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 月 1, 2021
60 Views

「看來,這些傳承取一個就少一個!……我並非是第一個幸運兒,但也不是最後一個倒霉蛋!我來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傳承呢?」

Written by
banner

李浩然明白了一些東西,看著傳承之球,默默的閉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受傳承之球內散發出來的力量。

在他的感知下,一顆顆傳承之球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接著這些傳承之球的名字和簡介也都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化山訣,遠古神功,可化作山巒大妖,長存世間,土系傳承……」

「千眼滅魂神功,域外魔族精神攻擊之法,修鍊大成,可化千眼巨魔,一眼滅魂,一眼吞魂,威力無窮……」

「九霄震雷,太古傳承,汲取天地五雷,煉化雷軀,來去無蹤,剛猛無比,為邪魔剋星……」

「萬兵心法,年代未知,汲取百兵之氣,以血殺之氣凝練控兵神術,一出手天下兵器莫敢不從,可控萬兵……」

「草木枯榮,年代未知,得自巽風海,修鍊到極致,可化身草木,汲取草木生機,綿延自身性命,此傳承多有遺失,內容不全……」

「千變由心,大唐神宮第一代宮主所創,控制自身血肉氣息來變化易形,可變任何物種,非攻擊修鍊法決……」

……


許久,李浩然緩緩睜開了眼睛,他看著眼前自行轉動的至尊傳承,眼中光芒閃爍,心中泛起了一團濃烈的震驚:「大唐神宮到底是何等的存在,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傳承神功,每一種都可以開創一個門派,每一種都絲毫不比大千幻變宗的宗門核心秘法大幻心經,迷魂神眼差……每一種,都能夠開闢一個萬年宗門……」

心中的翻騰,讓李浩然心神震蕩,有些無法思考,他不由扭頭看向了周圍,聯想到先前李霸天對他的話,不禁猜測道:「這裡真的只是一場幻境么?可我怎麼覺得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呢?難道大千幻變宗的人,有所隱瞞不成?……不對,倘若這裡是真實的,那麼大千幻變宗為何……」

雜亂的想法,讓李浩然無法靜心選擇,他從傳承之球散發出的光芒內退出,看著前方一個個的石人,將進入這裡的一些回憶盡數從心中浮現出來。

許久,他才長嘆一口氣:「這裡不是幻境!」

說著,李浩然轉身又一次進入了傳承之球的光芒之內。

嗡!嗡!嗡!


緊接著,傳承之球三道光芒閃爍,李浩然手中多了三道傳承,他並未繼續停留,毫不猶豫的拿著這三道傳承之球,朝著外面走去。

他才剛剛走了兩步,只覺腳下一輕,接著眼前的畫面一晃,他一步踏在了雲團之上,爾後如來時一般,被這一團雲載著朝著下面行去。

啪噠!

「選好了?」

李霸天看著李浩然一笑。

看著李霸天的笑容,李浩然心中的擔憂盡退,他點頭說道:「選好了!」

就這般簡單的對話過後,李霸天帶著李浩然走出了經閣。

一路上,兩人並未說話,沉默的走著,李霸天在前,李浩然在後,他們的步伐相同,邁出的腳都是同一邊。

「回去好好修鍊!明天我派人來接你,到了戰場好好表現,魔族雖然邪惡,可全身都是好東西,尤其是魔族體內孕育的魔丹,那可是外面買不到的東西,有可能的話多收集一些!」

在來到李浩然宮殿前時,李霸天忽然轉身,看著李浩然交代了一句,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李浩然的視線之中。

李浩然微微笑著,轉身走入了宮殿。

翠兒已經準備了一桌子的好飯好菜,正在宮殿的外面等候著李浩然,待她看到走來的李浩然時,那緊張的臉上浮現了一抹開心的笑容,跳著來到李浩然的跟前,欣喜的說道:「少主,餓了吧!」

「傻丫頭!怎麼今天準備的這麼早?」

看著才剛剛臨近黃昏的天色,李浩然順勢摟過了翠兒,笑著問道。

翠兒聽后,神色一黯,嘆了口氣不捨得說道:「明日你就要去戰場了,翠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在見到您,這一頓飯……這一頓飯可是翠兒親手做的,希望少主記住這種味道,這是翠兒的心!」

說著,翠兒依靠在了李浩然的肩膀上。

李浩然一笑,並未多言,心裏面也泛起了一抹離別之痛,他忽然想到了春兒,不由心中暗道:「倘若春兒還活著,一定如翠兒一般吧……」

接著,兩人走入了宮殿。

一番花前月下,對飲雙影,李浩然將桌上的飯菜統統吃光之後,這才在翠兒的服侍下走入了寢宮。

吱呀!

