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9 Views

“嗯,時間的確不早了。”楊非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然後問道:“這麼早找我,有事嗎?”

Written by
banner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山泉秀櫻眨了眨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含情脈脈地看着楊非凡。

這個時候,山泉秀櫻穿着一身緊身的粉紅色T恤,在窗外陽光的映照下,更使得她的身材玲瓏浮凸。

楊非凡看着山泉秀櫻那玲瓏曲線,禁不住想入非非、遐想連綿。

山泉秀櫻果然有着獨特的氣質,並非一般華夏國美女所能比擬!

楊非凡看得呼吸急促、瞳孔緊縮,差點就要狂噴鼻血。

“說吧,別賣關子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事找我。”楊非凡深吸一口氣,通過察言觀色,一下子,就已經猜到了山泉秀櫻,必定無事不登三寶殿。

“趙少主請我們到大廳聚餐。”山泉秀櫻揚起足可以傾倒天下衆生的嬌臉,微笑道:“這樣,算不算是大事情?”

楊非凡笑了笑,快步走出廂房,往着大廳直奔而去。

“大哥哥,等等我!”山泉秀櫻一邊呼喊,一邊直追而去。

來到大廳的時候,楊非凡發覺這裏的氣氛特別莊重,就好像是召開家族會議一樣,令他有一種侷促的感覺。

大廳的餐檯上擺放着各種各樣的甜品點心,餐檯旁邊,坐着四個人,分別是趙龍、趙飛、趙梅和方荷。

楊非凡和山泉秀櫻只見過趙飛,其他三個人並沒有見過,所以,不認識。


趙飛招呼楊非凡和山泉秀櫻坐下來後,連忙互相介紹一番。

經過介紹,楊非凡才知道,趙龍是趙飛的叔父;趙梅是趙飛的親妹;方荷是趙飛的母親。

至於趙飛的父親趙海,由於有病在身、臥牀不起,所以,並沒有到來。

除了趙梅始終面帶笑容外,其他的人都是無比的嚴肅。

楊非凡和衆人逐一打招呼問好後,最終,目光落在趙梅的身上。

冷清總裁纏上我 ,不但人長得十分漂亮,而且,渾身上下,無不散發着青春的魅力!

那圓圓的臉蛋;那柳葉般的眉毛;那水靈靈的大眼睛;那含苞欲放的薄薄嘴脣;那迷人的小酒窩,無一不是亮麗的風景!

這個趙梅給楊非凡的感覺,如同是小蘿莉一般,萌萌噠的小美女!儘管,她的身材纔剛剛發育沒多久,不過,她的玲瓏曲線卻是異常的凸顯!

楊非凡看向趙梅的時候,趙梅微微一笑很傾城!

當然,趙梅和山泉秀櫻相比,雖然遜色一點,但是,依然不失是一個可愛的小美人!

早餐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方荷看向楊非凡,冷冷地道:“楊非凡,對吧?聽我的兒子說,你的醫術很高明!”


方荷年約四十,風韻尤存,不難想象,年輕的時候,必定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不敢當!”楊非凡很是謙虛地擺了擺手,心中卻在想,方荷爲什麼會這麼問他?

“你是中醫世家的後人嗎?”方荷面無表情地問道。

“不是!我只不過是一個孤兒!”楊非凡搖了搖頭,淡淡開口。

“你什麼學歷?”方荷就好像招工一樣,問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搞到楊非凡尷尬不已!

楊非凡本來不想回答,不過,看在長輩的份上,他只好如實作答。

“本科學歷。”楊非凡感到十分鬱悶!

“什麼大學畢業?”方荷就好像審犯人一樣,喋喋不休,繼續追問。

坐在楊非凡旁邊的山泉秀櫻,聽得一塌糊塗,暗暗地爲楊非凡捏了一把汗。

“羅源市醫科大學。”楊非凡回答的時候,看向趙飛,希望趙飛可以爲他解困,他實在不想再被方荷,繼續這樣追問下去,因爲,這種像審犯人一樣的審問,使得楊非凡感到特麼的鬱悶!

趙飛會意地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方荷,弱弱地道:“媽,您爲什麼像警察查戶口一樣,老是問楊兄弟那麼多稀奇古怪的問題呢?”

