臟如被人攥在手中,狠狠的收縮著。

他緊皺眉頭,不再遲疑,又越過慕容曉,準備向前走去。

然而慕容曉卻是不依不撓,再度攔在他面前——

利劍狠狠的插進慕容曉的胸口,不做片刻的停留,立刻決絕的收出。

鮮血噴薄而出,落在粉色的花瓣上,妖冶而詭譎。

慕容曉始終不躲不閃,只是那麼執著的看著君無邪,鮮血漸漸從他的嘴角慢慢滲了出來。

雖然胸口的傷痛疼得他直抽氣,但他還是滿不在乎的擦了擦嘴角的血,靜靜說道,「我答應過她,一定會保她安全,你這樣貿然進去是送死,到最後,犧牲的肯定是她。奉勸你一句,不要被怒氣沖昏了頭腦!」 雖然胸口的傷痛疼得他直抽氣,但他還是滿不在乎的擦了擦嘴角的血,靜靜說道,「我答應過她,一定會保她安全,你這樣貿然進去是送死,到最後,犧牲的肯定是她。奉勸你一句,不要被怒氣沖昏了頭腦!」


慕容曉的話讓君無邪徹底沉默了,他將手緊緊攥成拳,倏然覺得好無能為力。

他是來救她的,怎麼能最後反倒將她拖進危險之中?

的確,像慕容曉所說,現在的她並不會有大礙。

受煎熬的只是他的心而已。

可是這種痛苦的感覺幾乎要將他的心臟撕碎,讓他一刻都不想要承受!

如果楚雲錚把她當作他愛的人,那麼他會對她做什麼?他不敢想象。

瘋狂的妒忌與難受就像一隻猛獸,大塊大塊的咬殺著他身體的每一處,全部都鮮血淋漓!

「聽著,我先找個隱蔽的地方把你藏起來,然後你再伺機以待,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你再把她帶走……」

慕容曉正說著,傷口不斷的被扯裂,有新鮮的血液又不斷溢出,疼得他冷汗直冒。

「為什麼要幫我們?」君無邪凝望著他的眼神里,複雜得無以言表。

已經說不清是愧疚,還是感激。

「只是為了一個承諾。」慕容曉彎唇,淡靜一笑,勝卻世間華彩……

———————————————————————————————————————

「幫我……」

「不要讓他毀滅一切……」

熟悉的聲音,如雷貫耳,一下一下的,在重重的敲擊著歐陽紫玥的心。

「是誰?」她乾裂的唇發出輕不可聞的呢喃聲。

黑暗……

夢境中的自己陷入一片漫無邊際的黑暗。

就像是深陷沼澤,越是掙扎,卻越是泥足深陷。

那巨大的黑暗已經吞噬到她的腰間,她只能模糊的看到岸邊的那抹影子,熟悉而纖瘦。

待到岸邊的人回頭的時刻,她的心猛的一沉,人也跟著沉入了黑暗深處。

「啊——」一聲驚叫,歐陽紫玥從夢中醒來。

額頭上,背脊上皆是冷汗涔涔。

又是和那次掉落懸崖時,做的相似的夢!

她夢到的還是她自己……

醒來的瞬間,整個人都是茫然無措,疲軟乏力的。

饒是怎麼樣,腦海里依舊是一片空白……

她到底是誰?真的是歐陽紫玥嗎?

這樣的質問讓她的整顆心都失了節奏,也迷失了方向。

從未有過的心慌纏繞心頭,讓她無法自拔!

「你終於醒了。」

楚雲錚冰冷的身子已然貼近,望著她布滿汗水的小臉,眼裡寫滿心疼。

毫不避諱的揚起衣袖,擦乾她臉上的汗。

那般的小心翼翼,彷彿唯恐她會再度消失。


歐陽紫玥望著他冰冷而絕世的臉,心突然一窒,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涌動在心間,莫名的……難受!

是的,難受!是為他而難受!

看著他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容顏,原本應該沒什麼感覺的,但現在心裡會很痛,像被什麼狠狠揪起…… 看著他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容顏,原本應該沒什麼感覺的,但現在心裡會很痛,像被什麼狠狠揪起……

這究竟是為什麼?

她想不出個究竟!

楚雲錚看著她,銀色的眼眸中幽光浮動。

半響,他倏然揚起唇角,笑得很是詭異,「孩子……是誰的?」

歐陽紫玥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驚恐寫滿整張臉。

她死死的拽住他的袖子,剛剛被擦過汗的地方又被一大片濕潤所覆蓋,凍得她的整顆心都是涼的。

一瞬間,她腦海中已經驚恐萬分的閃過千種可能!

他直接徒手穿過她的肚子!他對她一劍封喉,不留情面……

楚雲錚見她沉默,笑得愈發的冷冽,愈發的爛漫。

那麼美麗的臉孔再配上如此魅惑的笑容,更是如同一副絕美的畫卷。

可是這笑容卻愈發讓歐陽紫玥膽寒,好不容易幹了的後背再度被汗水浸濕!涼風襲來,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孩子是誰的?」他輕輕的說道,口氣彷彿漫不經心,帶著一絲與生俱來的淡漠與冷酷。

但是眸子里儼然沒了耐心!

歐陽紫玥咬著嘴唇,本來白得失色的唇瓣此刻卻被她咬得殷紅似霞,蒙上了一層迷離的色彩。

但是她只能以死一般的沉默去對抗這讓她生不如死的時刻!

她必須保住她的孩子,必須!

「無妨。」楚雲錚突然冷袖一揮,劍眉星目之間閃動著殺氣與決絕,「不管這個孩子是誰的,我都不會留下這野種!」

「求你……求你讓我留著這個孩子……」歐陽紫玥跪在床上,拽著男人的袖子,聲聲的懇求道。

那似泣似血的聲音,讓人為之心酸!

楚雲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狠狠的攫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與他對視著,「翎兒,你應該很清楚背叛我的下場是什麼,這一千年……我為了你,悲慟了一千年,而你……」

說到最後,他已經說不下去了。

原來,千年的寂寞與等待,都只是他一人獨飲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