寢宮的宮門關閉,翠兒沒有離去,她留在了宮殿之內,看著正坐在座椅上飲茶的李浩然,紅著臉解開了她的扣子。

「少主,你看翠兒沒么?」

兩行眼淚落下,翠兒看著李浩然笑著問道。

李浩然一嘆,看著那美麗的身體,還有那一張紅透了的臉頰,李浩然抬手將身上的外套脫下,披在了翠兒的身上:「翠兒不哭,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少主,嫌棄翠兒了!」

翠兒一把抓住了李浩然的手,大著膽子略顯羞怯的問道。

李浩然一愣,看著翠兒滿是淚光的眼睛,心頭一疼,一把將翠兒抱在了懷中:「不!翠兒是我的親人,我怎麼會嫌棄你呢!……這一次我去戰場,不會有事!我會儘快回來的!」

「可是少主,我聽前來送戰甲的弟子說,這一次域外魔族來勢洶湧,神宮已經下了命令,前往戰場的弟子,必須待夠十年才能夠回來!」

翠兒依靠在李浩然的肩膀上,雙手緊緊的環抱住李浩然的腰,語氣中帶著無盡的傷感。

李浩然這才恍然,不由一嘆,他低頭看了眼正抱緊自己的翠兒,微微閉上了眼睛:「翠兒,你安心在這裡等我,十年後我會回來找你的!」

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要去十年,心中也是沒由來的一急,一想起這裡可能是真實的世界,他的心再也按捺不住。

倘若在這裡待上十年的話,那麼大千幻變宗恐怕早就煙消雲散,他答應吳道子的事情,答應黃泉的事情,都要落空……

可,我到底要如何才能夠離開這裡呢?

絕代寒帝 ,他不知道。

「不!少主,十年後翠兒已經老了,那個時候,翠兒或許嫁給了宮內的其他弟子,或許被發配到別的地方,你回來后再也見不到翠兒了!翠兒喜歡你,翠兒要將這第一次獻給你……」

翠兒忽地抬頭,堅定的看著李浩然,微微抬起腳尖,伏在李浩然的耳邊輕聲說著,且她的手也大膽的動作了起來。

身為男人,李浩然心動了,他也有了反應,可他並不喜歡翠兒,而是將翠兒當作了他的親人,這種關懷愛護,並非是愛人、戀人之間的愛,而是兄弟姐妹之間的愛。

面對這樣的愛,李浩然忽地冷靜了下來,他忽地一抬手,將已經陷入了瘋狂般的翠兒砸暈了過去。

「對不起翠兒!我對你下不去手,在我眼中,你如同我的姐妹,我不能做一個禽獸!更不能接受這樣的愛!」

李浩然看著翠兒,眼中閃過了一道堅定的光芒,心神在這一刻豁然開朗了起來。

他將翠兒放在他的床上,拿出被子為翠兒蓋好,然後離開了宮殿。

不多時, 梁上燕 ,看了眼睜熟睡中的翠兒,來到書桌前,拿起紙筆留書一封,然後又將一部從五行聖皇宮門徒手中得來的雷霆帝劍之術,還有泣血神行門的神行迷蹤步和一部適合翠兒修鍊的神宮中品功法。

作完了這些,李浩然心情大好,最後看了眼翠兒,笑著說道:「翠兒,你和她很像,我不能帶給你什麼未來,卻可以讓你更為強大,好好的睡吧!明天醒來的時候,你就是神宮宮主的弟子,好好修鍊,等我回來!」

言罷,李浩然也沒有停留徑直離開了宮殿。

在李浩然離開之後,床上正熟睡的翠兒忽地醒來,她走下床來,眼中淚珠滾落,走到書桌前,看著李浩然留給她的信,留下的功法,痛聲哭泣了起來:「少主,翠兒會等你!等你一輩子……」 第二百六十四章域外戰場

清晨,第一縷晨曦從東方落下,落在了雲團上三十多艘黑色的鐵甲樓船之上。

樓船上面旗幟飄揚,旗幟是三角龍旗,上面書寫著一個大大的唐子,這是大唐神宮的戰艦,這些船就是前往戰線的補充艦隊。

艦隊中,有一艘印刻著金獅紋路的鐵甲樓船,這是這支艦隊的旗艦,上面載著一千甲士,五百大唐神宮的弟子,而李浩然正在其中。

此刻,李浩然正盤坐船艙的一個單獨房間裡面修鍊,因為他的身份原因,他被單獨安排在了一個船艙之內,

「《千變由心》、《紫宵混洞》、《琉璃聖體》……外加一部今早李霸天給我的《神通法相》,總共四部至尊傳承,三部是李霸天承諾給我的,一部是神宮至尊強者送給我的李氏傳承神法……如此大的恩情,要我李浩然如何報答你們……」

看著手中的四部至尊傳承,李浩然輕輕一嘆,這一次他算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且比預計的收穫還要豐厚。