“閉嘴!你懂什麼?”方荷重重地將筷子拍在餐檯上,狠狠地瞪了趙飛一眼。

趙飛嚇得立刻不敢正視方荷。

此刻的方荷,霸氣側漏,就連身爲少主的趙飛,也不敢出言反駁。

方荷將目光徐徐地轉移到楊非凡的身上,然後,不屑地道:“只不過是區區醫科大學的畢業生而已,醫術就算是再好,也有限!” 正如方荷所言,楊非凡的確只不過是區區醫科大學的畢業生,不過,他的醫術並非一般醫科大學畢業生,所能比擬。

以如今楊非凡的醫術,甚至,就連醫學博士,都自嘆不如。

山泉秀櫻聽到方荷這麼說後,連忙站起來反駁。

“伯母,雖然,你們趙家是中醫世家,但是,也不能這樣說大哥哥啊!”

山泉秀櫻憤憤不平地道:“你可以瞧不起他,不過,你不可以不尊重他,好歹,他也是一個爲病人服務的好醫生!”

這時,趙飛連忙插嘴道:“是啊,山泉秀櫻小姐說得很對!媽,你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楊兄弟呢?”

方荷冷冷地道:“他本來就是這樣的醫生,以他的學歷,你憑什麼說他醫術高明?以他的年紀,你憑什麼請他回來醫治你爸爸?”

聽到這裏,楊非凡終於明白了,爲什麼方荷瞧不起他的原因。

“就憑他懂上古金針度氣鍼灸絕技。”

趙飛擲地有聲地道:“只有懂得這門鍼灸絕技的人,纔可以有八成的可能,治好我爸爸的病。”

“就算他懂這門鍼灸絕技,又如何?以他這樣的年紀,恐怕,功力尚淺。”

方荷搖了搖頭,道:“他不行!如果,你請一個有名的老中醫回來,或許,我會答應讓他來醫治你父親。不過,像他這樣年紀輕輕、經驗不足的人,我就不放心讓他來醫治你父親。”

一直默不作聲的趙龍,輕咳一聲,道:“侄兒,你母親說得很有道理!我也不贊成你,隨便找一個外人回來,給你父親治病。難道,我們堂堂中醫世家,就沒有人才了嗎?難道,非要請他來醫治嗎?”

重生萌妻有點甜 ,很顯然,趙龍和她的意見不謀而合!

趙龍自視甚高,方荷不可一世,他們都以一個人的學歷和年紀,去判斷一個人的醫術,很顯然,犯了以世俗膚淺的眼光,去看待一個人的通病。

他們自持自己是名門中醫世家,醫術高明,殊不知,他們在說出這樣的話後,犯了狗眼看人低的毛病。

人的身體有毛病,或許,並不難醫,不過,人的思想有毛病,恐怕,就不是那麼好治。

方荷和趙龍以世俗的眼光來看待人,楊非凡唏噓不已!

僥是如此,不過,楊非凡並不會和他們一般見識,要不然,他早就已經出言反駁了。

楊非凡一直都保持沉默,主要是想看看,方荷到底有多麼的瞧不起他?

“媽,你知道我們趙家醫術,爲什麼會徘徊不前的原因嗎?”趙飛緩聲問道。

“什麼原因?”方荷狠狠地瞪了趙飛一眼,然後斥道:“別在這裏瞎說,我們趙家一直都是赫赫有名的中醫世家。什麼徘徊不前,簡直是胡說八道!”

“媽,你錯了!就以張家爲例,他們家族並非什麼中醫世家,不過,早的兩年,張泰山的兒子張德寶,醫科大學畢業後,不斷研究醫藥;不斷總結經驗;不斷突破創新,如今,已經成爲了華夏赫赫有名的張神醫。”

趙飛繼續道:“而我們趙家,則是墨守成規,不敢大膽突破創新,以至於現在,到來我們醫館求醫的病人,越來越少。”

方荷大手一揮,氣憤地道:“你不要再說了,有本事,你去請張神醫過來給你父親治病。”

“媽,你又不是不知道,張家野心很大,對我們趙家虎視眈眈,假如我們去找張神醫來幫爸治病,那麼,豈不是貽笑大方?”

趙飛無比嚴肅地道:“如果這樣做的話,那麼,張家就算不弔起來賣,也必定會說,我們趙家的醫術也不過如此,什麼中醫世家,到頭來,還不是要求張家治病!”

方荷怒道:“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有本事,你自己給你父親治病。”

“媽,我也想啊!問題是,我根本就看不出爸爸到底得了什麼病?試問,我又怎麼幫他治病呢?”


趙飛很是無奈地攤了攤手,弱弱地道:“爸爸本身也是一名醫生,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得了什麼病?試問,我又怎麼知道呢?”

“你們都不知道,難道,他知道?”方荷指着楊非凡,氣憤地道。

楊非凡搖了搖頭,然後,長嘆一聲,道:“你們都不要爭了,爲了我而傷和氣,多不好!”

山泉秀櫻趁機扯着楊非凡的衣袖,柔聲道:“大哥哥,既然他們不相信你,那麼,我們走吧!沒必要繼續留在這裏,看他們的臉色,哼!”

“告辭!”楊非凡對着趙家所有的人抱了抱拳,然後,和山泉秀櫻快步走出大廳。

眼看楊非凡和山泉秀櫻就要徹底地消失,趙飛連忙追上去,攔住他們的去路。

楊非凡輕嘆一聲,道:“趙少主, 我和神女有個約定 ,你又何苦呢?”

趙飛撲通一聲,跪倒在楊非凡的面前,誠心懇求道:“趙飛求楊兄弟你,大發慈悲,救救我父親吧!”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趙飛身爲趙家的少主,居然當衆下跪!

這樣的事情,假如傳了出去,那麼,必定有損趙家的聲譽。

楊非凡連忙彎身想將趙飛扶起,豈料,趙飛運轉能量抵抗,死死不肯起來。

“趙少主,快起來!”楊非凡一怔,連忙運轉能量,隔空將趙飛扶起。

殊不知,趙飛剛被楊非凡扶起,接着,又再次跪倒下去。

所有人都看得傻了眼,就連山泉秀櫻,也都不得不暗暗佩服趙飛倔強。

方荷嚇得大驚失色,連忙喝道:“飛兒,你幹嘛?快起來,快起來!”


堂堂趙家少主,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下跪,方荷身爲趙飛的母親,最注重的就是面子,她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爲,如果這樣的事情倘若發生,以及,傳了出去後,那麼,就必定會令到趙家的顏面掃地。

不過,這樣的事情不發生,也發生了,儘管方荷注重顏面,不過,她也無力挽回。

“不,我不起來!”趙飛無比堅定地道:“假如,楊兄弟不答應醫治爸爸,那麼,我堅決不起來。”

“你,你,你,你這個不肖兒,你這是在逼我,對吧?”方荷氣得嬌臉通紅,“來人啊,快去將少主扶起。”

話音方落,大廳兩旁閃出了兩個下人,一言不發,衝到趙飛的身邊,想將他扶起。

豈料,無論這兩個下人如何用力,都不能將趙飛扶起。

“沒你們的事,滾一邊去!”趙飛看見那兩個下人,依然不死心想將他扶起來,於是,立刻運轉能量,震飛他們。

就連楊非凡都不輕易扶起趙飛,更何況,是兩個下人?

方荷看到兩個下人被趙飛震飛後,氣得心口起伏不定。

“你,你,你,你這個不肖兒,氣死我了。”方荷氣得幾乎吐血。

“媽,對不起!爲了救爸爸,我決定豁出去了!”趙飛無比堅定地道:“媽,相信我,我不會看錯人,我說楊兄弟能夠治好爸爸的病,他就一定能夠治好!”

“你先起來再說!”方荷氣得直跺腳,連忙使眼色示意趙梅過去勸說她的哥哥。

趙梅點了點頭,立刻乖巧地跑到趙飛的身邊。

“妹,你不用勸我了。如果媽不答應,我就堅決不起來。”趙飛使眼色,示意趙梅走開。

“哥……”趙梅左右爲難,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好?

於是,楚楚可憐地向楊非凡投來了求助的眼神。

一直靜觀其變的楊非凡,搖了搖頭,長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