四部至尊傳承,一部自由變化之法《千變由心》,一部是胖嘟嘟要他選的《紫宵混洞》,一部是適合他修鍊的肉體神術《琉璃聖體》,另外一部《神通法相》乃是大唐李氏世代傳承之法,此書並非是攻擊之術,也非是防禦、修鍊之術,而是一種研究和解析資料,內中從何為神通,到如何創造神通講述的頗為詳細,給了李浩然一個思路,他可以根據這一個思路,修鍊出適合他自己的神通之術。

且此書還有法相一術,法相不同於神通,卻可以更大程度的發揮出神通的力量,裡面給出了三種法相的構成方法,還有一些關於如何創造適合自身法相的方法,這是一部創造之書。

這四部至尊傳承中,《神通法相》最為貴重,遠超一切,它提供的不僅是使用之法,還有創造、思路、構想、解析等一系列的方法,這才是真正的寶書。

「……哎!我這一個身份十分特殊,恐怕到了戰線也得到不到什麼機會,還會受到敵人的重點照顧,若是能在到達之前,先將這《千變由心》之法練會,到時候我明敵暗,進可殺敵,退可保身!……《紫宵混洞》《琉璃聖體》《神通法相》暫且先放一下!」

思考了半夜,李浩然終於做出了決定,他抬手將其他的三道至尊傳承收入了藏玉之內,然後施展出神識,觀看起了《千變由心》。

此傳承比其他的傳承要簡單許多,裡面講述的都是大唐神宮第一代宮主的修鍊經驗,還有如何控制血肉氣息的一些技巧和方法。

這些技巧方法,十分精妙,看的李浩然如痴如醉,腦中生出了無數個想法,也在觀看的時候,按照上面的要求,細心的修鍊著。

此至尊傳承並不同於記憶傳承,它是根據修鍊著的感悟,一點點的變化,當變化最終的時候,將會徹底消失,化作一枚印記融入修鍊者的體內。

這枚印記記錄了傳承的一切,大唐神宮如此安排,為的就是讓至尊傳承之人,能夠更深一層次的感悟至尊傳承之法,而是直接拿過按照至尊傳承上的思路來修鍊。

如此的話,修鍊此傳承的武者,將是第二個此法的主人,沒有自己任何東西。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唐神宮的船艦緩慢在空中行駛,沒經過大唐神宮控制的一座城,就有幾首鐵船匯合一起,

大約一個月後,艦隊從起初的數十艘,已經增長到了三百多艘,船艦上的戰士更是多如牛毛。

在他們行駛的前方,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片黑色的蒼穹。

前方約三百多里之外,一道光幕將整片天地一分為二,光幕內中是一片藍天白雲,光幕之外是無盡黑暗。

在那光幕下方,一條綿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巨大城牆聳立在上,城牆之內是一座座營地,營地中有許多強者的氣息釋放出來,連接成為了一片,將整個營地護持內中。

而營地外面,是一片屍山血海。

嗚!嗚!嗚!

都市帝王修真者 ,被一陣號角驚醒,他慢慢睜開了眼睛,手中的傳承已經消失,化作了一枚印記,進入了他的封竅之內。

咔嚓!咔嚓!

李浩然從蒲團上站起,他的身體面貌和氣息在瞬間發生了變化,此刻的他變得不再文雅柔弱,而是一幅蠻橫的樣子,尤其是臉上更有一個長長的刀疤,看起來不怒自威,讓人心怯。

「呼!終於領悟了精髓!」

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微微一笑,從脖頸上將他的那一串藏玉取下,喚出了胖嘟嘟:「小胖子,這段時間吃的如何?」

「嗯!天天都是美夢,胖嘟嘟我再也不會感覺到餓了!這種日子真是神仙過的!」

胖嘟嘟嘻嘻笑著,心滿意足的喊著。

李浩然一笑,將手中的藏玉遞給了胖嘟嘟,笑著說道:「把這些東西吞入你的身體裡面!」

「不!胖嘟嘟從來不吃別的東西,尤其是藏玉!那東西最噁心,最髒了……」

胖嘟嘟搖頭說著,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眼神中露出了一抹不爽。

李浩然神色微微變化,略帶怒意的說道:「幫我藏起來這些東西,要不然我就不讓你吃飽飯……或者,你永遠都別想在吃到奶奶了……」

「……可惡,可惡!你們人類最可惡了……不!親愛的爸爸,您看我還小,不要讓我吞這個好不好,胖胖求求你了?」

胖嘟嘟先是厭惡的喊著,接著神色一變,巴結的拉著李浩然說著。

李浩然搖頭,沒有多說,認真的看著胖嘟嘟。

胖嘟嘟被看的有些發毛,小嘴一撅,從李浩然手中將藏玉取出,嘟囔著說道:「你要是一開始修鍊《紫宵混洞》的話,早就可以拋棄這些骯髒的藏玉了……咕咚!」

話音落下,胖嘟嘟將藏玉吞入口中,接著身形一晃,復又回到了李浩然的封竅之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